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大學生微信交流中語碼轉換現象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微信交流成為了一種新趨勢,微信已成為大學生們不可缺少的網絡即時交流工具,大學生又是微信交流中一個較特殊的群體,喜歡通過不同的語碼轉換來進行交流,從而將自己的意思表達的更準確。本文選取微信部分聊天記錄為語料,利用語言學方面的語碼轉換理論,對其中的英漢“語碼轉換”現象進行了初步探討,分析微信聊天記錄中語碼轉換的特點及其語用功能,特別是社會動機方面。
  關鍵詞:微信交流;語碼轉換;社會動機
  微信作為現在網絡時代的一種重要交際手段,已伴隨著新技術的更新走入了大眾的生活中。微信,作為現如今青年人最受歡迎也是使用度最高的及時通訊工具之類,主要功能為互動式聊天。微信已成為大學生們不可缺少的網絡即時交流工具。而大學生由于對外來語以及外來文字的掌握程度較高,又是微信交流中一個較特殊的群體,他們喜歡通過不同的語碼轉換來表達自己的想法,從而將自己的意思表達的更準確。
  1 文獻回顧
  語碼轉換(code-switching)作為言語交際的普遍現象,得到了國內外學者的廣泛關注。國外語碼轉換的研究開始于20世紀中期,不少語言學者深入各實地考察,如Myers-scotton,Blom,Gumpurz等。對語碼轉換的研究,目前國內外主要集中在動機研究和類型研究上。比較有名的有英國著名的社會語言學家吉爾斯(H.Giles)創立的言語設立理論,以及國內語言學專家陽志清的《論述書面語語碼轉換》,此書將常見的會話語碼轉換研究擴展到了書面語研究上。
  隨著新媒體的到來,計算機網絡成為了人類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因此,計算機網絡交際中的語言應用問題引起了語言學界中專家們的關注,特別是語碼轉換,成為了語言學專家們研究的焦點。“微信”作為目前最熱門,最受大學生歡迎的即時聊天工具,吸引了諸多國內學者的目光。在過去的十年間,張靜《網絡會話中的語碼轉換現象探析》,成燕《微博微信中的語碼轉換研究》,丁小芳《微信中的語碼轉換現象分析》等,皆立足于語碼轉換的視角,從各種不同的角度,如微信聊天、訂閱號或微信朋友圈等不同的語料進行分析,探究“微信”等這種新型網絡交流軟件中的社會語用價值。
  2 理論基礎
  2.1 語碼轉換的定義
  “語碼轉換是指在同一段談話中使用兩種或更多語言的變體,這些語碼之間并不需要具有語音上的相似性。轉換的語碼可以是不同的語言、方言或同一語言的不同風格。轉換可以是一句話內部的,也可以說是句子之間的。轉換的語碼可以是一段話,也可以是一個詞”(Myers-Scotton)
  2.2 標記模式理論
  Myers-Scotton于上世紀80年代初提出來標記模式理論用于解釋語碼轉換現象。“如果交際者在一定的語境中選擇的語碼是符合社會準則或期望的,那么這種選擇是無標記選擇;有標記選擇則打破了常規,言者希望通過語碼轉換調整和聽者原先的‘權利和義務’,建立一種新型關系”。 Myers-Scotton理論有重要的假設:在對話的特定階段,應該選用的語言形式都是明確給定的,而在場的人對于這個(或者這些)可以使用的語言形式都知道。
  3 微信交流中的語碼轉換分析
  本文以贛州師專學生的微信聊天為研究對象,使用社會語言學的研究方法,獲得了約200份語料,建立小型語料庫。目的是對大學生的微信交流語言中的語碼轉換現象進行分析與探討。
  3.1 語碼轉換結構特點
  Poplack(1980)把語碼轉換分為了以下三種類型:句間語碼轉換(internsentential swithching)、句內語碼轉換(inter-sentential swithcing)、附加語碼轉換(Tag switching)。通過筆者收集的資料及建立的語料庫發現,在微信交流中三種類型的語碼轉換都很常見。其中,主要為句間語碼轉換及句內語碼轉換。交流中所轉換嵌入的多為名詞,感嘆詞及形容詞。
  例:①A:等會兒我要做presentation了。
   B:Good luck,那下次再聊。
  ②也許我覺得我們應該和他說sorry。
  ③Wow!真厲害!
  ④就算是你幫我一個忙,OK?
  ⑤You know,語文老師很嚴格的。
  ⑥下午去九方shopping,去的舉手。
  3.2 成因分析
  關于語碼轉換的社會動機分析,國內外學者從各個方面已經進行了分析。通過本次調查發現,贛州師范同學微信中使用語碼轉換主要原因是為了更好的交流,根據筆者采訪及分析,贛州師專同學微信交流轉換語碼原因可以總結為以下兩點:
  3.2.1 語言表達
  在微信交流中,有時候需要包含大量的大家耳熟能詳英語單詞,與此同時,這些表達是沒有中文對應意思,或是中文意思在日常生活中更不常見的。如:QQ, email, Mp3 , NBA, PPT等等。在這些情況下,基本都會出現中英語碼轉換。
  例1:A:最近很想去健身,可是沒有時間。
  B:你看下手機的健身APP,我覺得這個也不錯呢。
  例2:A:你看看,這照片好看嗎?
  B:P一下吧,我覺得色彩太暗了。
  其中,例1的APP指代application,中文為應用軟件。例2的P指代photoshop,中文常譯為修圖。說話的人使用這類縮寫能更方便自己與對方的交流。這種英語的縮略詞在微信交流中很受歡迎。
  3.2.2 幽默風趣
  微信交流里,語碼轉換的很大一部分動機來自于緩解氣氛或是制造幽默感
  這其中主要來自于外語系的同學,因為相對來說,英語單詞對他們來說,更熟悉。
  例1:A:XX這個人太可怕了,怎么會有這樣的事發生!
  B:NO ZUO NO DIE咯,活該。
  例2:A:不好意思啊,我忘記了。
  B:你這啥記性啊,low爆了。
  A:Sorry啦。沒有next time了。
  其中,例1的“no zuo no die”來自于一句網絡很流行的中式英語,意思為自己不想活了。但是如果直接說中文的話,很容易造成氣氛緊張,且不禮貌。所以說話者使用這種方式讓氣氛變得輕松下來。例2里的Low以為低段,next time為下一次。這種情況下,說話者主要是使用語碼轉換來拉近與對方的距離,同時創造幽默的氣氛。
  4 結語
  本文從社會語言學角度分析了微信交流中的中英語碼轉換現象,研究了其結構特點及社會動機。旨在加深對語碼轉換這一現象的進一步的研究與認識。隨著全球化的進一步發展,這一現象將在我們的日常交流中更加常見。
  參考文獻
  [1]丁小芳.微信中的語碼轉換現象分析[J].探索帶.2014(17):225-226.
  [2]于國棟.語碼轉換研究的順應性模式[J].當代語言學.2004(1):77-87.
  [3]赫旭娜.微信交流中語碼轉換的語用功能探析[J].華北理工大學學報.2019(1):02-05.
  作者簡介
  朱憶淳(1989-),女,漢,江西贛州。講師,碩士研究生,贛州師范高等專科學校,語言學。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2/view-15068049.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