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6wgeu"></s>
  • <option id="6wgeu"><bdo id="6wgeu"></bdo></option>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回歸本我 呼喚人性

    作者:未知

      摘要  《野性的呼喚》是美國現實主義作家杰克?倫敦的經典之作。作品以“狗”――巴克為主角,講述巴克經歷不同“身份”階段,完成了由“人性”到“野性”的蛻變,實現了由“狗”到“狼”的轉變。巴克實現了“超我――自我――本我”的變化,是弗洛伊德關于人性“三我一體”結構論的逆進化過程。巴克的逆進化過程對當下社會對人性的引導有著積極的啟示:尊重本性,提倡自由;注重精神追求,崇尚愛與尊重。
      關鍵詞:《野性的呼喚》  巴克  人性“三我一體”結構論  人性引導
       《野性的呼喚》主角巴克經歷了“萬物之王”的寵物狗、機智圓滑的雪橇狗和野性十足的魔狗三個不同的“身份”階段,完成了由“人性”到“野性”的蛻變,實現了由“狗”到“狼”的轉變。人類社會中的巴克實現了弗洛伊德關于人性“三我一體”結構論的逆進化,從超我到自我,到本我――狼性的回歸。巴克狼性的回歸是在人類社會的被迫回歸,既體現物競天擇的理論,也從另一個角度說明杰克?倫敦所處的社會環境迫使人展露本性,而非鼓勵實現超我。
       本我、自我、超我作為心理學的理論介紹了人性發展的三個層次,社會對人性的引導離不開對本我、自我和超我的認知。《野性的呼喚》中巴克的逆進化揭示了小說創作的背景和社會環境,同時為人性引導提供借鑒。
       一  尊重本性:巴克的超我階段和社會的教育誤導
       巴克出生在氣候溫和的美國南部,那里氣候溫和。它的主人是一名大法官,在那里它過著悠閑、安逸的生活,“它跳到游泳池里去游泳,或是跟法官的兒子去打獵”,它有“‘十足的王室氣派’,它在狗群中威嚴地行走……因為它是大王――是米勒法官領地上所有爬著走、匍匐著走、飛著走的生物的大王,連人也在內”。此時,巴克心理的“本我”――狼性受到抑制;然而“超我”因受道德標準影響,而按照社會可接受的方式控制行為。巴克對自己作為寵物的處境和地位很滿足并怡然自得,對人類給予的一切充滿信任和順從。即使是被債務纏身的園丁販賣給狗販子的最后一刻,它仍然毫不懷疑。因為在它的意識世界里,社會的成員――人比狗高級,巴克――狗必須聽從人的指揮,限制本我,遵從道德規范、社會文化環境、社會規范的價值觀念而指導自我行為,以便達到理想自我的實現。
       社會教育的目的除了傳承文明促進社會發展之外,不可否認的有一條:統治者為了更好的統治。統治者給予經過篩選的價值觀、法治意識和道德標準的灌輸,進而實現社會秩序的穩定,延續統治者的理念。
       杰克?倫敦生活在19 世紀70年代到 20 世紀初,該時期屬于資本家最美好的時代。這一時期,第二次工業革命剛剛結束,第三次工業革命悄悄開始,資本主義進入了壟斷階段。美國南北戰爭的勝利為北方資本主義擴大市場、獲得自由勞動力和資本掃清了一切障礙,促成了美國第二次阿拉斯加“淘金熱”和“西進運動”,帶動了美國經濟和科技的迅猛發展,以工業為主導的城市文明開始成為美國生活的主體,金錢成為獲得社會承認的最重要手段。這一時期被馬克?吐溫形象地稱為“鍍金時代”。但同時這個時期也是貧民和工人階級最黑暗、最痛苦的時代,資本家、壟斷企業肆無忌憚、不擇手段地攫取財富,社會剝削嚴重,資本分配和勞動所得極度不均衡。
       日新月異的工業革命導致機械操作越來越多地代替人工操作,童工和工人逐漸被機器大生產拋棄。為了提高生產率創造更大的剩余價值,對工人受教育情況越來越重視。但是資本主義教育的根本目的是要把絕大多數人培養成增值資本的工具。“事實上,學校完全變成了資產階級統治的工具,……它的目的是為資本家培養恭順的奴才和能干的工人。”“教育這些青年的目的,就是訓練對資產階級有用的奴仆,既能替主人創造利潤,又不會驚擾資產者的安寧和悠閑。”資本主義教育制度、內容和方法在幾百年來不斷變革和改進,但教育目的一直未變,這是資本主義教育固有的本質特征。
       溫順的“生物之王”巴克,在主人――資產階級代表大法官的寵愛下生活在舒適的資本主義溫床上,“資本主義文明”和資產階級統治需求通過教育的引導帶給它文明的洗禮,學會了聽從人的指揮,遵從道德規范和社會文化環境,實現了超我的構建,蒙蔽了它對本性的認知。
       合理引導人性首先不能忽視對本性的認知,應該在尊重本性的基礎上實現教育目的。教育的誤導掩蓋了人的本性,錯失了人認識本性的機會,剝奪了人篩選善惡的權利。這種教育違背了教育的本身。“知其然,知其所以為然”,才是教育應該倡導的,而這種倡導就是通過認知本性來實現人性的合理引導。
       二  維護公平正義:巴克的自我階段和物競天擇的社會
       巴克自我階段從被園丁賣給狗販子后開啟,并成為了雪橇狗。離開主人的巴克似乎失去了文明,被狗販子無情馴化,剛開始馴化時,驕傲的巴克被打得頭破血流,終于了解了在殘酷的環境中只有強者生存的定律,沒有公平道德法則,弱肉強食、適者生存,要對抗惡劣的自然條件,背負沉重的雪橇,捱主人的鞭子,警惕四周野狗和狼群,巴克的世界里再也沒有憐憫和毫無保留的信任。“對拿著大棒的人它是沒有成功的希望的……它介紹了最原始的統治的法律,巴克是在生命的半途之中才認識到這一點的……當它面對這種景象不能退縮時,它就要帶著它所有潛伏著的被自然喚起的狡猾來對待它。”南方養成的文明社會的“超我”已經越來越不適應現實,“要想生存只有向前、向前再向前,絕沒有后退的可能。”這是生存的無奈,巴克學會了偷東西,學會了在雪地做窩睡覺,學會了撕咬和狼式快攻的戰術,它日漸成長為一只成熟老練的雪橇狗。
       杰克?倫敦生于美國舊金山市一個破產的農民家庭,很小就開始謀生,當過報童、學徒、裝卸工;15歲開始流浪生涯,還曾因流浪被判坐牢,并服苦役;18歲參加失業工人組織的工人軍向華盛頓進發;19歲時,他懷揣著一夜暴富的美夢,加入淘金大軍奔赴克朗代克地區,然而杰克?倫敦不僅沒有發家,還因為旅途艱辛患上可怕的敗血癥。他在日本工作過,又以記者身份去往英國。成名之后,他生活奢靡,揮金如土,建造豪華無用的狼舍,購置大量田產,養活揮霍無度的家人,最后只能舉債度日、舉步維艱。杰克?倫敦一生都在為金錢奔波,為金錢所累。長期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生經歷給他帶來了苦難,磨練了他的意志,但同時也點燃了他對生活的激情,培養了他的拼搏精神和大無畏的勇氣,深受新思想影響更有利于他把這些經歷和苦難積累成沉甸甸的創作素材,提煉、轉化為優秀的傳世佳作,積極詮釋著對于生命意義及人生哲學的探索、對大自然的敬畏和對于生命本身的謳歌與禮贊。正是在這種背景下,杰克?倫敦寫出了諸多的冒險故事,并提出了對野性的呼喚和回歸。《野性的呼喚》幫助我們解讀了杰克?倫敦所生活的那個動蕩的時代。    在物競天擇的環境下,無論巴克還是杰克?倫敦都從內心呼喚公平正義的出現,以便更好地維護他們的利益,但是現實只有弱肉強食,原來所賦予的崇高和優美在現實生活中一文不值。他們為了生存下去,只好適應環境,加入資本主義這個血腥的世界,成為一條熟練的“老狗”。
       亞當?斯密的《國富論》和《道德情操論》奠定了市場經濟的理論基礎。眾所周知,市場經濟是以獲利為目的的,是利己行為。亞當?斯密在《道德情操論》中強調了利己最優的辦法是利他。“對自己幸福的關心,需要我們具有謹慎的美德;對別人幸福的關心,要求我們具有正義和仁慈的美德。前一種美德約束我們以免受到傷害;后一種美德敦促我們促進他人的幸福。”亞當?斯密的關于市場經濟的論述是基于公平正義的基礎,因此,在物競天擇的市場經濟環境下,公平和正義的需求就如同陽光和空氣不可或缺。《野性的呼喚》在呼喚公平正義,這是人性的呼喚。關于公平正義的要求,不能僅僅局限于教育的引導,而是社會價值和行為結果的引導;所以應包含有效的道德規范,可以執行的法律制度和公平正義的基本共識。
       三  精神的構建:巴克的本我階段和社會的缺失
       巴克的本我階段在雪橇狗生涯中逐漸體現,野性和自我意識的覺醒促使它向往自由,而不是被這些法則所束縛。經過斗爭解決溫飽問題之后,巴克已經不滿足于向環境低頭求生存,它開始尋求各種方式去改善它的生存環境。雪橇狗群的首領經常伺機欺侮巴克,巴克盡管想“狠狠的咬它”,但因為沒有實力與之抗衡,只能選擇厚積薄發、韜光養晦、等待時機。“巴克身上顯現出了一種超群的原始獸的本色……它新生的狡猾使它泰然自若,很有自制力。它忙于調節著自己,安心地面對著新的生活。它不僅不選擇戰斗,而是還盡量可能地去避免這些爭斗……”。幾經搏斗,最后巴克打敗雪橇狗首領,成為了一只讓人聞風喪膽的“魔狗”――狼群首領。從南方到北方,從被施舍圈養的順境到追求自由的逆境,巴克在磨礪中找回失落的本真,激發了本能潛力。“它一面漫游,一面獵取自己的食物,用的是似乎永遠不會疲倦的輕松的大步慢跑”,在森林奔跑表現出一種本能的力量,這種本能和野性讓巴克無意識中體驗到生命的快感,展現了生命美和野性美充分結合的完美境界。巴克無數次在月輝下傾聽那神秘的聲音,“內心激動且精神亢奮,如聽不到它時便寂寞和惶恐”。應該說,巴克的回歸荒野是一種必然。但由于舍不得離開恩人約翰?桑頓,阻礙了這種必然的實現。巴克蹲在約翰?桑頓的火堆邊旁,“身后卻映襯著各色的狗、半狼半狗和野狼的影子,催促它、激勵它,……和它一道嗅風、一道聆聽,給它講解森林中野獸發出的聲音,支配著它的情緒,指引它的行動……這影子的是這樣的不可抗拒,使得人了和人類的要求一天天從它身上遠去。”最后,桑頓的死使得巴克與人類之間的唯一紐帶驟然斷開,它一無所戀地奔回屬于它的原始荒野,終究徹底擺脫文明世界。當巴克對月長嗥之時,對照呼應了作品的名字《野性的呼喚》,也可以理解是本性的呼喚。
       巴克野性的回歸是源于對自由的追求,因于桑頓的死亡。巴克最后的主人桑頓給予它足夠的尊重和愛,讓它成為一條獨立的狗,而非依附于人的狗,桑頓和巴克之間的馴養關系如小王子和狐貍的關系,基于互相的精神依托――認同、信任和愛。桑頓死后,巴克與人類社會完全切斷了關系,精神依托隨之消失。而那些野性的本能再次占據了它的意識,呼喚它回歸自然。因此,對人性的引導離不開精神世界的構建,如信仰、愛和尊重等。當我們的精神出現荒野,人們的追求自然將體現本性的一面。
      注:本文系遼寧省教育廳高等學校人文社科一般項目“數字環境下大學英語讀寫課程‘微學習’教學模式的實踐與研究”階段性成果(項目編號:W2014167)。
      參考文獻:
      [1] 杰克?倫敦,張勇譯:《野性的呼喚》,中國書籍出版社,2005年版。
      [2] 胡先志:《從〈荒野的呼喚〉看不同哲學思想對杰克?倫敦的影響》,《宜賓學院學報》,2004年第1期。
      [3] 歐文?斯通,褚律元譯:《杰克?倫敦傳―――馬背上的水手》,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1999年版。
      [4] 列寧:《列寧論教育》,《上海師范大學教育系選編》,人民教育出版社,1979年版。
      (李一飛,渤海大學大學外語教研部講師)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5/view-12708560.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