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晚清加拿大傳教士活動、教會學校以及英語教學

作者:未知

  【摘要】:1840年被視作中國近代史的開端。清政府簽訂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使得西方列強打開了中國的大門。各國傳教士紛紛涌入中國進行傳教,試圖將中國全部基督化。在所有這些傳教士中,加拿大傳教士盡管來華較晚,但他們對中國,尤其是對華西地區產生了巨大且深遠的影響。這些加拿大傳教士以他們建立的教會學校為依托進行傳教。而要進行傳教的前提是語言的溝通與交流,因此傳教士們也進行傳教的同時也向中國群眾傳播英語知識。加拿大傳教士的活動客觀上促進了英語在華西地區的傳播。
  【關鍵詞】:晚清 加拿大傳教士 英語 傳播
  一、加拿大傳教士來華傳教背景
  1840年的鴉片戰爭常常被視作是中國近代史的開端。英國政府以林則徐的虎門銷煙為借口發動了侵華戰爭,此次戰爭以英國勝利為結局并強迫清政府簽訂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不平等條約:《南京條約》。其主要內容包括割讓領土、賠款銀元、關稅協商、自由貿易不受“公行”限制。此后,清政府于1844年7月3日與美國簽訂《中美望廈條約》,1844年10月24日簽訂《中法黃埔條約》。這些一系列不平等的條約為西方各國打開了中國的大門。周振鶴在其著作《基督教傳教士傳記叢書》的序言中這樣寫道:“晚明以來到達中國的西洋人主要有三種: 一是傳教士,二是商人,三是外交官。”【1】其中以傳教士在華的傳教活動影響廣泛。他們廣泛地參與到中國的各項事務之中,且堅定地認為:“只有用西方基督教文化徹底改造中國文化和社會才能完成其傳教使命”【2】。在所有西方各國的傳教士中,加拿大傳教士來華較晚,但從其派往中國的傳教士人數占自己國家的總傳教士人數的比例上講,加拿大超過了其他國家。因此,加拿大傳教士盡管來華較晚,但仍對中國,尤其是中國的四川地區產生了不可忽視的巨大影響。復旦大學蔣友亮在其博士論文中更是直接指出:加拿大傳教士在一戰前設立的目標就是將整個四川省變成基督地【3】。
  二、晚清加拿大傳教士與華西地區的教會學校
  加拿大國內基督教流派眾多,其中廣泛參與到對華傳教的新教教派組織主要有三個,他們分別是長老會、衛理公會以及圣公會。這三個教派組織的加拿大傳教士的傳教活動范圍十分廣泛,他們的足跡遍布中國各地。之后,加拿大天主教也不甘示弱,加入到對華傳教的行動中來。這些加拿大傳教士廣泛地開辟了傳教基地。豫北、華西、華南、臺灣均是加拿大傳教的主要地方,甚至西藏都留有加拿大傳教士的傳教足跡。加拿大傳教士的傳教活動也多種多樣,主要以醫療傳教和教育傳教為主。而醫療傳教和教育傳教的主要依托機構則是傳教士所建立的各類教會學校。由于篇幅所限,本文主要研究對象為加拿大傳教士以及他們在華西地區所建立的教會學校。
  1891年,由哈特夫婦(Mr. and Mrs. Hart)一家三人、何忠義夫婦(Mr. and Mrs. Hartwell)、啟爾德夫婦(Mr. and Mrs. Killborn)、大衛·斯蒂文森(David Steveson)以及阿米莉亞·布朗(Amelia Brown)一行九人組成加拿大傳教先遣隊沿著長江進入華西地區,開始了他們在中國的傳教。當然,他們的傳教活動并不是一帆風順的。長江沿岸爆發的多起教案阻礙了加拿大傳教士在華西地區的傳教活動。但加拿大傳教士們以此為契機,向清政府索要賠款,并將其用于傳教活動。加拿大傳教士啟爾德博士在其書《我們的華西差會》(<Our West China Mission>)中寫到:“當地官員為我們的損失作出了賠償,而當地民眾看到我們不到一年時間就回來了,替換并重建了更大的建筑……外國人不再被歧視;相反我們被尊敬并敬畏。”這顯示出清政府的賠款對于加拿大傳教士傳教活動的促進作用。
  事實上,加拿大傳教士在華西地區的傳教活動最開始是民間的傳教。而后才逐漸發展成為以教會學校為主要場地來進行傳教。下表為晚清時期加拿大美以美會、英美會僅在重慶建立的教會學校一覽表。
  以上圖表僅僅展示了加拿大傳教士在重慶一地所建立的各類教會學校。這顯示出加拿大傳教士們對于教會學校的重視,也顯示出他們在華西地區傳教活動的成果斐然。
  三、晚清加拿大傳教士活動與英語教學活動
  教會學校的建立不僅僅為加拿大傳教士提供了傳教進行的場所。加拿大傳教士們建立的教會學校一方面促進了華西地區的相關產業的發展,也為英語在華西地區的傳播以及英語教學活動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持。加拿大傳教士們,不遠萬里,來到中國,來到華西。他們所希望的是要將“社會福音”遍布中國,遍布四川。而傳播福音的前提是語言的溝通和交流。美國傳教士衛三畏指出,“造成中國人和外國人之間相互憎惡和摩擦的原因是他們無法理解對方的語言和愿望”【4】。而加拿大傳教士們也同樣遇到了相似的問題,啟爾德博士在剛到達四川之時便因語言問題不得不暫停傳教活動。在其閉關期間,認真學習中文,最終于次年再次開啟了其在四川的傳教。由此可見,要使四川,甚至整個中國基督化的第一個攔路虎便是語言。加拿大傳教士們因此尤其注意英語在四川地區的教學和傳播。開始,加拿大傳教士們主要是通過傳授基本的英語口語以及自主學習漢語來進行傳教活動。后來,依托各類教會學校的建立,傳教士們開始在學校開展系統的英語教學活動。英語,成為教會學校教學的必修課程。這在客觀上促進了四川地區的英語教學活動。加拿大傳教士文幼章先生還撰寫了一部英語教科書,《直接法英語讀本》【5】,用于日常的英語教學實踐之中。在這本教科書之中,文幼章先生提出了自己關于英語教學的一些理論知識和教學實例,在當時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當然,這本教科書如今已成為四川英語教學發展研究的重要歷史資料。其中的一些教學方法依然具有實踐意義。
  【參考文獻】:
  【1】 周振鶴: 《〈基督教傳教士傳記叢書〉序言》,載丁韙良: 《花甲記憶———一位美國傳教士眼中的晚清帝國》,沈弘等譯,桂林: 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4 年,第1 頁。
  【2】 王立新: 《美國傳教士與中國晚清現代化》導言,天津: 天津人民出版社,1997 年,第7 頁。
  【3】 蔣友亮:《近代中加文化交流史:一曲傳教士的悲歌》,復旦大學博士論文,2010年,第4頁。
  【4】 衛斐列: 《衛三畏生平及書信———一位美國來華傳教士的心路歷程》,顧鈞、江莉譯,桂林: 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4 年,第65 頁。
  【5】 James G. Endicott. Direct Method English Reader. Shanghai: Chung Hwa Book Company,1936.
  注釋:
  1.根據西南大學唐博友在其論文《近代重慶教會學校教育之初步研究(1886-1952)》中所述整理。
  作者簡介:薛舒文(1992—),女,漢族,重慶奉節,文學碩士,單位:四川大學外國語學院 研究方向:加拿大文化
  基金項目:本文是四川省哲學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區域文化研究中心2017年度項目QYYJC1704”階段性研究成果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1/view-14907728.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