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深入尋常釀酒家

作者:未知

  夏季的傍晚,常常是嗅著酒香來到那小院的……
  小院不大,青磚白瓦,簡潔的石桌石椅,還斜生著一樹梔子,純白的花,每逢夏日就開得醉人,將整個小院都熏染得芬芳起來。當然,這花香終還是壓不住酒香,院中的氣息包裹在醇厚的香甜之中。院子的主人是一對和善的老人,雖然歲月在他們的面容上鏤上了溝溝壑壑,但釀酒依舊是他們的拿手好戲。
  伴著傍晚遠方天邊的幾抹橙紅的卷云,那老婦人小心地從深黑的瓦罐中取出經歷了一天的淘煮。早已軟糯的米飯伴著清香混著瓦罐上些許黏土的味道,一同被盛進了另一個口徑較深的瓦甕中,在一粒粒飽滿的米飯上均勻地灑下白色的酒曲,粉狀的發酵物薄薄地沾了一層,用干凈的紗布將飯粒整齊地排列好、包緊,反復揉搓、混合,直至那發糕大小的飯團縮成薄薄的一層,再次妥帖地放入瓦甕中,封上稻草編成的蓋子,再裹上一層厚重的棉絮,便可以開始靜待那酒香釅釅的氣息了。
  一夜的發酵不知讓多少軟糯的米飯悄悄改變著,熹微的晨光淡淡地籠在了小院的周圍,若有若無的幾絲香氣已經勾起了唇齒之間的躁動。那老爺爺卻一手撫著酒罐,一手挑著煙斗,微微笑著搖頭說:“不急。”夏季午間的太陽越發毒辣起來,也終于到了揭曉的時候了。經過一上午的醞釀,連酒蓋的邊沿似乎都按捺不住那醇厚的香氣了。小心地打開酒蓋,清甜的酒香充溢著整個小院,青白色的酒糟已沉浸在了清澈的酒水之中,越發誘人。
  倒上一碗加了冰的澄澈的米酒,清涼與清甜同時涌上心頭,有如青梅般的甘甜和無盡的回味,頭頂的烈日似乎也化在了這清甜的酒水之中,留下幾抹溫潤的色澤。兩位老人舉起灰褐的茶碗,相視一笑,靜靜地品著,婆婆有如卓文君當壚賣酒的氣色,梔子花不減那濃郁的芳香,卻無聲地見證了老人的簡淡生活。
  不遠處就是那熙熙攘攘的街道了,回望小院,有若陶潛的那首《飲酒》,“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想起那些在整日轟鳴的工廠機器上生產出來的成桶成箱的米酒,似乎少了米粒的糯香、陶碗的土香,也少了幾絲相伴相生的花香,沒有了雙手的精工細作,也少了靜默的等待,怎會有如此的妙不可言呢?
  幾年后,一位老人在小院的搖椅上攜著花香離開了人世,他的老伴平靜地端起一碗米酒灑在他的靈前,又端起一碗一飲而盡,聲音微微顫著:“這酒,也算伴著你一生了。”又過了幾年,兩碗清酒整齊地擺在了石桌上,任憑一樹梔子,花開花落……
  走出小院,漫步在碎花小徑上,一路酒香相送……
  老師細評:
  朱光潛認為,文學到最高境界必定都是詩,詩的境界是藝術之境的巔峰。這篇敘事散文就洋溢著濃郁的詩意。文題化用劉夢得的名句“飛入尋常百姓家”,文中無論是直接引用陶潛的《飲酒》,還是在行文中努力實踐的繪畫美、音樂美,都在營造一種濃濃的詩意。文中“熹微的晨光”“清甜的酒香”“青白色的酒糟”,再加上平平仄仄的音韻、“薄薄”“釅釅”等疊詞,讓閱讀者或微醺,或沉醉,在詩意中陶陶然。
  洛夫反對三人以上的群飲,認為戲劇式的鬧酒缺乏一種情趣。的確,情趣也是文章的真意。你看,“兩位老人舉起灰褐的茶碗,相視一笑,靜靜地品著”。舉手顧盼間,品咂回味中,分明是久違的文人情趣。在文章所有的作料中,情趣是最好的一種,而且不像別的作料一樣,要把分量拿捏得恰到好處,因為這種作料總是越多越好的。
  本文的人物描寫也可圈可點,刻畫人物時用“刻刀”和“銼刀”,使人物形象呼之欲出。例如,寫婆婆做酒時用了“取”“盛”“排”“包”“揉搓”“封”“裹”等動詞,寫出老人平靜、恬淡的生存狀態和生活態度,語言功力了得而不見斧鑿痕跡。
  (指導老師:侯衛東)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1/view-13233768.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