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新媒體時代學齡童書的創新與優化

作者:未知

  摘  要  新媒體時代,學齡童書的發展表現出新的特征。文章分析了新媒體時代下學齡童書的發展弊端,并嘗試從改變同質化現象,精準定位、實行分級閱讀,做好學齡童書個性化設計,提升學齡童書作家水平,加快學齡童書與新媒體融合五大方面,對學齡童書的創新發展提出針對性建議。
  關鍵詞  新媒體;學齡童書;創新與優化
  中圖分類號  G2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2096-0360(2019)17-0104-02
  1  新媒體時代學齡童書概述
  學齡童書是指專供達到入學年齡的兒童閱讀的知識讀本以及各種文藝作品的總稱,它反映了學齡兒童生活的實際閱讀需要,具有極高的價值。新媒體時代,數字化技術正憑借其極速的傳播力、絢爛的表現形式逐步改變學齡兒童的閱讀習慣,在新媒體時代的強力逼近下,傳統學齡童書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學齡童書承擔著教化兒童,培養祖國未來人才的重任,出版社必須適應新媒體時代的發展,做出一系列創新優化舉措來面對新的挑戰。
  2  新媒體時代學齡童書發展的弊端
  當前,除去幾家傳統的童書出版社外,我國絕大多數的出版社都在向童書出版市場邁進,這為廣大家長、兒童提供更多選擇的同時,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兒童圖書市場的混亂不堪。一些出版社出版的優秀原創學齡兒童文學作品鳳毛麟角,內容重復率高、整體設計千篇一律。我國知名童書作家、出版人譚旭東說:“原先做童書的僅有30來家出版社,而現在多達530余家,很容易帶來童書的重復出版和版權糾紛等問題”。總之,進入新媒體時代,學齡童書的發展仍存在一些弊端。
  2.1  內容同質化現象嚴重
  目前我國學齡童書內容同質化現象十分嚴重,多家出版社盲目跟風和低水平重復,而家長和孩子的需求難以滿足,造成同類產品嚴重過剩,難以銷售,最終造成資源浪費。比如童話故事《小王子》版本多如牛毛。甚至同一出版社也會出現好幾個版本,質量參差不齊。海峽兒童閱讀研究中心常務秘書長郭曉瑩在談到學齡童書內容同質化現象時說道:“很多家長給孩子買書時眼花繚亂,一個兒童文學的內容有十多個版本,譯者不同、包裝不同、價格也不同,不知道哪個是最合適的。”
  2.2  沒有實行精準定位及分級閱讀
  許多出版社對學齡童書的定位是模糊的,其實學齡兒童群體是有年齡層次的,不同年齡的兒童有不同的生理、心理特點思考能力和領悟能力,興趣愛好也不同。比如6歲的孩子認知能力弱,就得看一些淺顯易懂的內容,而12歲孩子的認知能力強,可看一些知識含量較大的圖書。而且學齡兒童性別不同,在選擇圖書時也是不同的,男生喜歡軍事、交通工具、科幻探險等方面的圖書,女生喜歡閱讀手工、拼貼、漂亮服飾搭配、校園故事等方面的圖書。年齡、性別定位不準,學齡童書就很應對到市場的需求。比如很多兒童文學作品,如科幻小說,校園故事等童書封面上鮮有標注適合的年齡范圍,這給家長選擇圖書時帶來一定的難度。所以出版社在選題策劃環節就應該做好市場細分[1]。
  2.3  缺乏個性化的裝幀設計
  當前學齡童書的裝幀設計已經呈現出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設計者將時尚夸張的藝術手法與新媒體技術相結合,極大地增強了視覺感,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學齡童書裝幀設計缺乏個性化。許多設計師在進行封面設計、插圖設計、色彩設計時沒有滿足不同年齡階段、不同性別的學齡兒童需求,使得他們在閱讀書籍的時候,自身沒有獲得的良好的閱讀體驗,從而導致小讀者購書時篩選困難,目標不明。
  2.4  學齡童書的兒童文學作家水平欠佳
  國內許多兒童出版社缺乏優秀的作家創作隊伍,也不注重新人作家的培養。童書作家水平良莠不齊,導致童書質量差距較大。高洪波認為,“少兒出版門檻太低,水平參差不齊。”許多優秀兒童文學作家的原創能力有限,每年產量有限,但新人的成長不夠。
  2.5  學齡童書缺乏與新媒體融合
  當前的多數童書出版社仍以傳統的出版形式為主,并沒有認識到新媒體形式在學齡童書出版中的促進價值。在新媒體快速發展下,沒有融合新媒體,就很難滿足學齡兒童的閱讀需要,造成市場占有率下降,甚至被淘汰。與新媒體融合不足主要表現在兩方面。1)數字編輯力量薄弱。目前大多數出版社的編輯沒有經過數字新媒體的崗前培訓,也沒有引入新的有數字傳媒經驗的編輯人才,這就導致出版的傳統學齡童書很容易被市場所淘汰。2)學齡童書與新媒體融合圖書欠缺。很多出版社由于自身數字編輯力量的薄弱,也不主動學習,不和最前沿的科技公司合作,導致學齡數字新媒體圖書還處于空白之地。
  3  新媒體時代學齡童書創新與優化的路徑
  3.1  改變同質化現象
  作為優秀童書出版的引路人,兒童出版社應充分把握讀者實際需求,增加童書品種、分類、題材,打造精品圖書、精品書系,挖掘童書主題出版,使之成為市場的長銷和暢銷圖書。除了開發本土原創兒童作品,出版社還要引進一些國外優秀的圖書,吸取國外之精髓,補己之短。比如,引進版的“小屁孩日記”系列和《窗邊的小豆豆》。從選題策劃、讀者定位和市場營銷等各個方面,都可以被稱為引進版學齡童書的精品力作[2]。
  3.2  精準定位,實行分級閱讀
  出版社在規劃圖書時,要進行細致的市場調研,根據年齡、性別精準地找到一部分讀者的需求,并為其量身定做圖書。
  英、美等發達國家的圖書根據學齡兒童的年齡或需求分成不同等級,6~9歲為一級,9~12歲為更高一級。這種分級閱讀制度遵循了學齡兒童的身心發展規律,為其提供了合理的閱讀方式,促進了他們的全面發展。例如,由南方分級閱讀研究中心發行的《兒童青少年分級閱讀內容選擇標準》中有關學齡兒童小學低段的閱讀材料選擇的意見是:“1)選擇具有現實性、體驗性、思考性的寓言故事、童話故事、童謠等,使兒童的情趣更加濃厚;2)選擇內容豐富、形象具體、故事趣味性強、文字少的圖畫書(一年級加注拼音),逐步增加文字閱讀量,讓兒童在有趣的圖畫和文字的結合中,感受閱讀的樂趣;3)選擇帶有簡單易懂的動植物知識的啟蒙讀物,激勵兒童產生更多的科學興趣。”   除了從年齡上分,出版社還要從性別上細分,比如,從兒童文學方面來看,出版社應專門出版為男生寫的科幻故事或冒險小說,出版為女生寫的校園故事。這樣性別定位準確,有利于家長和孩子選擇圖書時一目了然。
  中國兒童文學研究中心主任王泉根教授指出,分級閱讀旨在依據各個年齡階段兒童的不同特性,推薦、奉獻符合其心智的好書。分級閱讀應盡量保證科學合理,照顧不同年齡階段的兒童需求。
  3.3  做好學齡童書個性化的裝幀設計
  學齡童書需要設計者要基于不同年齡兒童的心理認知,進行大膽的想象創新,讓每個年齡段的學齡童書封面個性化十足。比如,對于低年齡階段,封面設計應運用較為豐富、生動的圖案和色彩,但主題應該簡單、直白;對于高年齡階段,可適當采用一些偏抽象的藝術表現手法,封面設計可相對
  復雜。
  除了好的封面設計,學齡童書的內文插圖在設計中也尤為關鍵。好的內文插圖能夠激發學齡兒童的想象力和創造力,繪畫者應當從兒童本位出發設計精美的插畫。比如,對于較小的孩子,不能運用太抽象的表現手法,以簡單的點、線、面與簡單的構圖來表現;對于較大的孩子則應與他們較高的形象感知能力和抽象思維能力相配合。此外,插圖與文字還要和諧相生,以便不同年齡段的兒童更好地理解書籍內容。
  在學齡童書中,主體色彩也是極為重要的,由于不同色彩對不同年齡、性別的兒童的視覺沖擊力不同,所以在色彩的設計上也應追求個性化。比如,女生偏感性喜歡暖色調,那么整體色彩可用粉色;男生偏理性喜歡冷色調,整體色彩就可選用藍色,色彩的有機結合、協調搭配都要從兒童的特征出發來進行設計。
  3.4  挖掘搶占優秀學齡童書作家,培養有潛質的新人作家
  出版社要挖掘一線兒童文學作家,一些知名作家本身不僅是創作者,還有影視、編劇等綜合實力資源,挖掘優質兒童作家,與其強強合作,并將其優質資源價值擴大化,這樣有利于學齡童書出版后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比如,為了搶占優秀作家隊伍,出版社設立的“曹文軒兒童文學藝術中心”“沈石溪工作室”上海編輯中心,還有湯素蘭、冰波等國內一線兒童文學作家均成立了工作室。以往作家與出版社之間的關系主要靠人情關系來維護,而成立工作室則以契約的方式給作家與出版社提供雙向保障,這是出版社與作家嘗試建立新關系的開始,也可以鞏固作家資源,提升出版社的核心競爭力。
  出版社在挖掘優秀學齡童書作家的同時,還要不斷培養有潛質的新作家。天天出版社副總編張昀韜說,“目前許多出版社通過評獎來挖掘新人新作,更重要的是要對這些新人新作進行打磨,幫助其成長,出版社要致力于發現和培養新生代作家。”
  3.5  加快學齡童書與新媒體融合
  1)注重童書編輯和數字技術人才的培養。在新媒體時代,讀者閱讀習慣有了很大的改變。能夠熟練掌握數字技術的綜合型編輯人才嚴重匱乏,這阻礙了傳統圖書出版與新媒體的融合發展之路。這就要求,童書編輯除具備傳統的編輯素養以外,還需要轉換思維,不斷提升自身業務能力,運用立體化思維,實現作者、媒體、渠道、讀者等多方面的互動,以實現紙質圖書、數字產品、動漫影視產品、周邊產品的聯動開發。出版單位應當引進綜合型新媒體編輯,并不斷優化編輯的知識結構,使新時代的童書編輯成為復合型人才[3]。
  2)與傳統紙質圖書互為補充,探索童書的復合出版模式。隨著互聯網技術的廣泛應用,學齡兒童的閱讀需求不斷提高,傳統出版與多媒體新技術的融合發展勢在必行。出版社出版的學齡童書也需要和新媒體融合,以滿足市場需求。目前集視聽動手于一體、教育及趣味性并存的有聲童書、多媒體童書、手工書等在市場上廣受青睞。通過鋪碼、二維碼、AR、VR技術等數字化技術和多媒體的表現形式實現對兒童視覺、聽覺、觸覺等感官的多重刺激,從而培養兒童的發散性思維和解決問題的能力[4]。例如,山東教育出版社推出了一套增強現實、虛擬現實圖書——《恐龍大世界》,該書以虛擬現實(VR)技術與紙質圖書相融合的全新閱讀方式,帶領廣大讀者穿越回遠古的恐龍時代,體驗到身臨其境的閱讀體驗。這本書是紙質圖書領域和新媒體融合的一大嘗試,推動了出版行業與數字出版新技術融合發展。再比如,蘇州夢想人研發的增強現實民用教育產品——“唯智魔方”,被廣泛運用到教育數字出版領域。這些都在啟示我們,出版社應緊跟科技發展潮流,不斷探索學齡童書的復合出版模式,追求全媒體復合出版,最大限度滿足不同層次學齡兒童的個性化、多樣化的閱讀需求。
  新媒體時代,出版社要在永葆內容創新的同時,走與新媒體的融合之路,提升核心競爭力,要切實加強與家長及學齡兒童的聯系,做好市場劃分工作,拓寬學齡童書市場,還要結合數字化技術,給兒童帶來不一樣的閱讀體驗,這樣才能在新媒體時代中實現更好的轉型發展。
  參考文獻
  [1]謝克芳.傳統少兒出版與新媒體融合的路徑分析[J].新媒體研究,2017(12):112.
  [2]李舜.新媒體時代兒童閱讀和童書出版的研究[J].傳媒論壇,2018(4):128.
  [3]葉駿強.數字化時代兒童讀物的特點分析及未來發展的建議[J].新聞研究導刊,2017(2):237.
  [4]陳蓓.“出版+AR”:智媒時代兒童圖書出版的優化策略[J].出版廣角,2019(2):63.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1/view-15019850.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