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馬克思博士論文的文本解讀之“研究的對象”

作者:未知

  摘 要:博士論文是馬克思第一部完整的、公開出版的哲學著作,是馬克思思想成長歷程中一個極其重要的文本,也標志著馬克思哲學思想中一個重要的發展階段。此前,或受限于文獻的缺乏,或受制于解讀模式的偏頗,馬克思早期文本往往被認定為意義不大而不被重視,作為馬克思學生生涯具有代表性的著作——博士論文自然也被冷落。為了從整體上全面把握和評價馬克思學說,對馬克思早期思想進行研究是必要的,博士論文作為承載馬克思早期思想的重要文本,對其進行文本上的解讀是重要的。在結合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礎上僅對博士論文第一部分《德謨克利特的自然哲學與伊壁鳩魯的自然哲學的一般差別》的第一節“研究的對象”進行文本解讀,并做簡單述評。
  關鍵詞:博士論文;伊壁鳩魯主義;斯多葛主義;懷疑論
  中圖分類號:A81   文獻標志碼:A   文章編號:1002-2589(2019)05-0024-03
  馬克思博士論文的第一部分是《德謨克利特的自然哲學和伊壁鳩魯的自然哲學的一般差別》,其中第一節“研究的對象”是馬克思寫作整篇論文之前關于選題的介紹。盡管是一個簡介,在行文上仍具有較強的邏輯性和深刻性。首先,馬克思在介紹希臘哲學研究現狀的同時獨樹一幟地表達了自己的觀點,肯定了伊壁鳩魯派、斯多葛派、懷疑派在希臘哲學中的特殊地位;其次,他初步指明了論文研究的對象,即“這些體系與古代希臘哲學的聯系”,接下來分析了研究這個問題的原因;然后,在此基礎上真正闡明了論文的研究對象,即伊壁鳩魯的自然哲學對德謨克利特的自然哲學的關系;最后,他對這個選題和對象的研究做了一個評價,即可看作論文的難點、重點和寫作方法。根據馬克思在論文第一節的行文邏輯,本文將根據文本段落(以《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四十卷中的《自然哲學和伊壁鳩魯的自然哲學的差別及附錄》為參考)分以下部分進行解讀。
  一、希臘哲學的迷霧:伊壁鳩魯主義、斯多葛主義、懷疑論在希臘哲學中歷史地位的失衡
  馬克思博士論文的第一部分的第一節主要在論述論文的對象,然而在徹底闡明論文對象之前,馬克思首先闡述了論文的研究現狀,即伊壁鳩魯主義、斯多葛主義、懷疑論在希臘哲學中的歷史狀況,其集中闡述出現在文本的前兩段。
  馬克思在論文開篇就揭示了人們對希臘哲學的一個一般認識,即希臘哲學在亞里士多德之后就衰敗停止了,其后的伊壁鳩魯派、斯多葛派、懷疑派的出現和存在并沒有太大意義。馬克思大致從兩個方面對希臘哲學的歷史狀況進行了說明。一方面馬克思用兩個形象的比喻道出了人們這一認識:把亞里士多德比作哲學中的馬其頓王亞歷山大,把斯多葛學派比作堅強勇敢的斯巴達,但是斯多葛學派并非像斯巴達打敗雅典那樣去超越亞里士多德去贏得在希臘哲學上的榮譽。另一方面,馬克思闡述了人們對伊壁鳩魯哲學、斯多葛主義和懷疑論的評價:即以往哲學家把伊壁鳩魯派、斯多葛派、懷疑派看作是希臘哲學的附屬品,甚至隔斷他們與先前哲學的任何關系,進而把這些哲學體系和新柏拉圖派的神秘主義哲學聯系在一起,被看作是完全的幻想和混亂。這種評價具體體現在文本中“伊壁鳩魯哲學被看作德謨克利特的物理學和昔勒尼派的道德思想的雜拌;斯多葛主義被看成赫拉克利特的自然哲學、昔尼克派的倫理的世界觀,多少再加上一點兒亞里士多德邏輯學的綜合產物;最后,懷疑主義被看成反對這兩派獨斷主義的必不可少的禍害”[1]193。從這兩方面馬克思闡明了伊壁鳩魯主義、斯多葛主義、懷疑論在希臘哲學中歷史地位的失衡,撥開了希臘哲學的迷霧,即人們對亞里士多德之后哲學體系的錯誤評價,特別是對伊壁鳩魯哲學的錯誤解讀。面對這樣的情況,馬克思在字里行間依然鮮明地表達了自己的觀點,從“希臘哲學看起來似乎遇到了一個好的悲劇不應遇到的結局,即暗淡的結局”[1]193中可以看出馬克思并非認同這個“暗淡的結局”,而是另有見地,認為希臘哲學在亞里士多德哲學之后并未衰敗,仍有獨立的體系出現。下面馬克思就這個觀點進行了進一步的論證和明確,相應地也初步闡明了論文的研究對象。
  從這一部分我們多少可以窺探出馬克思學識的淵博和理論的深厚以及在學術研究上的敏銳洞察力。戴維·麥克萊倫在《馬克思傳》中提到馬克思在做博士論文之前進行了大量的準備工作,包括對德謨克利特的研究、對伊壁鳩魯哲學的探討、對黑格爾思想的研究、對海爾梅斯主義的批判,還有對萊布尼茨的著作、休謨的《人性論》、斯賓諾莎的《著作集》的摘錄筆記。所有這些研究和筆記都是與博士論文的寫作同時產生的,因此可以說博士論文是建立在對一個青年人來說令人驚奇的理論基礎上的。
  二、希臘哲學的曙光:伊壁鳩魯主義、斯多葛主義、懷疑論的歷史重要性
  第二部分是馬克思對其第一部分中亮明的觀點進行的分析論證,在論證的基礎上肯定了伊壁鳩魯主義、斯多葛主義、懷疑論在希臘哲學歷史中的重要性。這部分內容集中見于文本的3—6段。
  馬克思從發生、繁榮、衰亡這一進程方面的一般規律中可能存在特殊性這一原理來論證亞里士多德之后哲學體系的獨特地位。馬克思承認發生、繁榮、衰亡是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但它同時也是極其一般、模糊的概念,用這樣空泛的觀念理解不了什么東西,而是要重點考察這一規律中蘊含的特殊性(死亡本身已經預先包含在生命里面,因此死亡的形態也同樣應該像生命的形態那樣就其一定的特殊性中予以考察)。基于這一點馬克思質問道:“究竟伊壁鳩魯主義、斯多葛主義、懷疑主義是不是一些特殊現象呢?”馬克思經過分析論證,在下文對此質疑給出了明確的答案。到此,馬克思再次重申了自己的觀點,認為“英雄的死亡與太陽的西落相似,而不像青蛙鼓破了肚皮因而破裂致死那樣”[1]194。在這里,馬克思把亞里士多德比作希臘哲學的英雄,認為希臘哲學繼亞里士多德之后的衰敗,就像一個英雄的死亡,“英雄的死亡與太陽的西落相似”仍可以重現英雄的光輝。“而不像青蛙鼓破了肚皮因而破裂致死那樣”,死了以后就一無所有,蕩然無存。也就是說,馬克思把英雄隕落與太陽西落比擬,認為希臘哲學在亞里士多德之后仍會像西落的太陽一樣照常升起,散發光芒。希臘哲學死亡之處,正是新哲學重生之地,后來之新事物仍會生機勃勃,這種新生事物也就是他認為的伊壁鳩魯主義、斯多葛主義、懷疑主義這一在精神上具有獨立自主地位的新的哲學體系,即自我意識哲學。在強調了這些體系的歷史重要性之后,便表明了自己研究的對象,即研究這些體系與古代希臘哲學的聯系。這里初步提到的研究對象還較為寬泛,具體的研究對象馬克思對這些問題分析之后才明確地提出來。   三、伊壁鳩魯主義、斯多葛主義、懷疑論值得研究的三重原因
  第三部分是馬克思對為什么會選擇伊壁鳩魯主義、斯多葛主義、懷疑主義與古代希臘哲學的聯系作為研究對象所做的原因分析。這部分內容集中見于文本的7—8段。
  馬克思接下來分析了他“所要研究的乃是它們與古代希臘哲學的聯系”的原因,主要有三點。
  第一,作為希臘哲學終結的折中主義的一端,伊壁鳩魯主義、斯多葛主義、懷疑論有必要和另一端的亞歷山大里亞的折中主義思辨哲學就其關系加以探討。亞歷山大里亞哲學是指古希臘羅馬時期在埃及亞歷山大里亞興起的各種的哲學的學說的總稱,在不同程度上和折中主義、神秘主義思辨有著密切聯系。馬克思人認為作為希臘哲學終結的伊壁鳩魯主義、斯多葛主義、懷疑論與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有必要加以說明。
  第二,這個問題和情況值得研究的深層次原因是伊壁鳩魯學說同德謨克利特學說在內容上的關系是一種可以在繼承上加以比較的關系,而并非以亞里士多德哲學體系為依據的。因為他明確談到“出現了一些新哲學體系,它們不直接以這兩種豐富的精神形態(指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哲學體系)為依據”[1]194,“反而遠遠追溯至最簡單的學派,在物理學方面轉向自然哲學家(從泰勒斯到德謨克里特的希臘思想家),在倫理學方面轉向蘇格拉底學派”[1]194。并以當時人們把這些古代的希臘哲學作為這些新哲學體系的基礎,“把德謨克里特和昔勒尼派、赫拉克利特同昔尼克派結合在一起”再次說明這個問題。
  第三,作為特殊性和獨立性的存在,三大派哲學各自代表自我意識結構中的一環,具備“自我意識的普遍立場”的三大派哲學的整合正好構成自我意識的完整結構,這種現象的出現并非偶然。此處,馬克思引用了黑格爾對伊壁鳩魯主義、斯多葛主義、懷疑主義這三種哲學的評價來肯定研究對象的地位和價值。黑格爾認為,這三種哲學是古代哲學思想發展中三個獨立的階段,也是對亞里士多德體系的必然反應,并各自把亞里士多德哲學的一方面進一步發展到了極端。無論是黑格爾還是馬克思,他們關于自我意識結構的看法存在某種相似性,他們都認為,三大派哲學各自代表自我意識結構中的一環,三大派哲學的整合正好構成自我意識的完整結構。所以依據黑格爾的評價和自己的見解,馬克思在第二部分中的質問關于“伊壁鳩魯主義、斯多葛主義、懷疑主義是不是一些特殊現象呢?”給出了自己肯定的答案,即“這些體系合在一起看正形成了對自我意識的完備結構”。最后借希臘哲學的造物主蘇格拉底的形象體現出來的希臘哲學的性質來說明這些哲學體系的兩個特點,一是重視哲學理論與實踐的關系,因為“這種性質在那些體系內被認作真正科學的現實”。二是在馬克思看來,較之“那些較早的體系在希臘哲學的內容方面是較有意義、較有興趣的話,那么亞里士多德以后的哲學體系,主要是伊壁鳩魯派、斯多葛派、懷疑學派這一組的諸學派則在主觀的形式或其性質方面較有意義、較有興趣。”事實上馬克思認為,就內容方面,就其客觀知識方面,此前的希臘哲學更為突出。相比而言,自我意識哲學則在形式上更為突出。馬克思在這里明確地表明了這些哲學體系所具有的獨立性、特殊性、自我意識的普遍的立場以及與過去哲學的關系,肯定了他們作為亞里士多德之后哲學體系的重要地位。
  在關于這些哲學體系是否是一些特殊現象的時候,馬克思引用了黑格爾的觀點,但是最后他超越了黑格爾對這些體系在希臘哲學中地位的認識,黑格爾并沒有給這些體系很高的評價,但馬克思認為這三大哲學是對希臘哲學的超越和發展。另一方面,雖然馬克思也像青年黑格爾派一樣,認為古代希臘亞里士多德之后的哲學思想的三大流派——伊壁鳩魯主義、斯多葛主義和懷疑論具有重要意義,但他認為,古代的自我意識的哲學存在著由客觀決定的、與他那個時代的哲學狀況相類似的問題狀況。因此,他原本打算對亞里士多德以后的哲學進行一次全面的分析,現在則選擇德謨克利特的自然哲學和伊壁鳩魯的自然哲學之間的關系作為博士論文的題目,這也為下一部分馬克思明確提出博士論文的研究對象做了鋪墊。
  四、博士論文的研究對象和寫作動機
  經過一系列嚴密的邏輯分析,馬克思最終明確了博士論文的研究對象,即“伊壁鳩魯的自然哲學對德謨克利特的自然哲學的關系”。這也就是第四部分的主要內容,集中見于文本第9—10段以及11段的第一句。
  前文已經提到,在馬克思決定選擇《論德謨克利特的自然哲學與伊壁鳩魯自然哲學的差別》這個論文題目之前做了大量的閱讀和摘錄工作,這個過程無疑是艱辛和曲折的,也是非常必要的。做這個題目,一方面是因為馬克思最初認為黑格爾和亞里士多德在哲學的客觀歷史上存在類似的現象,即在亞里士多德以后的古代哲學和黑格爾的以后的當代哲學之間,存在一種歷史上類似的情形。另一方面,他認為亞里士多德之后的哲學包含現代思想的本質要素:它們奠定了羅馬帝國的哲學基礎,深刻影響了早期基督教道德,同時還含有18世紀啟蒙運動理性主義的顯著特征[2]28。基于以上兩方面原因,馬克思在研究過程中逐漸發展成為一種意圖,即打算闡述“關于伊壁鳩魯派、斯葛多派和懷疑派的哲學的全面情況,以及他們與早期和晚期希臘哲學思想的整個關系”。然而,在對這項工作深入的過程中,這個意圖并未能付諸實施,其結果是亞里士多德——伊壁鳩魯這條哲學史主軸線被德謨克利特——伊壁鳩魯的次軸線所取代。這樣看來,馬克思已經知道,關于德謨克利特的題目不僅是一個相對來說容易掌握的題目,而且也是在完成計劃中的全面闡述古代希臘哲學的著作以前必不可少的中間環節[3]299,把博士論文當作即將寫作的一部哲學史著作的導論。這正如馬克思所言:“在這里,只能滿足于仿佛作為一個例子,并且也只就一方面,即只就它們與較早的哲學思想的關系那一面來加以發揮。”緊接著馬克思又補充道:“作為這樣一個例子,我挑選了伊壁鳩魯的自然哲學對德謨克利特的自然哲學的關系來考察。”[1]195到此馬克思便在真正意義上明確了論文的研究對象。
  五、博士論文寫作的重點難點及方法   在第五部分,馬克思對這個選題和研究對象做了相應評價,談到了論文選題的難處、工作的煩瑣和這項工作的重要性,以及準備如何科學分析德謨克里特與伊壁鳩魯物理學之間的密切聯系。經過分析,筆者暫把這些內容作為博士論文的難點、重點和寫作方法。這部分內容集中見于文本的最后一段。
  在確定論文的研究對象后,馬克思坦言“我挑選了伊壁鳩魯的自然哲學對德謨克利特的自然哲學的關系來考察。我并不認為這是一個最適當的出發點。”[1]195對此,馬克思分析了“挑選伊壁鳩魯的自然哲學對德謨克利特的自然哲學的關系來考察”的動機,本文認為這可以看作論文的難點和重點。其難點一方面在于人們“把德謨克利特的物理學和伊壁鳩魯的物理學等同起來”的“根深蒂固的舊成見”是不容易突破的,如果從“舊成見”中充分闡發自己的觀點來論述以說服他們這似乎是不容易的。另一方面,這項工作的真正開展需要做許多較為龐大煩瑣的準備工作。其重點在從對德謨克利特與伊壁鳩魯的物理學之間的密切聯系中“找出一種貫穿于其最微小的細節中的本質差別來”顯得尤其重要。一是“舊成見”的難以突破;二是“二者差別的細微”難以發現,從中我們可以看到正是因為這項研究既有難點又有重點,所以才彰顯出真正的價值。
  最后,馬克思指出了關于論題的論證方法,即在做一般的考察之前,先分析個別。因為“只作及其一般的考察,就會令人懷疑究竟所得到的結論是否能在細節方面予以證實。”因此,他認為必須要先“在細節方面指出差別”,并在獲得的相對孤立的個別事物彼此聯系起來,從而證明一般的聯系,即“在大的輪廓方面其關系更容易指出”。
  六、總結
  縱觀馬克思博士論文的開篇部分,回望馬克思做這項工作的歷史,仍給予我們感動和收益。距今180余年的博士論文捧在手上尚有余溫,歷經百年其價值仍熠熠生輝,而且我們能感受到青年馬克思在做此論文的熾熱之心,不能不為他對學術研究嚴肅認真的態度和治學求真刻苦努力的精神所深深折服。作為馬克思的第一部哲學著作,博士論文中包含著豐富而深刻的、尚在胚胎形式中的哲學世界觀,其后成熟的馬克思思想都可以從中找到相應的“原產地”。因此,認真解讀馬克思的博士論文對我們系統、歷史地理解馬克思哲學的形成,把握青年馬克思與成熟馬克思之間的關系是至關重要的。
  參考文獻:
  [1]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
  [2]戴維·麥克萊倫.馬克思傳(第4版)[M].王珍,譯.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6:28.
  [3]馬列主義研究資料:第2輯[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9.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4/view-14908501.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