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ygue0"><bdo id="ygue0"></bdo></source>
  • <s id="ygue0"></s>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真醫生假患者騙醫保

    作者:未知

      【采訪筆記】
      蘇陽的頭型是板寸,這讓年近37的他看起來更精神一點兒。他是個自信的人,言談舉止總像是在暗示一種權威性,讓人不容爭辯。或許,這和他長期從事醫生職業有關。
      其實,蘇陽是一名失業醫生。他不肯參與科室內集體的騙保行為,已經被迫辭職。
      “我是醫生,不是騙子,所以,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蘇陽苦笑著說。
      自上班以來,蘇陽的“運氣”就一直不太好。從醫學院畢業后,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再加上動用親戚的關系才考入一家二級醫院,在消化內科做住院醫師。
      “這些年,二級醫院一直在三甲醫院和社區醫院的夾縫中生存,普遍過得不好。”蘇陽說。老百姓看病普遍迷信大醫院,也就是三甲醫院。一旦在三甲醫院確診治療后,后續的治療和開藥到社區醫院就可以搞定。這樣一來,像他們這種二級醫院經營就比較困難,高不成低不就,患者少業務量低,醫生收入也低,只兩三千元工資。蘇陽干到第六個年頭,這家醫院因為經營不善被裁撤,醫護人員被分流到其他二級醫院。
      接收的這家二級醫院效益也很差,對蘇陽這樣分流過來的醫生,竟然提出“無薪休假”。無奈之下,蘇陽通過網上應聘,去南方的民營醫院上班謀生。
      作為北方公立醫院的醫生,經常聽說南方民營醫院的醫生收入豐厚,動輒月入幾萬元,可真正去了才體會到其中甘苦——民營醫院那些所謂賺大錢的醫生,說白了就是忽悠患者過度醫療,通過無休止的檢查、大量不必要的治療,把患者兜里的錢折騰干凈。忽悠患者不僅需要花言巧語,更需要一副冷酷無情的心腸。
      蘇陽是一個耿直漢子,昧良心的事情學也學不會。“實際上,民營醫院里有很多我這樣的醫生,或是不會忽悠,或是有醫德不肯忽悠,他們的收入都一般。”蘇陽說,在南方待了三四年,換了幾家民營醫院都無法立足。正苦惱時,原單位的一位資深醫生聯系到他,說老家這邊有一個鄉鎮醫院缺人,可以調關系,月薪過萬,問蘇陽愿不愿過來。
      這位醫生姓朱,在原單位是泌尿科的副主任醫師,和蘇陽并不是很熟。在電話里說得很直白,他已經調入這家鄉鎮級醫院,并且當了該院消化內科的主任,正在重新組建醫護力量,打算大干一場。
      從二級醫院調到鄉鎮級醫院?從泌尿科改到消化內科?向蘇陽承諾月薪過萬?聽起來每一樣都不可思議,蘇陽被朱主任的一番話搞得暈頭轉向。仔細一聊,朱主任說,已經有好幾位前同事都被朱主任調過去了,蘇陽覺得或許真有這么神奇,委婉地問:“在一個鄉鎮醫院,怎么能賺這么多錢?”
      朱主任說你來了就知道了。蘇陽轉念一想,反正在南方也混得不好,還不如回去試試。于是辭職回到家鄉,當見到朱主任后兩個人一聊,這才明白過來。
      原來,這家鄉鎮醫院雖然屬公立醫院,但院長“思路開通”,醫院的經營搞得非常“靈活”。醫院絕大多數科室都已被科主任承包,每個科室按照經營利潤與院方分成。朱主任就是看中這個醫院的“靈活”才特意調過來。
      由于該院的泌尿科之前已被承包出去,只剩消化內科,朱主任毫不猶豫地承包。但他擔心自己業務生疏,就搜羅了幾位像蘇陽這樣的資深消化內科醫生組建隊伍。
      蘇陽很疑惑,隨后得知另一個消化內科的前同事也跟著朱主任干了。他私下里給那位同事打電話,問這個醫院真有這么多患者?能賺這么多錢?
      電話里,對方回答得很含混,只說,你要是有“能力”應該能賺很多,具體怎么賺,你來了就知道了。
      蘇陽想來想去,最終還是答應了。等到上班才發現,這醫院不是一般的奇怪蹊蹺。
      “我剛上班時很驚訝,患者真多啊。”蘇陽說,這家鄉鎮級醫院的領導通過一些扶持政策、合并其他鄉鎮人口等方式,申請增加了很多床位,走廊里又擺了不少加床。病床多,患者更多,科室里原有的三位醫生幾乎每天都在忙著接新患者。蘇陽當時還感慨,以前怎么不知道這個醫院如此有名氣。待了幾天就發現情況不對,朱主任根本不帶醫生查房,病房里雖然患者多,但個個活蹦亂跳不像有病的樣子,絕大多數病人都是早上來一趟病房,根本沒用藥,轉一圈就走了。
      “我當時就意識到這是掛床,也就是常說的假住院。”蘇陽說,有的患者癥狀輕,但為了用醫保,醫院就給辦住院手續,每天打完藥之后就回家休養,這屬于醫患雙方打擦邊球蹭醫保。掛床現象在很多醫院都少量存在,但這家醫院幾乎全是掛床的,就極不正常了。更何況,這些患者連最基本的藥都不打,說白了,根本不是患者。
      疑惑了三四天,朱主任過來分配工作了,并不是在辦公室,而是趁中午將全科醫生拉到外面聚餐。席間,朱主任說:“小蘇,這兩天你也了解了一些情況,估計心里明白點兒了吧。”
      蘇陽“哦”一聲。朱主任指著其他三位醫生說:“這里沒有外人,我直說吧,之所以包下這個科,并不是靠收真正的患者賺錢,而是我在外面有朋友,幫我拉假患者過來。大家之所以能賺這么多錢,靠的是我的門路。大家說,是不是?”
      其他三位醫生齊聲說是,并一起端杯敬朱主任。朱主任又對蘇陽說,從明天起,你管10張床,我朋友每天都給你送3個患者,你正常給辦入院手續,至于病歷你就隨便寫個急重癥,把檢查項目開全,常規藥和科里推薦使用的藥全開上。下完處方之后你什么都不用管,只把病歷編好就行,可千萬別弄得千篇一律,要有創意。3天一個周期,立刻辦出院,再接新患者。
      另一位醫生補充說:朱主任的朋友專門從農村收患者,只要是有新農合醫療保險,在咱們這兒住院最多可報銷80%。再加上一些診察費用是全額報銷,籠統算下來,報銷比例超過90%。比如他收過來一名患者,在醫院“住”3天,連檢查開藥,消費4000元。新農合給報銷3600元,患者自費400元。患者自費的我們科里給掏,額外再給患者300元錢勞務費。等于科里給每位患者搭700元錢,但是,新農合報銷的3600元,醫院只留1000元,剩余2600元全都返還給科里。這么一算,一張床3天能給科里賺2600元,一個月就是2.6萬元,這病床比印鈔機都賺錢。
      蘇陽心里的猜測變成現實,甚至可以說現實比猜測的更過分。他猶疑著說:“患者沒有病,吃了我開的藥,出問題怎辦?”話音剛落,桌上的醫生們哄堂大笑。朱主任拍著蘇陽肩膀說:“傻老弟,人家根本沒病,吃什么藥。你下的處方,只在藥局空走一圈,消費單據全是假的。你的任務,就是把手續弄全,尤其是把病歷編好,別讓醫保的人來查時發現問題。”說著,朱主任又朗聲對大伙兒說:“你們幾個最近得注意啊,我看你們編的病歷太雷同,如果來檢查,細心一看就會發現疑點。你們都是正牌醫生,現在每個月上萬的工資賺著,難道編病歷也這么糊弄嗎!”
      大家齊聲稱是,蘇陽卻沉默了。
      “當天晚上,我想了很多。”蘇陽說,他承認自己現在混得不好,一方面是沒有趕上好的機遇,另一方面是醫療行業存在諸多漏洞,讓自己的價值無法體現。無論如何,他不想像那幾位同事那樣,靠“黃牛”拉來假患者、偽造病歷騙醫保來賺錢,這不但違法,而且缺德。
      第二天他果斷辭職,并且只發了微信,再也沒有去上班。談及今后,蘇陽說打算離開這個三線城市,去大城市的三甲醫院進修,然后再去南方的民營醫院,不靠忽悠,靠自己的醫術謀生。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2/view-14719254.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