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解讀《羅馬熱病》中的倫理混亂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運用文學倫理學批評理論分析美國女作家伊迪絲·華頓的著名短篇小說《羅馬熱病》的倫理內涵。通過分析,我們發現,所有人物都在不同程度上違背了愛情倫理規范、友情倫理規范或親情倫理規范。該小說給讀者如下啟示:個人應該重視理性意志的作用,做出合乎倫理準則的理性選擇,社會應該果斷摒除畸變的社會倫理規范,重建健康合理的倫理秩序。
  關鍵詞:羅馬熱病;倫理身份;倫理混亂;倫理訴求
  伊迪絲·華頓(Edith Wharton, 1862-1937)是二十世紀初美國最偉大的作家之一,創作涵蓋小說、詩歌、傳記等眾多種類,她的小說真實地描繪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紐約上流人士的生活狀態。伊迪絲·華頓在其文學論集《小說創作》里寫道:“任何題材……首先必須在某個方面回應即便是再超脫的人也無法擺脫的對生活進行評判這一神秘的需求。這是不可逃避的責任”。(華頓,1925)這說明了華頓對用批判性的眼光去看待生活,表達了社會現實和個人道德的關注。華頓的作品里具有豐富的道德啟示和倫理意義,這在她的著名短篇小說《羅馬熱病》里同樣有所體現,該小說講敘了老紐約上層社會中沒有硝煙的情感戰爭。
  “倫理身份的變化往往直接導致倫理混亂”。(聶珍釗,2012)我們發現,文中所有的倫理結都是在倫理混亂中形成的,這些倫理混亂包括親情混亂、友情混亂和愛情混亂,通過小說標題“羅馬熱病”的象征意義表現出來。本文以“羅馬熱病”的倫理內涵變化為主要倫理線,在這條倫理線上,作者編織了四個倫理結:(1)哈里特姑姑害她妹妹得羅馬熱病而死;(2)艾莉達欺騙格蕾絲去羅馬使其致病;(3)格蕾絲與德爾菲在羅馬的一夜激情;(4)珍妮和芭芭拉在羅馬與同一男生約會;四個倫理結代表了四種倫理混亂,前三種是親情、友情、愛情倫理混亂,最后一個是親情、友情和愛情的全部混亂。
  分析“羅馬熱病”的具體含義對解剖倫理混亂的倫理內涵具有重要作用。根據詞典可知,“fever”一詞有如下含義發燒;發熱;熱(病);激動不安;興奮緊張;狂熱;當“fever”選前兩種含義時,“Roman fever”便是指醫學上的羅馬熱病,一種發生在羅馬的毒型瘧疾,對人的身體造成極大傷害,然而,當“fever”時后兩種含義時,“Roman fever”有了另外一種語義,指發生在羅馬的興奮激動的體感。不僅如此,在詞源學上,“romance”一詞與“Roman”之間又有關系。(錢磊,2018)羅馬與羅曼史之間存在著緊密聯系,充滿了浪漫的愛情故事的羅馬在一定程度上成為了羅曼史的代名詞。因此,Roman fever可理解成浪漫愛情下的激情狀態,也可理解成愛情的病態。綜上所述,Roman fever產生了四種語義:(1)羅馬瘧疾;(2)病態的激情;(3)激情羅曼史;(4)在羅馬的興奮體感;這四種語義分別與四組倫理結對應,蘊藏著極其深刻的倫理內涵。
  第一,“羅馬熱病”是種羅馬瘧疾,象征著親情倫理混亂,指具有血緣關系的人物不顧親情約束而自相殘殺。在第一代人的感情紛爭中,哈里特姑姑和她的妹妹愛上了同一個男人,于是她故意讓她妹妹去羅馬廣場采花做干花輯,這個策劃的目的是致使她妹妹感染羅馬熱病,結果她的妹妹從羅馬廣場回來后發高燒而死,這種行為是她在獸性因子支配下的為非作惡,是對親情倫理禁忌的破壞。她理性意志的缺乏令其成為了后輩口中邪惡女巫的代名詞。總之,間接殺死了妹妹是違背了親情倫理的倫理犯罪,這體現了一種親情倫理和愛情倫理相悖產生的倫理混亂。
  第二,“羅馬熱病”指病態的激情,象征著友情倫理混亂,指友情關系由互相增益變質成互相傷害。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艾莉達和格蕾絲愛上了同一個男人,艾莉達如法炮制哈里特姑姑的手段,意欲利用羅馬熱病殺害格蕾絲。她打著德爾菲的名義寫了封信,騙格蕾絲去羅馬赴約,望后者在羅馬染病而死。此刻艾莉達釋放了自己身上的獸性因子,而人性因子開始隱去,她的自由意志抑制了理性意志,最終棄倫理道德于不顧。選擇利用羅馬熱病消滅自己多年的朋友,是艾莉達的非理性選擇和對友情倫理秩序的破壞,這體現了友情倫理和愛情倫理相悖下的倫理混亂。
  第三,“羅馬熱病”暗指激情羅馬史,象征著愛情倫理混亂,愛情關系中的男女不再忠貞不渝。格蕾絲以為是德爾菲本人寫的信,于是寫了封回信給德爾菲,德爾菲將錯就錯與格蕾絲在羅馬進行了約會。德爾菲與艾莉達之間存在著戀愛關系,理應共同承擔這一關系所帶來的各種義務,然而他選擇背著未婚妻去私會格蕾絲,這是他聽憑獸性因子所做出的倫理選擇,是對愛情倫理的背叛,也是造成兩位女人悲劇結局的關鍵因素。當格蕾絲收到信封時,明知德爾菲是艾莉達的未婚夫,赴會不僅背叛友情又破壞了他們的愛情,然而在非理性意志的作用下,她與德爾菲發生了關系,生下了他倆的私生女,這是對愛情倫理秩序的解構。
  第四,“羅馬熱病”也指羅馬游玩的興奮體感,象征著親情、友情和愛情倫理混亂。文中珍妮的性格像格蕾絲一樣文靜,芭芭拉的性格像艾莉達一樣活潑,兩人正在羅馬和同一個男人開心地游玩。這些背景與她們的媽媽高度相似。不同的是,芭芭拉和珍妮是同父異母的姐妹,存在血緣上的親屬關系。倘若她們繼續重復她們媽媽的命運,爭奪同一個男人并采取非理性的倫理選擇的話,這將是對倫理秩序的徹底顛覆,會形成親情倫理、友情倫理以及愛情倫理均相悖的倫理混亂。值得注意的是,作者沒有寫出珍妮和芭芭拉的結局,這折射了作家內心的倫理意識和倫理訴求。
  綜上,“羅馬熱病”象征著倫理混亂,患了“羅馬熱病”的人,有可能會出現手足相殘、朋友反目、愛人不忠等倫理悲劇。患了“羅馬熱病”的社會,會出現親情倫理混亂、友情倫理混亂以及愛情倫理混亂等社會亂象。“羅馬熱病”代表著病態的傳統社會規范,代表著個人的畸形倫理觀念,是社會秩序混亂和倫理身份混亂的外在體現。因此,“羅馬熱病”是親情之病,友情之病,愛情之病,如果不治療“羅馬熱病”,個人和社會便走不出悲劇結局。
  “文學倫理學批評的目的在于通過對文學文本的閱讀和分析,從而獲取新的認識與理解”。(聶珍釗,2010)我們認識到這場悲劇緣起于社會倫理秩序的混亂和人物倫理身份的混亂,作者通過小說表達了她如下的倫理訴求。一方面,個人對人性因子的重視能幫助社會更好發展,而個人失控的獸性因子會對社會倫理秩序造成極大的破壞。另一方面,和諧健康的社會倫理秩序有利于個人的幸福生活,但畸形虛偽的倫理秩序會導致個人會陷入倫理混亂。所以,為了健康的友情倫理秩序、親情倫理秩序和愛情倫理秩序,每個人都應該發揮理性意志,懲惡揚善,讓人性的真善美成就和諧的社會。
  參考文獻:
  [1]Wharton, Edith. The Writing of Fiction[M]. New York: Scribner’s. 1925.p28.
  [2]聶珍釗.文學倫理學批評:基本理論與術語[J].外國文學研究.2010(1).22.
  [3]聶珍釗.文學倫理學批判及其他[M]. 華中師范大學出版社,2012.p12-14.p30.
  [4]錢磊編.英語詞源故事集錦[M].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出版社. 2018.p300.
  作者簡介:聶盼婷,女,1994年8月,湖北孝感人,碩士學位,武漢理工大學,研究方向:英美文學。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1/view-14862801.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