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ygue0"><bdo id="ygue0"></bdo></source>
  • <s id="ygue0"></s>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許亞君:在三尺票臺編織時間

    作者:未知

      十米票廳、三尺票臺,是許亞君的小小職場,也是她綻放精彩的人生大舞臺。
      “您好!請問您到哪里?”
      在撫順市長途客運站中心客運站售票大廳里,許亞君面對窗口,一邊與旅客交流,一邊快速敲擊電腦鍵盤,打印出票,這個過程,只需4秒。
      “這速度得益于紡織女工出身。要不是現在年齡大了,或許還可以更快。”44歲的許亞君有著一副清秀的面孔,兩個淺淺的酒窩鑲嵌在笑容里特別好看。
      思緒在笑容中倒回。上世紀70年代的孩子,對工廠有著特別的向往。兒時的許亞君,最羨慕的就是在紡織廠工作的鄰居王阿姨。每天穿著白色的工作服,面對著潔白的紗錠,一雙纖纖細手,拉起絲來就好像一只翩翩起舞的白鴿……浪漫又詩情畫意。
      于是,高中畢業后,許亞君如愿成為了像王阿姨那樣的人,進入撫順一家紡織公司當上了一名紡織女工。
      可真到了紡織車間才發現,想象與現實并不一樣。作為最一線的紡織女工,要周而復始地穿梭于紡織機中間,“真的是手和腳都不閑著。一個班結束后,相當于邊走了幾十里地邊紡織。”
      紡織本就辛苦,再加上紡織機咣當咣當的響聲,不間斷地敲打著耳膜,很多女工經受不住環境的考驗,紛紛打起退堂鼓,甚至連聲招呼都沒有便一走了之。
      成為紡織女工是童年的夢想,再辛苦也不會輕易放棄。許亞君堅守崗位,通過認真和努力成為了班組的生產骨干,更因為速度快成了車間里的紡織能手,當上了班長、車間質量管理員。
      遺憾的是,好景不長。由于種種原因,紡織公司生產逐漸萎縮,最后破產倒閉。許亞君和工友們無奈加入失業大軍,“最讓我難受的,是我的夢想僅實現了十幾年,就結束了。”
      失業后的許亞君,在簡單而清閑的生活中迷茫了。
      每天送女兒上學后,她都愿意在街上逛一逛,偶爾還會坐在馬路邊,看著川流不息的車輛和行人。“公交車給我的印象最深刻。在形形色色的乘客中,穿梭的是售票員忙碌的身影,讓我想起了從前的紡織生涯。”許亞君坦言:“似乎忙碌起來才不算虛度光陰。”
      2008年一個平常的午后,許亞君打開電視,邊看邊做起家務。突然,一條撫順市新落成的中心客運站面向全社會招聘售票員的圖文信息躍入眼簾。
      “那個年代,能在鐵路、長途客運工作,尤其是穿著漂亮的制服,可以在明亮的玻璃窗里辦公,都是特別體面、令人羨慕的工作。”許亞君興奮又激動,隨手抓起筆,快速把招聘電話記在胳膊上。圖文頻道是滾動播出各個招聘信息的,為保穩妥,許亞君放下手中的家務,在電視機前守了半個下午,待這條信息再次映入眼簾時,她仔細閱讀,將內容都記在本子上。
      晚飯時,許亞君將準備應聘售票員一事告訴在撫順石化消防支隊工作的丈夫。丈夫很理解許亞君的心情,但擔心如果沒應聘上,產生心理負擔。于是,丈夫故作平靜地說:“應聘的人肯定不少,你要有心理準備。咱就是去練練手,被聘上是好事,落選了也不氣餒,權當增長求職經驗了。”
      隔著門縫看人——把人看扁。許亞君努努嘴,暗暗在心里較著勁。
      第二天,許亞君早早來到中心客運站招聘部,成為150位應聘隊伍中的一員。帶著紡織女工的韌勁、肯干和樸實,打動了10多位面試官,成為一名售票員。
      “每一條長途路線都有終點站,但我卻沒有終點站。”
      明亮寬敞的大廳,拉著皮箱、挎著背包、提著兜子的旅客,從四面八方來這里匯聚,買好車票后,又匆忙地從這里走向四面八方……第一次坐在售票窗口的許亞君感到,自己的工作絕不局限于一張張車票的售與買。
      在高鐵、動車開通之前,人們的出行方式以長途汽車和火車為主。所以,每年寒暑運和春運,客運站都會迎來售票高峰,日最高出行旅客接近8000人次再平常不過。“售票窗口是最忙碌的地方,從早到晚人流不斷。如果這時遇到售票員離開座位,哪怕是半分鐘,對旅客來說都十分漫長和難熬。”
      許亞君也排隊買過車票,特別能理解等待的心情,所以她要求自己,只要坐到窗口旁就不輕易離崗,還要以最快的速度售票,縮短旅客等待的時間。于是,有心的許亞君每售出一張車票,都會留心記住班次、時間和站序,以節省下次售票搜索的時間,提高效率。
      時間久了,許亞君成了站里有名的“許快手”,平均每天售出1萬多元車票,高峰期平均每天能售出2萬多元車票。在她的影響和鼓舞下,售票員之間開啟了“攀比”模式,旅客滿意度逐漸升高。
      服務不僅限于速度。2011年,一位特殊的旅客來到了許亞君的售票窗口。女孩說話語音非常含糊,多次詢問下,許亞君才從女孩的口型和零星蹦出的字音中,聽出“清原”二字。
      遞出車票的許亞君,有些放心不下,問道:“你的家在清原,還是去清原探親?”
      “姐姐。”女孩的臉憋得通紅,好不容易說出兩個字。
      “去姐姐家?那你有姐姐的電話嗎,方不方便告訴我?”
      女孩邊點頭,邊從衣兜里掏出一個小本子,首頁上記著一串號碼,用手指點了點。許亞君擔心女孩是在家人不知的情況下獨自出行,出現危險,立刻照著本子撥通了電話。女孩姐姐得知緣由,十分感謝。麻煩同事頂替售票后,許亞君將女孩送上車,交給司乘人員后回崗。
      打那兒以后,女孩成了許亞君窗口的常客。每次買完車票后,許亞君都會送女孩上車,與女孩姐姐通過電話確認接站后,才放心。
      熱心的許亞君,總能遇到特別的旅客,幫助他們也成了她的樂事。一次臨下班時,窗口難得清閑下來,閑不下來的許亞君留心到一位老大爺,在售票窗口5米遠處來回踱步,右手緊緊攥著10元錢,左手一會兒翻翻衣兜,一會兒掏掏褲兜,急得滿頭是汗。
      “大爺,是票丟了,還是買票錢不夠?”許亞君通過話筒向老大爺喊道。
      “姑娘,我出門走得急,錢沒帶夠,如果回家取,今天就趕不上車了。”老大爺走到窗口,難為情地說。
      “差多少錢,要去哪兒?”   “新賓,就差3元錢。”
      “拿好票,馬上就開車了,快上車吧。”許亞君收了老大爺的10元錢,又從自己腰包里掏出3元,放進收款箱后,打出一張車票遞出窗口。老大爺連聲道謝,拿著車票奔向檢票口,還時不時回頭望向窗口,眼神里充滿感激。
      一個多月后,這位老大爺又來到許亞君的窗口,遞過來3元錢。“我沒想過要他還,但大爺非常堅持,說這不是錢多錢少的事,是一份難得的心。”
      在大多數中國人的家庭中,都有這樣一位“陌生人”:雖然我們與其朝夕相處,10年、20年甚至更久,但除了生活的柴米油鹽,完全沒有交集。
      于是,有時你會問自己:這個人在從事什么?有過什么故事?我真的了解他/她嗎?……一旦好奇開始,似乎就不能停下。探過究竟后,便有了重新的認識。
      “下個月要去北京出差。”許亞君邊收拾碗筷邊說。
      “因為啥出差?”丈夫好奇地問。
      “開會。”許亞君平淡簡短地回答。
      “開啥會?”丈夫卻一反常態,繼續刨根問底。
      “學習方面的。對了,天兒漸涼,周末把你爸媽接過來,咱吃頓火鍋吧。”出差的原因讓許亞君很驕傲,可樸實低調的她,實在不愿與丈夫展示自己的榮譽,故意岔開了話題。
      丈夫的好奇并沒停止。與許亞君送別后,他特地去了趟中心客運站售票大廳,從售票窗口得知,這次許亞君是以代表身份,赴北京人民大會堂,參加中國工會第十七次代表大會。
      這打破了丈夫對許亞君的職業認知。“我總來接她下班,但從沒進過售票大廳。只知道她是售票員,后成為售票班長。想來是賣票沒出過差錯,勤奮又認真使然吧。”
      公司工會干事指了指掛在墻上售票班獲得的“遼寧工人先鋒號”牌匾,又遞過來一疊許亞君的事跡報道材料,丈夫覺得此刻才真正全方面地了解了相伴近20年的妻子,更深深體會到她工作的不易。
      付出偶爾也會換來不盡如人意。有的旅客酒后前來購票,不說站名就要出票,對待詢問又不耐煩地口出穢語;有的旅客用假幣購票;有的旅客找零后誤以為沒找,要求找零……丈夫默默讀著手中的材料,深深感念在心里。
      對于許亞君的了解,女兒要多于丈夫。女兒小時候放學會偷偷到售票大廳,遠遠地看著許亞君。上初中后,有了零花錢的女兒,會在休息時給她帶些小禮物,冬日里一杯熱乎乎的奶茶,夏日里一根冰果。
      “不怪他不知道,主要是我不愿意把工作上的事情在家里說。”許亞君坦言,自己并沒有覺得這份工作有多辛苦多累,相反她很享受服務的過程,以及看到旅客滿意購票后產生的獲得感,“和做紡織女工時相比,現在的工作輕松很多。丈夫顧家、女兒省心,我覺得很幸福。”
      許亞君不止步于現狀。“人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私家車、高鐵和飛機等多元化的出行方式,不斷沖擊著長途客運市場。若想在市場中占有一席之地,尋求長久發展,長途客運公司及其員工,都要跟隨時代轉型。”
      對于未來,雖然許亞君尚不明朗具體該怎么做,但她心里已做好轉型發展的準備,時刻等待迎接新挑戰。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2/view-14719257.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