• <s id="6wgeu"></s>
  • <option id="6wgeu"><bdo id="6wgeu"></bdo></option>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放牧往事(散文)

    作者:未知

      牲口是村里人的叫法,字典里對牲口是這樣注釋的:牲口是牲畜的俗稱,泛指禽獸等動物,亦專指為人服役的家畜,如牛、馬、驢、騾等。表哥我倆每個假期都和它們相處,每一個動物都給它們起了名字,那頭四鄉八里力氣最大、長得帥氣十足的公牛,它的名字叫“愣牛”,愣,有憨傻、魯莽之意,本意是個貶義詞,可是外公說名字起得越賤的孩子越好養大,動物也一樣。那頭跑得最快、馱得最多的毛驢長著一身灰毛,它可不怕淋雨,不管淋多大的雨,它走到干燥的屋檐下面或者走廊盡頭,繃緊身子使勁抖上幾抖,雨水便全都滑落下去,外公說它那一身好毛簡直“驢光水滑”的,讓其他家畜都心生羨慕。家里的動物是我們假期里最好的伙伴,表哥我倆從來不叫它們牲口,我們知道它們的脾氣性格,飲食口味,知道它們愛去哪座山上吃草,哪條溪流里喝水,哪片樹林中乘涼,哪塊草地上發情交配,在我們心里,它們是我們的好朋友。
      每年過年,外公都會在關養動物的圈門外貼上六畜興旺的對聯,家畜標準有馬、牛、羊、豬、狗、雞六種。外公家除了養過這六種動物,還養過驢、貓、鴨子、鵝、兔、野雞等動物,有一年,表哥在牛圈的草堆里發現一只刺猬,我們請外公做了一只木箱子,在箱子里鋪上干草和秸稈,給刺猬搭建了一個窠窩把它豢養起來,這是我們養過最獨特的動物。刺猬性格溫順,動作舉止憨厚可愛,它是雜食性動物,我們白天上山放牛時,表哥常會挖些蚯蚓帶回家給它吃,我也會采摘新鮮菜葉回來喂它,它從來不挑食,好養極了。刺猬喜靜怕光且晝伏夜出,它成了我們那個假期最心儀的寵物。可惜等到我們下一個假期回去時,刺猬已經不知去向,外公說刺猬有冬眠現象,冬眠的時候還看到它呆在窩里,也許冬眠醒來后自己出去找食物吃走遠了。表哥說才不是呢,刺猬也需要伙伴,它定是離家出走尋找情人去了。
      眾多動物里,“愣牛”占據著舉足輕重的位置。牛的壽命在二十年至三十年間,生長期為四年,農村實際飼養牛的壽命為五至七年。掐指算算,我跟“愣牛”相處的時間,足足有九年,那是一個孩童最青蔥的歲月,那也是一頭牛最好的時光。“愣牛”出生的時候,兩只牛角左邊那只長成一個圓潤的彎弓形狀,右邊那只戲劇性地彎曲成一個圓月的形狀,尖尖的牛角從圓月中間凸出來,外公見多識廣,說這頭小牛犢頭大額廣,鼻闊口大,四肢勻稱,毛色純黃,剛出生就四蹄著地有力,養大了表現一定不俗。外公沒有看錯“愣牛”的潛力,村子里的牛犢長成可以犁田耕地的耕牛需要四年時間,體格強壯結實的“愣牛”不到三歲便開始下地干活,并且它力氣特別大,別人家都要兩頭牛架在一起才拉得動笨重的犁頭,“愣牛”從“出山”那天開始就是獨自單干,“愣牛”這種干活形式,農村人叫“犁獨單”。別人家都是兩頭牛架在一起搭伙耕地,外公只好請木匠單獨為“愣牛”打造了一個拉犁頭的架子。“愣牛”很乖很聽話,人騎在它背上它很溫順,我上山去放牛的路上,都是騎在它背上晃蕩到山上的,回來的時候我們從來都不騎它,因為它吃飽了肚子,壓著它圓滾滾的肚子怕它不舒服,它是家里干活的頂梁柱,我們都極其寵愛它。“愣牛”的牛脾氣不小,每次跟其他牛斗架,雖然它長著一對彎角不占優勢,可它憑著一身大力氣,從來都讓別的牛傷痕累累,最終它總是大勝而歸。“愣牛”最慘烈的一次戰爭發生在跟鄰村另一頭牛王之間的決戰,經過頑強的爭斗,“愣牛”以痛失右邊那只標志性圓月牛角為代價取得勝利,我看到它牛頭上長牛角的角根處光禿禿的,還血肉模糊地往下流血,整個牛身子也痛得一直抽搐,我的心疼得眼淚嘩嘩掉下來。牛是有靈性的,自從那次斗架之后,每逢它跟別的牛斗架,只要我喊一聲“愣牛”它便會停止斗架。我以為它丟失了舊牛角后,會長出一只跟其他牛一樣普通的牛角,誰知道下一個假期回去,“愣牛”又頂著一只跟以前一模一樣的新牛角,用它柔軟的大舌頭呼呼舔我的手臂,表示對我的熱烈歡迎。“愣牛”的牛脾氣還表現在干活的時候,以前兩頭牛搭伙都犁不動的老板田,外公只好請人把地翻挖好等來年好耕種。家里有了“愣牛”后,只要把它趕到勞作的土地上,給它套上犁套,讓它犁地犁田就跟用機器犁出來一樣,地塊大犁得深,種出來的莊稼全都長勢旺收成好。
      外公曾經因為“愣牛”跟親戚家結怨過。我們有家遠房親戚住在大山那邊,他自家養有兩頭耕牛,他家田地多人手少,山那邊氣溫比外公家這邊高,莊稼成熟得快,所以收割必須抓緊時間,成熟的莊稼一旦耽擱了沒有及時收割,苞谷曬干在地里會減產,稻谷干枯在田里,日后碾出來的米粒會碎開,用再好的柴火和山泉水也煮不出噴香誘人的味道。自從“愣牛”開始干活后,這家親戚每年收種兩季都會來家里借牛,別人家借牛都借雙數,但是“愣牛”借它一頭就足夠了,外公每次都覺得很為難,說自從秋收以來,“愣牛”都在不停干活,一身膘氣都不見了。親戚說自家有兩頭耕牛,把“愣牛”借去也就是跟它們搭搭伙、加把勁。外公抹不開面子只好答應借牛,親戚趕著牛出村,外公把他們一直送到村外的羊腸小道上,送別親戚后,外公還要在路口張望一會兒,直到人和牛都消失在他的視線里,他才依依不舍地回來。
      那次也是湊巧,外公去另一個地方走親戚,路過那塊坡地,外公遠遠地就看到“愣牛”熟悉的影子,那塊坡地位于半山坡,因為山坡地勢陡峭,所以坡地也跟著陡峭,“愣牛”在賣力的拉著笨重的犁頭,親戚在后面扶著犁頭跟著牛犁地,當天氣候炎熱,人和牛身上都濕透了,親戚不僅沒有歇氣的意思,還掄著鞭子使勁抽打牛身子催促它干活。外公看到親戚家的兩頭耕牛在坡地頭的樹下一邊躲涼一邊悠哉悠哉地吃草,牛是農人最好的伙伴,外公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怒火中燒的外公當場就解了犁套把“愣牛”牽回了家,據說當天外公和牛一邊走路一邊說話,等回到家,外公眼睛紅紅的,“愣牛”的眼睛也紅紅的。我后來問過外公,牛真的會流淚嗎?外公答非所問告訴我,靈異上說,人的眼睛抹上牛的眼淚可以見人所不能見。到現在我也沒搞清楚,牛到底會不會流淚。
      親戚心有愧意,第二天就來到家里。以前每次來還牛,親戚都會帶一小口袋包谷或者蠶豆來,這些是給牛的牛料,感謝牛的辛苦勞作。這次親戚還帶了兩瓶白酒,農村壯勞力農活繁重,喝酒能提神解乏,親戚帶酒來,有對主人家感謝和道歉的意思。以前親戚來還牛時,外公都會殺雞買酒熱情招待他,這次外公沒有挽留他吃飯,而且堅決不要他帶來的東西。外公說以后“愣牛”再也不外借了。親戚說我們兩家可是老親戚,有必要因為一頭畜生說這些見外話嗎?外公被畜生兩字惹惱了,他說你趕快拿上東西走吧,我倆老死不相往來。外公是一名鄉村醫生,在鄉村里算是一個文化人,他在生氣的時候常常會說出一些文縐縐的諺語。爭吵不好口,親戚也丟下狠話,說我無事不登三寶殿,有事也不到圈門口。外公說你這龜孫子是在變相咒罵我家,說我們的家是圈。那次吵架后,親戚還來借過牛。剛開始說一天給“愣牛”30塊工錢,后來漲價到50元,這個價錢在農村不是個小數目,但是“愣牛”再也沒被借出去過。外公說人有人命牛有牛命,希望“愣牛”有個好命。母親的屬相是牛,外公請相師為母親算過一卦,說屬牛的人命苦,此命為人性燥,心直口快,有才能,見善不欺,逢惡不怕,事有始終,量能寬大。一頭耕牛半頃田,收也憑天,荒也憑天。母親果然大半輩子都像牛一樣勤勞、樸實、無怨無悔,我覺得這真是母親人生的真實寫照。   上山放牛時,每次打開關養動物的圈門,所有動物都會爭先恐后往外擠,“愣牛”,毛驢,羊,豬……表哥說反正要上山,放牧一種動物和放牧幾種動物也區別不大。每次我們都會把所有動物趕上山放牧。浩浩蕩蕩的,像指揮著一支大部隊。二壯家有一匹黑馬,毛色黑到發亮,它四肢強健,額、頸上有長鬃,尾有長毛,總是高高仰著頭,無時不在彰顯它的高貴氣息。外公家只有毛驢,我一直想要一匹白馬王子。可是表哥說馬、騾子和毛驢雖然都是蹄目哺乳動物,但是馬是馬生的,驢是驢生的,馬和馬相愛只能生馬不能生驢,驢和驢相愛只能生驢不能生馬,如果馬和驢相愛就可以生出騾子,騾子還分驢騾(公馬和母驢生下的是驢騾)和馬騾(公驢和母馬生的是馬騾)兩種,騾子由于染色體是六十三的單數所以不能繁殖下一代。外公說騾子的力氣和耐力都好,尤其是馬騾,他也一直想要一頭騾子。外公和我的心愿,始終沒有實現。我們視線里全是連綿起伏、望不到邊際的大山,策馬奔騰、一騎絕塵等成語都是一碧千里、廣袤無垠的草原的專屬,于我們,那些場景全是奢侈的夢想。那頭灰色的毛驢一直是家里馱東西的主力。每年的大年三十,外公都會切幾大塊最肥的豬肉,親自去圈里喂給“愣牛”和毛驢吃,感謝它們一年來的辛苦勞作。有一年,外公喂動物的時候,表哥調皮地掛了一朵大紅花在毛驢腦袋上,像過去農村里趕著毛驢去娶新媳婦一樣,人和驢都喜氣洋洋的。
      我們上山放牛,每天都要爬山。我現在生活的楚雄城(也叫鹿城),因為城市東邊有一個東山公園(因為山上建蓋了一座“中國第一福塔”,所以現在改叫福塔公園),南邊有一個西山公園,北邊有一個太陽歷公園,城中有一條龍川江穿城而過,也算人杰地靈。隨著現在人們的保健意識增強,各大公園爬山休閑的人日漸增多,尤其是西山公園,周末和晚飯后所有用水泥鋪就的山路上都是人滿為患,不知山上的樹木能否承受如此濃厚的污濁之氣,日日吐故納新。而我,總是不情愿加入爬山隊伍。在大山肚子里摸爬滾大的孩子,熟悉大山的性情,懂得大山的脈絡,知會大山的語言,了解山與水的交合,風與樹的輕語,野草和花朵的愛戀,春夏秋冬與風云雨雪的不離不棄……漸漸地,沾染了大山雄偉、剛毅、挺拔、不卑不亢的大氣和百折不屈的傲氣,長大后,看彼山便不再是此山,皆入不了目皆傳不得情。真正爬過山的人,懂得爬山的樂趣。人在山上,路在腳下,山高你高,山低你低,山陡你陡,山平你平,不管你是上山腳酸還是下山腳軟,不管你已經汗流浹背或者心曠神怡。無論你抱怨山的冷漠無情還是無動于衷,山依然是山,決不為誰改變。但是山不轉水轉,山總會意外的給你一汪清泉,那水,是剛從大山肚子里流出來的像淚水一樣純凈的水。在你精疲力盡想要放棄時,忽然又在山的另一面驚喜地看到柳暗花明又一村,那些偶然的收獲,就像那些今天撿完明天又會滿山坡生長的野生菌,都是大山默默無聞的回饋。
      前年到桂林游走,導游帶大家去參觀位于桂林市區東郊的堯山,說堯山主峰海拔909.3米,是桂林市內最高的山。下車,我便趕緊抬頭眺望,只見一座小小的饅頭山,珠圓玉潤的呈現在眼前。我忽然就很想念那些承載了我少年時期無數喜怒哀樂、歡笑淚水的大山,想念大山里隨處可遇的蛇,想念那棵被鄉親們稱為“神樹”的蒼天古樹,想念青山綠水,想念春暖花開,想念草長鶯飛,想念那頭叫做“愣牛”的老伙伴。我讀大學后,失去了它的消息,有人說它老死了,有人說它丟失了,有人說它被賣了。大家都殘忍地拒絕告訴我它的最終去向。而我,書讀得越多,離大山就更遠。看著此山,想著彼山,我竟然當眾掉淚了。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1/view-12709444.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