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6wgeu"></s>
  • <option id="6wgeu"><bdo id="6wgeu"></bdo></option>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求佳人才子喜得賢內助 攻化學醫學卻展新前程

    作者:未知

      上回說到列文虎克觀察到許多“小生物”卻不甚明白這到底是些什么東西。在他死后過了整整100年,終于又出來一個人接續他的研究,這就是法國化學家巴斯德(1822~1895年)。
      說來有趣,這巴斯德一生不知攻克了多少個難題,而第一大難題就是怎樣贏得一個女子的愛,我們就先從這里慢慢說起。
      一天,年輕的巴斯德來巴黎大學任化學教授。一日他正端坐窗前凝神備課,抬頭間忽見窗外園中的小路上走來一白衣紅裙的女子。巴斯德看得出了神,哪還有什么心思備課看書,他將筆往桌上一摔,用拳頭砸著自己的腦袋,輕輕喊道:“上帝啊,這就是我夢中的情人!”
      巴斯德一調查,知道這女子竟是校長大人的千金瑪麗,這下心里更是高興。這倒不是他要攀龍附鳳,而是校長一向愛巴斯德年輕有才,這門親事或許更有希望。巴斯德一連寫了3封信給瑪麗,一開始,瑪麗嫌棄巴斯德的書呆子氣,但慢慢地被他的真誠打動了。這一封封樸實無華的信證明巴斯德不是那種紈绔子弟,她完全可托以終身。不到半年時間,1849年5月29日,他們便舉行了婚禮。
      婚后不久,他們夫婦便遷居里爾,巴斯德任里爾學院的院長兼教授。里爾,這是一個釀造業很發達的城市。巴斯德很快在這里找到了自己的新課題,掀起一場關于微生物的軒然大波。
      一天,當地的造酒商來求巴斯德,說幾個月來,他們的酒突然一下子發酸了,一桶一桶地倒掉,他們的廠子眼看就要倒閉,請化學家務必救他一把。巴斯德這個皮匠的兒子,從小聞慣了鞣皮的味道,連酒坊門也沒有進去過。但他確信有列文虎克留下的武器――顯微鏡,不怕弄不出個結果。
      他到酒廠取回好酒漿和壞酒漿各一桶。先從好酒桶里取出一滴放在顯微鏡下,里面有許多細小的球,這是酵母球,就是它使甜菜漿變成了酒。他再從壞酒漿里取出一滴,奇怪,酵母球沒有了,有的只是一些細桿,它們很小很小,大約只有二萬五千分之一英寸。他立即又從廠里搬來許多桶一一化驗,都找到了這種小細桿。他明白了,一定是這些菌消滅了酵母球,獨霸了天下,于是香甜的酒就變成了苦酸的黏液,像一桶酸奶。他配了一瓶酵母湯,然后往里面滴入一點細桿菌液。他想如果我這個推論正確,這種細桿菌就會在這瓶里繁殖起來的。
      他真的成功了。第二天一早巴斯德抽出那個小瓶子,昨天放進去的一個小灰點,現在起了氣泡,他輕輕搖晃一下,瓶底升起縷縷灰霧,他取了一滴放在顯微鏡下,驚呼道:“它們活了,它們繁殖了!”
      這巴斯德躍馬橫刀闖入微生物領域,便勢如破竹,如入無人之境。他先幫助葡萄產地的農民解決了防止酒變酸的難題。說來簡單,只要把酒加熱到55攝氏度,就可以將細菌殺死,這就是后來被普遍采用的“巴氏消毒法”。他發現了寄生在蠶身上的微生物,挽救了法國全國的養蠶業。他發現了羊炭疽桿菌,并治好了羊炭疽病,挽回了2000萬法郎的損失。他由此又推出:人身上的傳染病,也是由這些看不見的殺人犯傳播的。這可是一個大膽的結論,這就不是化學,也不是微生物學的事了,巴斯德已經揚鞭催馬踏入了醫學的領地。整個醫學界就像一個被捅了的馬蜂窩。
      巴斯德手頭有了許多實驗事實之后,就到處做學術報告,作科普宣傳,而且態度直率,語言尖刻。一次在巴黎舉行科普講座,會場里本來燈火通明,他突然將燈全部熄滅,然后打出一束光劃破黑暗,只見這光中許多細小的微粒上下翻動。他指著這些微粒說:“你們看見了嗎?斑疹、傷寒、霍亂、黃熱病……一切傳染病菌就都在這些小微粒上面。你們不要小看這些小東西,它能量之大絕不亞于狂風暴雨。”
      大家都覺得他實在是個瘋子,因為他們每一個人都既沒有聽到什么,也沒有看到什么。
      這天,巴黎醫學會又舉行一次醫學報告會,討論當時死亡率達90%的產褥熱,還有外科手術感染問題。一個叫奎因的頑固老頭正在夸夸其談這種病的病因。突然前排站起一個人說:“完全是胡說八道。這些病首先得由你們醫生、護士負責,是你們的手,醫院里的床,還有手術刀、繃帶,將那些致病微生物傳給一個又一個病人,你們還全然不知。醫院成了殯儀館的前廳,手術臺成了殺人臺,你們卻死抱住舊習慣不放,還在每天殺人。我昨天剛收到一封信,是蘇格蘭醫生李斯特先生的,他在手術前將雙手、刀具、紗布,甚至刀口周圍都用硼酸徹底消毒,結果病人的死亡率從90%一下就降到15%。”此人正是巴斯德。
      奎因冷笑一聲說:“算了吧,你口口聲聲說我們沒有見過微生物,倒是你恐怕連手術刀、繃帶這些東西也沒有摸過呢。”
      “我看你不是沒有看到顯微鏡下的微生物,而是沒有看到自己心靈上的微生物。”巴斯德也冷笑一聲。
      但是他沒有提防,被激怒的奎因突然揮動老拳,向他當胸擊來。幸得有人上去一把抱住奎因,這架才未打 起來。可是奎因立即提出:“你要有膽量,明天我們到郊外決斗去!”
      巴斯德冷笑一聲說:“我的任務是救人的命,而不是殺人!我死并不足惜,可惜我還有一個重要的課題沒有完成呢。”
      他所說的課題,是尋找根治狂犬病的辦法。這天,他和助手設計了一個方案,就是從瘋狗唾液里取來病菌,然后注射到好狗身上,或許可以獲得免疫。
      菌苗制好了,在動物身上試驗完全成功。但總得過人身試驗這一關。巴斯德決定給自己注射。瑪麗和幾個助手堅決不干。這天,門口吵吵嚷嚷,還夾著哭聲,一個老婦人一頭跪在地上哭求道:“巴斯德先生,都說您是上帝派到人間的救星,快救救我的小兒子吧,他今天剛被瘋狗咬傷,除了你誰也沒辦法啊,他不能死啊。”這婦人說著早泣不成聲。
      孩子被送來了,傷口已開始發紅,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乘病菌還未進入到脊髓、腦液之前每天注射一點疫苗,以毒攻毒,培養起抵抗力來。
      第一針打下去了,孩子安然入睡。第二針打下去了,沒見什么別的反應。以后每天一針。到第14天,最后一針了,毒性也已積累到最多了。巴斯德覺得自己的心在抖,他不敢到臨時病房去,吩咐助手去注射這最后一針。到底這孩子性命如何,且等下回分解。
      (摘自《數理化通俗演義》 同心出版社 圖/黃煜博)
    論文來源:《特別文摘》 2015年22期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1/view-12709472.htm

    相關文章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