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6wgeu"></s>
  • <option id="6wgeu"><bdo id="6wgeu"></bdo></option>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大姨爹”的戰爭

    作者:未知

      充滿想象的女性應用市場
      “女人錢容易賺”,這是多數做市場營銷的人都認同的觀點。女性消費者在任何一個消費市場之中,都有著極大的潛在能力。這一點在移動互聯網領域同樣適用,女性應用市場不論從用戶規模還是消費能力來看,市場發展空間都非常巨大。嚴格意義上說,當前比較火爆的垂直電商APP《唯品會》、社交導購APP《美麗說》和美顏工具APP《美圖秀秀》等都是以女性用戶為核心的,它們均取得了非凡的市場成功。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飛速發展,應用和服務覆蓋用戶逐漸由大眾向細分延伸,垂直與精準定位成為新的發展趨勢。在這種背景下,又一個細分女性應用市場開始興起,其切入點就是許多人都羞于提及的話題―生理周期。長久以來,女性生理保健一直是個諱莫如深甚至有些難以啟齒的話題。不過,是女人就有這個剛性需求,有需求就有市場,于是女性工具APP在近兩年里如雨后春筍般不斷涌現。這類APP多數基于經期記錄及健康管理,通過記錄女性的經期信息及健康數據為基礎,不斷延伸到產品領域、社交領域等。
      雖然女性消費市場比男性消費市場潛力更大,但同時女性消費市場也更加難以把握和建立。瞄準女性應用市場的創業者很多,堅持到現在的人卻寥寥無幾,美柚CEO陳方毅和大姨嗎CEO柴可算是少有的幸運兒。不過,兩人這一路上的明槍暗箭和未來仍將繼續的爾虞我詐,恐怕遠不是“幸運”二字所能概括的。
      你追我趕,且行且戰
      “同行是冤家”,陳方毅和柴可兩人很好地驗證了這句話。自《美柚》和《大姨嗎》相繼面世以來,兩者之間的明爭暗斗就從未停歇過,產品功能、融資、第三方數據以及各類榜單都會成為兩者的戰場,而這種局面還將繼續下去。
      看CEO,85后男性創業老手
      有意思的是,《美柚》和《大姨嗎》這兩款風頭正勁的女性工具APP都是由男性創業者所開發的。陳方毅出生于1986年11月,柴可出生于1986年6月。兩人都不是第一次創業,陳方毅22歲創辦返還網,23歲成立了自己的科技公司―廈門靈感方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而柴可在開發《大姨嗎》之前也做過《健康我知道》和《按哪兒》等健康應用及一款打車應用。一樣的年齡、一樣豐富的創業經歷、一樣將目光瞄向女性生理周期,讓兩人之間的競爭多了些戲劇性。
      毫無疑問,能在眾多競爭者中脫穎而出的陳方毅和柴可都是優秀的創業者。對于自己最大的競爭對手,兩人都將“戰略上藐視”的原則發揮得淋漓盡致。陳方毅稱自己不認為《美柚》和《大姨嗎》存在著競爭關系,“他們的用戶限定在月經不調的女性,我們還包括減肥、豐胸等,把所有的女性都囊括進來,市場要大的多。”而柴可也曾自信滿滿地表示:“我們未來最大的挑戰一定還是自己。”
      看APP,功能雷同急需變革
      從時間上來說,2012年1月問世的《大姨嗎》具有先發優勢,但柴可卻沒能在《美柚》出現之前將其做成大眾應用。《美柚》原名《西柚》(see you),2013年4月上線后用戶增長力驚人,品牌知名度也逐漸升溫,在微博上策劃的“西柚姨媽神廟”、“西柚姨媽體”等活動都具有較大影響力。也許是《西柚》這位后起之秀的前進勢頭太猛,感受到威脅的《大姨嗎》團隊開始反擊了。有傳言稱《西柚》改名正是因為《大姨嗎》團隊搶購了“西柚”商標移動端的授權,同時給各大應用市場發送律師函,表明《西柚》侵權,要求各大市場下架《西柚》。
      顯然,《大姨嗎》團隊的阻截并沒有收到多大成效,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兩款APP在功能上并沒有明顯的差異性,單憑其他或明或暗的競爭手段很難拉開距離。或許是看到了這一點,雙方都在尋求獨特的發展方向。《美柚》在2013年9月啟動社區化,推出垂直女性社區“她她圈”后,用戶規模和用戶粘性明顯提升。根據官方介紹,截至2013年11月,《美柚》用戶突破2 000萬,日活躍用戶200萬,其中“她她圈”的日活躍用戶就超過120萬,日發帖量超過50萬。業界認為,社交屬性是《美柚》趕超《大姨嗎》的關鍵點。
      陳方毅將《美柚》定位為“女性社交”,使得該領域的商業模式逐漸清晰。柴可則將《大姨嗎》定位于健康服務,將向醫療垂直領域拓展和延伸,未來圍繞“健康服務公司”的定位來做增值服務。在人們越來越關注身體健康以及醫療互聯網化勢頭強勁的大背景下,健康服務模式的探索有著巨大的市場機會。目前來看,兩人的選擇孰優孰劣還需要時間的檢驗。
      看數據,龍爭虎斗難分難解
      對于APP來說,投資人眼中最重要的兩個衡量指標就是累計用戶規模與活躍用戶規模。易觀智庫發布的《中國女性工具APP市場月度監測報告》顯示,《美柚》和《大姨嗎》的累計用戶規模都已經超過3 000萬,前者略微領先,而位列第三的《女性日歷》僅有500萬。活躍用戶規模方面,《美柚》已超過450萬,《大姨嗎》則接近400萬。
      易觀智庫的報告出臺后的兩天時間內出現了大量關于這篇報告的解說,其解說的觀點主要圍繞著《美柚》力壓《大姨嗎》成為行業龍頭這一點,想必柴可很是郁悶。然而,《大姨嗎》團隊面臨的困擾還不止這一點。3月12日,柴可聲稱其被競爭對手惡意刷榜,導致應用“被下架”,同時其向蘋果App Store官方人員投訴。接著,《大姨嗎》在5個小時后恢復了“上架”。柴可發布微博稱,“這是創業圈2014年最大丑聞”。雖未言明,但明眼人都知道柴可炮轟的對象是誰。
      4月4日,國內另一家主流第三方調研公司艾瑞也出了季度報告《美柚行業領先 大姨嗎多維度數據下滑》,從多個角度證明《大姨嗎》被《美柚》趕超。姑且不論易觀和艾瑞的數據是否準確,但《大姨嗎》在數據上注定不如《美柚》光鮮了。
      看融資,兩大寡頭同被看好
      目前,女性應用領域的主流APP已經得到了資本市場的關注和認可。作為行業佼佼者的《美柚》和《大姨嗎》在融資方面的成果可謂不相上下,而資本的持續注入也將引發女性應用市場尤其是《美柚》和《大姨嗎》之間的激烈競爭。   2012年,《大姨嗎》獲得真格基金、天使灣的天使投資。2013年4月,《大姨嗎》獲得貝塔斯曼領投、真格基金跟投的數百萬美元A輪融資。此時,《美柚》正式上線,同時也獲得了數百萬美元的A輪融資。2013年9月,《大姨嗎》獲得紅杉資本領投、貝塔斯曼跟投的千萬美元B輪融資。2014年1月,《美柚》緊隨其后完成了1 500萬美元B輪融資,由經緯創投領投,陳方毅及其團隊跟投500萬美元。盡管融資金額不相上下,但陳方毅還有“返還網”的收益支撐,而柴可此前的項目大多失敗。不過,柴可的“富二代”身份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條件。
      看盈利,難兄難弟努力探索
      盈利,這是移動互聯網領域里最讓人無奈和頭疼的問題,陳方毅和柴可都不能幸免。陳方毅直言盈利問題目前還沒有想清楚,一方面不想將產品過早商業化,另一方面現階段主要還是做好產品體驗和用戶服務。也許背靠“返還網”提供的資金支持,陳方毅并不是很著急產品的盈利,“《美柚》成為女性用戶必備的貼心閨蜜,擁有大規模的用戶后,盈利的問題自然會提上日程。”
      與陳方毅相比,柴可在盈利上吃過更大的虧,他的9人創業團隊有4人因為沒有經濟回報而離去。對于《大姨嗎》的盈利模式,柴可表示目前大多來自于流量導購和數據挖掘,未來將主要通過為女性用戶真正解決問題來完成增值服務收費。
      花落誰家,仍需檢驗
      目前來看,《美柚》和《大姨嗎》之間并沒有顯著的差距,未來格局仍然充滿變數。雙方都鉚足了力氣,以期在這次戰爭中勝出。3月19日,《大姨嗎》情侶版正式上線,以全新態勢殺入男性用戶市場。該版本最大的亮點就是加入了男性用戶功能,這是這種開創式的應用發展新模式也引起了業界的廣泛關注。不久之后,《美柚》也更新了3.1版本,上線育兒模式、虛擬貨幣“柚幣”,工具方面主打“經期、備孕、懷孕和早期育兒”四個功能。
      對于未來發展方向,陳方毅和柴可有一些不謀而合的想法。首先,他們都主張對“大數據”進行深度分析。“《美柚》并不是簡單的記錄用戶的數據,這款應用提供的更重要的服務是分析、建議和預測。大數據不是簡單的記錄,大數據應該是通過對數據的分析來提出可行性建議。”陳方毅強調,他不看好簡單記錄用戶身體數據的產品,“用戶希望獲得的是數據背后的分析和建議。”柴可也表示“我們積累的大量數據以及基于大數據所進行的深度分析,這不是隨便設計幾款 APP就能做到的。”
      其次,他們都看好“軟硬結合”的發展模式。移動互聯網領域的硬件創新已經成為潮流,可穿戴設備的火爆便是證明。陳方毅認為,可穿戴設備是未來發展的趨勢,而《美柚》走的路子就是從軟件到硬件,“從軟件做起有利于用戶規模的迅速擴張,而當用戶達到一定規模后,我們將推出可穿戴的外設。”據透露,《大姨嗎》也已在3月與睿仁醫療達成合作,雙方將發布首款智能穿戴產品―Raiing智能女性基礎體溫貼,通過該產品測量體溫后數據將上傳至《大姨嗎》手機端,用戶可通過該數據得知懷孕幾率和質量。
      兩位掌舵者相似的理念,注定《美柚》和《大姨嗎》之間的競爭將越來越激烈。最終結果是平分天下,還是一方獨大,都有賴用戶的檢驗。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1/view-12710760.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