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ygue0"><bdo id="ygue0"></bdo></source>
  • <s id="ygue0"></s>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你以為你是誰

    作者:未知

      人逾中年,心臟難免有些毛病,一個好朋友最近便因這事走了趟醫院,并且是全國知名的專科醫院。好不容易約了主任大夫,沒想到這位大醫師一進來問的第一句話不是“你怎么樣了”,也不是“你覺得不舒服多久了”,而是“你有什么關系”。還沒來得及回答,忙碌的主任醫生便立刻補充說明:“不是直接關系的話,我不看。”
      在我看來,這可真是十分中國的一句話。因為所有傳統中國社會的早期經典都會告訴我們,中國是個“人倫”社會;而在這個由親至疏、從遠而近的倫理網絡里頭,“關系”乃是種界定一個人的位置與身份的主要骨干。想要認識一個人嗎?想要了解你是誰嗎?只要弄清楚身處的關系網絡,便可思過半矣。在這樣的社會里頭,一個人就是一個人的子女,一個人的父母,一個人的配偶,一個人的學生,一個人的上級,一個人的朋友……除去這種種身份聯系和人倫網絡,他幾乎什么都不是。我們怎樣對待另一個人,也取決于我和他在這個關系網絡上的相對位置,近一點便親一點,疏一點便冷淡一些。
      本來這是很正常甚至很普適的一回事,恐怕舉世皆然。只不過我們國人還會把它安放在制度層面,“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不同行當都因這種關系思維而有了各自該有的“樣子”。當官的就該有當官的樣子,但他在做兒子時便該對父親表現出一個兒子的樣子。那么,一個做醫生的人又該有種怎么樣的行為規范和表現方式呢?
      當一個醫生見著病人的第一句話就是“你有什么關系?不是直接關系的話,我不看”,我們一方面或許會覺得很自然,因為它符合我們對這個社會的認知;可另一方面,我們又或許會感到很不對勁。為什么不對勁?因為我們通常又以為,一個醫生該有的樣子,是生命之前人人平等,他不該以病人和他的關系之遠近來判斷他要不要診治這位病人;更何況這還是家公立醫院,是個以納稅人和國家收入來支持的國家建制。
      我們今天相信,但凡以公款設置的機構,但凡以國家和公民之名成立的制度,都不該在辦事的時候產生因人而異的情況。所以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公交車也不能因為你不是司機他爸就不讓你上車。在這套來自西方的現代觀念底下,關系并不重要,至少在常規制度之中不能突顯關系的重要。我敢打賭,今天的中國人都會認同公共制度應該平等待人,都不會贊成身份和關系的介入。因為這個國家的建國理念是社會主義,而這個也來自西方的政治意識形態最強調的就是公平了。身為社會主義中國的國民,人人當然曉得什么是公平。
      既然如此,那為何一家公立醫院的主任醫生會不假思索地問病人有什么關系,而且我們還都好像感到十分正常呢?
      我常說當前中國最大的問題不是缺乏常識,而是常識的矛盾;不是價值的虛無,而是價值觀念與社會現實間的斷裂。朋友看病的故事,不過是此狀況的又一例證罷了。它的形成,原因之一是制度設計并不真的符合它所宣稱的理念。再具體且直白地講,它宣揚平等,但反而在實際上推行且固化了另一重要身份的網絡。如今我們中國人看人,看的不只是他是誰的兒子、誰的爸爸、誰的同事,還要看他是什么“級別”。又或者你沒有“級別”,但你的爸爸、你的兒子和你的同事有“級別”有“身份”。
      于是,我們就能理解那位醫生所說的“關系”和“直接關系”了,他的意思是你是不是某個有“級別”有“身份”的人的“直接關系”;而那個“級別”還必須夠高,“身份”必須夠大。一方面他好像違反了大家的常識,另一方面卻又很符合提煉自現實的常識。因為我們的公立醫院真的會講究身份差異,并且是在物質層面上講究。去年傳說一時的“八成公共醫療資源用在干部身上”就不用說了,盡管官方后來說它不符實情,可始終說不出“實情”是什么。就看去年媒體拍到的吉林“白求恩醫院”的高級病房,那簡直是星級酒店的行政大套房。吊詭的很,這家公立醫院還叫做“白求恩”,一個真正無視于身份差異的國際社會主義者。還有比這更能說明眼下中國的嗎?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1/view-12719106.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