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6wgeu"></s>
  • <option id="6wgeu"><bdo id="6wgeu"></bdo></option>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手腳并用說散文

    作者:未知

      編者按:
      散文人人寫,人人寫散文。然散文如何引人入勝,如何提高品位且達到較高的藝術水準,卻非易事。“形散神聚”是一種境界。“出神入化”也是一種境界。我們約請著名作家賈寶泉在本刊開辟專欄,就散文寫作發表議論,取名曰“《散文》主編談散文”。
      能不能說,一個走路走得好的人,散文也寫得好?我說不準,只是覺得,散文創作與走路,很相似。
      地球在走。從灼熱的火球走到了春夏秋冬四季,從沒有生物走到了有生物。魚從水中走到了岸上,進化成了高一級生命;古猿從樹上走到了地面,“走”成人,從此,人猿相揖別,人開始主宰我們這個行星的一切。
      散文也在走。從古代走到現代,又從現代走到當代,還在向前走。
      大家活在“走”的世界。走,才是活著;不走,就是死了。
      回視散文的路,橫的豎的都是腳印,淺的都是被歲月銷蝕盡了,惟有深的尚能辨出個輪廓:不盡是正的,也有不少是“歪”的。“歪”的不必正過來了,因為那是歷史,歷史是不能更改的,只能提醒活著的行路者再走時注意。即使,再增添幾個歪腳印也不要緊,因為我們誰都走過錯路,彼此總好擔待,雖然迷了路可以請向導,可再高明的向導也不能替代自己走路,要防備跌倒,還是靠自己心到眼到。自己的路就是走新路,新路不平整,難免跌跤子,于是,歪的腳印給“跌”到路面上。
      就算是防備跌倒,也不必看著自己的腳尖走路。看著腳尖走路,就總是低下頭顱,久而久之,會駝背的,會頸椎增生的,會大腦供血不全的;更不必看著自己的腳印走路,當我們看著自己的腳印走路時,那就不是前進,而是后退了。想看看自己的腳印也可以,要等休息時回轉頭來;不回頭看路的行者,是一位盲目的行者。
      我們這個行星不算太小,誰都不用擔心無路可走,有人的地方一定有路,沒有人的地方也可以自己踏出來!誰想留下的腳印深一些,誰就得搶先去踏犁頭剛剛翻過的新土;柏油路上行人走輕快,卻留不下任何腳印。你想,連10輪大卡車都留不下印痕,何況人!
      走路省力的地方,往往是別人千百次走過的路。
      你的腳,我的腳,他的腳,重重疊疊地走,先先后后地走把荒原走成堅硬的路面,再把堅硬的路面走成沉降帶一一沉降,如果倒過來審視,自成一種高度。
      人生世間,生命之路走得如何,創作之路走得如何,自己那些有字和無字的作品里,明明白白地書寫著,評說著。
      1990年,遼寧兩位文學愛好者徒步穿行大江南北。經過天津時,訪問《散文》編輯部,拿出筆記本要筆者寫幾個字。彼固請,不得已只好遵命寫了:
      寫散文不只用手,也用腳。
      在雙腳丈量大地幅員時,也丈量人生和自己的高度。
      一個優秀的散文家,他一旦選好自己的路,就睛雨無間地走下去了。他曾經踩著別人的腳印走,不過那是為了練習某種姿態,試驗腳力的強弱,走多遠都不算數;最終他還是喜歡走自己選定的路。在自己選定的路上走,即使走得慢,也是冠軍,因為沒有別人走在前面。
      年輕人熱血沸涌,走路如跑步,一蹦三跳的,是恨不能飛,就性情說,他喜歡躍進的、時空跨度大的文字;老年人怕跌倒,怕骨折,所以喜歡平實的、穩定的文字。老年人走路喜歡拄一根拐杖,他自己和別人的文章中關于童年和往事的回憶是他心靈的拐杖。
      既是走路,就會想到步速,為了超過同路人的速度,或是不低于某種速度,行路者將拋卻身上可有可無的牽掛,以及心上可有可無的牽掛,還將提醒自己:“哭泣不是時候,說笑不是時候,要哭要笑,等走過這段路。”所以,當步速加快的時候,往往較少披掛和牽掛,雖然確實疲憊些,身心倒是自在疏曠了。
      道路分歧怎么辦?停下步子判斷啊:請記住,適合于你的道路只有一條。對于作家來說,選擇何種文學樣式,追隨何種藝術風格,決定正確的師承,都是“路口”。“路口”上慎重些,慢一點,正是為了上路后走得快捷。
      走累了還走嗎?不!要果斷地停下來休息。如果在河溪畔,你可以臨流照影,如果有魚,不妨垂下釣絲,不必去專門釣臺。東漢嚴子陵端坐在釣臺上垂釣,不為魚兒上鉤,而是垂釣清名,他是一個有遠見卓識的名利之徒。而你,一個遠行者,一個自拉自唱的漂泊者,只為垂釣某種清趣,以便在獲得體力之后繼續趕路,自然哪里合適就在哪里下鉤,講究什么釣臺、戲臺?如果在農舍外,你可以進去討湯水,農家不因你衣冠不整、不梳頭、不洗腳而拒絕你,農民愛用走路比喻他要說明的事。你問他“莊稼收成好嗎?”他答道:“正走哩!在路上。”這是說明莊稼還長在地里,不是說馬車正往場院里拉。你問他到西村怎么個走法,他則說:“問路要用腳板,留下腳印就是路咧。”你正莫名其妙,他卻笑了,微笑會傳染,一時間大家都笑起來。
      不想再走怎么辦?那就不走好了。人走多遠都有個止步的時候。無論誰都寫不盡世界。人的一生中,有幾個腳印挺漂亮,是可以自慰的;作家一生中,有幾篇作品自己或讀者喜歡,是可以滿足的,即使只有一兩個句子給別人記住,也算有收成,未曾讓生命的土地荒蕪,好作品哪能都讓一個人寫出來!再偉大的作家,都休想把大多數人納入以自我為圓心的周邊。在中外文學史上起到骨胳作用的文學大師們,其作品也不都是件件都好,你讀他們的全集,就發現是魚龍混雜的,有的一生寫了數千首詩,但值得后人背誦的,有幾十首就不算少,聰明的讀者說:“如果我想對某位作家始終保持好印象,就讀他的選集;只有深入研究他時才讀他的全集”,不是一點道理都沒有啊!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2/view-13267724.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