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ygue0"><bdo id="ygue0"></bdo></source>
  • <s id="ygue0"></s>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云南藏區發展戰略的路徑選擇與經驗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文章對云南藏區經濟社會發展歷程進行了梳理,并對其發展戰略的路徑選擇及其經驗進行了總結分析,以期對云南藏區下一步的發展及其他藏區的經濟社會發展發揮借鑒參考作用。
      關鍵詞:迪慶;發展戰略;路徑選擇;經驗研究
      一、云南藏區基本概況
      迪慶是云南省唯一的藏族自治州,是云南藏區的主體部分,全州國土總面積23186平方公里,轄香格里拉市、維西縣和德欽縣,20個鄉9個鎮,181個村民委員會,12個居民委員會。至2017年末,全州常住總人口41.2萬人,少數民族人口占總人口的88.99%。其中藏族人口132057人,占總人口的35.99%;傈僳族人口111173人,占總人口的30.3%;納西族人口46419人,占總人口的12.65%。千人以上的少數民族有彝族、白族、普米族、苗族、回族。
      近年來,隨著區域經濟的快速發展,迪慶在日益形成的滇川藏區域經濟中開始顯現出其獨特的影響力,加快迪慶經濟和社會發展,把迪慶建設成為全國最好的藏區,實現藏區經濟繁榮和社會穩定,對于東部藏區乃至整個藏區將起到積極的示范和帶動作用,對促進民族團結,維護藏區穩定,實現國家長治久安具有重要意義。本文對迪慶經濟社會發展歷程進行了梳理,并對其發展戰略的路徑選擇及其經驗進行了總結分析,以期對迪慶下一步的發展及其他藏區的經濟社會發展發揮借鑒參考作用。
      二、云南藏區經濟社會發展歷程及發展戰略的路徑選擇
      迪慶和全國各地一樣先后經歷了社會主義改造、計劃經濟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三個歷史階段,不同的歷史時期都給迪慶打上了不同的歷史烙印。筆者依據迪慶州經濟社會發展的歷史特點將其發展歷程分為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1950年迪慶解放~1978年(社會轉型期)
      1957年9月13日,迪慶藏族自治州成立,由麗江專區代管。建國初期,由于歷史、地理和社會等因素,迪慶各民族、各地區的社會發育程度不盡相同,藏族地區多屬封建農奴制社會,傈僳族地區多處于原始社會末期,納西族和漢族地區屬封建社會后期,彝族聚居區還是奴隸制社會形態,階級矛盾和民族矛盾錯綜復雜。1957年迪慶藏族自治州成立時,全州總人口16.57萬人,地區生產總值1272萬元,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35萬元,財政收入72萬元。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627萬元,農民人均純收入58元,在職職工年平均工資345元,三產比重66.82﹕0.55﹕32.63。從20世紀60年代到70年代末,迪慶卷入了全國性的“反右傾”“大躍進”“人民公社化”的政治運動中,在接二連三的政治運動中,受體制、政策等因素制約,自治州立足自身實際開展工作受到束縛,民族區域自治政策沒有得到很好的落實,生產力發展緩慢,迪慶經濟社會發展在艱難中緩慢前行。
      第二階段:1972年~1998年(“木頭財政”期)
      20世紀70年代初期,迪慶境內的木材采伐、銷售均以個體和集體經營為主,1972年,國家林業部門鑒于全國經濟建設需要,在迪慶投資成立了中甸林業局,1975年中甸林業局正式投產。當年,全州生產木材24071立方米,工業產值169萬元。之后15年間,迪慶境內的森工企業越來越多,至1990年達到11家,工業總產值達4102萬元。在“靠山吃山”的思想引導下,迪慶的經濟建設在相當程度上依靠森工企業來支撐,至1998年,迪慶累計采伐天然林商品材478.96萬立方米,每年消耗森林28萬立方米,全州森工企業每年為地方財政上繳利稅占地方財政收入的80%以上,迪慶大多數百姓從事森林采伐、運輸、服務等工作,林業在這一時期是全州的支柱產業和財政收入主要來源。
      1998年6月,我國長江流域發生了全流域性的大洪水,這次罕見的洪災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10月20日,黨中央、國務院宣布全面停止長江、黃河流域上中游天然林采伐。迪慶作為金沙江、瀾滄江上游天然的生態屏障,全境被列入了天然林禁伐的范圍,這是迪慶經濟社會發展方式必需轉型的一個關鍵的歷史轉折點。自此,迪慶的“木頭財政”“木頭經濟”戰略沒有了繼續發展的可能性,天然林禁伐后,迪慶財政收入急劇下滑、農牧民收入銳減,經濟瀕臨崩潰。這樣的現實困境促使迪慶必須改變發展方式,重新尋找和定位符合自身實際的發展戰略。
      第三階段:1998年~2007年(探尋發展期)
      根據國家產業政策和可持續發展戰略的要求,迪慶州全面停止了天然林采伐。如何把一個貧窮落后的自治州引上健康發展的道路,成為迪慶各級黨委政府的頭等大事。這一階段迪慶探索定位發展戰略的過程主要有以下四個步驟:(一)1998年9月,中共迪慶州委四屆四次全會提出“113341”發展思路,即“高舉鄧小平偉大旗幟,以旅游業為龍頭,加強基礎,加強環保,加強管理;發展農業、發展科教,發展非公有制經濟;建設旅游業、畜牧業、生物資源和水資源開發四大支柱產業;把迪慶建成全國最好藏區之一”。這個發展思路第一次把旅游業作為先導產業提出來。(二)2001年6月18日,中共迪慶州委第五次黨代會作出“兩州一通道”戰略部署,即“建設高原生態經濟州,建設香格里拉文化州、建設滇川藏大通道”,并再次強調“把迪慶建成全國最好藏區之一”的目標。這是迪慶第三次調整經濟社會發展思路,在保留原來的四大支柱產業提法的基礎上,首次將生態及文化建設放在了發展戰略的層面,也首次提出了“滇川藏大通道”的概念。(三)2003年6月11日,云南省政府第三次迪慶現場辦公會確立了“生態立州、文化興州、產業強州”的“三州”戰略,努力實現“把迪慶建成全國最好藏區之一”的目標。這個發展思路在上一階段“兩州”戰略的基礎上不斷完善,對產業發展的重要性有了更加科學的認識,與迪慶社會經濟發展的客觀實際相吻合。對原定的四大支柱產業作了相應的調整,畜牧業退出四大支柱產業的舞臺,礦產業代替畜牧業進入四大支柱產業的行列。(四)2007年9月,中共迪慶州委六屆五次全會上,州委、州政府提出“生態立州、文化興州、產業強州、和諧安州”的“四州”戰略,并提出了“建設全國藏區跨越發展和長治久安示范區”的新戰略目標,首次提出“和諧安州”戰略,這個發展思路是原“三州”戰略的充實和完善,也是全國藏區社會發展的必然要求,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下,根據具體州情,形成了集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態為一體的系統戰略,對發展戰略的全局性考慮較為充分,戰略選擇更為科學規范和充實完善。在此之后,“四州”戰略作為迪慶長期堅持的發展戰略持續至今。   第四階段:2008年至今(實踐完善期)
      在迪慶確定“生態立州、文化興州、產業強州、和諧安州”四大發展戰略后,便開始了對“四州”戰略的實踐與完善階段。2011年12月26日,迪慶州第十一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七次會議通過《迪慶藏族自治州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綱要》提出繼續實施“四州”戰略,做出了“一屏、一區、一廊、一地、一鏈、一帶、一園”的“七個一”戰略布局。2014年9月3日,中共迪慶州委七屆七次全會根據黨中央對藏區提出新的治藏方略的要求,結合迪慶實際,提出“四個深入貫徹”的總任務。此次會議也是迪慶經濟爬坡過坎的艱難期、換擋升級的陣痛期、香格里拉品牌亟待升級的核心期,是“三期”疊加的關鍵點召開的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會議。在社會穩定上,“4+1”調處問題;在生態建設上,“寧可犧牲一點發展速度,也要堅守和保護生態”的理念和要求,對迪慶的發展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和緊迫的現實意義。
      2015年1月,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考察云南,科學指明了云南省今后一個時期的發展路徑和工作重點,習近平指出云南要“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引領各項工作,主動服務和融入國家發展戰略,闖出一條跨越式發展的路子來。2016年2月,迪慶州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第六次會議審議通過了《迪慶藏族自治州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其戰略定位是立足“資源富集區、水源涵養區、生態保障區、民族聚居區、文化特色區、發展滯后區、維穩關鍵區”的州情,發揮區位、資源、品牌和政策優勢,加快全國藏區跨越發展和長治久安示范區建設,努力成為全國藏區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區、全國藏區生態文明建設排頭兵和東部藏區輻射中心,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偉大目標。
      三、云南藏區發展戰略演變取得的實踐成效
      自1950年迪慶解放到1993年12月,迪慶的經濟社會發展軌跡一直都按照國家、云南省的計劃要求來走,在“六五”之后雖有一些初期的探索,但是真正意義上立足州情特點的發展戰略思路尚未形成。以1993年12月26日云南省政府第一次迪慶現場辦公會為標志,迪慶有了真正意義上較為結合實際的發展戰略思路,從“十六字”戰略→“113341”戰略→“兩州一通道”戰略→“三州”戰略→“四州”戰略,再到“四州”戰略確定后的實踐完善階段,迪慶發展戰略的路徑選擇日趨科學化、完善化。以下為迪慶州1957年~2017年主要經濟指標對比圖。
      四、云南藏區發展戰略演變的經驗研究
      (一)發展戰略的制定以國情、省情和全國、全省的政策為基本導向
      從迪慶經濟社會發展的歷程來看,無不印刻有全國、全省政策導向的烙印。在社會轉型期,迪慶和平解放的首要任務是對當時的社會形態進行社會主義改造,并建立起人民政權。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主要開展農村經濟體制改革,釋放農村經濟發展的活力。2006年10月11日,中共第十六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全面分析了形勢和任務,研究了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若干重大問題,2015年1月,習近平總書記考察云南,深刻闡述了事關云南全局和長遠發展的重要問題,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會議對新時期的藏區工作提出了新要求,中共迪慶州第八次代表大會指出全州工作要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和考察云南重要講話精神,堅持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指出的五大重要原則,深入推進“四州”戰略,重點突出“立生態、優產業、興旅游、惠民生、促和諧、強黨建”幾個方面的工作,全面推進全國藏區跨越發展和長治久安示范區建設。
      由以上幾點可以看出,迪慶發展戰略路徑選擇過程是一個隨著國情、省情變化而不斷調整與制定完善的過程,而且發展戰略的指導思想必須以國家和云南省的政策為基本導向。
      (二)發展戰略的路徑選擇立足于不同時期的州情變化
      每一個發展戰略的制定都是由特定時期的州情背景來決定的。迪慶與我國其他藏區山水相連,語言文化和風俗習慣相似,自然狀況和發展程度大致相近,迪慶的自然資源、區位優勢、社會環境和發展潛力與其他藏區相比更為明顯,于是1997年2月,中共迪慶州委四屆二次全會明確提出“把迪慶建成全國最好藏區之一”的戰略目標,與“十六字”戰略思路相配套,形成了具有戰略思路、布局和目標相統一的全面的發展戰略,自此迪慶州拉開了經濟社會跨越發展的序幕。
      隨著國家禁伐天然林決定的執行,迪慶全面停止了全州范圍的商品木材采伐,多年來依存的森工產業全面關停,以森工為主的產業格局不復存在,迪慶經濟賴以支撐的“木頭財政”隨之消失,全州經濟發展陷入低谷。迪慶必須要進行戰略調整,州委、州政府以香格里拉品牌為依托,逐漸將旅游業打造成迪慶的先導產業。以旅游業為龍頭,帶動其他產業發展,提出了“113341”發展戰略,成為了當時州委、州政府進行決策、調整發展思路和制定產業政策的戰略依據和迪慶經濟社會發展的總體趨勢。
      伴隨“香格里拉”和“三江并流”兩大世界級品牌效益逐步發揮了積極作用,迪慶州旅游業蓬勃發展,產業結構調整取得了明顯的成效,經濟保持了持續、快速增長的勢頭,迪慶經濟社會發展進入“黃金發展期”。“十五”期間,迪慶地區生產總值年均增長21.5%,人均生產總值突破800美元,地方公共財政預算收入年均增長18.9%。在保護生態環境的前提下,依托豐富的資源,加快產業建設步伐已成為迪慶加快發展的歷史性課題。于是在“建設高原生態經濟州、香格里拉文化州”的基礎上,增加了“產業強州”戰略,形成了“生態立州、文化興州、產業強州”的“三州”發展戰略。
      (三)發展戰略的產業布局需要符合市場經濟的規律,但是也離不開政府的引導調控
      發展戰略需要產業布局來支撐,產業培育和產業發展是政府引導及市場經濟規律支配的結果,是政府依托資源優勢與市場調節實現雙贏的過程。20世紀70年代到90年代末期,迪慶發展木材經濟,其很大程度上是由國家經濟發展需要造成的,政府的引導在其中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1998年天然林禁伐后,迪慶州借助“香格里拉”品牌的機遇實現了產業轉移,開始發展以旅游業為龍頭,畜牧業、生物資源和水資源開發的四大支柱產業,迪慶的水電資源完全可以按照市場經濟的原則來進行開發,政府則在市場監管、生態保護、環境污染、移民搬遷、原住民補償機制等方面設置嚴格的準入門檻,而開發商則可以按照市場規律來完成產業的興起。旅游業則主要由政府組織研究、宣傳包裝、策劃推介和市場營銷。生物資源開發也主要政府依靠自身的資源條件和產業規劃,在土地、規劃、招商、物流等方面做基礎的前期工作和后期的服務工作,如迪慶的工業園區化、園區產業化的發展就是政府引導產業發展的案例。在2003年“三州”戰略中,對旅游業、畜牧業、生物產業和水電業的原四大支柱產業進行了調整,畜牧業退出四大支柱產業,以礦產業替代畜牧業進入四大支柱產業。這也是市場選擇和政府引導相互作用的結果。迪慶的畜牧業在市場競爭中并不占絕對優勢,而境內蘊藏豐富的銅礦資源是迪慶產業建設的又一突破口,在保護生態環境的前提下,以市場為導向,重點開發紅山、羊拉、普朗銅礦,力爭成為中國西部最大的銅業基地成為了迪慶州支柱產業之一礦產業的發展目標。   (四)發展戰略的制定需要有全局性眼光,并且是一個逐漸完善的過程
      從“十六字”戰略→“113341”戰略→“兩州一通道”戰略→“三州”戰略→“四州”戰略的發展歷程來看,迪慶發展戰略的路徑選擇是從粗放到細致,單一到全面的逐漸完善的過程,發展戰略日趨科學化、系統化。就拿引導全州經濟社會發展最長效的“四州”戰略及相配套的“四個家園”發展思路來說,生態立州是基礎,文化興州是需要,產業強州是手段,和諧安州是目標,這也是保護、繁榮和發展、穩定的關系。保護是發展、繁榮、穩定的基礎,迪慶州生態完美與脆弱并存,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綠水青山,守護賴以生存的綠色家園;保護生態就是要尋求可持續發展的生態經濟,創造更加有質量和效益的綠色GDP,建設迪慶特色的小康家園;保護生態就是保護人與自然和諧、人與人和睦的幸福家園。迪慶的保護、繁榮、穩定都需要通過發展來解決,是“四州”戰略和“四個家園”建設的總開關。穩定既和諧,是建設“四個家園”的目的,保護、繁榮、發展為社會和諧穩定提供了生態條件、精神支柱、物質基礎。和諧安州要探索和建立全新的幸福指數等指標體系,取代以生產總值為主的考核內容,探索全面、以人為本、可持續發展的具有藏區特色和迪慶特點的發展道路。“四州”發展戰略是迪慶探索出的一條集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態為一體的系統戰略,對發展戰略的全局性考慮更為充分。
      (五)發展戰略的制定既要符合國家發展戰略又要具有地方特點,具有前瞻性和開創性
      迪慶州發展戰略的路徑選擇與其他民族地區的發展具有共性,但是更具有區別于其他地區發展路徑的個性。如“木頭財政”期,迪慶州發展主要依靠得天獨厚的自然林木資源;1997年“香格里拉”落戶迪慶后,迪慶探索出了一條以旅游業為先導的發展戰略,并在分析迪慶與其他藏區的同質性和異質性的基礎上,提出建設全國最好藏區之一的發展目標,開始探索建立“全國藏區可持續發展試驗區”的構想。
      在發展戰略的布局上,迪慶州發展戰略布局一方面緊緊圍繞戰略定位來展開,另一方面又具有超越地區發展的全局性和前瞻性眼光,“十六字”戰略中指出“把迪慶建成滇、川、藏毗鄰地區大三角區域經濟中心”,到“兩州一通道”戰略布局中的“建設連接滇川藏重要通道”是對迪慶地理位置特殊性的長遠認識,到“十二五”規劃做出的“一廊”(建設昆明-迪慶-拉薩對內開放經濟走廊)布局,再到“十三五”規劃中提出的努力成為“東部藏區輻射中心”,借助國家和省支持藏區加快發展的戰略部署,強化大香格里拉核心區的功能作用,大力培育發展新動力、拓展發展新空間,將迪慶建設成為滇川藏大香格里拉的黃金樞紐、旅游集散中心、物流中心、民族文化交流中心和面向東部藏區的輻射中心,努力成為帶動區域發展的主引擎。
      五、結語
      從1950年迪慶和平解放至今,迪慶發展戰略的制定完善過程經歷了社會轉型期→“木頭財政”期→探尋發展期→實踐完善期,在不同的歷史背景下,每一時期都有具有不同的特點。發展思路的調整歷程是一個自我認識的過程,這一過程包括在全球經濟一體化進程和國家戰略背景下,對迪慶州情的不斷再認識,每一次戰略調整,都使得迪慶對州情的認識更加清晰,把握更加準確,發展目標更加具體。通過對迪慶發展戰略路徑的歷程進行歷史梳理及經驗研究,將對云南藏區建設全國藏區跨越發展和長治久安示范區發揮“以古鑒今”的作用。
      參考文獻
      [1] 倪榮華.迪慶跨越發展的歷史考察[M].昆明:云南教育出版社,2013.
      [2] 侯吉林.回顧與展望:行進中的香格里拉[M].昆明:云南民族出版社,2017.
      [3] 迪慶藏族自治州林業局.迪慶藏族自治州林業志[M].內部資料,2000.
      [4] 趙紹敏,齊扎拉.香格里拉之路——有藏區特色社會主義發展道路新探索[M].昆明:云南民族出版社,2002.
      作者簡介:和淇,迪慶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4/view-14711259.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