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6wgeu"></s>
  • <option id="6wgeu"><bdo id="6wgeu"></bdo></option>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你們和我自己(組詩)

    作者:未知

      七月的巴丹吉林沙漠
      七月的巴丹吉林沙漠枯骨燃燒
      蜥蜴是另一種海拔。巴圖的三峰雙峰駝老了
      在蘆葦叢中,螞蟻成群奔襲
      去年春天的那只羊羔
      戈壁深處,一窩狐貍經常在夢中
      海市蜃樓般地把尕妹子的臉當成泉水
      多年來我一個人在沙漠遭遇
      風暴以及風暴的敵人,妄想的星斗拉直額濟納天空
      青格樂和她三歲的巴特爾
      騎一匹騸馬去了葦杭泉
      此前多年的一場雨,活命的畜群和紅蝎子
      曾經在胡楊林里醞釀了一個秘密
      那秘密包著一層牛糞,一層羊皮
      一條四腳蛇長時間臥在腳心
      包花頭巾的蒙族阿媽,騎摩托車的漢族小伙兒
      西瓜上市,哈密瓜喊痛
      滿口腥氣的弱水河里,有十多根枯枝敗葉
      十多顆黃色砂礫,趁著夕陽,攜帶整個世紀的躁
      動與憂郁
      寫給小玉
      長途班車停靠,長途的遇見
      龍首山的沙蔥疑似做夢
      風吹過三道梁的嘴唇
      附近的棉花地,趕毛驢的老年婦女
      臨水的戈壁灘高處,一些建筑物凸起
      那是公元前的漢代烽燧;流云卻像李隆基
      和楊貴妃的絲綢
      我心里那幾條反水的小鯽魚
      那是弱水河,七八十條白色的漣漪
      好像裂開的鏡子
      大禹沒見到為他生了十三個兒子的涂山氏女嬌
      唐僧過河時候丟掉幾頁經紙
      旁邊的馬蓮草,花開過十多回了
      一群黑甲蟲途經此地,觸角是首領
      細腿跑得過白龍馬、大英雄和小妖女
      說這些純粹為討你歡心,男人自甘墮落
      還引以為喜。一個上午我們走了三里多路
      嘴皮失火。在一片楊樹林,麻雀丟下它們的孩子
      風劫掠了歷史百萬寵妃。我的世界滿是紅啊
      紅過社會主義江山,資本主義的血
      爆破的石榴,火焰和他的內人
      騎馬挎槍的勇士
      騎馬挎槍的勇士終于學會了寫郵件
      發短信,微信調情,討論別人的幸與不幸
      在發廊對鏡自照,按摩房內洗腳
      用手指滋潤傷痕累累的肚皮
      騎馬挎槍的勇士從此更加關切世事核心
      其實是他自己。用意見代替吶喊,語言瞄準
      然后射擊。騎馬挎槍的勇士
      實質上只是他一個人,放下武器之后
      善于單打獨斗,也善于自我作踐和命題逃匿
      世人終于看到了勇士的悲劇
      皇帝和他的臣子,恨不得把雙腳高高舉起
      勇士在這個時代不是工具
      而是工具的刺客和政敵。勇士們于半夜酒吧
      彈鋏作歌,在小妹的酒杯里面
      捕捉活著的蛛絲馬跡。勇士們都想著辭國
      然后懷鄉,然后再像拆槍一樣
      卸下自己的骨頭,用良知的黑布
      擦拭他早就銹掉的偏激、不寬容和小義氣
      為時已晚啊,勇士嘆氣,揮刀割掉英雄主義胡須
      想念酒泉的一位朋友
      見面抽煙、喝酒、聊文學以及文學的花邊
      女人,河西走廊沙塵太過肥厚
      遮住十萬男人
      尤其是醉鬼,祁連山積雪天天融化
      夜晚皎潔的漢時明月
      隋唐箜篌,胡旋舞里的美娘子
      橫刀的猛士
      懸劍者,騎兵的馬蹄在你家窗前制造狼煙
      其實只是匆匆一面,第二次,是在大街上
      漢武御酒廣告,祁連玉器,街邊花壇被小蜜蜂灌醉
      鑫利商城以下是德克士
      肯德基。還有一次去了金塔的胡楊林
      三五男女,扭捏照相,我抱了抱你的肩膀
      實際上是腰肢
      此去經年,酒泉之內。尚有你在
      這叫我心安
      隔著三層關山,從內心的黎明
      收集日漸潰散的河流和它們的峽谷險灘
      除此之外,酒泉的朋友被時間疏遠甚多
      岑參太遠,高適被困于輪臺的風雪
      李白嗜酒病入膏肓,唯有左宗棠和林則徐
      兩個老男兒,夜半都鐘聲了
      還在搞家國憂患。此時我和你早已分開
      偶爾的飛信和郵件
      好像焉支山上單于的鳴鏑
      張掖的三弦,三更里尕妹妹擂鼓的小心尖兒
      夜過沙坡頭
      嘿,北斗星在騰格里懸掛
      北方匈奴橫刀,黃河拐角有一聲羊咩
      在沙坡頭我只是路過
      跌倒的黃沙之間,西夏的刀子夜半嘯鳴
      鐺鐺鐺,鷹隼從此失眠
      刀鋒從此鋒利。向南踏碎農耕的馬蹄
      豐腴的突厥女人
      胡騰舞里,飲酒的將軍被風砍掉胡須
      而此刻大地如此荒蕪
      除了星子,黃河一絲不掛,如人類最深的悲憫
      靜緩和奔騰,此刻我在火車上
      燈光幽暗。鄰鋪的一個女人嘴唇微動
      是北疆之外血紅的情欲
      是一個老人,懷抱羊皮于積雪中的睡眠
      嘿,黃河從此流,黃河遠上青藏
      黃河見我在此黯然而過,滔滔逝者于此間悉數出現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5/view-12699863.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