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淺析我國增值稅轉型改革歷程

作者:未知

  [摘 要]自1979年我國引入增值稅至今,已歷經40年,以完善稅收制度、實施結構性減稅、促進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為宗旨的增值稅改革完成了由部分產品試點向所有行業全覆蓋轉變的歷史性突破。基于此,本文從增值稅的起源與發展、制度背景及我國實行增值稅的歷史發展階段3個方面對我國全面深化增值稅轉型改革歷程及其重大意義進行了探討,旨在為相關研究提供借鑒。
  [關鍵詞]增值稅;轉型改革;歷程;意義
  doi:10.3969/j.issn.1673 - 0194.2019.22.020
  [中圖分類號]F812.4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3-0194(2019)22-00-02
  1     增值稅相關背景
  增值稅最初起源于法國,1948年法國最先開始征收“生產稅”,主要是在商品生產環節按“商品全部價值扣除購進原材料、零部件或半成品等所付價款后的余額”征稅。到1954年,法國又將增值稅征稅范圍擴大到商業批發、商業零售環節以及農業、服務業等,最終成功實行了增值稅。法國創立并實施增值稅后,很快引起其他國家的廣泛關注和效仿。20世紀60年代以后,增值稅從理論到實踐橫掃整個世界。首先,歐共體各成員國于1963-1973年先后推行了增值稅。此后,世界其他各國也相繼開始征收增值稅。增值稅之所以能夠在全世界眾多國家推廣,是因為其可以有效地防止商品在流轉過程中的重復征稅問題,并具備保持稅收中性、普遍征收、稅收負擔由最終消費者承擔等特點。
  2     增值稅相關制度
  增值稅是以商品(含應稅勞務和應稅服務)在生產、流通過程中多個環節所產生的新增價值或商品附加值為征收對象而征收的一種流轉稅。我國增值稅應納稅額的計算采用的是間接計算法(扣稅法),即不直接根據增值額計算增值稅,而是首先計算出應稅貨物、勞務和服務的整體稅負,然后從整體稅負中扣除法定的外購項目已納稅款,這也是實行增值稅的國家廣泛采用的計稅方法。通常,法定外購扣除項目一般都包括:企業外購原材料、零部件、燃料、動力等流動資產所付價款中的已納稅款。根據增值稅對外購固定資產項目已納稅款扣除方式的不同,形成了生產型增值稅、收入型增值稅和消費型增值稅。生產型增值稅不允許扣除任何外購固定資產的已納稅金;收入型增值稅允許將當期構成產品價值的那部分固定資產折舊費所應分攤的稅金扣除;消費型增值稅則允許將當期購入固定資產的已納稅金一次性全部扣除。
  3     我國增值稅的歷史沿革
  1979年,借鑒各國增值稅實行的成功經驗,我國開始在部分城市試行生產型增值稅;1984年,我國正式頒布增值稅條例,將增值稅征稅范圍擴大到整個工業生產領域,這標志著增值稅在我國正式實行。增值稅在我國的發展改革歷程大致可分為以下4個階段。
  3.1   1994年開始實行生產型增值稅
  1994年,我國頒布新的增值稅條例,增值稅征稅范圍由原先僅在工業生產領域征收,擴大到商業流通各環節以及加工、修理修配勞務領域。當時,我國實行的是生產型增值稅,即在計算當期應繳增值稅時,不允許企業扣除任何外購固定資產的已納稅金。生產型增值稅有利于保證財政收入,只要是國家出于抑制固定資產投資膨脹的考慮。但是,隨著我國經濟形勢進一步發展,生產型增值稅暴露出對擴大投資、設備更新和技術進步的抑制作用。原因如前所述,消費型增值稅在計算稅金時,允許企業一次性扣除外購固定資產的價款中所包含的增值稅進項稅額,較好地消除了商品在流轉過程中各個環節重復征稅的問題。目前,世界上140多個實行增值稅的國家中,絕大多數國家實行的是消費型增值稅。在這樣的國際主流下,我國依然實行生產型增值稅顯然不利于本國對外經濟貿易的發展。
  3.2   2009年1月1日起全面實行消費型增值稅
  2003年,國家“十一五規劃”明確提出:“2006-2010年,將在全國范圍內實現增值稅由生產型轉為消費型”,于是我國開始探索增值稅轉型改革。此后,自2004年7月1日起,我國開始在東北地區的部分行業率先試點擴大增值稅抵扣范圍的改革,為今后在全國范圍內推行做好鋪墊。自2007年7月1日起,試點范圍進一步擴大,先后在河南、山西、湖北等6省老工業基地城市的裝備制造業、石油化工業、冶金業、汽車制造業、農產品加工業、電力業、采掘業和高新技術產業中試行擴大增值稅抵扣范圍;這些行業的企業在購買設備、技術改造等固定資產投資時所繳納的增值稅可以增量抵扣。同時,抵扣方式也逐步由增量抵扣改為全額抵扣。2008年7月1日,我國又將試點范圍進一步大到內蒙古自治區東部5個盟(市)和四川汶川地震受災嚴重地區,同年修訂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及《實施細則》,自2009年1月1日起實施,標志著我國增值稅徹底實現了由生產型向消費型的轉變。
  3.3   2016年5月1日起我國全面實施營業稅改征增值稅
  為消除對貨物和勞務分別征收增值稅與營業稅所產生的重復征稅問題,優化稅制結構和減輕稅收負擔,促進經濟發展方式轉變和經濟結構調整,自2012年1月1日起,我國交通運輸業和部分現代服務業首先在上海市開展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繼而于2013年8月1日起在全國范圍內實行“營改增”。此后,鐵路運輸和郵政業(2014年1月1日)及電信業(2014年6月1日)“營改增”試點相繼在全國范圍內開展。“營改增”試點范圍最終擴大到建筑業、房地產業、金融業、生活服務業,至2016年5月1日起,我國全面實施營業稅改征增值稅。2017年11月19日,國務院發布了“關于廢止《中華人民共和國營業稅暫行條例》和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的決定”(國令第691號),正式結束了我國營業稅的歷史使命,標志著我國稅制改革邁出了關鍵的一步。   3.4   2019年4月1日起我國推進增值稅實質性減稅
  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推進增值稅實質性減稅,2019年3月20日,國家發布《關于深化增值稅改革有關政策的公告》,該公告自2019年4月1日起執行。至此,作為減稅降費“重頭戲”的深化增值稅改革正式落地。此次深化增值稅改革包括降稅率、擴“抵扣”、退“留抵”等一攬子舉措。是繼2016年5月1日營業稅改征增值稅全面實施以來我國流轉稅制中的又一次重大變革。繼2018年國家將制造業等行業原適用17%增值稅率調整為16%后,此次改革又將該稅率降至13%,將之前交通運輸業、建筑業等行業10%的稅率降至9%,此舉必然大幅降低實體經濟行業稅收負擔,有利于促進我國實體經濟發展壯大。本次改革中,進一步擴大了增值稅可抵扣進項稅額范圍,將購進國內旅客運輸服務納入了抵扣范圍,同時將原“企業取得不動產支付的進項稅額第一年抵扣60%,第二年抵扣40%”的規定改為一次性全額抵扣,還增加了一項加計抵減的稅收優惠政策。并在2018年對部分行業實行一次性“留抵退稅”基礎上,將“留抵退稅”擴大到全行業,納稅人只要符合一定條件,新增留抵稅額就可以退還,這標志著我國正式建立了期末“留抵退稅”制度,在完善增值稅制度方面又向前邁出了一步。
  4     我國深化增值稅改革的重大意義
  1979年,我國引入增值稅,采用多環節按增值額征收的增值稅制度,該制度有利于消除重復征稅、鼓勵專業化協作發展,是改革開放條件下的必然選擇。1984年起實施的工商業增值稅改革,歷經20世紀80年代試點、20世紀90年代全面推行、21世紀初轉型3次重大改革,基本實現了消除工商業重復征稅的預期改革目標。自2012年起,實施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將增值稅由工商業擴大至服務業,有利于促進現代服務業的發展和崛起,以實現我國由制造業大國向服務業強國轉變的長遠目標。2019年4月1日起實施的增值稅降稅率、擴“抵扣”、退“留抵”等政策,有利推進我國增值稅實質性減稅,是切實減輕企業負擔、“放水養魚”、激發市場活力、增強經濟發展后勁的重大舉措。此次增值稅大幅降低稅率,對于制造業來講,無疑是最大的政策受益者。作為國民經濟發展的基礎產業,制造業降低稅率,可直接影響重要資源和原材料采掘、供應企業以及零部件加工和生產行業的稅收負擔。由于價格機制的作用,減稅紅利還將通過制造產業鏈條層層傳遞,讓更多的行業和產業受益,不但增強我國制造業的國際競爭力,還助推社會全行業發展。自1979年我國引入增值稅至今,已整整40年,以完善稅收制度、實施結構性減稅、促進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為宗旨的增值稅改革完成了由部分產品試點向所有行業全覆蓋轉變的歷史性突破。增值稅改革是我國宏觀政策支持穩增長、保就業、調結構的重大抉擇,使我國稅收制度更加合理,稅收結構更加優化、財政基礎更加穩固,財政收入保持穩定可持續增長。更為重要的是,增值稅改革順應改革開放要求,支持和促進了我國經濟不斷轉型、升級和發展。
  主要參考文獻
  [1]楊瑞茜.中國稅制[M].北京:北京希望電子出版社,2017.
  [2]胥佚萱,林志偉.增值稅轉型改革與企業固定資產投資決策——基于中國上市公司數據的面板雙重差分模型分析[J].稅務與經濟,2011(1).
  [3]魏朗.深化增值稅改革的重大意義[N].南方日報,2019-04-04.
  [4]胡怡建.增值稅:不斷突破的40年[N].中國稅務報,2018-09-26.
  [5]唐君尹.增值稅轉型改革對發電企業的影響分析[J].納稅,2019(9).
  [6]馬雙,吳夕,盧斌.政府減稅、企業稅負與企業活力研究——來自增值稅轉型改革的證據[J].經濟學(季刊),2019(2).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3/view-15070658.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