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6wgeu"></s>
  • <option id="6wgeu"><bdo id="6wgeu"></bdo></option>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西西:15年的陪伴美好卻短暫

    作者:未知

      2001年,也就是我從部隊退伍的那年,西西成了我們的家人,跟我是一輩,我是它的姐姐,姓當然還是隨我,大名“孫小西”。
      它是一只身體不大好,卻乖得讓人心疼的小京巴,剛到家里時,不只患有腸炎、癲癇、皮膚病,腿受過傷,身上還有一大堆肉瘤。
      西西的肉瘤開一個就要上百塊,全身大大小小幾十個腫瘤割下來,怎么都得幾千塊。當時剛從文工團退伍的我,根本沒有能力一下子拿出這么一大筆錢來,只能讓醫生先挑大的開。每過一陣子,開工攢了錢,我就第一時間帶西西去開刀,這也成了我努力工作的最大動力之一。
      大概過了半年的光景,西西身上終于恢復到“平滑如初”的狀態。慢慢地,毛也重新長長,風吹過來的時候很是瀟灑,活脫脫一個“白狗王子”,還會時常照照鏡子,自己顯擺一下。這時候媽媽就笑它,說它是只“擺拍精”。
      這幾年,我不時會陸陸續續地收到網友們給我的留言,問我西西過得怎么樣了?它還長肉瘤嗎?見到大姨還會緊張害怕嗎?
      沒想到,這個曾經流浪過既懂事又敏感,滿是小心思的小家伙,除了活在了我的心上,還收獲這么多人對它的愛和關心。如果讓已經回汪星球的它知道,我想它一定會像從前開心的時候一樣,在沙發上興奮地跳上跳下。
      是的,西西離開我們已經三年了。
      它的照片一直在我手機里存著,有時候想它了就拿出來翻看回味一番。那些跟它一起度過的點點滴滴,在我的腦海中鮮明得就像昨天才發生過一樣,好像這個“小尾巴”從不曾離我而去。
      西西來了家里之后,媽媽寵它的程度,簡直可以用“溺愛”來形容。每到飯點,怕它不吃飯會餓著,媽媽就把它抱在懷里,一口一口地喂著,時間一長,乖巧溫順的西西也被寵出了壞習慣,不喂飯就不肯吃東西。
      這再不立立規矩,我想西西得被寵上天了!后來有一回媽媽忙,還不忘交代我記得喂西西。它吃了兩口就開始不安分,我可不能這么嬌慣它,就把食盆往它跟前一放,走了。
      果不其然,過了一陣子,小伙子玩累了就自己頭低低地過來了,一下把食盆舔個碗底朝天。狗狗和孩子一樣,需要立點規矩,不能太寵著,在這一點上,我還是很堅持的。
      盡管我這個姐姐很嚴格,有時候還會假模假樣地兇它一下,可西西還是最認我的。
      只要我在家,無論我走到哪里,它都會寸步不離地跟著我。
      西西是標準的“懶骨頭”,特別不愛出門,可只要我一往外走,它就會屁顛屁顛地自動跟上來。有時候牽著它在小區里散步,遇到自己的同類,西西也不像其他的狗狗那般興奮,反而是一副不太搭理的高冷樣子,只認準我,緊緊地跟在我的身邊。它和所有的弟弟一樣,是姐姐的“跟屁蟲”,這給了我很大的滿足感。
      媽媽說,我不在家的時候,西西就會在我常坐的位置趴著“聞味思人”,大概是聞到熟悉的味道,就覺得我一直陪在它身邊。通常等我結束工作要回家的那天,媽媽都會提前告訴它,那一整天它都會很興奮,跳上跳下,時不時就跑到門前轉兩圈,好像生怕會錯過我推門而入的那一刻。
      神奇的是,西西真的沒有一次錯過我,無論多晚,只要我推開家門,這個毛團子就立馬撲上來,就像我第一次見到它那樣,熱情得毫無保留。
      這個“小尾巴”陪我走過十五個年頭,從剛退伍時的迷茫,到后來演了甄嬛,幸運地拿了獎。媽媽總說西西是我的福星,為我帶來了好運。想想好像還真是這樣,有西西在身邊的那些日子里,每天都是快樂的,就算有時候難免有些不順和壓力,在看到它的那一刻,也會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它們用盡一生的陪伴,也終究是短暫的。
      在我拍攝《甄嬛傳》的那年,高齡十八歲的西西已經走不動路了,精神變得很差,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也多半是趴著或挨著我,就像蠟燭燃到了盡頭,眼看著它的生命一點一點地流失枯竭,我心里隱約知道,我們這一生的緣分即將要畫下句點,西西快要回到屬于它的汪星球,可我不愿意想,也不敢想。
      在我為《甄嬛傳》領獎的那天晚上,西西走了。
      直到最后,它還是這么懂事,我想它知道如果當面道別,我一定會悲痛得不能自已,所以它選擇了悄悄地離開,把所有美好的都留給了我。
      (摘自《遇見你,陪伴你》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圖/高加索)
    論文來源:《特別文摘》 2019年7期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1/view-14718390.htm

    相關文章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