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ygue0"><bdo id="ygue0"></bdo></source>
  • <s id="ygue0"></s>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大工匠們的工傷往事

    作者:未知

      2018年10月24日,北京職工之家酒店中國工會十七大遼寧分會場,王尚典、張輝和洪家光同時現身,他們是本次大會的代表,也是遼寧代表團中僅有的三名車工。
      雖然一線車工在代表中并不多,但毫不夸張地說,有這三位在場,足夠代表當下遼寧車工最高水平。會議休息時,看見他們聚在一起,我異常興奮,這三位工匠國手在一起的聊天會不會變成一場劍拔弩張的較量,一場遼寧車工領域的“華山論劍”是否就要開始?
      強烈的好奇心催動下,我坐到了他們身邊,想聽聽這些來自一線的大國工匠都在聊些什么。
      “我16歲參加工作,一晃都33年了。”張輝說。
      “可不,還記得咱倆同在一個集訓班學習,準備參加全國技能大賽,那都是12年前的事了。”王尚典感慨。
      “這幾年咱不都挺好嗎,國家對工人的重視程度越來越高。聽完這次大會工作報告,以后干工作的信心更足了。”張輝和王尚典是舊相識,也是同時期車工大賽中的競爭對手,如今再見,頗有相忘于江湖的故人情誼。
      “我也工作20年了,我認為當工人就要沉住氣,一門心思把活兒干好,總有出頭的一天。”洪家光在三人中年紀最輕,又剛代表勞模進行過全省演講,所以說話時情緒最高。
      “遇到挫折也不放棄,能戰勝自己,一切就OK了,我的經歷告訴我必須這么做!”受洪家光的感染,連向來靦腆的王尚典的也燃了很多,他斷指后二次騰飛的成功經歷,讓他的話更有說服力。
      王尚典把三人的話題拉到了工作上,他用左手食指點了點右手的傷疤,“現在單位要求可嚴了,逢會必講安全,隨時有監督員拿著手機到車間拍照,被拍上的就得通報,批評、處罰,嚴重的直接開除。”
      “嚴格管理絕對是好事。我剛參加工作時,一不小心踩上一塊鐵屑,腳底一下子被劃開了一道大口子,縫了好幾針,從此就牢牢地記住安全生產的重要性了!”張輝接過話茬。
      “有一次搬料,料滑下來,把我的手砸壞了。生產那么多環節,不知道哪個環節會出問題,真得把安全意識時刻放在心上。”洪家光補充道。
      沒想到,難得聚首的遼寧最優秀的三個車工,卻沒有聊及技術,而是互吐苦水,說起了那些年,自己受過的工傷。
      對這個話題最有發言權的,當然是被人們譽為“斷指英雄”的王尚典。“那次工傷差點兒斷送了我的前途。”說話時他又把右手在胸前揮動了一下,與常人扁平的大拇指不同,他右手大拇指像個小拳頭。在其他媒體報道王尚典的工匠事跡做配圖時,曾經給這個“小拳頭”一張特寫。這張特寫,對王尚典來說是刻骨銘心的疼痛,更是一名產業工人遭遇事業沉重打擊后,絕地反擊的榮耀。
      2005年的一天,王尚典照常的忙碌,他要趕生產任務。那時的他已經鑄就傳奇:1999年技校畢業后,他進入錦西石化機械廠金工車間,拜在全國勞動模范張瑞卓門下學藝。師傅教的好,徒弟勤奮聰穎。很快,青年王尚典便脫穎而出,2001年,他奪得錦西石化車工狀元稱號,而且在這個位置上連續坐了3年。接下來,他又先后在葫蘆島、遼寧省車工大賽中獲獎,直到全國中央企業技能技術大賽銀獎。
      那天,王尚典已經完成生產任務,不過覺得自己身上還有沒用盡的力氣,再加上評上勞模的興奮勁還沒過,便在工位上開始給自己加任務。“那時候,當勞模就得比別人出更多的活兒!”25歲的王尚典這樣固執的認為。
      不過,他確實有些逞強,畢竟已經連續加班一個多月,身體早已在超負荷工作。記不起是因為疲勞還是疏忽,他的右手大拇指一下被壓在機器下,然后是一陣鋼鐵碾壓皮肉的聲音。等他感到鉆心的疼時,血已經咕咕地地冒出來,濺得車床、工裝、地面……哪兒哪兒都是,王尚典有些眩暈,好像眼前的一切都被染紅了。
      在這次加工事故中,王尚典的右手拇指粉碎性斷裂,被定為六級傷殘,只能將左腳的第二個腳趾移植到手上。這對于熱愛一線工作的王尚典來說,影響很大。沒有了靈巧的右手,連拿湯勺、筷子都很困難,更別說加工精密的工件了。
      “我很害怕,怕自己今后的路就這么斷了,怕見師傅,更怕自己再也走不出去了。當時我的孩子才兩個月大,我一直問自己,以后該如何把這個家撐下去……”病床上的王尚典陷入了極大的痛苦當中。
      “幸運的是,全世界都沒有放棄我。”王尚典說,受傷期間,幸好有公司的關懷和家人的鼓勵,這才讓他逐漸重拾對生活的希望。
      “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我想通了,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需要扛起來的還得扛起來。必須要拿出一個積極主動的態度,再拖下去,不只我會垮,我的家也會垮掉。想要不再讓那些關心我的人為我擔心,唯一能做的就是讓自己樹立信心、重新站起來。”
      出院后,他開始試著練習右手,從最基礎開始,即使一個簡單的動作都要反復練習。
      “由于神經和肌肉都是新接的,新手指像不屬于我的身體一樣,動都動不了。”王尚典手術之后,首要任務就是恢復手指的靈敏度。
      “很多時候,我只能死死地盯著手指,憋得滿頭大汗,手指卻紋絲不動。”王尚典說。即便是這樣他也沒有放棄,在日復一日地堅持鍛煉下,兩個月后,王尚典終于能讓受傷的手指在自己的控制之下動起來。此后,他便開始練習用筷子夾花生豆,從這盤夾到那盤,然后再夾回來。“每完成一個很簡單的動作,對我來說都是一種巨大的成功。”王尚典說。
      車間考慮到王尚典的身體狀況,準備派他到技術含量較低、勞動強度較小的崗位,但是被他拒絕了。“我不甘心就這樣倒下,不去搏一次,我怕自己會后悔一輩子,即使失敗了我也無怨無悔。”憑著這樣的毅力與執著,王尚典再一次回到了自己熱愛的車工崗位。
      他至今都記得重回車床邊時的復雜心情:有因為信心不足而產生的忐忑,但更多的是順利制作完成一件工件時的喜悅。
      “我的手受傷了,但腦子沒有受傷,我還大有可為。”秉持著這樣的信念,重新投入工作的王尚典更加認真對待每一次生產任務,仔細研究每一個加工方案。   因為經驗豐富,他受邀參與到公司特種墊片的攻關工作,他也不負眾望,設計整理了整套特種墊片加工胎具的數據,針對大型工件設計制作出各種工裝夾具,并總結出了多項工作經驗與同事分享。這期間,他研究的快速調整高精度大型工件錐度誤差的方法,解決了調整大型工件錐度誤差耗時多的難題。這套方法在公司推廣后,類似問題都得到了迅速解決,大大減少了調整時間,特別是在搶修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為生產贏得了寶貴的時間。
      2012年,王尚典代表遼寧車工參加第四屆全國職工職業技能大賽,一舉奪得冠軍。
      意外傷害并沒有因為王尚典的“勞模”和“先進”身份就遠離他。但正是因為他的勞模精神和經驗積累,讓他有了常人無法企及的毅力和能力,最終重回巔峰。王尚典說自己并不認同“斷指英雄”這個說法,因為工傷只是逼著他創新,而沒有逼著他成才,“英雄斷指”才是他的人生寫照。
      轉眼十幾年過去,王尚典也愈加成熟。“勞模身上應該體現綜合素質,成為勞模之前,除了技能、奉獻,還有安全生產意識;成為勞模后,更要做到安全生產的表率。”王尚典說。
      “手巧還得腦子活,你還是比我聰明。記得當時你還教我玩魔方來著。”張輝比王尚典大11歲。10多年前,他們在一個集訓班學習。張輝喜歡擺弄魔方,但磨了半宿,卻怎么也對不上顏色,最后還是王尚典教他才拼好。王尚典那時尚未斷指,纖細靈活的手指,著實讓張輝羨慕。與當時未嘗過工傷之苦的王尚典不同,工傷這只老虎,在張輝參加工作不久,便狠狠地咬過他一口。
      那一口,咬在了腳上。
      “當時縫了三針,刺破血管還傷到筋了,好懸!”雖然事發在20多年前,但回憶起當時的情景,張輝仍然寒毛直豎。那是盛夏的一天,天氣炎熱,為了涼快,他挽起褲腳,光腳穿鞋走在車間安全通道上。突然,左小腿一陣劇痛,他低頭一看,一段帶狀車屑已經扎進了他的小腿里。
      車床加工零件的原理就像以刀削鐵,很多零件和廢料都有鋒利的斷面,為了預防傷人,下工時,工友們會把它們堆放在不易傷人的位置。這塊橫在路上,如今橫在張輝肉里的鐵削,大概是哪個工友不留神掉下的。
      張輝來不及追究責任,因為順著小腿流下來的血,已經灌滿了工靴。這時候腦子里只剩下遺憾,“要是把褲腳放下,可能就不會出事了。”他追悔莫及。
      “只要生產中出事故,肯定是違章操作,這沒的說。”張輝說。
      對于傷腳事件,他事后做了分析:第一,安全通道上不允許有垃圾雜物,尤其是生產廢料;第二,進入車間就要符合著裝規范,比如不能卷褲腳;第三,帶狀屑不但傷人還傷設備,因此車工件時,不允許車出帶狀屑,如果出現了,說明工作前刀具沒磨好,這也是安全隱患……他總結出一系列引發這次事件的安全隱患原因,但“我們倆肯定是都有錯的” 。張輝坦言自己雖然是受害者,但同時,也是這場事故的違規者,自己難辭其咎。
      出事后不久,撫鋼開始全面推行了“5S”管理和安全生產現場定置管理,上至更衣室、休息室、辦公室、操作室及相關生活區域,下到廠房安全設施、安全警示標識、備件物料置場、專用安全通道等生產作業現場,所有部位都有清晰醒目的標線界定,實現了區域必有圖、有圖必有物、有物必定置的目視化規范管理。而且實現了上有公司安全處專職人員巡查,中有分廠、作業區人員現場監督,下有班組安全員隨時提醒糾正。企業自上到下,形成了一套立體、嚴密的安全督導網絡體系。
      不僅如此,對像張輝這樣的生產一線崗位員工,廠里還額外加強了安全管理。即崗位員工從走進廠房到機臺操作,每個行為每個動作全都在明確的安全指令規范下進行,稍有違反就會受到糾察懲戒。久而久之,也就養成了良好的安全行為習慣。
      除了每年一次的安全生產宣傳活動月和春秋兩季的安全大檢查活動外,對調崗轉崗人員以及新進廠人員還要進行安全三級教育。尤其近幾年來,國家要求對制造行業公司進行“三體系(安全、環保、職業健康)”認證工作,每年要深入到企業全方位審查。除此之外,公司還會開展一次模擬內審。這些審查的開展,不但要求各種危險作業要有完備的橫向縱向確認程序,員工每月還必須進行一次安全培訓。班組每周要開展一次安全活動,查找思想隱患,制度隱患和生產設備行為隱患。活動中大家通過生產中存在的隱患問題揭批查改。
      此后的20多年間,張輝從未出現過安全生產事故。
      現在,張輝也開始使用數控車床。因為有保護裝置,數控車床比手工車床安全很多。即便如此,只要走進廠門走進車間,他安全生產的弦立即緊繃起來。數控車床也是機器,是機器就會耍脾氣。
      “其實,不只誤操作會傷人,咱們每天和鐵伙計作伴,磕磕碰碰在所難免。”洪家光聽兩位車工前輩的工傷往事,唏噓自己趕上了好時候。他是三人中最熟悉數控車床,而且是唯一獲得過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的車工,所以特別能體會到科技進步給安全生產帶來的促進作用。
      “可不,車床工藝日新月異,它會讓受傷概率越來越小。畢竟都不是一個時代的事兒了。”王尚典說。
      “用機器手代替人手,確實能在作業時保證安全,但也不能因此掉以輕心。”洪家光曾在搬運工件時,因為體力不支把左手指砸成了粉碎性骨折,而后的兩個多月,他都是靠一只手干活兒,現在回憶起來,依然覺得自己是因小失大。“如今,廠里給工人配了各種輔具,有起吊的、運輸的、包裝的……這些都能起到安全生產的作用。洪家光說很多事故,其本身并不存在管理缺陷和違法違規生產行為,而是由于生產技術水平有限造成的。想改善,就得加強新型設備的投資,畢竟,職工是企業的核心資源,不只是技能投資,安全投資也是必要的。
      一個多小時的會休時間在三位車工的工傷故事里轉眼即逝,參會代表陸續回到工會十七大會場。 “技術無止境,所以我一天都不敢懈怠。但只有保證安全,才能干的長遠。” 洪家光聊得意猶未盡,但也只好起身,準備回自己的代表席。
      “很多人比我們有天賦,結果中途放棄了,很可惜。我們也走過彎路,但是堅持下來了。” 聽王尚典說完這句話,張輝會心一笑。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2/view-14719260.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