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ygue0"><bdo id="ygue0"></bdo></source>
  • <s id="ygue0"></s>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大師護航”的廳官

    作者:未知

      喝水用九龍杯,佩戴“開光佛珠”,車牌尾號是“111”……身為云南廣電網絡集團當家人的王建又,先后受賄200余萬元。2018年3月,昆明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王建又有期徒刑6年,并處罰金人民幣30萬元。2018年10月,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對王建又犯受賄罪一案,作出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風水大師成座上賓,
      不問蒼生問鬼神
      1957年3月26日出生的王建又是云南省昆明市人,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剛滿17歲,王建又就參加工作了。1977年,國家恢復高考,在工作崗位上依然沒放棄讀書的王建又,考上云南大學中文系,畢業后,被分配到云南省委辦公廳工作。1987年,他入了黨。
      因為文筆出眾,王建又很受領導賞識,被提拔為云南省委辦公廳三處副處長。從普通家庭出來的王建又,十分珍惜這頂“小烏紗帽”,夢想著以后能當大的官,光宗耀祖。
      2003年年初,一個偶然的機會,王建又認識了一名姓施的“風水大師”,兩人相談甚歡。“王處長,你年紀輕輕,前途不可限量啊,日后必定是人中龍鳳。”施大師能言善道,每句話都說到王建又心里,他被夸得飄飄然。突然,施大師假裝掐指一算,話鋒一轉:“只不過,可惜啊……”
      王建又臉色一變,神色緊張,抓住施大師的手,連連問:“怎么了?有什么問題嗎?還請大師指點。”施大師面露難色,王建又隨即塞上一個紅包,他這才神秘兮兮地壓低嗓門:“你的名字不太好,這個王建中的‘中’字,會攔住你的前途。”原來,王建又原名王建中,當時的他,還沒有改名字。
      “名字嘛,可以改。”聽了王建又的話,施大師賣起關子:“改名字非同小可,等我回去細細算來,3日之后給你答復。”看著施大師離開的背影,王建又一臉虔誠,差點給他跪下了。
      這3天,王建又感覺無比漫長,好不容易再見到施大師,他又大方地送上一個包有數百元的紅包。施大師讓他把名字里的“中”字改成“又”字。王建又追問其中有何玄機?施大師眼皮一抬:“天機不可泄露。”
      就這樣,王建又改了名字。說來也巧,名字改了不出半個月,他被任命為云南日報社副總編輯。從此,王建又對“風水”之說更加深信不疑,對施大師是頂禮膜拜。
      那個時期,王建又的工作還算兢兢業業,幾乎走遍云南各個州市,尋訪當地報紙發行等情況,了解云南報業在各地的發展優勢、發展瓶頸,以便更好地進行工作。
      黃運是云南日報社下屬一個記者站的資深工作人員,2003年上半年,他的兒子在昆明成家立業,黃運想把工作調到昆明,方便照顧兒子一家。黃運的兒子是做生意的,家中經濟條件不錯,黃運盤算著花點錢,走走關系。
      很懂人際交往的黃運,很快就“盯”上了王建又,覺得他手中有權,肯定能幫上這個忙。于是,黃運輾轉托人,組了飯局,請來王建又。
      酒席上,黃運不斷巴結王建又,敬酒遞煙,賠笑臉。飯后,他主動提出送已有點醉意的王建又回家。王建又一坐上車,黃運就徑直把車子開到飯店旁的一個茶室。
      三杯清茶下肚,王建又稍稍緩過神來,突然看到桌上放著一個信封。“這是什么?”那時的王建又還沒把信封和錢聯系起來。黃運把信封塞進他手里:“一點小意思,請王總笑納。”王建又這才感覺到,信封里面應該是錢,他連連推脫。黃運說:“王總,我對您是非常佩服,沒別的意思,朋友之間禮尚往來,您就收下吧。”在黃運的再三堅持下,王建又只能把信封裝進公文包里。
      回到家,王建又數了又數,信封里是2000元現金。這是他當官以來第一次收到見不得光的“真金白銀”,王建又一晚上都沒睡著,心跳得厲害,既驚喜又忐忑。
      其實,這2000元只不過是黃運用來“試水”的,他想探探王建又會不會收,敢不敢收,再安排接下來的事。
      自從收了黃運的錢,每次黃運來電話,王建又顯得特別客氣,吃飯洗腳也是隨叫隨到,兩人的關系有了“金錢做媒”,突飛猛進。
      權錢交易“生意”紅火,
      “大師護航”愈發猖狂
      見時機成熟,黃運準備“行動”。2003年夏天,兩人在一個私密的酒店包廂里吃飯,黃運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演”了起來:“我一把年紀了,和兒子兒媳分隔兩地,家里的老太婆一直埋怨我沒本事,要是把工作調到昆明來,一家人就能團聚了,我一輩子窩在小地方,也想到城里來享享福啊。”王建又有點同情黃運,不斷安慰。
      “王總,咱們是自己人,我就有話直說了,在單位里調個人,還不是你一句話的事。”黃運表示,事情辦妥后,一定會“報答”他。
      王建又想到那個裝有2000元的信封,琢磨著如果幫黃運辦了事,肯定能得到更多好處,他心動了,對黃運說:“那我試試看吧,能辦盡量辦。”
      作為云南日報社副總編輯的王建又,調動一個下屬的工作,并不是那么難。他打了幾個電話,人事部的人就積極配合,沒多久,黃運的工作調到了報社總部,他和老伴一起搬到了昆明。
      安頓好后,黃運在一個夜晚,獨自開車到王建又家小區門口,王建又剛坐進車里,黃運就扔過去一個信封。信封一下子“砸”進王建又的懷里,他分明感覺到了一股力量,“這么多啊。”王建又下意識冒出3個字,話一出口,他覺得自己“失態”了。黃運說:“這些錢不足以表達我的謝意,以后還請王總多多關照。”
      回到家,王建又走進書房,關上門,把信封里的錢全部倒出來,開始數。那一刻,他內心依然忐忑,但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是狂喜。這次,黃運在信封裝了48000元現金。
      到了新崗位,黃運和王建又保持著“密切”來往。2004年,黃運看上云南日報報業集團地產公司副總經理的職位,當時,王建又已是云南日報報業集團副社長、副總經理,權力更大了。黃運決定花10萬元,向王建又“買”下這個職位。
      這一回的“買賣”,沒有第一次那么遮遮掩掩了,黃運開門見山,把10萬元裝在兩個信封里,直接塞到王建又的包中。“你這是干什么,咱們之間不用這么客氣。”王建又嘴上客氣,手卻早已把包的拉鏈拉了起來。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2/view-14719743.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