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中國低生育率困局成因探析

作者:未知

  摘要:在中國目前的生育率現狀不容樂觀的情況下,運用生育的微觀經濟理論探析我國低生育率的形成原因,對于破解低生育率困局、促進經濟健康穩定發展具有較強的現實意義。本文首先對低生育率這一現狀進行描述,然后探析這一現狀背后的原因,進一步對形成原因進行總結并給出相應的政策建議。
  關鍵詞:低生育率;生育的微觀經濟理論;成因
  中圖分類號:C923
  文獻識別碼:A
  文章編號:1001-828X(2019)010-0014-01
  一、中國低生育率現狀
  據國家統計局1月21日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大陸出生人口為1523萬,相比于2017年減少了200萬,人口增長率降至上世紀60年代以來的最低水平。自2015年全面放開二孩政策后,生育率2016年呈現罕見地增長,達到12.95‰,然而在之后的兩年,生育率連續降低,分別為12.43‰、10.94‰。這些數據顯示,政府一系列通過放寬對家庭規模限制來提高生育率的努力收效并不理想,這為政策制定者增添了壓力。面臨人口老齡化壓力,令他們不得不通過擴大經濟激勵和其他激勵來鼓勵生育,釋放生育潛力。
  二、低生育率的形成原因
  在西方經濟學中,對于生育問題已經有比較成熟的理論。生育的微觀經濟理論認為,對于父母而言,子女也屬于一種商品,在使用時,同其他商品一樣也追求效用最大化。生育意愿與養育子女的成本成反比,子女這件商品的價格決定于生育子女的凈成本或凈價格,可以用父母生育子女所花費的直接成本與機會成本之和減去子女為父母所帶來的預期收入的余數來衡量。下面將從影響直接成本、機會成本、預期收入這三方面的因素進行分析。
  從影響直接成本的因素來看,一方面,每年有數以百萬計的大學生畢業,2018年達到820萬人,面對競爭日益激烈的就業環境,使得人們不得不為子女將來有更好的工作機會進行更多的智力投資,導致養育子女的直接成本上升;另一方面,現在的經濟環境下,子女承擔著巨大的買車買房壓力,作為父母,也承擔著這樣的一部分壓力,如此一來,子女數目多,父母就得承擔更多的養育子女的成本,影響生育意愿。
  從影響機會成本的因素來看,在男女平等思想的普及下,婦女因受教育水平提高因而擁有較多的就業機會,養育子女的機會成本就高了起來,由于育兒與工作的沖突,女性中斷工作的風險升高,一方面她們在家庭中的成本、行為影響生育結果,另一方面她們在勞動力市場上的成本、行為也影響勞動生產潛能的發揮和實現,并最終影響經濟發展和她們在家庭里的地位,從而影響生育率變化。同時為了撫養更多的孩子,父母及家庭成員也將失去更多的工作或閑暇時間。
  從影響預期收入的因素來看,隨著全面深化改革的推進,我國社會保障制度逐步建立起來,老年生活有所保障,傳統“養兒防老”的觀念被淡化,人們不再期望老年時能夠從子女身上得到更多的贍養費,同時“不孝有三,無后為大”、“多子多福”等觀念也越來越得不到年輕一代的認可,所能獲得的預期收入減少。
  此外,還有各種經濟因素直接或間接地導致了生育率的下降,第一,改革開放四十年以來,人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兒童營養豐富,醫療衛生條件優越,兒童死亡率低,2017年為9.05‰,相比于2016年的10.20‰養育子女的風險減少,對子女的需求也將減少;第二,隨著社會的發展和城市化建設,勞動力的流動性增強,而人們為了適應這種流動性來減少麻煩,減少對孩子的生育;第三,雖然我國的社會保障制度已建立起來,但是仍然存在不完善的地方,人們生育意愿不足,對子女的偏好不夠,社保支出力度仍有待提升,以2017年為例,中國的總社保基金支出占GDP的比例為6.96%,而在占GDP6.96%的公共社保支出中,教育支出占的比例為3.67%,換句話來說,政府在養老、醫療保險等方面所做的轉移支付在GDP中的占比為3.29%。而在歐盟國家,這一比例平均超過15%。
  三、結語
  從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到,我國低生育率困局的原因在于:第一,宏觀經濟下行的同時,撫養孩子的成本急劇上升,且居民收入的增長放緩,導致預算約束線右移的同時向左移動的幅度更大,與更低效用的無差異曲線相切,代表著最優數目的子女減少;第二,社會風俗和價值觀的轉變,使得無差異曲線形狀發生改變,可能與預算線相切于代表子女數目少的點;第三,僅放寬生育政策,在短期來看是有效的,能夠釋放生育潛力,但在長期來說,生育率變化不會太明顯,存在育兒與工作的沖突,如果無法平衡好用于家庭和工作的時間,女性中斷工作的風險升高。第四,各種社會保障服務沒有跟上,同撫養孩子的成本相比存在嚴重的脫節,人們不想生也生不起。
  父母同時作為子女的供求方和需求方,在破解低生育率的困局方面存在著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如何調動其生育積極性,使其敢生能生,是解決問題的關鍵。對此,給出以下幾點建議:第一,建立健全生育保障體系,降低養育孩子的成本,主動為人們減負,讓更多的人想生敢生;第二,重視對社會保障的結構性改革,加大政府在醫療、養老及社會救濟等方面的轉移支付,提升公共社保支出比例;第三,進一步加強男女平等建設,減少性別歧視,鼓勵男性參與家庭生活和物質生產;第四,大力弘揚優良的傳統孝道文化,使人們憧憬兒女常伴身側的幸福感和晚年的天倫之樂。
  參考文獻:
  [1]李子聯.收入與生育:中國生育率變動的解釋[J].經濟學動態,2016(5).
  [2]計迎春,鄭真真.社會性別和發展視角下的中國低生育率[J].中國社會科學,2018(8).
  [3]石人炳,陳寧,鄭淇予.中國生育政策調整效果評估[J].中國人口科學,2018(4).
  [4]譚崇臺.發展經濟學概論[M].武漢:武漢大學出版社,2008.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3/view-14854582.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