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精耕少年文學沃土,打造原創童書品牌

作者:未知

  摘要:小布老虎“好孩子”中國原創書系自2016年誕生以來,一直立足于現實題材少年文學作品的創作出版,本文從該書系的內容定位、品牌運營等方面入手,考察“好孩子”書系的品牌建設之路。
  關鍵詞:“好孩子”書系;少年文學;品牌建設;原創童書
  近年來,少兒圖書出版在國內圖書出版市場占據了相當大的份額,其銷售量呈持續增長的良好態勢。與此同時,少兒圖書市場的競爭也在日益加劇。如何能夠在激烈的童書市場競爭中站穩腳跟,是眾多少兒圖書出版機構積極努力的目標和方向。其中,品牌建設可謂是童書出版的重中之重。春風文藝出版社的“小布老虎叢書”歷經二十年風雨砥礪,其致力于出版國內優秀原創兒童小說的初心始終未變。自1999年品牌創立,已先后推出了“小布老虎叢書”“小布頭叢書”等多個以原創為主打的書系,其中,2016年推出的“好孩子”書系,是“小布老虎”近年來重力打造的對象,該書系力求出版中國原創現實題材兒童文學作品,其獨特的編輯理念和經營方式對當下的童書品牌建設具有積極的借鑒意義。
  一、明確內容定位,提升品牌核心競爭力
  明確內容定位是品牌建設的關鍵。小布老虎“好孩子”中國原創書系將內容定位于講好中國少年的成長故事,提出了“有溫度的中國故事,有夢想的中國童年”的編輯理念,力圖呈現出當下中國少年成長的寬度與深度。
  定位少年群體是對當下童書市場的綜合考量。從當下兒童文學的創作出版情況來看,以低年級兒童為讀者對象的童年文學作品基本上已經占據了兒童文學出版市場的半壁江山,而面向少年讀者群體的兒童文學作品卻鮮有佳作出現。一方面,少年讀者群體隨著年齡的增長,和閱讀視域的拓展,分散了其對兒童文學的閱讀需求;另一方面,隨著少年讀者閱讀欣賞水平的提升,少年文學的創作難度相對而言也會隨之提高,這對于兒童文學作家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需求少、創作難,于是,越來越多的兒童文學作家更愿意把創作目光集中在更容易出彩的童年文學上,而選擇放棄少年文學。面對這一現狀,“好孩子”將出版視野聚焦在少年文學上,可以說是對當下的童書市場起到了一定的平衡作用。
  聚焦少年群體,首先是對少年生活的多元化呈現。“好孩子”書系跳出了以往為讀者所熟悉的城市校園生活,將更為廣闊的生活景象帶到了讀者面前。一些作家更是將自身的童年生活經歷和生命體驗融入于兒童文學創作中,顯現出作家獨特的創作風格和地域性特點。常言道,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不同的自然風土孕育出不同的人情人性。鄧湘子的《摘臭皮柑的孩子》將湘南農村的少年生活帶入到讀者的視野中。作品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山野里那棵結滿臭皮柑的大樹,而少年的成長就像這棵大樹一樣,經歷陽光的照耀和風雨的考驗,長成了質樸、純真和善良的精神品格。在這部作品中,作家以自身的成長經歷為素材,呈現出了中國鄉村少年的成長狀態。隨著作家創作視野的打開,我們會看到這個時代中兒童豐富而獨特的生命體驗,他們的欣喜、煩惱、挫折,還有那些深藏在心里,不易被大人發現的不安與期待也隨之呈現在讀者面前。
  其次是對少年精神世界的觀照。少年階段正處于建構自我意識的關鍵時期,由于社會生活經驗的缺失,這個年齡段的孩子對事情的分析或判斷往往都比較主觀,有時甚至會有些偏執。這個時候,就需要對其進行及時的心理疏導,幫助其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而一部優秀的少年文學作品可以在某種程度上起到拓寬兒童視野和寄予兒童精神關懷的作用。“好孩子”書系深入到少年兒童的生活中去發現問題,以孩子的視角去面對困境,解決麻煩。馮與藍的《穿過冬天來看你》把兩個女孩的心思和秘密娓娓道來,活潑開朗的舒夏晴苦于維護和好朋友羅冰沁的友誼,卻又常常被羅冰沁時好時壞的情緒困擾。原來羅冰沁自幼缺少父母的陪伴,雖然物質生活充盈,精神世界卻一直得不到滿足,所以當她遇到舒夏晴的那一刻,便被她溫暖幸福的家庭所打動,進而又由羨慕萌生出小小的嫉妒心,這一切都在左右著她,讓她對好朋友忽冷忽熱。作家用文字抽絲剝繭般地解開了纏繞在孩子們之間的成長困惑,同時也在創作中融入了敞開心扉的力量,當主體嘗試著沖破自我內心設立的屏障時,那些晦暗的情緒也隨之變得清澈而明亮起來。
  吳依薇的《升旗手》將創作視野聚焦在單親家庭孩子的心靈成長上。小說描寫了從鄉下跟隨媽媽來到深圳的唐小鹿,面對突如其來的父母離異一度被孤獨感侵襲。他在逃學路上結識了黃江路,兩人叛逆的心氣占了上風,但最終迷途知返,找回了最初的自己,并光榮地成為了升旗手。作品呈現了一個遭遇家庭變故的少年的心理成長軌跡,叛逆只是短暫的迷失,最終少年還是戰勝了內心的慌亂與迷茫,重新建立起成長的自信,朝著理想的方向邁進。這種自我超越的突圍給人以溫暖向上的力量。
  在作家們的筆下,“中國式”童年于細致入微的少年生活的描摹和敘述中初見樣貌,并逐漸變得生動、清晰、深刻起來。可以說,小布老虎“好孩子”書系為當下少年文學的發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
  二、深耕細作做出版,社會效益放首位
  “好孩子”的策劃與出版始終堅持“小布老虎”叢書品牌定位的初衷——給讀者提供最好的中國原創兒童文學,優質的文本是出版的核心和關鍵。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好孩子”原創書系的品牌建設有意放慢了它的腳步,深耕細作,以從容的姿態走好腳下的每一步。從作品大綱起草伊始,編輯便與作家建立起密切的聯系,盡自己所能幫助作者提出有價值的創作建議。在社內的編輯討論會上,全體編輯集思廣益,給責任編輯提供有力的智力支持。作品寫作過程中,編輯與作者間也保持著頻繁的互動和交流,了解創作進度和過程中遇到的困難。當作品如期而至,走過細致的編輯加工、三審三校,考究的裝幀設計結合小讀者、家長和教師等目標受眾群的意見調研,反復修改調整,最后進入嚴苛的印前審讀、印刷監印環節。一本好書內容是精髓,出版樣態可以呈現其獨有的氣質,讓讀者、作者和出版者看到期待中這本書的樣子。
  好書需要時間檢驗和讀者口碑的累積,從而帶來廣泛的社會效應。當它被讀者熟知、口口相傳的時候,仍會存在潛在而巨大的經濟效益。社會效益放首位,規避了“市場”之手的無形干擾。保證圖書品質為前提,兼顧經濟效益的愿望其實并不難實現。
  三、形成實力作家陣容,推動品牌的可持續發展
  從1998年“小布老虎”品牌創立至今,匯聚了一大批國內優秀作家的原創作品,深受廣大兒童讀者的喜愛。在小讀者心目中,那是給他帶來無盡歡樂和啟迪的童年故事,而在已經成年的讀者心里,那是童年不可割舍的惦念。如今,孫幼軍《怪老兒》、秦文君《調皮的日子》、周銳《肚皮上的塞子》、楊鵬《裝在口袋里的爸爸》系列都已成為小讀者耳熟能詳的作品。“小布老虎”的成功離不開優秀作家的鼎力支持,正是因為他們貢獻出這些優秀的作品,并將它們留在“小布老虎”的大家庭里,才讓這個品牌擁有穩固的根基和厚積薄發的動力。“好孩子”書系也會將“小布老虎”的這一傳統延續下去。
  在今后的日子里,“好孩子”會力邀國內有影響力的兒童文學名家和創作力活躍的青年作家加入到書系的創作中,共同書寫多鏡面下的中國孩子的成長姿態。在這個過程中,“好孩子”書系爭取能夠逐漸形成一個強有力的創作陣容,將更多優秀的原創兒童文學作品源源不斷地帶到兒童讀者面前。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1/view-14886688.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