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ygue0"><bdo id="ygue0"></bdo></source>
  • <s id="ygue0"></s>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黑吃黑:勒索比特幣幕后

    作者:未知

      2018年10月12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外公布一起向國內知名企業敲詐勒索比特幣的刑事案件。始作俑者杜兵因此鋃鐺入獄,獲刑13年,而被害企業違規經營的家丑亦被捅了個底朝天!
      一方遮丑,一方得利,本以為“雙贏”的私了最終成了“雙輸”。
      企業違規經營,網友曝光勒索300萬
      本案主人公杜兵是個只有初中文化的無業人員,然而精通網絡技術的他卻“生財有道”,利用翻墻軟件在搜索引擎上發現了天津某知名藥業上市公司(簡稱藥業公司)商務往來的送禮清單和不正當商業行為的文件等內部資料,繼而在天涯論壇發帖曝光,逼迫藥業公司出300萬元了結。
      比特幣又稱“比特金”,是一種網絡虛擬貨幣。目前比特幣交易大部分都在中國,一枚比特幣價格一度達到2萬,堪稱最瘋狂的虛擬貨幣。由于比特幣可以在任意一臺接入互聯網的電腦上管理,且不管身處何方,任何人都可以挖掘、購買、出售或收取,加之其獨有的流通交易的匿名性、低交易費用和無隱藏成本的特點,尤其受到年輕網民的青睞。
      本案主人公杜兵無疑是一個對比特幣感興趣且很有研究的人,因為他在開口向受害企業敲詐勒索時,明確要求對方以比特幣支付,不厭其煩地指導對方如何購買并支付比特幣,并最終成功將款項轉入個人賬戶。
      杜兵為何這么費盡周折地要求對方支付比特幣,而不是直接支付錢款?杜兵歸案后說出了其中的玄機。原來按照他授意的方法支付比特幣,外人很難發現比特幣的來源和去向,其也自以為可以借機逃脫法律的追究。
      1979年出生的杜兵是四川簡陽人,只有初中文化的他并無正當職業,且有過前科劣跡,26歲的時候曾因犯尋釁滋事罪被上海市普陀區人民法院判處拘役五個月。
      閑來無事,每天上網幾乎成了杜兵生活的全部。由于喜愛網絡游戲、熟悉虛擬經濟,他儼然成了同齡人中的網絡專家。整日夢想著不勞而獲的杜兵繼而摸索出了常人悟不出的種種網絡奧秘,包括在網上賺錢的門道!2014年年底,杜兵利用翻墻軟件在搜索引擎上撒網,目標是搜尋國內知名企業違規信息。誰知,杜兵當天就有了重大斬獲!他通過搜索引擎意外找到了藥業公司商務往來送禮的清單和涉及該企業不正當商業行為的文件等內部資料。杜兵如獲至寶,一口氣把所有資料全部下載至電腦硬盤。下載完后,杜兵忍不住獰笑起來,想著日后可以通過這些資料發財致富,他不禁狂喜。
      怎么用從網上搜到的企業內部資料發財致富呢?這可難不倒經驗老到的杜兵,此后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按他制訂的計劃進行著。2015年元旦前,杜兵開始實施他的致富“行動”!他通過互聯網找到時任藥業公司董事會秘書李冬平的郵箱,并用u88xxx@mail.com的郵箱向其發送上述涉及企業違規的郵件,明確要求對方給錢,否則將會曝光藥業公司上述違規行為。
      藥業公司畢竟是國內知名上市公司,怎肯輕易屈服于杜兵的雕蟲小技?幾天過去了,對方沒有動靜。杜兵耐心地等待著,然而等到了他限定的最后期限,對方仍然沒有反饋。
      沒想到第一次出手就碰了一鼻子灰,杜兵頓時火冒三丈!向來做事干脆利落的杜兵決定動真格了,他要給藥業公司一點顏色看看,讓他們嘗嘗他的厲害!
      果然,過了一些時日,天涯論壇出現了一張熱帖,內容是關于藥業公司違規經營的信息,帖子還附了一張藥業公司商業往來費用清單的截圖,引來無數網友圍觀和評論。這個熱帖正是出自杜兵之手。藥業公司相關人士終于坐不住了,他們本以為杜兵就是嚇唬嚇唬他們而已,壓根沒想到杜兵真的敢出這招險棋!但畢竟是影響到公司形象的重要輿情,公司高層對此十分重視,立即開會研究對策。考慮到公司自身缺乏跟杜兵公開叫板的底氣,最后公司決策層決定大事化小,通過跟杜兵私了的方式解決此事。
      幾天后,杜兵收到藥業公司董秘李冬平的信息,稱愿花30萬元解決此事。杜兵見對方服軟,就開始獅子大開口,提出需要300萬元解決,李冬平表示回頭匯報領導后再跟他聯系。藥業公司高層經反復研究,覺得這樣僵持下去對公司很不利,只能吃下這個啞巴虧,被迫同意杜兵提出的要求。
      受害企業買比特幣私了,無良網友斂財300萬
      價錢談好后,杜兵還對支付方式提出特別要求,特意要求以比特幣支付,藥業公司只得答應。此后,杜兵通過郵件多次與李冬平聯系,教其如何購買、支付比特幣。就這樣,藥業公司于2015年1月9日將人民幣30萬元存入其員工章成的銀行賬戶,同年5月13日轉賬人民幣2700500元至該賬戶。
      款子到賬后,李冬平使用公司劃入章成銀行賬戶的資金,花費近300萬元購買了2101.209個比特幣,并將其中的2099.7個比特幣轉入杜兵提供的紙錢包地址內,經“融幣”后轉入火幣網杜兵GMAIL賬號內。
      杜兵收到比特幣后,按計劃將這2099.7個比特幣變賣提現到自己的兩張銀行卡,得款200余萬元。后杜兵將其中300612元取出,用于支付其購買的位于成都市天府新區的房屋首付款,并用其余款項購買寶馬X5汽車、存定期、歸還個人債務和個人消費等。
      藥業公司高層雖然無端被網友敲詐內心很不爽,但畢竟是不光彩的事,企業也只能忍氣吞聲,花錢消災。不僅如此,企業方面還想辦法做好“善后”處理,支付300萬元后的藥業公司在長達一年半的時間內并沒有選擇報案,這筆并不算特別高的開支在其年報中未見蹤跡。案件一審審結后,藥業公司也未在公告中披露進展情況。
      真所謂“周瑜打黃蓋,一個愿打一個愿挨”。受害企業主動認栽,又不對外張揚,而自己又沒留下犯罪證據,杜兵想想肯定就沒事了。然而,就在杜兵自以為此事做得天衣無縫的時候,最終還是東窗事發了,事發的原因是相關部門發現案件線索并介入調查。
      2016年8月22日,杜兵被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區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8日被逮捕。一審法院審理期間,其用贓款購買的寶馬X5汽車、房產及銀行存款人民幣40余萬元陸續被扣押或凍結。   成都市武侯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杜兵通過非法手段獲取藥業公司的敏感資料,并以此相威脅迫使藥業公司使用人民幣2999981.7元購買比特幣2099.7個向其支付,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敲詐勒索罪。遂作出一審判決:一、被告人杜兵犯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13年,并處罰金人民幣5萬元。二、扣押在案的筆記本電腦、硬盤、手機等犯罪工具依法予以收繳;將扣押在案的寶馬X5汽車、銀行存款40余萬元發還被害單位;查封在案的房屋變現后扣除銀行債權,剩余部分發回被害人單位;繼續追繳被告人杜兵犯罪所得,返還被害單位藥業公司,不足部分,責令退賠。
      勒索虛擬貨幣可否入罪,二審法院一錘定音
      一審宣判后,杜兵并不認罪,他以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所適用的證據嚴重不足、認定事實之間不存在關聯性為由向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請求改判其無罪。
      杜兵及其辯護人上訴時指出,上訴人在偵查階段的口供極不穩定,其因擔心登錄外網被國安部門追責而將網上的其他事情予以杜撰,該口供不能作為認定案件主要事實的證據。杜兵及其辯護人認為,一審判決錯誤認定上訴人使用案涉郵箱與受害企業聯系,但該郵箱發出的郵件均無上訴人簽名,且公安部門未提交該郵箱發出郵件時登錄電腦的IP地址,不能證實登錄的電腦的IP地址為杜兵的電腦的IP地址及發出郵件電腦的IP地址為四川區域,且亦無證據證實受害企業向上訴人比特幣賬戶上有過轉賬行為。
      在二審庭審中,受害企業藥業公司未報案也成了杜兵用以自救的救命稻草。杜兵及其辯護人據此提出,上訴人主觀上無敲詐勒索受害企業的故意,客觀上也無威脅或要挾的行為,只是將藥業公司的信息告知其董事會秘書,而受害企業在長達一年半的時間內也未報案。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庭審中杜兵及其辯護人還祭出虛擬商品這一“護身符”,欲借此脫罪。杜兵及其辯護人表示,比特幣屬特定的虛擬商品,不屬于我國刑法保護的財產,并有相應的司法實踐,而在案證據不能證實上訴人收到了受害企業支付的300萬元人民幣的財物。
      針對杜兵及其辯護人的辯解,二審法院一一作出回應。對于辯護人關于上訴人的口供不能作為認定案件主要事實的證據的辯護意見,二審法院在審理中指出,從杜兵所持有的筆記本電腦內查獲的藥業公司的相關資料和其在偵查階段的有罪供述能夠相互印證,同時杜兵的有罪供述詳細地說明了其犯罪所得資金的去向,均能查證屬實。
      針對杜兵及其辯護人關于杜兵未使用案涉郵箱與受害企業聯系的上訴及辯護理由。二審法院經審查認為,上訴人杜兵在接受成都市國家安全局詢問時供述其使用案涉郵箱與藥業公司的董事會秘書李冬平多次聯系,其在接受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區公安分局詢問時亦供述其使用該郵箱與李冬平聯系,其供述的與李冬平郵件往來的內容與從李冬平處提取的郵件內容、證人李冬平證言相互印證,且與公安機關從杜兵處扣押的移動硬盤中查獲的藥業公司的相關資料相印證。
      關于無證據證實受害企業向上訴人比特幣賬戶轉賬的辯護意見,二審法院認為,被害企業系按照上訴人杜兵的要求,通過開立比特幣賬戶、購買比特幣并轉移至杜兵指定的比特幣紙錢包地址。雖無法收集杜兵硬件錢包地址上的比特幣來源,但這是比特幣轉移支付的隱蔽性這一客觀原因造成的,同時也是杜兵選取比特幣作為支付對價方式的原因,其目的是更好地掩飾其犯罪行為。
      對于杜兵及其辯護人關于上訴人主觀上無敲詐勒索的故意、客觀上也無威脅或要挾的行為的上訴及辯護意見,二審法院經審查后認為,根據已查明事實,上訴人杜兵獲取藥業公司敏感資料后,以曝光藥業公司上述信息為由索要錢財。藥業公司未及時報案是基于涉及其公司敏感信息,這也正是上訴人要挾受害企業之所在。
      對于杜兵及其辯護人關于比特幣不是財物,上訴人未獲取所謂的公私財物等的上訴及辯護意見,二審法院經審查認為,藥業公司確實是按杜兵的要求支付了約300萬元用于購買比特幣,并將比特幣轉移至杜兵指定地址,杜兵亦取得了相應的錢款并用于購買汽車、房產等。上訴人的有罪供述詳細地說明了其犯罪所得資金的去向,均能查證屬實。本案中比特幣只是藥業公司向杜兵支付財產的手段,比特幣是否有財產屬性,不是本案關注的重點。
      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上訴人杜兵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非法獲取藥業公司敏感資料,迫使該公司使用人民幣2999981.7元購買比特幣2099.7個轉移至其指定地址,其后將該比特幣變賣提現得款200余萬元,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敲詐勒索罪。對于上訴人及其辯護人的上訴及辯護意見,二審法院均不予采納。遂于2018年9月27日作出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文中人名除杜兵外均為化名)
      編輯:黃靈  yeshzhwu@foxmail.com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2/view-14719558.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