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從“興女學”看晚清女子教育

作者:未知

  摘 要  晚清時期,民族危機不斷加深,社會各界進步人士逐步意識到教育對于強國保種的巨大作用,“興女學”思潮應運而生。晚清女子教育在“興女學”推動下發展起來,對當時的社會進步、民族振興具有不可磨滅的貢獻。
  關鍵詞  晚清時期 興女學 女子教育 教育公平
  中圖分類號 K251 文獻標識碼 A 收稿日期 2018-09-30
  Abstract In the late Qing Dynasty, the national crisis continued to deepen and progressive people from all walks of life gradually realized the great role of education in the preservation of the powerful nation. The ideological trend of "opening women schools" came into being. Women's education in the late Qing Dynasty was developed under the impetus of "opening women schools", which had an indelible contribution to social progress and national revitalization at that time.
  Keyword late Qing Dynasty; opening women schools; women's education; equity in education
  中國的女子教育,一直是一個值得研究的十分有意義的論題。作為近代最重要的社會思潮之一,“興女學”倡導的新型賢妻良母主義、男女平權、塑造社會生利者、發展女子健全人格等觀念,對晚清女子教育產生巨大影響,使得晚清女子教育顯現出不同于以往封建女子教育的一面。
  一、“興女學”思潮概述
  1.“興女學”產生的時代背景。經歷了1840年的鴉片戰爭,中國開始進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列強入侵加之清朝腐敗使得社會動亂不安,民不聊生,中華民族陷入危機。甲午海戰慘敗后,社會各界進步人士更加意識到政府的無能以及國家的貧窮落后,維新派發動了戊戌變法,積極倡導改革,十分看重教育對于國家發展的巨大作用。他們以為中國積貧積弱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中國女性無學無教,沒有起到強國保種的作用,如梁啟超謂:“吾推及天下積弱之本,則必自婦人不學始。”[1]87進而要求破除封建陋習,興辦女學,教女性自立自強,為改變國家的貧窮落后做準備。
  除了維新派人士的大力倡導,女學的興起也很大程度受到西學的影響,近代中國女子教育發軔于第一次鴉片戰爭前后教會女學在中國的興起[2]。晚清時期西方的侵略,不但體現在軍事上、經濟上,也體現在文化上。教會女學就是西方傳教士為了培養女教徒、傳播西方思想理論而進行的文化侵略。西方列強意識到晚清女子教育的缺口,大肆興辦教會女學堂,固然這些教會女學帶有濃厚的殖民性和侵略性,但仍在當時成為最先對女子進行教育的機構。
  同時,在晚清時期也興起了“留學熱潮”,20世紀初,女子留學逐漸風靡,這些女學生在留學期間見識到國外女性的自由與獨立,意識到女子教育的必要性與重要性,她們回國后也投入到“興女學”中,為晚清女子教育發展作出貢獻。
  不過,也正是由于西方思想的涌入,傳播了西方“男女平等”的理念,才使得“興女學”倡導者們意識到女子教育的重要性。因此,在“興女學”觀念指導下開始進行實踐,創辦了最早的國人自辦女學堂——經正女塾,及大量女子職業學校,如蠶桑學堂、師范學堂、醫學堂等。“興女學”推動下女子教育的快速發展很快也得到了統治者的認可,1907年3月8日,學部奏興女學,擬定《女子師范學堂章程》36條及《女子小學堂章程》四章26條[3]88-89。自此,晚清女子的受教育權利取得了合法地位,并促進了全國各地創辦女學堂的熱潮。近代中國女子教育就是在這些因素的推動下產生發展起來的。
  2.“興女學”思潮的基本內容。正是在歷史潮流的推動下,引發了人們對女子教育的思考,“興女學”思潮應運而生。梁啟超是中國近代最早倡導女學的思想家,他認為,中國封建社會一直以來的傳統觀念嚴重限制了女子的發展,而女學的興衰與國家的盛衰、民族的存亡有著密切聯系,基于這種情況,他提出“女學盛則國必強”[4]91-95的觀點,倡導“興女學”以發展女子之教育。“興女學”思潮的主要內容包括培養新型的賢妻良母、實現男女平權、造就社會生利者、發展女子健全人格等等。
  第一,新型的賢妻良母主義。如果說在此之前的傳統女子教育,是要培養能夠遵從“三從四德”之女子,那么此時的賢妻良母主義不僅要求女子在家中順從,還要求女子能夠掌握一部分現代知識。正所謂“賢妻”,是在女子掌握一定的現代知識技術后,能更好地協助丈夫;所謂“良母”,是為了教育出更優秀的后代。這正體現了維新派倡導女學的“強國保種”的目標。而女子想要習得現代的知識技能,就必然要接受教育和培訓,這也是晚清女子教育的主要內容。
  實現男女平權。晚清時期的“興女學”倡導者主張男女平權,女性應當享有受教育權,與男性一樣,進入學校接受教育。此時的倡導者們將自己的想法廣為宣傳,如梁啟超發表的專述女學的兩篇文章《變法通議·論女學》以及《倡設女學堂啟》;1898年,康同薇的《女學利弊說》發表在《知新報》;同年,嚴復發表《論滬上創興女學堂》等。他們不斷向世人展示,女子與男子同校后,不僅可以節省教育費用,提高女子的文化程度,而且對于培養女子的獨立意識,提高女子的社會地位,也是有極大幫助的。
  造就社會生利者。“社會生利者”即有獨自謀生能力的人,可以實現自我價值,為社會創造財富。興女學最初是因國家積貧積弱,各方進步人士以發展教育謀求救國之路。所以其最重要的功能,必然是要為國家培養“生利者”,進而為富國強兵奠定社會經濟基礎。而在此之前,很多論者認為女子是“社會分利者”,因為她們都要依賴他人以生活,進而得出女子是社會無用之人。那么“興女學”恰是要將女子變為有用之人,能夠實現經濟獨立,為社會創造財富,這樣就可以富國強兵,使中國壯大起來。女子要經濟獨立,唯有掌握生存本領,這就需要廣辦女學堂,推廣女學,從而使晚清女子教育發展起來。   發展女子健全人格。首先,培養女性的獨立精神,改變其甘愿淪為男性附庸的心態。作為當時新女性代表的秋瑾,就曾號召女性接受教育,習得技藝,以謀生自立,獲得自由幸福。其次,樹立新女性人格觀。女性若只是在家成為賢妻良母,并不能成為時代需要的“新人”,新時代的女性,需要有更開闊的視野,更敏銳的頭腦,能夠更積極地參與到社會生活中來。再次,重視體育,培養健全體格。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先生曾道:“夫完全人格,首在體育。”[5]29最后,展示新的外觀形象。晚清女性的外觀形象,也越來越不適應近代的要求,故進步人士認為,新女性不僅需要獨立的人格、強健的體魄,還需要改善外在,更具朝氣與活力。
  二、“興女學”推動下的晚清女子教育
  1.教育目的——強國保種、富國強兵。“興女學”倡導的女子教育以強國保種、富國強兵為主要目的。晚清以前的封建社會統治者們,對于女子的教育更不妨說成是一種對于女子的控制,在禮法制度、經濟、輿論風氣、教育等方面有著嚴格的控制。這里所說的“教育”便是狹隘的了,封建社會的正統女教是將禮法條規、節烈觀念化為女子思想行為信條的手段,全部女教的精神即在于導之以德“檢束身心”,教誨女子心甘情愿“惟務清貞”,情愿死,不失節,節是婦女第一德,各類讀本連篇累牘反復說教羅列大量守節殉夫范例供人效法。就連女子應否識文斷字也要由是否有利于貞潔來判定。傳統看法認為,婦人識字多誨淫,“反不如不識字,守拙安分之為愈也”[6]。總之,以往封建統治者對于女子的教育,目的不在于培養而在于控制。
  但是,到晚清時期則判然不同。梁啟超曾強調維新派女學與古代女學的不同:“古之號稱才女者,則批風抹月,拈花弄草,能為傷春惜別之語,成詩詞集數卷。斯為至矣。若此等事,本不能目之為學……吾之所為學者,內之以拓寬心胸,外之以助其生計,一舉而獲數善。”[7]90“興女學”的主要內容之一,即塑造新型的賢妻良母,究其原因,從晚清背景中我們不難了解,在國家和民族面臨巨大危機的時刻,“興女學”倡導者意識到國家人才匱乏,婦人不學。而想要培養更多實用之人才,更加優秀的后代,則必須要發展女子教育,塑造新型的賢妻良母,梁啟超強調:“母教之本,必自婦學始。故婦學實天下存亡強弱之大原也。”所以在“興女學”影響下,晚清女子教育的培養目標,大化而談,更加在于培養能夠為當時的社會作出貢獻之人,能使國家富強,民族振興。
  2.教育形式——公共教育、女性管理。“興女學”倡導公共教育,由女性管理。古代婦女教育除了有少數家庭教育、私人教育外,極少有公共教育。紅樓夢中,黛玉的父親就為其請先生在家教書。還有的大家庭會設立學館,親戚姊妹在一起讀書,但這些女子常常是大家閨秀,尋常百姓家的女子是接觸不到的,更不用說女子游學,更是極為罕見。
  直到晚清時期,“興女學”思想家們倡導男女平等,給予女子平等的受教育權利,女子的教育形式才發生了轉變。首先,形成了女子公共教育機構。無論是教會女學堂,還是國人自辦的女子學校,都是將女子集中教育,女子不再被拘束在家庭中,而是可以外出求學。其次,在管理上,教會女學都是由各國女傳教士進行學校管理和教學工作,盡管學校的領導者和決策者可能都是男性,但這也體現了對女性的重視,正是“興女學”中男女平等思想的實踐表現。于是,“興女學”倡導者們也積極實踐,踐行男女平等思想,由梁啟超、經元善等人倡議創辦的女學堂——經正女學,在上海成立,其教師和管理人員也都聘請中外女士擔任,經正女學作為近代第一所國人自辦的女子學校,起到了開風氣的作用。除了類似教會女學的學校,還有一些女子職業學校也興辦起來。“興女學”倡導“造就社會生利者”,培養女子的謀生能力,使她們能夠獨立自主,為社會創造財富,為國家作出貢獻,于是,在這一理念指導下,各地創辦了許多蠶桑學堂、醫學堂、工藝學堂等,并且這些學堂大都是師范類,培養女性教職人員,為女子教育事業培養人才。此外,女子留學也漸成風氣。“興女學”倡導的新型女性,要求女性要有更靈活的頭腦,更開闊的視野,故“興女學”思想家們鼓勵女子留學,這也得到了政府支持。1905年,清政府開始派官費女留學生,是年湖南派遣20名女生赴日,云南有13名女子派往日本學師范[8]97,所以這一時期的女子教育大大發展起來。
  3.教育內容——中西結合、豐富多元。“興女學”倡導中西結合、豐富多元的教育內容。中國古代女子教育內容大體包括品德禮制和文化知識兩方面。其中更為注重品德禮制教育,教導女性“三從四德”,運用的教材不外乎《列女傳》《女誡》《女論語》等等,這些教材的內容都是集中于婦德、婦職和閨門禮儀。不論記傳烈女還是闡明義理,無不圍繞“三從四德”鋪展陳說,這些教材實為專向女子灌輸人倫道德的德育讀本[9]。而在文化知識方面更甚,自古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對于女子的教育內容在文化數算、天文氣象、人文地理等方面更是鮮有涉及,僅有的一些常識知識,也只限在婦女日常勞動的狹小范圍內。盡管古代也曾出現才女,但寥寥可數。
  晚清時期,“興女學”倡導者們意識到,要培養新型女性,塑造“社會生利者”,就必須改變教育內容。晚清的教會女學堂,除了以宗教為主的課程外,還會開設國文、西學、算數等科目,在教學內容方面盡力貼近男子教育。受到教會女學的啟發,國人自辦的女學堂也開設各種課程,經正女學的課程就分為中西兩類,中文課程教授傳統女性讀物,西學課程有算術、英文、體操、地理等。另外,還有職業學校,培養女性桑業人才、醫學人才、工藝人才等。教學內容更加廣泛,以達到“興女學”倡導者們培養新式女性的目標。越來越多的女性接受各種各樣的教育,晚清的女子教育顛覆古代女子教育內容,大大發展起來。
  4.教育方法——靈活多樣、突出個性。“興女學”倡導靈活多樣、突出個性的教學方法。我國古代偉大的教育家、思想家孔子曾提出許多教育方法:強調對學生應因材施教、啟發誘導、學思行并重等,但這些思想在中國古代即使是男子教育中也很難實現,更何況對女子的教育。古代女子教育以家庭教育為主,故其注重對女子的道德禮教培養,教學方法自然是主要由教師講授,學生只聽記,對于內容也大都死記硬背,不予思考,不在乎是否理解。   而晚清則不同,“興女學”要求女子需身心皆獨立,能夠成為有用的自由人,所以在實施教學方面,也鼓勵女學生多做思考,多動手實踐,興辦職業學校就是很好的例子。蠶桑女子學校作為近代第一所女子職業學校,通過訓練蠶桑技藝,培育了大量蠶業和桑業人才。設立女工傳習所,訓練女性紡織技術,傳授紡織工藝。這些職業學校的女學生在接受理論知識的同時還需動手操作練習,以加強熟練程度。而師范院校培養的女性教師,每個人也大都有自己的一套教學方法,將自己的教學理念充分體現在教學實踐中,向學生傳遞新型女性觀。如創辦京師衛生女學院的廖太夫人以為,其院為振興女學的萌芽,深愿與當代名媛一起探究教育真理。凡是母親教育、女德、有關衛生學問的人,非常愿意相互講解闡明,以期望女學日益發展。正因為如此,這個時期的才女也都表現出與以往古代才女的極大不同,如秋瑾,作為新興女性的代表,她極力反對封建制度對女性的壓迫,倡導女性獨立自主接受新式教育,尋求自我解放。
  三、晚清女子教育的社會影響及意義
  1.晚清女子教育的社會影響。在“興女學”推動下,晚清女子教育的發展取得很大成果,開創了近代女子教育范式。“興女學”思潮的觀念在女子教育中體現得淋漓盡致,這終使得晚清女子獲得了一定的受教育權,女子學校得到社會廣泛認可,并且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女性的社會地位,使得女性不再僅僅被束縛在家庭中,而是走向社會,開闊眼界,尋求獨立,這也造就了一大批優秀的女性。
  經濟上,“社會生利者”增多,女性脫離附庸地位而獨立,如在宣統元年毓英女校的畢業生們,部分人擔任幼兒園教師,部分人成為醫生或護士,還有的擔任教會學校老師。這不僅減輕了男性負擔,且額外創造了大量社會財富,從而促進了生產力的發展,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晚清國力,使晚清政府在抵御外敵時有一定的經濟支撐;政治上,更多女性謀求政治權利,尋求參與國家、社會事務的管理,提升政治地位。許多受過教育的女性成立政治學術團體,如共愛會、對俄女同志會等,還有大批新式女性親自投入到革命運動中去。文化上,“興女學”思潮的傳播和晚清女子教育的發展開化了風氣,新女性們紛紛要求廢陋習,反對纏足、反對溺嬰、反對包辦婚姻等。光緒二十二年,秋瑾看盡包辦婚姻中丈夫的丑態,毅然與其決裂,追求自由與解放。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減弱了宗教迷信與愚昧落后習俗的影響,使人們重新樹立了女子教育觀。總的來說,在國難當頭之時,女子教育的發展,為挽救民族危亡培養出大批女性人才,促進時代發展,加速了近代化的進程。
  但是,由于其特殊的歷史環境,“興女學”只是晚清政府內憂外患下的無奈之舉,并非真正想要發展女子教育、提升女性地位。所以“興女學”當中所追求的“男女平權”并沒有真正實現;培養的新式女性數量也非常有限,大部分貧苦階層的女性仍然沒有解放出來。“興女學”并沒有達到倡導者們料想中的結果。由此可見,社會思潮對于教育事業的影響一定程度上是有限的,我們需要客觀、辯證地看待。
  2.晚清女子教育的歷史意義。從“興女學”思潮對晚清女子教育的促進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定時期的社會思潮對于教育發展的影響。但“興女學”理念在現在看來存在很大的局限性,晚清的女子教育也并沒有完全突破封建的枷鎖。在頑固派的阻撓之下,經正女學堂僅開辦了兩年,這期間一位畢業生也沒能培養出來;《女子師范學堂章程》中對女子教育的規定也極其嚴格,無論學制、管理,都較男子教育相差甚遠,并不能達到真正意義上的平等。并且,培養的“新式女性”,數量也非常少,能夠接受教育的大都是“小姐”“少奶奶”“姨太太”,女校學生局限于“高等閨秀”,而大部分底層勞動婦女仍然沒有機會接受教育。女子學校的數量也十分有限,全國分布并不均勻,當時人民生活水平不高,鮮少有人投資女子教育。所以,封建背景下,“興女學”從性質上看實則為了維護男權統治,其部分理念如今看來并不合時宜。
  但是,“興女學”倡導者們面對危機能夠從教育入手,顛覆傳統教育模式,大膽創新,尋求發展的精神給了我們很大啟示。應該肯定的是,晚清時期的“興女學”思潮一定程度上加快了女子教育發展,提升了女性地位,促進中國社會近代化進程。“興女學”及其理念注定并不能適應時代的發展,終被時代所淘汰。但“興女學”倡導者們銳意創新、發展教育的精神值得當今借鑒。
  參考文獻
  [1][7]梁啟超.變法通議[M].華夏出版社,2002.
  [2]王曉慧.近代中國女子教育論爭史研究[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5.
  [3][8]王震.略論晚清女子教育問題[J].傳承,2008(3).
  [4]李斯.論梁啟超的興女學思想[J].衡陽師范學院學報,1974,35(5).
  [5]陳笑迎.論中國近代“興女學”思潮[J].遼寧大學學報, 2001(11).
  [6]陳繼儒.安得長者言.出自駱芬美副教授《印象·女性·歷史》(http://www.mcu.edu.tw).
  [9]曹大為.中國古代女子教育[M].北京: 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1996.
  ★基金項目:邢臺學院重點科研項目(XTXYZD011)。
  ★作者簡介:田德榮,邢臺醫學高等專科學校,研究方向為思想政治教育;高天悅,首都師范大學教師教育學院碩士;王計永,邢臺學院教授,碩士研究生。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1/view-14920303.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