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6wgeu"></s>
  • <option id="6wgeu"><bdo id="6wgeu"></bdo></option>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人文交流讓《2030年愿景》更有溫度

    作者:未知

      從1991年建立對話關系到2003年建立戰略伙伴關系,一路走來,中國—東盟關系的發展一直蹄疾步穩。2018年11月通過的《中國—東盟戰略伙伴關系2030年愿景》(以下簡稱《2030年愿景》),不僅是中國—東盟關系過去良好發展的總結,更是對雙方關系未來發展的美好憧憬。雙方決定構建以政治安全、經貿、人文交流三大支柱為主線,多領域合作為支撐的合作新框架,打造更加緊密的命運共同體。
      在努力實現《2030年愿景》的過程中,中國與東盟合作的內生動力是什么,可能面臨的挑戰是什么,人文交流又該如何打造成為雙方關系中新的“第三支柱”呢?近日,帶著這些問題,本刊記者在廣西民族大學舉行的“中國特色周邊外交”研討會間,采訪了相關專家。
      層層深化的中國—東盟關系,如何保持活力?
      “在改革開放的春風下,中國與東盟的合作實際上是一拍即合、相互需要的。從建立對話關系到建立戰略伙伴關系,再到今天通過《2030年愿景》,我們看到雙方關系的發展是一個層層遞進、層層深化的過程。”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亞太所所長、研究員劉卿說,“而推動雙方關系持續深化的核心動力,我認為有3個方面。一是經濟合作作為內生動力,在市場的推動下,區域經濟一體化日益密切;二是新技術的推動,例如,中國—東盟乃至世界都在關注的人工智能、數字經濟、智慧城市等,新技術的發展將進一步拓展雙方的合作;三是目前貿易保護主義抬頭,逆全球化的形勢倒逼著中國—東盟加強合作,共同面對挑戰,并化挑戰為動力。”
      在國際關系學院教授林利民看來,經濟合作也將是東盟在推動雙方關系時最為關切的。“東盟國家中,如泰國、馬來西亞、印尼這些國家,執政黨一定會在意大選中的選票,為了獲得更多選票,他們就必須要把經濟搞上去。所以他們都很關心如何跟中國進行產業對接,促進本國產業升級,關心‘一帶一路’建設能給當地帶來多少投資等問題。”因此,在中國—東盟合作中,真正急東盟之所急,解決他們最重要的關切,都將是保持中國—東盟關系長久活力的重要課題。
      除了解經濟發展的燃眉之急,劉卿也指出,妥善處理好中國—東盟關系發展中的一些挑戰,也有利于雙方關系的健康發展。“一方面是南海問題,雖然我們正在努力推動它朝著一個積極的方向發展,但這個過程中也不排除會遇到個別國家,為了爭取一個更好的談判籌碼,而在南海問題上有所動作的可能性。另一方面是域外國家的影響,他們可能會繼續尋求一些戰略空間。此外就是一些東盟國家政局的變動,在競選的催化下,有可能會出現影響中國—東盟合作的情況。”但總體上,隨著中國—東盟多領域合作的日益密切,以及現有合作機制的作用下,培育中國—東盟關系發展的土壤依舊“養分充足”。
      人文交流:潤物無聲
      如果說中國—東盟關系如同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政治互信、經貿合作是其生長的沃土,那么人文交流就仿佛春日里的綿綿細雨,潤物無聲又恰到好處。目前,中國—東盟在教育、旅游等領域的合作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人文合作已成為雙方關系中繼政治安全和經貿合作之外的第三支柱。
      而如何進一步加強中國—東盟之間的人文交流,使其成為中國—東盟關系中強有力的“第三支柱”呢?劉卿認為,雙方除了進一步挖掘旅游產業的合作潛力,密切教育交流之外,還可以在青年領袖、創客,智庫以及媒體等領域創新合作。
      “青年是中國—東盟關系未來發展的一個主要力量。大多數東盟國家的人口年齡都比較年輕,因此我們更要關注青年交流領域。青年除了學生,還有青年企業家、青年創客,他們的思維更加活躍,我們可以創新合作形式,比如搭建區域共同創業的平臺,給他們更多施展才華的空間,這些是我們可以做到的。”劉卿說,“作為學者,從我個人在實際工作中遇到的一些情況來看,雖然中國跟東盟國家在智庫交流方面已經有一些互動,但我覺得還遠遠不夠。例如,一些離中國比較近的東盟國家,許多研究中國的學者不會說中文,在研究中國時,用的材料也主要是西方的英文材料。當然,在中國也存在類似的問題,在北京的一些智庫,能說英語、西班牙語、俄羅斯語的專家很多,但能說東南亞小語種的人卻比較少。因此,在智庫交流方面,我們其實還有很多合作可以挖掘。”
      而2019年是中國—東盟媒體交流年,在劉卿看來,媒體交流年的設置很有意義。他認為在中國—東盟人文交流中,媒體至少有兩個責任,一個是及時傳遞信息;另一個是作為民心溝通的載體。
      “在媒體人這個群體中,有90%是年輕人,他們的思維很活躍。我在北京接受過一些東盟國家媒體的采訪,在采訪中我能確切地感受到,東盟國家的媒體也很迫切地想要了解中國,他們會覺得中國越來越近,但很多東西還比較陌生。因為他們可能去的主要是中國的大城市,對中國其他地區的了解還不夠全面。同樣的,中國的媒體記者也可能只去過幾個東盟國家的首都、大城市。在中國—東盟媒體交流年的帶動下,中國與東盟可以加強媒體間的合作,讓媒體記者能深入田間地頭,與當地民眾交流,然后再將自己的所見、所聞與國內的普通讀者分享。而《2030年愿景》本身也需要媒體來進一步解讀宣介。”劉卿說,“其實,人文交流是一個雙向的,無論是留學生、學者還是媒體記者,我們都應該鼓勵大家去對方國家實地感受、接觸第一手的資訊,去深入了解當地文化,這樣才能真正實現《2030年愿景》,以及‘一帶一路’建設所倡導的民心相通。”
    論文來源:《中國-東盟博覽(政經版)》 2019年5期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1/view-14699780.htm

    相關文章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