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ygue0"><bdo id="ygue0"></bdo></source>
  • <s id="ygue0"></s>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不該讓工傷者獨自啟程

    作者:未知

      老李的老家在四川,在常州打工已有好幾個年頭兒,工傷前在橫山橋的一家地板廠打工。2017年7月,老李在工作時劃傷了手臂,在醫院花了900多元,后來因醫療費和工傷賠償問題與企業負責人多次發生激烈摩擦。
      去年3月的一個凌晨,老李趁無人之機溜進廠里,將車間內的樹脂膠水倒在其他膠水桶上,然后用打火機點燃,霎時間,易燃物引起了重大的火災,
      縱火后,老李揚長而去。
      老李原以為自己戴了頭盔、眼鏡,經過偽裝不會被人發現,但這一幕恰恰被廠房大門口的監控探頭全部拍了下來。經消防隊的迅速出警搶救和企業的自救,大火被及時撲滅,但仍造成了經濟損失近9萬元。
      雖因搶救及時,沒有釀成大禍,但因涉嫌縱火,老李最終為自己的一時沖動付出了沉重的代價。經當地法院判決:老李因放火危害公共安全,雖未造成嚴重后果,但其行為已構成放火罪,處有期徒刑4年。
      看似老李已經為自己的沖動付出了代價,但是設想一下,當老李刑滿釋放時,還有人愿意聘用他嗎?那么,他和原單位了斷的,其實是自己的前途。
      發生勞務糾紛,在與用工單位協商未果的情況下,勞動者可以尋求法律援助,通過司法途徑來維護自己的權利。這才是合理、合法的做法。像老李這樣,以點燃怒火發泄私憤的方法,非但沒有大快人心,反而讓他這個可憐的受害者變得可恨。
      不過,老李畢竟是個例,對于更多的工傷職工,最渴望的,還是回歸職場。
      華中師范大學社會學院曾做過一次工傷后職工生存狀況的調查,在隨機調查的99名工傷職工中,年齡以中青年為主,而且男性占了絕大多數,這一結構折射出工傷職工身上所承載的巨大經濟意義——他們往往是一個家庭的主要甚至是唯一的勞動力,他們不懈的工作保證著一個家庭的良好運轉。正是這個原因導致他們有重回崗位或再就業的強烈需求,所以許多人在尚未痊愈的時候就在考慮重返勞動崗位的問題。
      工傷職工有強烈的工作需求,且產生時間可能早于工傷糾紛的解決。工傷處理過程較為復雜,持續時間漫長。從調查來看,考慮找工作或正在找工作的工傷職工,仍在治療和康復時期的人占43%,已經出院但未拿到賠償的占39%,這說明工傷職工有非常高的求職意愿。
      但是,在實際情況中,他們的求職之路十分艱難,崗位搜尋成本普遍較高。受傷之后,求職再也不如傷前那么簡單,他們在職位要求的匹配上出現了很大差距,因而很難找到適合的工作。數據顯示,大多數人花費了1至6個月的時間找工作,不滿一個月就找到工作的人比例較低,而且找工作超過半年的人也占了較大比例。
      發生工傷事故本來就是非常慘痛的事件,而更令人感到心情沉重的是,在發生工傷事件后,有的受傷者得不到應有的社會保障,治療、維權和康復常常陷入困境。如何讓工傷者身體受傷后不再心痛,應該引起全社會的更多關注。
      工傷者從勞動力到“包袱”的突然轉變,導致其家庭地位和角色的改變。他們與社會、職業脫節,否認、抑郁、自卑、自我評價降低等心理障礙,使一些工傷者逃避傷殘現實,進而拒絕治療。這時,進行心理輔導康復顯得尤為重要。工傷者的康復不僅僅是身體的康復,還有心理的康復,如何讓他們康復后融入社會,甚至回到工作崗位,要走的路還很長,而這段最艱難的路,不該讓他們獨自啟程。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2/view-14719275.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