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中醫國際出版思考

作者:未知

  摘要:分析中醫出版的特殊性,歸納影響其傳播的因素;探索中醫出版在國際上的表現力與制約因素,找尋有利于中醫傳播的方向與路徑;具體介紹可實現中醫在國際上的傳播方法與實施步驟。
  關鍵詞:中醫文化;傳播策略;出版方向
  一、中醫表達的特殊性決定傳播策略也有所不同
  與西醫比較,中醫似乎缺少了更多的規范和標準,在現代崇尚數據說明問題的統一大環境下,中醫很難突破通過充足的數據和有序的論證證明自身的科學性,也就造成了中醫在國際舞臺上被動的局面。
  中醫作為我國非常具有生命力的傳統醫學,其產生的土壤便是中國的古文化。中醫理論和解釋依據以及臨床技法無不都是中國古文化的體現。在以農耕文化為背景的東方社會里,古人的思維模式更加使得這一有鮮明民族特色的醫學體系具有濃郁的文化色彩。中醫的發展并不是以它作為生命科學的形式在不斷的否定和試驗論證中建構和完善起來。他更多地受到傳統文化、思維方式、價值取向、民族意識、生活習慣等人文因素的影響。中國古代儒家、道家和佛家學說無不時刻參與和滲透到中醫的發展歷程中,使得中醫的發展呈現一個多層次、多元化的發展模式。因此,中醫的發展史便是中醫文化的不斷繼承和發揚。
  而建立在解剖學基礎上的西醫少了許多社會主流文化和人文因素的影響。它作為一支獨立的生命自然科學按照自然科學既定的發展模式,不斷的否定,再不斷的修補。在西醫的學習上,我們很難因為文化的因素而卻步。所以,西醫在世界范圍內的傳播和推廣是很順暢的。它是一種與時俱進的醫學體系。
  于是,中醫出版物因其中醫的文化屬性,地域性限制非常明顯,其傳播受到了諸多的限制。除了中醫自身的諸多缺陷和不足以外,中醫文化成為國外讀者認識和接受中醫的最主要障礙。因此,我們審視中醫,思考出版,必須考慮傳播中醫的策略和方向。
  二、當前中醫出版在國際市場上的現狀
  當前在出版界興起的“走出去”思想的指引下,國內許多出版社都躍躍欲試,不斷的把一些中醫出版物推向國際市場。盡管中醫圖書對大多外國人來說仍然是一個新鮮的事物,也理應得到青睞。現實的情況是,很難看到中醫出版物在國際市場上有不俗的表現。除了中醫自身的因素之外,中醫出版的方向和內容上的定位偏差也是讓國際市場歸于平淡的一大原因。
  單純的中醫圖書翻譯出版在目前不是最好的選擇。事實上,國際市場反應平淡的局面也表明,純粹的翻譯圖書并不能取悅讀者,也就無所謂激活市場了。在我們看來是一部優秀的中醫圖書,國外讀者卻并不認同。除了翻譯語言造成的偏差之外,國外讀者對中醫的認同和圖書內容的理解上遠沒有達到一個理想的水平。事實上,國外讀者閱讀中醫圖書的層次處在一個很低的水平。這是針對絕大多數讀者而言。倘若忽略這一點,我們的中醫出版物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天書。閱讀興趣從何而來。不可否認,直接翻譯的中醫圖書也會給海外從事中醫工作的人或者愛好中醫的外國人提供了更多的思路和方法。但是,翻譯語言上的偏差和表達的不統一、不規范性也影響了他們對翻譯圖書的信任。所以,當我們一廂情愿地把一本非常有水準、有分量的中醫圖書介紹給國外讀者時,得不到他們的認同是很容易理解的。讀者是不會把一本看不懂的圖書放到自己的書桌上的。故而,單純的中醫翻譯出版至少不是目前值得提倡的模式。
  大家都知道,中醫在現代社會里國際化程度很難。出版社自然不會將中醫作為一門通行的學科運作出版。于是,當前的中醫出版選題很大程度上針對與中醫有關的個人、組織或者教育機構,而不是國外大眾。盡管國外從事中醫的人數呈現一個上升的趨勢,但是這個基數是非常小的。所以中醫出版市場也是狹窄的。局限性的選題也限制了中醫傳播規模的擴大。中醫與中醫出版是相輔相成的關系。中醫的普及和推廣,可以成就中醫出版市場的繁榮,中醫出版則能更好地宣傳和壯大中醫。所以,中醫出版的選題瞄準國外大眾才是最理想也最有潛力。只是針對有中醫需求的個人或者團體似乎有些急功近利。中醫出版作基礎的工作是目前的要求,也就是中醫選題應該是最基礎的選題,而不是本土自覺很精華的選題。
  中醫自身的混亂也影響了中醫的對外出版。可以說,中醫出版在國際市場上舉步維艱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中醫自身的不統一和不規則性。在國內,中醫各家學說共存,再加上思維的不同和感悟的差異,中醫便有了不同的表達。國人尚可理解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用這不統一的理論或者觀點和臨床技法介紹給國外讀者,自然引起了他們的不適應。在他們的思維中,中醫作為一門生命科學,應該有嚴格的規范,科學的表達形式。中醫的這種表達靈活使得他們不能夠完全理解。事實上,作者不同,出版社不同,中醫出版物的表述也不盡相同。這么多的不同事實上也就意味著這門科學的不確定性。讓國外讀者接受這種不確定的事物似乎有些苛求。
  三、中醫出版思路
  針對目前中醫在國際舞臺上的不利局面,我們的中醫出版更加需要花費一點心思,探討和調整新的方法搞好中醫出版。
  中醫出版要以中醫文化傳播為主導。要想真正理解中醫的實質,認清它的面目,中醫文化是幫助國外大眾了解和認識它的必修課程。盡管歐美國家從事中醫或者學習中醫有了一個上升的勢頭,我們切不可陶醉于此,因為這只是一個很小的局面。中醫出版在不放棄這塊市場的前提下,要特別關注那些普通的人。絕大多數人對中醫是完全陌生的,或者他們懼怕中醫,認為中醫是巫術。在現代環境下,讓他們接受中醫實在是困難得多。中醫在國外的艱難局面不打破,中醫出版很難有成就。但是直接介紹一些優秀的中醫研究成果,對國外讀者來說,接受有很大的難度。所以,最基本的東西才是最需要的。中醫文化能幫助國外讀者更加客觀地認識中醫,逐步引起他們的興趣,從此認識中醫和接受中醫。這是中醫工作者最基本的工作,普及和宣傳中醫文化,中醫出版就要以此為基點,承接這一使命。
  中醫出版業應該實行求同存異的原則。出版社不同,作者不同,中醫的表達也不同。其實中醫的一些基本理論和解釋依據或者基本的中醫詞匯是可以統一的。中醫表達的靈活性使得國外讀者很難融會貫通,這也會影響到他們對中醫圖書的認同。所以,中醫對外出版要著重介紹共性的中醫內容,統一說法。對一些有爭議的不作為出版的選擇。我們希望給國外讀者提供一種規范的整齊的醫學內容,不至于因表達方式的復雜而引起信任危機。基于此,國內出版社以及中醫管理機構在關于中醫對外出版上有必要進一步溝通,確定共性的東西,保留爭議的內容。
  中外出版社聯合出版中醫圖書優勢明顯。這是基于中醫的本土性和受眾對象的異域性而考慮的。中醫要實現“跨語言、跨文化”的突破,并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事實上,中醫對外出版不單純是簡單的漢語翻譯。中醫理論、中醫解釋大都沿襲著古文化的表達傳統。在語言的轉換上,事實上有兩個步驟。也就是中醫術語由古漢語的形式轉換成現代漢語,現代漢語再轉換為外語。在這些工作中,中醫內容的表達科學性是中方出版社需要做的工作。考慮到國外讀者的閱讀習慣,在表達方式方面,外方出版社有自己的優勢。并且針對海外市場發行,他們有更多的優勢。現實的情況也要求中醫出版不應該是本土出版的孤身行走。我們要把中醫放在國際舞臺上表演,就需要國際化的運作模式,也就是走聯合出版的道路。雙方互補,整合出版優勢,更加有利于發揮中醫圖書在國際舞臺上的表現力。況且,中醫文化在國際上的宣傳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中外聯合出版的規模和實踐必將是長久的事情。
  中醫出版還需要和政府通力合作。中醫對外出版不單純是出版者本身的市場價值取向,而是一項弘揚中國文化,傳播中國文明,提升中國在國際上的影響力的巨大工程。政府對中醫的態度和支持力度直接影響了中醫出版者的工作信心。作為承接以文化傳播的出版界對這一使命責無旁貸。而政府從保護中醫方面考慮,重點宣傳和介紹中醫文化,符合現代國際背景。中國文化年是現代社會的一大時尚,國外社會都有了解中國文化的愿望。作為中國文化一支的中醫文化,自然也不能錯過這樣的機會。所以,搞好中醫出版符合中國的歷史要求,也符合中醫文化的要求。
  綜上所述,當前國際中醫出版面臨著機遇和挑戰,為使得中醫能在國際舞臺上得到認同和發揚,我們一直在努力著。但是,任重而道遠,調整中醫出版思路,找到一條切實的傳播中醫策略,是我們出版界和中醫機構共同的要求。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1/view-14873402.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