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ygue0"><bdo id="ygue0"></bdo></source>
  • <s id="ygue0"></s>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一場工亡兩家被告

    作者:未知

      “何總,出事了!”電話里,駐場經理口氣很急。
      “出什么事了?”何葉有點兒漫不經心。自從當上副總之后,何葉就沒有關過手機,電話說不上什么時候就會響起,打來的人都很急,他早已習以為常,打了個哈欠,心中暗想:這駐場經理就是沉不住氣,怪不得升不上去。
      “不好了,何總,人!人死了!”
      何葉猛地站了起來,“誰死了?”
      “一個保安叫徐鑫有,夜里巡場的時候心梗了……”
      來省城前,徐鑫有在家里待了快一個月,他不想再去外省打工。算起來,他在流水線上干了10多年,如今兩個孩子養育成人,家里房子也翻新了,他年紀越來越大,只想離家近一點兒。正好有幾個老鄉給徐鑫有發微信,說是一起去省城當保安,一個月1600元,一個月休4天。徐鑫有心里盤算了一下,雖然錢不多,但是商場包吃住,也能攢下點兒錢,回家也方便,就同意了。可他沒想到,這個決定讓他再也沒能回到老家。
      雖說是在省城商場上班,但徐鑫有并不算這家商場的員工,他屬于勞務派遣人員,是被一家外地的勞務派遣公司派遣到這家商場工作的。那家勞務公司在省城沒有分支機構,平常輕易見不到公司的管理人員。徐鑫有不太在乎這些,只要能開工資就行。
      到省城第二天,徐鑫有就領了工裝和工具開始上班了,工作倒是不累,三班倒商場里巡場就行。每個月初發完工資,幾個老鄉就成宿打牌,徐鑫有不愿意把辛苦掙來的錢輸掉,就不跟他們摻和,為了多掙錢,偶爾還幫他們頂班。畢竟年紀不小了,有時候連著幾天倒班,徐鑫有就感覺身體有點兒吃不消。
      這天又是徐鑫有晚班。一組的同事在前邊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地走著,剛開始他還聽到徐鑫有提醒他小心點兒,別撞到貨柜上。過了一會兒,同事只聽后面“咣當”一聲,嚇得一激靈,回頭一看,徐鑫有的手電掉在地上,人斜靠在貨柜上捂著胸口,蜷成一團,他趕緊跑過去喊徐鑫有,可徐鑫有一點兒反應都沒有。等同事連滾帶爬地跑回值班室叫人回來,徐鑫有早已不行了。
      真的出大事了!何葉花了幾秒鐘平復了下情緒,腦筋重新開始運轉,“保安?保安不是外包的嗎?讓勞務派遣公司自己解決!”
      “哦,對啊,保安是勞務派遣公司的。”項目經理好像也回過點味兒來了,可還是不放心,“人是死在咱們商場呀!”
      “那也得找勞務公司!他們派的都是些什么人,入職不體檢啊?你馬上去查這個保安的各種手續有沒有問題,社保交沒交,快去!”
      何葉知道,這回確實攤上大事了,不過說到底,保安是勞務派遣公司的人,自己應該沒什么大責任,這真是不幸中大幸。很快,項目經理回話了:勞務派遣公司不僅沒給保安體檢,而且連合同都沒簽,更別提社保了。這下,何葉更有底了,勞務派遣公司本身有錯,出現傷亡自然該找他們去。
      可他沒想到,徐鑫有的家人不僅找了勞務派遣公司,還要求何葉的公司負責。原來徐家早就打聽好了,徐鑫有的死與勞務公司和用工單位都有關系,他們不僅到商場討說法,還做了工傷認定,并就工亡待遇賠償向當地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申請了仲裁。
      何葉不認同,他認定一個理兒:徐鑫有是勞務派遣公司的人,工亡不應由用人單位賠償。他一路和徐家人鬧到當地中級法院,可惜法院不同意他的說法。經審理,法院判決:勞務派遣公司和用人單位連帶賠償徐鑫有家屬喪葬補助金22578元,一次性工亡補助金539100元,供養親屬撫恤金每月640元等。
      (文中人物均用化名)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2/view-14719255.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