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有聲閱讀發展趨勢與中小型出版社應對策略

作者:未知

  摘 要:隨著有聲書市場規模的不斷擴大,有聲產業迎來付費潮,有聲閱讀正在重塑出版生態和業態。中小型出版社應該抓住機會、積極應對,在融合出版、互利互贏、擴寬渠道的基礎上,牢牢把握住內容資源的優質,強化和鞏固核心產品的優勢。并在此過程中,逐漸熟悉掌握數字化產品出版的經驗,培養數字化人才,實現技術上的突破,掌握主動權,最終擁有數字出版的主動權。
  關鍵詞:有聲閱讀;中小型出版社;出版融合
  中圖分類號:G230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5079 (2019) 12-0-02
  據《2018年第一季度移動有聲閱讀市場研究報告》顯示,有聲閱讀市場處于上升期,2016年至2018年是有聲閱讀市場發展最快的三年,在音頻技術和用戶需求的雙重刺激下,已經有超過2億人成為有聲閱讀的用戶。由亞馬遜中國攜手新華網發起的“2018全民閱讀大調查”顯示:“近年來新興的有聲書是紙質書和電子書之外的一個有益補充,有12%的受訪者表示在過去一年會同時閱讀紙質書、電子書和有聲書,僅閱讀有聲書的受訪者占比僅為0.24%,有聲書仍有巨大的市場發展空間。”2018年4月24日,艾媒咨詢權威發布《2018中國有聲書市場專題研究報告》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有聲書市場規模達32.4億元,并預計2018年市場規模增至45.4億元。從全球范圍看,有聲書已超越電子書,成為出版增速第一的板塊。
  面對勢頭迅猛的有聲書市場,作為中小型出版社,應該如何作為,才能在這個市場中分得一塊蛋糕。下面談幾點看法。
  一、有聲閱讀技術不斷更新,市場份額持續擴大
  隨著互聯網技術與數字技術的出現,帶給出版業巨大的變革,改變了傳統的閱讀方式和閱讀載體。人類的閱讀載體技術主要經歷了三次大的革命:造紙術和活字印刷術、IP數字閱讀、移動數字閱讀。可以說到了移動數字閱讀,才進入真正的數字閱讀時代。與國際上出版商先涉足數字出版不同,在我國,搶占數字出版先機的并不是擁有內容資源與出版經驗的傳統出版社,而是一批IT企業、通信企業和技術開發商等。
  在數字閱讀出版中,有聲閱讀產業異軍突起,正在重塑出版生態和業態。從全球范圍看,有聲書已超越電子書成為出版增速第一的板塊。一些涉足數字出版的技術公司為了占得頭籌,都在加緊革新有聲閱讀技術,如利用AI技術提升閱讀體驗。以擁有先進的智能語音與人工智能核心技術的科大訊飛公司為例,在語音合成、語音識別等技術的基礎上,科大訊飛開發出聲音復刻功能,即用人工智能模擬人聲完成配音,并成功推向應用。2018年1月18日,在宋慶齡青少年科技文化交流中心“未來劇院”舉行大型紀錄片《創新中國》首映式上,科大訊飛的聲音復刻功能,完美地復制了國家級配音大師李易的聲音。人工智能模擬的人聲,在音色、音質和節奏感情甚至感受力均有出色表現。此外,科大訊飛公司的“訊飛有聲”APP還推出了復刻家長聲音的功能,讓普通家長也變成主持人,給自己的孩子講故事。這一產品剛上線就吸引了大量的用戶。這些技術公司的黑科技,既降低了數字閱讀的制作成本,也方便了消費者使用,給消費者全新體驗,對于普通消費者極具吸引力,因此也增強了客戶黏度。
  在數字出版中,技術公司為出版社提供了技術平臺,讓傳統出版社借助先進技術,幫助出版社為用戶提供類似場景化的精準服務,通過內容、平臺、渠道、營銷等重構用戶,推動傳統出版社數字化轉型發展上升到新的臺階。作為中小型出版社,在人力、設備、資金、技術都有限的困境下,可以借助與數字技術運營商合作的方式介入數字化產品的打造,制定一個循序漸進的發展戰略模式。例如提供內容資源給技術運營商,使自己的產品通過數字技術和平臺獲得更精準的用戶和更廣闊的影響力,以及更敏銳的反饋信息,這樣,既有利于出版社及時推動產品內容更新,也有利于適應市場變化,增強企業活力。出版社還可在此過程中,逐漸熟悉和掌握數字化產品出版的經驗,著力于培養數字化人才,最終實現技術上的突破,掌握數字產品的主動權。
  二、有聲產業迎來付費潮,優質內容資源更受重視
  2017年5月,第二屆中國有聲閱讀及語言娛樂行業發展論壇上,中國文化管理協會有聲視聽文化委員會副秘書長丁艭公布:2016年全國有聲閱讀市場規模為22億元人民幣,2017年移動音頻市場規模近30億元,2018年將達到42億元人民幣。隨著有聲閱讀用戶基數的不斷擴大,隨著紙質閱讀向復合型閱讀的轉變,知識付費逐漸為大眾所接受,用戶付費習慣逐步養成,并形成相當的產業規模。調查顯示,由于大眾版權意識的提高以及知識付費等風潮的流行,大眾對于付費閱讀的接受程度也在逐漸增強,八成受訪者表示在過去一年為電子讀物付費。其中近三成受訪者表示經常購買電子讀物,并使用電子書借閱服務。有調查對有聲書市場規模進行了預測:2018~2019年,中國有聲書用戶規模分別為4.16億和4.86億,市場規模分別為45.4億、60.9億。2020年或達78億。
  隨著記錄和傳播語言藝術技術的逐步成熟和豐富,知識付費受到普遍重視,精品有聲作品將通過合理的定價,獲得更好的市場收益。截至2016年底,在馬東、吳曉波等2000個頭部IP的加持下,喜馬拉雅成為移動音頻巨頭,其付費內容已經占其總營收的50%。專做有聲讀物的“懶人聽書”,2012年創辦之初通過免費聽書以吸引聽眾。2014年懶人聽書與盛大文學并購,解決了版權問題。此后,懶人聽書覆蓋了國內85%原創文學內容的有聲改版權。在用戶基數迅速增長、用戶黏度形成的情勢下,2016年夏懶人聽書開啟知識付費。2017年,懶人聽書付費收入超1億元,成為首家盈利的有聲讀物平臺。
  任何一個互聯網項目的成功絕不是單純依靠某項技術就可以的,一定是以掌握大數據、了解用戶需求以及高強度用戶黏性為前提的。即互聯網項目需要對所掌握的大數據進行分析,對用戶的需求進行細分,并據此明確自己的方向與品牌定位。懶人聽書可以說是音頻細分領域的佼佼者,據易觀智庫《2015年中國音頻市場專題研究報告》顯示,懶人聽書2016年2月活躍用戶量達到1900萬,同行業內排名第一。懶人聽書通過掌握的大數據分析用戶大需求,并據此明確自己清晰的定位和特色,即做好書籍類長音頻,牢牢抓住年輕用戶,使他們成為自己的鐵桿忠粉,讓懶人聽書成為他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部分。之所以有現在的成績,與懶人聽書成立之初就重視和尊重圖書版權,重視優質內容息息相關。懶人聽書CEO宋斌認為,對于移動音頻市場來說,內容肯定是重中之重。為了保持自己鮮明特色,懶人聽書平臺特別重視優質圖書版權,以鞏固自己的優勢地位。   與有聲書平臺要求精準的品牌定位一樣,作為圖書生產單位的出版社,也要找準自己有事的發展賽道,精準定位,才能更好地和數字平臺合作。在我國,最早介入數字出版的不是傳統出版社,而是IT企業和技術開發商。在數字出版之初,他們主要的生產模式是與出版社合作,購買出版社的內容資源生產電子圖書,但目前技術公司已開始由單純的技術服務商向內容提供商轉變,并且已經開始利用雄厚的資本與傳統出版社逐鹿數字出版市場。這也為傳統出版社敲響警鐘,迫使其思考如何在這樣的背景下保有核心優勢、獲得生存發展權。顯然,在“互聯網+”時代,以數量為基礎、以質量為主導的生產規律更加明晰。要想在數字時代分一杯羹,就必須將之前單純以產品數量角逐市場的粗放型生產模式轉變為集約化的生產模式。各大有聲平臺不惜爭相競爭優質圖書的版權,本身就說明了這一點。
  2018年7月23日,第八屆中國數字出版博覽會的“有聲內容產業發展論壇”上,北京龍杰網大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負責人分析說,市場上的文學類圖書一年出版4萬個新書品種,其中1萬本是舊書再版,3萬種是新書,說明了這重印的1萬本是經得住時間考驗的常銷書,這正是市場所需要的。如何打造常銷書、精品書,正是出版社要思考的。因為有聲平臺本身是技術平臺,不生產內容本身,技術公司致力于搭建優秀的聽眾平臺,把技術方做好。而與技術運營商合作的出版社如果在產品細分市場上缺乏獨特性,不注重積累和打造獨具特色的內容資源,或者不具備某一領域的核心競爭力,既不利于與技術公司融合出版,也不利于在今后的產品開發過程中,積累數字出版經驗,適應市場競爭。因此,出版社要結合已有政策資源、出版資源和作者資源,定位清晰,精耕細作,打造優勢產品。并在此基礎上,還要加強版權管理,健全監督機制,保護知識產權。
  三、有聲閱讀分工趨細,融合出版速度加快
  從具體操作而言,屬于數字技術的有聲書制作,本身專業性也比較強,并非某個中小型出版社隨便開發個APP就能代替的。如北京人民廣播電臺有聲內容的獨家代理悅庫時光文化傳媒公司,其主播論及具體聽書平臺的工作時說:主播往往一人身兼數職,既是導演、編輯,對內容進行理解、分析、梳理,又是播講者、表演者,要有效地傳達圖書情感,生動活潑表現圖書內容。這樣,才能有聲有色地打造出優質的有聲閱讀產品。
  但無論技術運營商如何介入內容資源,與在這個行業浸潤多年,擁有編輯經驗、作者資源和良好社會影響力的出版社還有差距。因此,在行業劃分越來越細、融合出版加快的形勢下,中小型出版社應該明確和結合自身優勢資源,尋求與優質數字運營商服務商的合作。正如武漢理工數字傳播工程有限公司負責人施其明說“對于出版融合,內容建設是核心,先進技術是支撐,同時要有好的運營模式。”在有聲閱讀發展態勢大好的背景下,中小型出版社應該專注于開發自己所擅長的內容領域,并和這些技術平臺建立戰略合作關系,進行跨界合作、融合出版,分享彼此的優勢。
  首先,對于自己的核心產品及支撐產業,可以單純依托相關技術自我開發平臺,不可輕易將核心產品的內容假手于人;
  其次,已經加入出版集團的中小型出版社,可以借助集團的力量搭建數字出版平臺,對集團內部同質化內容加以整合,統一規劃,突出各家出版社的個性化,在數字化市場競爭中搶占先機;
  再次,對于一般產品,可根據不同資源內容,依托不同的技術公司平臺進行產品推廣,既可有數字版權收益,又可擴大出版社品牌的影響力。如文學類、社科類圖書,可與著名的聽書平臺如“喜馬拉雅” “懶人聽書”等適合于社科類、文學類圖書的平臺合作;
  最后,借助自有資金或政策性資金,選擇優質的數字公司投資,共同成長,共享分成。如武漢理工數字傳播工程有限公司開發的基于RAYS系統的“現代紙書”就是適用于教輔圖書、技能型圖書的平臺,已與廣西師大出版集團、北京出版集團、人民出版社等200多家出版單位均有合作,有的合作模式盈利趨勢明顯。這都可以對出版社與有聲閱讀平臺的合作模式起到啟發作用。
  綜上所述,有聲閱讀產業正在重塑出版生態和出版業態,中小型出版社應該抓住機會積極應對。注重積累和打造獨具特色的優勢內容,擁有某一內容領域的核心競爭力,積極參與融合出版,在互利互贏的基礎上利用技術平臺、擴寬出版渠道,加強版權管理,健全監督機制。在此過程中,著力于培養數字化人才,熟悉掌握數字化產品出版的經驗,最終擁有數字出版的主動權與市場份額。
  參考文獻:
  [1]速途研究院.2018年第一季度移動有聲閱讀市場研究報告[J].互聯網天地,2018,(4).
  [2]“2018全民閱讀報告”[N].光明日報,2018年04月25日.
  [3]艾媒報告丨2018中國有聲書市場專題研究報告[EB/OL].艾媒網,http://www.iimedia.cn/61220.html.
  [4]有聲閱讀平臺迎來付費潮 行業合力打造優質內容[N].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2017年05月04日.
  [5]2018年中國內容付費行業發展現狀及發展趨勢分析[EB/OL].中國產業信息網,http://www.chyxx.com/industry/201807/656814.html.
  [6]周百義.中小出版社數字出版的困境與對策[M].出版科學,2017,5.
  [7]孟丹丹.移動互聯時代有聲讀物的發展現狀、問題與對策[D].河南大學,2016.
  [8]蔡翔,王睿.從國民聽書率看我國有聲閱讀產業發展趨勢[J].現代出版,2018(1):65-70.
  [9]田瑩.新媒體時代有聲讀物的發展問題與對策分析[D].河南大學,2013.
  [10]陳潔,周佳.使有聲書成為數字出版的中流砥柱——我國有聲書產業發展現狀與策略研究[J].出版廣角,2015(4):22-26.
  [11]孔嘉雯.文化傳播力視角下有聲讀物的發展策略研究[D].蘇州大學,2018.
  [12]段潔.我國有聲書發展現狀、困境及對策研究[J].科技傳播, 2017,9(24):167-168.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1/view-14953031.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