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內部人視角下的黑幫世界:《城中城——社會學家的街頭發現》

作者:未知

  [摘要]1989年進入芝加哥大學社會學系攻讀博士學位的美國社會學家素德·文卡特斯,為了研究城市貧困問題而進入了當時芝加哥最為著名的“城中城”貧民窟——羅伯特·泰勒計劃區,卻意外地結識了黑幫團伙的老大J.T.,也因此踏入了這個與黑幫世界息息相關的社區,開始了一場作為內部人的田野調查。素德·文卡特斯將他的日常經歷以及所見所聞統統記錄了下來,為我們刻畫了黑幫世界的日常以及社區居民的生活,他成為了“其中的一員”,并從內部解釋了黑幫組織、社區暴力、利益紛爭等問題產生的原因,素德·文卡特斯打破了社會科學研究的局限性,并引起了現代文明中的人們產生新的思考。
  [關鍵詞]黑幫;社會網絡;《城中城》:素德·文卡特斯
  中圖分類號:C912.4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1674-9391(2019)05-0091-04
  基金項目:2015中央高校自由探索面上項目“內蒙古B市社區社會工作模式研究”(15LZUJBWZY029)、2015中央高校重點項目“西北民族社會發展研究”(15LZUJBWZD001)、2017中央高校重點項目“西北民族地區社會治理研究”(17LZUJBWZD023)階段性成果。
  作者簡介:趙利生(1966-),男,甘肅正寧人,蘭州大學西北少數民族研究中心暨歷史文化學院教授、博士、博士生導師,研究方向:民族社會學研究;東宇軒(1993-),男,藏族,寧夏銀川人,蘭州大學西北少數民族研究中心暨歷史文化學院民族社會學碩士生,研究方向:少數民族社會與文化研究。甘肅 蘭州730020華康德曾經指出,在美國社會學研究有關貧困(poverty)和貧民區(ghetto)的討論中,長期以來存在著三種“不良傾向”。第一種是對貧民區這一概念的稀釋化,也就是在討論中混淆并減弱了種族的基礎性;第二種傾向是從某種外部視角出發,將貧民區描述為一種失序的社會形態,無論在個體還是集體的層面上,都可以用“匱乏和不足”這樣的負面詞語來形容,而沒有從其內部出發討論其內在機理與特別的社會功能形態;第三種是從失組織(disorganization)的概念出發,傾向于將貧民區及其居民荒誕化(excoticize)。①這三種傾向結合在一起,構成了一種強大的“認識論屏障”(epistemological obstacle),使得針對美國貧困的討論都是基于外部視角的想象,其真實和可信度有待商榷,此外在沒有真正來自貧民和貧民窟的內部視角的描述和論據的情況下,部分十分極端的觀點及理論無疑會造成學者在進行研究時的認知模糊和偏差,這使得貧困社區在主流文化中始終沒有得到正確的認知,人們對貧困社區的印象更多的是一個充斥著暴力、毒品、性等的危險地帶,除了這種偏見之外,在主流社會中,貧困社區就像一個看不清摸不著、是人們想要避開的地方。但是當印度裔的年輕學生素德·文卡特斯進入這個芝加哥最為著名的“城中城”貧民窟——羅伯特·泰勒計劃區,這樣一個充斥著暴力的非正常的社會組織,進行他的第一次社會調查并生活多年后,事情變得開始有所不同。他將自己在這里經歷的種種事跡、認識的人們、與他們的對話、社區內復雜的交際網絡、幫派之間的沖突與矛盾、利益合作關系等,通過回憶的方式寫進了日記當中。這十年的日記,打破了那個強大的認識屏障,成為了撬開這個未知世界大門的鑰匙,他以一個內部人的身份,在內部視角研究下,為我們展現了這個貧困社區的內部的真實面貌,揭開了這里的面紗,解答了有關城市中貧困社區出現的種種問題,為現代社會科學如何打破其研究的局限性提供了新的視角,并指出了美國現代文明進程所面臨的貧困問題的產生緣由,為以后的發展開拓新的思考路徑。素德·文卡特斯,《城中城:社會學家的街頭發現》給我們展現了這其中不為人知的黑幫世界。[1]
  一、初探:嘗試進入黑幫世界
  在素德·文卡特斯來到貧民區并打聽羅伯特·泰勒計劃區的事情時,他引起了人們的警惕,沒有多少人愿意回答他問卷中的問題,哪怕是非常簡單的問題。在最初的交談中,這里的人們似乎十分確信這位來自外部世界的不食人間煙火的年輕學者是無法跟窮人打交道的,還嘲諷他與其來問這些“沒有意義”的問題,不如去親身體驗一下他們的生活,然而人們帶著嘲弄的的一席話卻給素德·文卡特斯打開了新的思路,這也成為他決定親身進入這城中城的契機。
  即使再三被官方警告不要與黑人貧民區有所接觸,素德·文卡特斯還是冒著危險進入了羅伯特·泰勒計劃區,果不其然,在進入沒多久后他就被這里的武裝黑幫勢力圍住,并被質問了各種關于幫派的問題,所幸的是在被質問時黑幫老大J.T.剛好來到了這里,J.T.曾經上過大學的經歷使得他對素德·文卡特斯這個學者的突然到來非常感興趣,兩人的對話十分投機,似乎有些停不下來地聊了一夜之后,J.T.告誡素德·文卡特斯說:“你不應該四處問人們那些愚蠢的問題。對于我們這種人,你應該和我們混在一起,了解我們做什么,怎么做。沒有人會回答你這類問題的。你應該去理解年輕人是怎么在街上討生活的。”[2]24不同于之前的人們對于素德·文卡特斯德的嘲弄,J.T.的話語中透露出想要阻止素德·文卡特斯進入社區進行研究的心思,或許他認為這對于素德·文卡特斯這個來自外面文明社會的年輕學者來說太過困難,然而對于素德·文卡特斯來說,這短暫的一夜卻令他的世界發生了改變,未知的世界極具吸引力,但是這里的危險和暴力又令他猶豫,最終他做出了決定——嘗試進入到羅伯特·泰勒計劃區并在這里生活。
  在進入到羅伯特·泰勒計劃區并開始另類生活的日子里,素德·文卡特斯經歷了足以顛覆他世界觀的各種各樣的事情,這里充滿著利益紛爭,也充斥著沖突暴力。在這里,有著黑幫保護的人們與黑幫們之間的矛盾、黑幫內部的矛盾、幫派之間的矛盾、黑幫與警察之間的矛盾等,但是這種種矛盾在基于不同的利益關系的驅使之下,似乎又有著其存在的合理性和必然性。素德·文卡特斯十年間所經歷的種種故事也一步步詮釋了為何黑幫能夠在羅伯特·泰勒計劃區占據如此重要地位的原因。在J.T.的安排下,素德·文卡特斯甚至體驗了當一天黑幫老大的經歷,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天,但卻是傳奇的一天,他在這天中面臨每一個問題、事件都在事后被J.T.等人進行評判,他們告訴了素德·文卡特斯不同選擇背后所充斥著的沖突以及利益關系,詮釋了黑幫的所作所為并不僅僅是利用暴力來使人們屈服,更多的是被定制的極具原則性的規矩、黑幫老大們對于利益的衡量以及計算、他們為了自己的利益所做出的算計,素德·文卡特斯在這一天認識到這平凡卻又極富戲劇性的黑幫老大的角色是多么的難以扮演,也使得他的好奇心更加旺盛,想要了解更多關于在這個地方生活所面臨的各種問題的答案。   二、接觸:黑幫的權威與規則
  在羅伯特·泰勒計劃區,各棟建筑被密集地規劃在了一個區域,彼此緊緊擁擠在一起,似乎是有意避開鄰近的中產階級居住區一樣。在這里,每一棟樓都有一個組織,偶爾也指稱為幫派,組織之間既有沖突,也存在著競爭關系。但是J.T.的黑幫卻不太一樣,他的這一幫派就好像是羅伯特·泰勒計劃區表面上的管理機構,他或許是一個不法之徒,但他在這里更像是一個立法者,J.T.的所作所為表明,他的組織才真正統治著這個街區。他非常具有侵略性地監控了這些大樓,力度甚至超過了監管這個地區的警察,在J.T.所管轄的這個幫派里,他每周至少要去這里的三棟樓各巡視一次,目的在于確保住在這里的人們能夠乖乖聽他們的話,不要惹出不必要的麻煩,以免招來警察,這是組織中一條不成文的規則。另外,他的幫派還保護擅居者,一些來自外面的沒有居所的人,對于幫派來說,只要給他們錢并且聽話,便可以提供安身之所,這是一筆互利的買賣。除此之外,他們還給性工作者提供公寓來作為工作場所,并定期向她們收取月費,但管理更為苛刻,這是為了避免“癮君子”招來警察。總的來說,遵守這里的規則,幫派便會保護他們,但當觸犯了規則的時候,則有著嚴厲的懲罰。
  之后的日子里,繼續跟隨著J.T.的素德·文卡特斯得知黑幫組織與政客有著密切的聯系,出售毒品,調開警察,賭博詐騙等都有政客插手來保護他們的組織,而報酬則是為政客捐款和拉攏投票,這讓素德·文卡特斯十分驚訝,也使他認清了政客的腐敗以及J.T.的野心——幫派政治化。
  三、深入:兩個世界與站隊
  在這里度過的幾年時間中,素德·文卡特斯面臨著許多不同的困境:在田野調查過程中,中產階級社區與貧困社區兩個世界之間的巨大落差常常使得他無所適從。這樣的差別不僅體現在芝加哥的主流社會文化與羅伯特·泰勒區的地方亞文化上的不同 ,也體現在他所屢屢碰到的現實問題:他被要求站隊 。[3]
  在素德·文卡特斯接觸并了解了這里的毒品經濟以及黑幫與貪污腐敗的政客的勾結,問題隨之而來,他到底是應該作為幫派的一員來幫忙隱瞞某些信息,還是要作為一個社會人履行義務告知警方一些違法的事情,他的道德底線受到了極大的沖擊,在內心中一番掙扎后,他暗自決定如果自己被傳喚出庭時,還是得依法交出筆記。但有一次當他將內心的想法告訴J.T.和貝利女士后,隨之而來的卻是一番質問和威脅:J.T.對他說到“你應該捫心自問的是:‘我要站在黑人們一邊呢,還是條子們(警察)一邊?’一旦你決定了,你就會為此擔當一切。你明白了?”,這時的素德·文卡特斯才發現,當真正身處這樣一個非正常的世界時,社會科學的做法根本無法適用,他已然成為了這個世界的一份子,與所有接觸過的人和事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他無法把自己與這里撇得干干凈凈,更不可能保持一個客觀中立的態度,他已經成為了這個社區的一員,但同時他也是一名研究者。素德·文卡特斯在思索過后還是想要了解更多關于這里的一切,這之后他通過J.T.和貝利女士的安排訪問了很多人,并收集了他們的收入情況和其他情報,在素德·文卡特斯完成調查后,他想與J.T.和貝利女士確認一下他所了解到的這些情況的可信性,但是這些資料卻反被利用,成為了貝利女士可以光明正大回收非法商販額外收入的證明。素德·文卡特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一時得罪了所有他訪問過的人們,他失去了人們的信任,被當作了告密者,這令他十分生氣和懊悔,他想要取回人們信任,但換來的只有嘲諷和無視,在素德·文卡特斯懊悔自己不嚴謹的做法以及想要挽回人們的信任的這一時刻,其實他已然超脫了研究者的范疇,他的一只腳悄然踏入了黑幫的世界,內心的變化慢慢打破了那堵隔開了兩個世界的高墻。在后來的日子中他親身經歷了一次槍擊事件,在幫派的交火中,素德·文卡特斯拼上了性命拖回了中槍的普雷斯,這個J.T.最好的朋友之一,這一舉動讓J.T.十分感激,并對素德·文卡特斯產生了新的認識,使得他們的關系更加密切,而素德·文卡特斯似乎也在兩個世界的站隊之中找到了屬于自己的做法。
  “一路走來,我已經變成一名流氓社會學家,打破傳統、無視規則。這其中,我所做過最離經叛道的事情,無非就是堅守著這樣一個理念:我可以從一個與我的學術世界距離萬里之遙的人那里,學到如此廣博的知識,收獲不可勝數的教益,并且得到了無比豐富的經驗。當我走在距離芝加哥已經十分遙遠的街道上,在巴黎的混亂的郊區或者是紐約黑人區的某處,與人們廝混或者聆聽人們的故事時,我仍然能夠聽到J.T.的聲音。”[2]266
  四、脫出:回想與展望
  素德·文卡特斯一直隱瞞著J.T.悄悄做著筆記,以此來作為研究資料,在社會調查研究的要求使然之下,這沒有什么問題,對日常的對話、事件、想法進行記錄是調查的必要手段,然而所處情境的不同,所采用做法的結果也是不同的。而在羅伯特·泰勒計劃區,他這樣的做法是相當危險的,一個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以黑人幫派及其賴以生存的貧民區社會結構為核心的貧民社會對外部世界有著極高的警惕性和不信任感。[3]素德·文卡特斯在這個充斥著大量非法事件的環境里,將他的所見所聞記錄下來不僅會對他自身的安全埋下潛在的隱患,對于生活在這里的居民來說也是十分危險的,這就好比安插了一個間諜在他們身邊一樣,每一條筆記都很有可能將他們的所作所為定罪。其次,從學科道德上來講,對于被研究者,在訪問之前研究者理應有責任告知自己的研究內容,但素德·文卡特斯為了使研究能夠順利進行選擇了隱瞞,一個是為了自己與他人的安危,再一個是沒有更好的辦法來解決這種兩難的處境。值得一提的是,素德·文卡特斯是在事后根據回憶記錄下了平時的對話以及經歷的事情,這是一個非常機智的做法,可以降低這里的居民對于他的警惕性,還可以獲取研究資料。在正常情況下,在受訪者面前進行現場筆錄有可能會打亂訪談的節奏,此外還會造成被訪者不同程度上的緊張,這也是為何現在多采用錄音筆來進行記錄的一個原因。素德·文卡特斯因地制宜的方法為我們提供了一種新應對思路,很具有參考價值,但是隱瞞研究目的、研究問題的行為,對于年輕的學者們來說,只有碰到了非常棘手或者非常復雜的情況,才能酌情考慮是否這樣做。   基于素德·文卡特斯在他所處的特殊環境的中相關應對以及他對自己的反思,也警示了我們,作為研究者在實地調查中要避免誤導受訪者,另外對于需要準備調查問卷的情況,一定要注意不要提出一些帶有誤導性的問題或是過于封閉的選項,避免通過問題的漸入卻只能獲得機械式的“是”或“不是”,“滿意”或“不滿意”的回答,帶有更多受訪者自己見解的回答可能才能夠真正展現他們內心的想法,即使這個回答可能會偏離了主題或是帶有太多的個人感情色彩,但這仍然能夠成為第一手最真實最自然的資料,可以讓人們最直觀地看到并理解內部人視角的世界。
  當你融入到他們之中時,可能才會得到最為真實最為自然的東西,若只是作為一名研究者去觀察、去記錄,或許并不能得到你所想看見的東西,而是得到了他們想展示給你的東西,很多情況下受訪者通常會在訪談中表演一個他們所認為合適的或者是理想的形象,這便是他們想要讓你看到的,而不是你想要去看到的東西。越是接近,看到的東西就越是真實。
  綜上,對于學者來說,這樣的寫作或許太過感性,但同時這也是筆者想要向素德·文卡特斯致敬的東西。他的這本著作給筆者帶來了一個不一樣的世界,讓筆者認識到作為研究者進入田野當中時成為其中一員的困難與艱辛,從而引起了筆者的共鳴,同時也像我們展露了在田野當中以一個內部人視角面對不為人知的世界,經歷種種困境難題時的內心的掙扎和妥協,但又作為一個研究者敏銳地抓住了其中存在的問題,并基于自身的經歷分析出其產生背后的原因,不僅打破了學科固化的認識論屏障,還為學科的發展提供了新的視角,為當代社會現實問題的解決提供了真實可信的參考樣本,同時還激勵了眾多的研究者們,提供了寶貴的經驗,激發了研究者對問題的推敲和思考。總之,所有成功可信的數據、事例都來自己于實地的經驗。我們可以有社會學過于天真的想象,仍要有敢于實踐、克服阻力的行動,行動永遠是了解事實真相最直接的方式。[4]
  參考文獻:
  ①轉引自孫飛宇《作為一種社會官能征的貧民區——讀素德·文卡特斯〈黑幫老大的一天〉》,載《社會學研究》2009年第2期。
  參考文獻:
  [1] 張方澤.內疚之下的無奈與啟示——以《城中城》看當今社會的現實映射[J].改革與開放,2017(8).
  [2] 素德·文卡特斯.城中城——社會學家的街頭發現[M].孫飛宇,譯.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
  [3]孫飛宇.作為一種社會官能征的貧民區——讀素德·文卡特斯《黑幫老大的一天》[J].社會學研究,2009(2).
  [4]自由forever.《城中城——社會學家的街頭發現》書評[EB/OL].(2017-04-01)[2018-10-28].https://book.douban.com/review/8472747/.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4/view-15069565.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