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談小學古詩詞教學策略

作者:未知

  摘 要:古詩詞韻律優美、寓意深刻,語文教材中增加傳統文化篇目,對于理解能力尚淺的小學生而言是有一定難度的。在古詩詞教學實踐中,教師可以將繪畫引入課堂,用“畫”激趣,借“畫”入境,以“畫”悟情,也可以運用歌唱的形式,使詩歌形象得以豐滿,使詩歌意境得以升華,還可以以游戲的方式開展詩詞教學。運用小學古詩詞教學策略,引導學生去發現、欣賞詩詞的美,激發學生學習古詩詞的興趣。
  關鍵詞:小學;古詩詞;教學策略
  2019年9月新學期開始后,全國所有學校義務教育起始階段道德與法制、語文、歷史學科將使用新版“部編版”教材。其中,語文學科教材有一個非常明顯的變化——增加傳統文化篇目。小學一年級開始就有古詩,小學課本12冊共選優秀古詩124篇,占所有選篇的30%,比原有人教版增加55篇,增幅達80%,平均每個年級20篇左右。可見,古詩詞在語文教材中所占的比重在增加。
  《語文課程標準》指出:“語文課程應該是開放而富有創新活力的。”古詩詞教學也應該是開放而富有創新活力的。雖然古詩詞韻律優美、寓意深刻,但是其精煉含蓄,晦澀難懂的語言讓很多學生談“詩”色變。小學生理解能力尚淺,理解古詩詞有一定的難度。而這樣的中華文化的瑰寶,我們必然要知其然,用心去感知、去體會、去發現,方能品出其中之味。
  如何讓學生更加容易、更加有興趣地學習古詩詞?這是語文教師要共同探討的問題。筆者根據自己以往的教學體會,覺得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
  一、和詩以畫,形象生動
  每一個孩子都是天生的畫家,畫畫是孩子們最喜歡的游戲。如果教師給時間學生,讓學生把古詩詞中所描繪的情景畫出來,一定會收獲不少驚喜。他們會畫出“墻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的傲,會畫出“草長鶯飛二月天,拂堤楊柳醉春煙”的美,會畫出“童孫未解供耕織,也傍桑陰學種瓜”的趣,在畫的過程中既培養了學生學習的興趣,也加強了學生對古詩詞的理解。
  心理學家皮亞杰指出:“活動是認識的基礎,智慧從動作開始。”教師在課堂上適時適度地給學生提供動手的機會,可以更好地發揮學生的主體性,培養學生的動手能力。因此,在古詩詞教學實踐中,可以將繪畫引入課堂,用“畫”激趣,借“畫”入境,以“畫”悟情。白居易的《草》是一首耳熟能詳的詩歌。它通俗淺顯,卻寓意深刻。詩人抓住野草的生長規律,給予野草的頑強生命力以熱情的贊美。筆者在教學中用圖畫的形式巧妙地解釋“離離”,讓學生清清楚楚地看到小草如何的“一歲一枯榮”,又如何“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小草的生長變化和頑強的生命力在畫筆下淋漓盡致地展現在學生面前。
  又如在學習楊萬里的《宿新市徐公店》一詩時,教師一邊吟,一邊引導學生在白紙上、依次畫出稀疏的竹籬、悠遠的小路、嫩綠的小樹、翩翩起舞的黃蝶、金黃的菜花,而學生無形中將自己想象成了畫中的主角——奔跑、活潑、天真的兒童。這是學生自己所畫所得,理解記憶將更加深刻。學生如果僅僅憑借詩中的語言去體味,很難有深刻的感悟;如果教師直接把古詩的意思教給學生,學生可能會記住,但不一定能夠形象地感知,更不用說記得牢固了。通過“詩中有畫,畫中有詩”來理解古詩,學生能夠記憶深刻。
  二、和詩以歌,傳承經典
  《毛詩序》曰:“詩者,情動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詠歌之。”由此可見,歌唱是詩歌意象的延伸。歌唱使詩歌形象得以豐滿,使詩歌意境得以升華。詩是語言的藝術,歌唱是聲音的藝術,二者結晶——詩詞歌曲,從形式和內涵上獲得了更高的藝術性,給人更多的愉悅和藝術陶冶。最近,央視的文化節目《經典詠流傳》將古詩和近代詩詞配以現代流行音樂,帶領觀眾在經典傳唱人的演繹中領略詩詞之美、發現傳統文化的深層價值。“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苔花如小米,也學牡丹開”“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等文學名篇在音樂中重獲新生。其實,在中國,“和詩以歌”的詩樂傳統十分悠久。《詩經》《離騷》就是吟唱出來的,唐詩、宋詞、元曲等大多是亦詩亦歌。不少專家認為,在歌唱中學詩詞、背詩詞,是經典最合適的傳承方式之一。
  著名詩人聞一多曾指出:“詩歌包括音樂美,繪畫美和建筑美。”音律是詩歌核心之一。筆者在教授蘇軾的《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時,讓學生欣賞歌曲《但愿人長久》,然后和著優美動聽的旋律來唱一唱,這樣有助于培養學生的審美能力,學生通過旋律演唱,對這首詞的記憶就更深刻了,而配上簡單的動作,讓學生邊唱邊做動作,提高學生學習古詩詞的興趣。至此,學生對古詩詞的學習是抱著一種“我要學”的學習態度,而不再覺得學習古詩詞是一件苦差事。
  三、和詩以戲,寓教于樂
  游戲是兒童的基本活動方式。英國哲學家羅素認為:“熱愛游戲是幼小動物——不論是人類還是其他動物最顯著的易于識別的特征。”語文教學應該順應兒童的天性,以游戲的方式開展詩詞教學。李學斌的《兒童文學與游戲精神》中關于游戲與教育也有這樣一個生動的說明:同樣一件事,對大人是“按部就班”的“洗澡”,而孩子則可以憑感覺,將之置換成“玩水”。“洗澡”是刻板而無趣的,“玩水”則趣味盎然、花樣百出。課堂問答是司空見慣的教學形式,如果采用游戲問答的方式教學,寓教于樂,豈不是簡單又實效?
  李繼東老師執教的《清平樂·村居》就是采用這種教學方式。為了讓學生體會作者辛棄疾描繪的“醉里吳音相媚好,白發誰家翁媼?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最喜小兒亡賴,溪頭臥剝蓮蓬”這種恬靜閑適的村居生活,李老師設計了表演的游戲,引導學生猜猜他們的語言,學學他們的動作,嘗試著演一演。于是,學生在詞句當中尋找自己喜歡的角色,想語言、扮人物、做動作。在這一言一語的游戲中,學生仿佛就成了詩中的人物,他們體悟語言,感受詞情。在不知不覺中,詞中傳遞的美好的村居生活就深入學生的心田。
  從學生對表演的熱情就可以看出,他們喜愛這種教學方式。教師可以這樣教授的詩詞也有很多,如《小兒垂釣》《贈汪倫》《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尋隱者不遇》《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等等。
  “一切詩歌均誕生于游戲。”荷蘭偉大的家赫伊津哈在其《人·游戲者》中說:“詩歌本身就是一種游戲功能。它在心靈的游戲場里展開,有它自己的世界,即心靈創造的世界。”用游戲的方式教學不僅可以幫助學生理解詩內詞容,加快背誦的速度,而且可以促使學生自編娛樂游戲。這些游戲中,編“謎”、猜“謎”游戲就特別富有情趣。這里所謂的“謎”,并不是一般意義上用語言文字敘述事物的特征讓人們去猜測的謎語,而是由詩文內容通過想象構建的簡筆畫面。構建這個畫面自然離不開學生入情入境的想象,他們依據詩意想象畫面,以簡筆畫的形式畫在撲克牌大小的卡片上,這就是一個謎語,這叫“觀畫猜詩”,出示這個畫面,讓同學猜想是哪首詩、詩文內容是什么;還有的在卡片上只寫詩文的其中一句,讓同學猜說詩題和作者,并對出下句,這叫“詩句接龍”;還有一種叫“我演你猜”的游戲。凡此種種,形式多樣。這樣,在入情入境的想象中,在輕輕松松的氣氛里,學生達到理解詩歌、記憶詩歌的目的。
  古詩詞是中華民族五千年燦爛文化的結晶,語文教師肩負著傳承文化傳統的重任。如何有效激發學生學習古詩詞的興趣,引導學生去發現、欣賞詩詞的美,是語文教師在教學過程中需要不斷深入探討的問題。
  參考文獻
  [1]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義務教育語文課程標準(2011年版)[M].北京: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2.
  [2][瑞] J.皮亞杰,B.英海爾德著;吳福元,譯.兒童心理學[M].北京:商務印書館,1980.
  [3]李學斌.兒童文學與游戲精神[M].南昌:二十一世紀出版社,2011.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1/view-15003502.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