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ygue0"><bdo id="ygue0"></bdo></source>
  • <s id="ygue0"></s>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工傷預防:呼吁工會新作為

    作者:未知

      工傷像一道陰影,緊隨身后。人在走,它也在走。
      新時代,無論我們如何幸福地奔跑,也難以擺脫這個陰影。
      我們能做的,是極力縮小“陰影面積”。
      具體思路,就是從“薪時代”走向“馨時代”。
      “薪時代”,就是單方面追求薪水/工資的時代。
      “馨時代”,就是追求溫馨、安全、舒適、體面工作環境的時代。
      200多年前,亞當斯密在《國富論》里寫道:“勞動工資因業務有難易,有污潔,有尊卑而不同”“一方面對某些職業的微薄貨幣報酬給予補償,另一方面又對一些職業的優厚報酬加以抵消”。
      什么意思呢?
      具體到安全生產、勞動保護,亞當斯密想說的是,危險的工作和安全的工作,工資不同。前者應該工資高,后者應該工資低。工資高出的部分,是對危險工作環境的補償;工資減低的部分,是對安全工作環境的抵消。
      這個理論觀點,很符合人們的經驗判斷,但事情似乎沒有這么簡單。
      因為,過去勞動力市場發育不完善,工資高低,受到勞動者年齡、學歷、性別、地區、種族以及工會運動水平的綜合影響,危險的工作未必工資高,安全的工作未必工資低。
      只有在健全、成熟、穩定的勞動力市場中,亞當斯密的觀點才有可能成立。
      于是,我們看到,越是發達國家,勞動力市場越健全、成熟、穩定,亞當斯密觀點也就越正確。越是落后國家,在工業化過程中,勞動力市場也就越混亂,亞當斯密觀點也就越失靈。
      不過,好在隨著勞動力市場的進步,對危險工作的補償也就越有可能,工傷預防也就越好。
      讓危險工作得到補償,不僅是提高工資,更包括改善環境、增加安全設備、提高撫恤標準等,從而讓危險工作變成勞動者身心都感到溫馨的工作。
      一些發達國家安全生產和勞動保護,經過數百年努力,已經基本走進了“馨時代”。
      不少發展中國家,還在“辛時代”與“薪時代”里摸爬滾打。
      大體上說,改革開放前20年,隨著私營企業特別是危險工作崗位的大量增加,以及外來務工者的噴涌,我們處于“薪時代”,一些體力勞動者只要求有工資,能不被拖欠就謝天謝地了,遑論安全不安全,溫馨不溫馨。
      改革開放后20年,情況在變化,勞動者從“重薪”向“重馨”轉變。
      有4個原因促成了這個轉變:
      第一,勞動力供給短缺。隨著新生代農民工的入市,城市用工荒開始出現。不對危險工作給予補償,企業再難以雇傭到員工。
      第二,職業流動加快。不僅農民工,包括新增勞動力,甚至國有企業原來的下崗職工,其職業流動越來越自由,崗位更換頻率越來越高,正是因為有足夠選擇的就業空間和機會,勞動者對危險工作越來越橫挑鼻子豎挑眼,稍不溫馨便可走為上,不過也正是這個原因,倒逼企業注重安全生產。否則,誰愿意跳火坑呢?
      第三,勞動者心理預期在升級。富起來的勞動者家庭越來越多,富而思進,既然工作有難易、有污潔、有尊卑,必然舍難就易,舍污就潔,舍卑就尊,舍危險就安全,甚至舍薪就馨。
      第四,安全法規形塑新理念。勞動者的安全理念,因為安全法規的完善,以及勞動部門與工會的努力,正在改變。以前戴口罩、戴安全帽常常被人譏笑為膽小鬼,現在成了工人的自覺行為。
      改革開放40年歷程,是勞動力市場和勞動者逐步邁向成熟的過程,也是對危險工作加大補償力度、對安全的工作開始抵消的過程。
      雖然如此,亞當斯密所說的補償還沒有到位,抵消也沒有到位。
      比如,藍領工人工資很高,但企業還是招工難,補償沒有到位。為此有人提出要進入“薪時代”,也就是為藍領、特別是高級藍領加薪再加薪。我認為,這并不解決問題,很多企業不會也不愿這樣做。與其在薪水高低上多做文章,不如在工作的難易、污潔、尊卑,特別是險夷上多想辦法,讓危險的工作化險為夷才是真正的補償!
      抵消不到位,反映在人們對薪水低而舒適溫馨的工作環境,依然趨之若鶩。
      回望40年,我們的工業發展,走過了外國幾百年才能走過的歷程,但勞動保護、安全生產需要花更長一段時間。
      正是因為這個可怕的時間差,安全事故在一些地方居高不下。
      新時代工會,需要新理念。
      比如,安康杯競賽非常好,非常必要,但參與者不能只盯著這一個杯。
      杯外的世界,大有可為。
      最主要的,是工會必須向更專業化的方向發展。
      第一,讓大數據托起“馨時代”。既然工作的危險或安全,與勞動者年齡、學歷、性別、地區、種族以及工會工作一樣,都是影響工資水平的要素,那么,安全生產條件和勞動保護水平,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單獨影響了工資,或者反過來,工資在多大程度上影響了安全生產,工會目前還沒有這種數據,但它是安全生產的智庫依據。
      第二,讓新機制托起“馨時代”。以工傷保險為例,按照以往政策,工傷保險繳費基準費率為工資總和的1%,全部由單位負擔,企業只要繳納了,職工工傷就和自己無關了,完全由保險承擔,導致企業注重工傷保險,卻不注重工傷預防,勞動安全風險變相加大。為此,不久前廣州市實施工傷保險浮動費率管理新辦法,上一周期內發生的工傷事件多,下一個周期工傷保險的繳費費率就要上調,相反則可以向下浮動,這樣鼓勵了企業主動加強工傷預防工作,這就是新機制。工會要與勞動部門一起,探索更多更見效的新機制,創造性地執行勞動保護和安全生產等國家政策,讓安全新機制,托起勞動者的“馨時代”。
      第三,讓“娘家人”托起“馨時代”。中國工會十七大,強調工會要履行好服務職能,要當好新時代的“娘家人”。娘家是世間最溫馨的家,是勞動者“馨時代”的策源地。如果說工會的維護職能,重在維護“薪時代”,那么工會的服務職能,則重在服務馨時代。每個勞動者的偏好,都是不同的。勞動者對職業安全的敏感度不一樣,有人敏感度非常高,有人則敏感度非常低,有人希望高工資而寧愿從事危險工作,有人希望安全舒適而寧愿選擇低工資,對此,作為“娘家人”的工會如何滿足不同勞動者的不同偏好呢?
      第四,讓新版本托起“馨時代”。走進新時代,勞動者需要更高的收入、更安全的工作、更舒適的環境、更自由而全面的發展,勞動權益不再是以往簡單的勞動報酬、勞動環境、勞動保障等基本權益,還包括了人格尊嚴、個人價值、職業設計、政治訴求等更高層級的權益,為此工會的維權版本和服務版本都需要不斷升級。試想,當肥胖也成為工傷的時候,我們工會現有的維權版本和服務版本能支持這個“安全系統”嗎?
      “馨時代”,呼喚工會的新作為!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2/view-14719258.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