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學”以致“用”

作者:未知

  摘要:在現階段民族器樂作品的創作中,已經呈現出越來越多的戲曲要素,而琵琶以獨特的造型以及音色在戲曲作品的演奏中展現出獨特的魅力。本文圍繞琵琶作品中戲曲元素的具體演奏技巧進行探究,以探討戲曲元素的“學”以致“用”。
  關鍵詞:琵琶;民族器樂;戲曲元素
  中圖分類號:J632.33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5-5312(2019)12-0144-01
  琵琶是中國傳統民族樂器中非常重要的一個類別,無論是在獨奏還是合奏作品的演繹中都能呈現出獨一無二的魅力。而作為音色清脆、明亮、富于顆粒性的民樂樂器,它也同樣能夠在戲曲作品中呈現出獨特的效果。近年來,越來越多的琵琶器樂作品中開始融入中國傳統的戲曲元素,對于演奏者的專業能力也提出了更高的標準。以筆者看來,琵琶演奏并不僅僅是對于彈奏技巧的熟練使用,更是一種在理解作品背景的基礎上通過自己的情感融合而將作品思想傳達給受眾的一個過程。而在學習琵琶技巧的過程中,對于美學、古典文化等等課程的學習也同樣重要,這些都是“學”以致“用”的重要養料。作為琵琶演奏的學習者,筆者認為需要從以下幾個方面來學習。
  一、了解作品背景
  進行作品學習的前提條件就是需要對作品創作的背景進行一個全面系統的了解。作為學習者而言,這種方式能夠幫助學生從宏觀角度進行作品把控,進而有效掌握作品的深層內涵。
  就拿《武生》這一作品來說。作曲家王云飛以戲曲角色中的“武生”作為創作靈感,在琵琶編曲中融入戲劇要素,并通過音符變換來對“武生”的形象進行塑造。要想把握這部作品的精髓以及情感內涵,就必須了解“武生”行當本身的特征。這也要求學生在進行戲曲基礎的學習時花費更多的精力與時間。而通過戲曲知識的初步吸收,我們了解到武生即戲曲中擅長武藝的男性角色,由此可以窺見整首曲目的音樂風格。此外,《武生》中最大的特征是利用器樂演奏來模仿戲曲演出時文場與武場交替的結構。當武生形象以樂曲的形式出現,琵琶演奏就會制造出模仿武場中鼓、板、大鑼等擊打樂器音色的樂音,以此來呈現出武生登臺演出的效果。而通過琵琶器樂旋律中“文場”與“武場”的交替,作品所想要塑造的“武生”形象也直觀生動地浮現了出來。
  學生需要從作品背景著手來進行器樂知識的構建,以對作品內容形成更加深入的體悟與理解,進而將這種思想融入進演奏過程當中。
  二、解讀作品技巧
  在器樂學習的過程中,演奏技巧的掌握是必須的,作為學習者,我們需要在呈現出作品戲曲特色的基礎上也深入把握琵琶的演奏特性。
  以《武生》而言,這部作品引入了“非樂音”的特殊音效來模仿戲曲舞臺中打擊樂器的音色,以生動呈現出“武生”的具體形象。為了高質量地完成這部作品,我們就必須首先了解戲曲音樂的演奏技巧以及演奏特征,從而將琵琶演奏與其有機融合在一起。為此,學生需要認真聆聽戲曲音樂的基礎課程,并學習到戲曲音樂中的基本鑼鼓點和基本程式。而學生對于戲曲音樂節奏的掌握質量也就直接能夠影響到作品《武生》呈現的質量。通過學習我們會了解到,戲曲音樂中的音樂程式尤為關鍵,伴隨著武生不同的場次出場以及不同的動作內容,其音樂程式也將產生相應的變化。例如武生的亮相式出場時會伴隨著起霸音樂,其樂音較強,節奏感也尤為鮮明,并會根據武生動作的轉變而產生變化。比如我們在模仿戲曲中板鼓的音色時,就需要大力并快速觸弦,以呈現出鼓楗敲擊的感覺。而在《武生》95-114小節的彈奏中,我們需要快速重復以模仿戲曲中“趟馬”的程式。
  三、理解作品情感
  (一)感知音樂音響
  如對《武生》作品的音響感知,可借助于《截江奪斗》、《獅子樓》等經典武生劇目來進行,以體會“武生”形象的展現方式。
  (二)加入自己的理解
  一部作品的曲目雖然是固定的,但卻會由于演奏者理解的不同而呈現出不同的效果。我們需要在了解作品背景的基礎上對于作品中所蘊含的思想情感進行自主感受與自主體悟,并在作品細節的處理上適當地加入自己的理解。琵琶樂曲中的戲曲元素雖然給作品添加了更多的色彩,但也同時增加了較多的要求。作為學習者,我們需要在把握作品大方向的基礎上進行個性化的情感體悟,以展示出自己獨特的音樂風格,并呈現出獨特的演奏模式。當然,我們也需要遵循本身的音樂技巧以及音樂原則,并同時發揮出戲曲音樂以及琵琶彈奏的音樂特色,以呈現出更加豐富的音樂內涵。
  四、結語
  綜上所述,對于琵琶作品中戲曲元素的演奏,我們需要從三個方面來進行:第一點是了解作品背景,把握作品特征與內涵;第二點是解讀作品技巧,掌握科學的演奏方法;第三點是理解作品情感,并進行適當的聯想與個人感悟。只有真正地“學”以致“用”,才能呈現作品的藝術美感。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1/view-14917556.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