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長白山珍稀藥材山蘭的研究進展

作者:未知

  
  
  摘 要:山蘭為多年生草本植物藥用植物,假鱗莖干燥后入藥,分布于吉林市、白山市、通化市、本溪市。該植物含有多糖類、甾醇類、酯類、脂肪酸類化合物,具有抑菌活性、抗氧化活性、抗癌活性以及免疫調節等作用,具有治療多種疾病的潛在藥用價值和良好的開發前景。
  關鍵詞:山蘭;山慈菇;栽培繁殖;化學成分
  中圖分類號:S759.82 文獻標識碼:A DOI:10.19754/j.nyyjs.20191030025
  
  
  基金項目:白山市科技發展計劃項目“山蘭種質資源保護與馴化研究”(項目編號:201808)
  
  山蘭(Oreorchis patens)為蘭科山蘭屬多年生草本植物,野生分布于東三省、西北地區(甘肅)、華中地區(江西、湖南)、西南地區(四川、貴州和云南北部)以及臺灣。多生于林下、林緣、灌叢中、草地上或溝谷旁,海拔1000~3000m[1]。假鱗莖干燥后入藥,葉通常1~2枚,狹披針形,6月下旬葉子開始枯萎,7月下旬又長出新葉。性寒、甘、辛,有小毒。具有解毒清熱、消癰、清肺散結、止咳化痰的功效,用于癰疳瘡腫、瘰疬、無名腫毒、蛇蟲咬傷[2]。
  民間將山蘭作為山慈菇的入藥,習稱“山芋頭”。山慈菇作為傳統常用藥材有著悠久的應用歷史,《中國藥典》收載其植物來源為杜鵑蘭(Cremastra appendiculata)、獨蒜蘭(Pleionebulbocodioides)、云南獨蒜蘭(Pleioneyunnanensis),前者習稱“毛慈姑”,后二者習稱“冰球子”。《中藥大辭典》和《中華本草》中認為山蘭屬植物冰球子、山蘭(Oreorchispatens)、獨葉山蘭(Oreorchisfoliosa)等的假球莖,亦作山慈姑入藥[3,4]。
  1 山蘭資源現狀
  山慈菇3種原生植物,因資源儲量和繁殖技術上的限制[5-6],導致近年山慈菇藥材供不應求,具有很強的市場需求。加之隨著深入的研究,山慈菇在抗菌作用、阻斷M3受體作用、降壓作用、抗腫瘤作用等方面的發現[7],使山慈菇在中藥市場受到了青睞。再加上無節制的采挖以及蘭科植物自身種子繁殖困難的特性,山慈菇野生資源儲量受到了極大的影響,資源儲量下降,市場需求旺盛,導致了價格的急劇上漲[8]。
  近年來,在我國東北地區山蘭被大量高價收購,山蘭用量增加,價格上升,導致長白山區的山蘭野生資源儲量急劇下降。山蘭種苗資源成為保護山蘭種質資源、滿足市場需求量。發展地道中草藥的關鍵。
  2 山蘭性狀鑒定
  山蘭的研究最早是2002年王玨等對山蘭、杜鵑蘭和獨蒜蘭的性狀及紫外光譜特征峰進行了鑒別,發現山蘭在形狀上類似于杜鵑蘭,假鱗莖表面較粗糙,多留糙皮,中央環節微凹入;紫外光譜吸收峰有所差異,杜鵑蘭和獨蒜蘭一般在 274nm 以上,山蘭在 273nm 以下。2005年干國平等對山蘭與杜鵑蘭假鱗莖的顯微特征進行了比較,發現山蘭表皮細胞內側無厚壁細胞;維管束外側有纖維束;表皮細胞頂面觀垂周壁波狀彎曲,可見紋孔(而山慈菇表皮細胞頂面觀呈六邊形, 垂周壁平直);草酸鈣針晶束較短, 長23~55μm;纖維成束,含硅質塊的細胞縱行排列其周圍。2009年劉苗等對杜鵑蘭、獨蒜蘭、麗江山慈菇、金果欖、白芨、山蘭藥品進行了蛋白質凝膠電泳鑒別,發現杜鵑蘭與獨蒜蘭有3條相似譜帶,其他4種植物蛋白質譜帶與它倆有差異。2009年趙旭對山蘭、山慈菇3種原植物及光慈菇、金果欖、麗江山慈菇在本草考證及性狀鑒別方面進行了總結,《本草拾遺》中記載只有杜鵑蘭被認為是山慈菇的植物來源,獨蒜蘭或云南獨蒜蘭并沒有被認為是山慈菇的原植物,后來在1990版《中國藥典》才認為獨蒜蘭和云南獨蒜蘭是山慈菇的植物來源。
  3 山蘭栽培和繁殖技術研究
  2010年張正海等首次對野生山蘭進行栽培馴化,對吉林省山區山蘭的物候期、繁殖方式等進行了研究,認為山蘭栽培底肥為豬糞、株距7cm、行距10cm較適宜。2012年王平平等對山蘭菌根真菌離體培養條件進行了研究,最適溫度為20℃;適宜光照為12h光照、12h黑暗;適宜pH5.0~6.0;最適碳源為葡萄糖;最適氮源為甘氨酸。2015年田新新等對山蘭的假鱗莖、葉片、花芽中的DNA質量進行研究,花芽提取的DNA 濃度最高,葉片次之,假鱗莖最低,葉片相對容易取材,應多采用葉片為實驗材料。2017年張正海等對山蘭種子無菌萌發及形態變化進行研究,認為山蘭種子在黑暗條件下萌發數最高,適宜萌發的培養基為MS+NAA0.5mg/L+6-BA 2.0mg/L。
  4 山蘭化學成分研究
  4.1 山蘭與杜鵑蘭、獨蒜蘭化學成分比較
  有研究表明山蘭與獨蒜蘭有17 種共有成分,占山蘭化學成分的 32.7%,有9種山蘭高于獨蒜蘭;山蘭與杜鵑蘭有 12個共有成分,占山蘭化學成分總數的23.1%,有9種山蘭高于杜鵑蘭;山蘭、獨蒜蘭、杜鵑蘭三者共有10個共有成分,占山蘭化學成分總數的 19.2%,有6種山蘭高于獨蒜蘭和杜鵑蘭。
  4.2 山蘭藥材的化學成分分析
  山蘭藥材用石油醚、乙酸乙酯依次萃取分離出7種化合物,解析出5種單質,這5種物質在山慈菇原植物中也包含。山蘭多糖含量較高,對免疫低下小鼠有增強免疫作用。2017年甘甜等對山蘭化學物質進行分析,經萃取、分離、純化出21種化合物,最終鑒定出18種單體化合物,山蘭和山慈菇原植物共有成分為9種,其中卷瓣蘭蒽(cirrhopetalanthin)作為山慈菇主要的抗癌活性成分,在山蘭中也可分離得到,說明山蘭入藥具有治療多種疾病的潛在藥用價值,在一些藥理活性上具有作為山慈菇入藥的可行性。
  4.3 山蘭抗氧化能力測定   山蘭具有極強的抗氧化能力和含有豐富的甾醇類化合物(具有降低人體膽固醇、消炎、抗潰瘍、防治癌癥以及促進新陳代謝、抑制皮膚炎癥等作用)。山蘭正丁醇層、丙酮層、甲醇層提取物均具有較強的抗氧化活性,正丁醇層優于丙酮層和甲醇層提取物的抗氧化活性,接近于Vc的表現。2018年張禹嫣研究了低溫對山蘭葉片結構及生理生化特性的影響,山蘭比其他植物的耐低溫能力強,過氧化氫酶可能是抗低溫過程起主要作用的抗氧化酶。山蘭較強的抗氧化能力,值得深入開發,可供天然抗氧化劑篩選提供選擇。
  5 小結
  山蘭植物分散分布,資源儲量銳減,繁殖困難。民間將山蘭入藥,具有治療多種疾病的潛在藥用價值,具有巨大的研究開發潛力。該植物具有特殊的生物學特性, 對其生長繁殖研究以及化學成分和藥理活性的分析,為進一步探索其生長規律、資源保護、藥用機制及其詳細機制研究提供可靠保證。由于山慈菇的3種原植物資源儲量減少,因此,合理的保護開發利用長白山區山蘭資源植物意義重大。
  參考文獻
  [1] 中國科學研中國植物志編輯委員會.中國植物志[M].北京:科學出版社,2004:564-566.
  [2]國家藥典委員會.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S].一部.北京: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2015.
  [3]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中華本草(第8卷)[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99:744.
  [4]江蘇醫學院.中藥大辭典(上冊)[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6:202.
  [5]黃成林,項艷,吳澤民,等.獨蒜蘭快繁技術的研究[J].安徽農業大學學報,2004,31(1):100-103.
  [6]廖婷婷.山慈菇(杜鵑蘭)快速繁殖技術的建立[D].成都:西南交通大學,2012.
  [7]張正海,李愛民,魏盼盼.山慈菇應用現狀及研究方向[J].特產研究,2009(04):74-77
  [8]謝宗萬.中藥材品種論述(上冊)[M].第 2 版.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90:376-383.
  [9]玉玨,李永福,朱筱芳.山慈菇與其偽品山蘭的生藥學鑒定[J].中國藥業,2002,11(8):64-65.
  [10]干國平,劉焱文,段木盛.山慈菇偽品山蘭的顯微鑒別[J].中藥材,2005,28(8):657-658.
  [11]劉苗,杜森山,王海南,等.山慈菇及其偽品的蛋白質電泳鑒別[J].中藥材,2009,32(5):698-699.
  [12]趙旭.山慈菇的本草考證及偽品鑒別[J].中醫學報,2009,24(6):40-41.
  [13]張正海,李愛民,魏盼盼.野生山蘭馴化技術研究[J].中藥材,2010,33(7):1045-1048.
  [14]王平平,王玉嬌,陳旭輝,等.山蘭菌根真菌離體培養條件的研究[J].北方園藝,2012(09):66-69.
  [15]田新新,田義新,盛吉明,等.山蘭不同部位DNA提取的比較研究[J].人參研究,2015(04):40-42.
  [16]張正海,張悅,張亞玉,等.山蘭種子無菌萌發及形態變化研究[J].特產研究,2017(02):5-8.
  [17]魏偉.山蘭藥材的化學成分及其多糖免疫藥理活性研究[D].長春:吉林農業大學,2016.
  [18]甘甜.山蘭化學成分及其體外抗氧化活性研究[D].長春:吉林農業大學,2017.
  [19]甘甜,韓金秀,田義新.長白山珍稀藥材山蘭醋酸乙酯部位化學成分研究[J].中草藥,2017,48(15):3051-3055.
  [20]張禹嫣.低溫對東北地區瀕危植物山蘭(Oreorchis patens)葉片機構及生理生化特征的影響[D]. 沈陽:沈陽農業大學,2018.
  作者簡介:
  張命軍(1988-),男,工程師。研究方向:森林培育、中藥材栽培。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1/view-15071171.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