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大散文”的新突破

作者:未知

  時令進入了烈日炎炎的夏季,伴隨著氣溫的升高,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周年,也一浪高過一浪地迎來了高潮。前不久,我參加了“山東作家尋訪抗戰故地”采風活動,重新目睹了冀魯豫邊區軍民的英姿、鐵道游擊隊健兒的身手;再次聆聽了臺兒莊大戰的怒吼、沂蒙紅嫂支前的歌謠……
  我一遍一遍地思索:在那血雨腥風、強敵兇猛的年代里,積貧積弱的中國究竟依靠什么獲得了最后的勝利?幾十個風雨春秋過去了,成千上百個答案擺在人們面前,無疑很多都是正確的,但最根本的一條呢?這時,一本文學期刊中的一篇文章讓我眼睛一亮。這就是發表在2015年第7期《北京文學》“真情寫作”欄目頭條位置的作品――《人民、人民……》,作者是山東著名散文家厲彥林,我的老朋友,也是我任職《山東文學》主編社長時的重點作家。從某種意義上說,他這篇新作可謂給出了“權威性”的解答:人民的戰爭!人民的勝利!
  出生于沂蒙山革命老區的厲彥林,從小沐浴著愛黨愛軍愛祖國的陽光雨露成長起來,淳樸真誠的父老鄉親給了他好學上進的不竭源泉。歲月如歌,不僅使他成為一名優秀的公務員,同時也修練出一支豐富多彩的文筆。他早年工詩,有詩集《都市莊稼人》、《灼熱鄉情》問世,進而以極大的熱情投入散文寫作,筆耕不輟,立于文壇。結集出版過《春天住在我的村莊》、《享受春雨》等書,并曾獲冰心散文獎、吳伯簫散文大賽一等獎、《時代文學》年度獎等獎項,其中多篇被《讀者》、《散文選刊》、《青年文摘》、《新華文摘》等報刊選載和中考試題、寫作教材選用。他的作品多是寫家鄉往事、故里親情,諸如《春燕歸來》、《布鞋》、《青石小巷》等篇什,洋溢著濃郁的鄉土氣息和真情特色。
  然而,好一個厲彥林,骨子里是一名來自老革命根據地、耳濡目染先烈拋頭顱灑熱血打江山的黨員作家,筆下除了“小橋流水人家”似的溫馨與親切,還有“大江東去浪滔盡,千古風流人物”的豪放與擔當。在寫作以故鄉和村莊為題材的散文同時,他還用深邃的思考和飽滿的激情,結合近現代神州大地的風云變幻,以及當代改革開放的壯闊波瀾,抒寫了一系列關于國家命脈和時代精神的篇章,可謂揮動如椽大筆,描繪熱血春秋。記得2013年第8期《北京文學》就發表過他的《土地、土地……》,引起極大反響,我專門寫過一篇題為《一曲民族精神的頌歌》評論,曾被多家媒體網站轉載。今天我又高興地看到厲彥林的新作《人民、人民……》,堪稱那篇“土地之文”的姊妹篇,而且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了。
  全文約近8000字,分為5個小章節,取題為“角力人心”、“點中命門”、“中國脊梁”、“精神支柱”和“趕考路上”。起筆從一代領袖毛澤東天安門上一聲高喊“人民萬歲”進入,而后回顧歷史人物事件,思考江山興亡得失,旁征博引,條分縷析,一層層深入淺出的遞進,一次次穿針引線的啟迪,一遍遍切中時弊的強調,最后回到新中國誕生前夜,中共中央機關在毛澤東、周恩來率領下“進京趕考”的故事,深刻而鮮明地詮釋了人民是根本、成敗在人心的歷史真理,抒發了作家謳歌人民、贊美大地的真摯情感。
  應該說,這與那篇《土地、土地……》一樣,是一篇“大散文”中的佳作。所謂大散文,是針對一些描寫兒女情長、短小精悍的“小散文”而言。當然,小散文不小,寫得好同樣引人入勝,一詠三嘆。新時期以來,文壇上興起一種寫歷史文化的散文,且往往洋洋灑灑愈萬言,稱之為“大散文”。無疑,厲彥林的這篇《人民、人民……》可以歸于此列,但又有所創新,有所突破,更類似于一聲直抒胸臆的時代強音。因為,有些歷史文化散文多是借舊地之人文,發思古之幽情,甚而用于春秋筆法。而《人民、人民……》一掃沉悶的發黃的感受,黃鐘大呂般地歌贊勞動人民、革命人民的歷史貢獻。在抗戰和反法西斯勝利七十周年、在中國共產黨成立94周年之際,獻上了一部激情磅礴、動人心弦的交響樂章。
  這,就是我想說的“大散文”的新突破!
  實際上,以民為本的思想由來已久。春秋戰國時期的孟子就提出:“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意思是說人民放在第一位,國家其次,君在最后。這是因為,有了人民才需要建立國家;有了國家才需要有個“君”。盛唐名臣魏征在《貞觀政要》中對唐太宗說:“君,舟也;人,水也。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而新中國的締造者毛澤東則更加明確指出:“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從這個層面上說,厲彥林的這篇作品則以清新有力的語言、氣貫長虹的豪情,藝術地表達了上述觀點,為這些手上有老繭、腳上有泥土、身上有汗水的人民大眾唱響了一曲激越悠揚的贊歌。
  請看作家在作品中開宗明義:
  “……一撇一捺,腳踏大地、互為支撐為‘人’。人民,普通得像大地上一棵棵的小草,平常得像大海里一朵朵的浪花,平凡得像天上一粒粒無名的星辰。每每寫下‘人民’這兩個字,我頓感神圣凝重!每每讀到‘人民’這兩個字,我立刻肅然起敬!”
  繼而通過起承轉合的鋪墊,進一步闡述:
  “中國共產黨人尊崇人民、服務人民的優良傳統和政治追求,不僅是政治理念,更是思想和行動的自覺。上了些許年紀的人,都會記得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無論城市鄉村,商家店鋪、機關、職業大都貫以‘人民’二字……當硝煙散盡、槍聲漸遠,戰爭讓位于和平,發展取代了生存,卻有少數干部的心離群眾漸遠,與群眾的感情漸淡,群眾在心中的分量漸輕。當發展進入關鍵期、社會處于轉型期、改革步入深水區時,更須堅實地腳踏生養自己的‘土壤’,傾聽‘人民聲音’……”
  讀到這里,讀者會情不自禁熱血沸騰,激動不已。這些文字已經遠遠超出了文學欣賞的范圍,而是感受到了一種憂國憂民、戒驕戒躁的拳拳之心。中國共產黨人靠人民掌握政權,就像古希臘神話中的英雄安泰一樣,所有的力量都來源于大地母親,而這個地母就是人民!一旦脫離了人民,如同無源之水,無本之木,也就失去了根基。“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正是我黨中央在新時期提出的執政理念。簡言之,還是毛澤東主席那句話:“為人民服務。”只有這樣,才會永遠連民心,接地氣,不管遇到什么風浪都無往而不勝。
  《人民、人民……》和她的土地、故鄉等系列作品,完全有別于某些打著歷史文化大散文旗號的文本,沒有沉湎于春花秋月的離情別緒中淺呤低唱,而是直面人生、反思現實,寫出了一名黨員作家的歷史使命感和時代責任感。這是真正的有溫度、有力量、有擔當的力作,也是中國傳統“文以載道”的新體現。或許有人會說太過政治化了,像一篇論文。其實,散文的范疇相當寬泛,有些理論文章有文采有激情,完全可以說是政論性散文。比如毛澤東主席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預言革命高潮:“它是站在海岸遙望海中已經看得見桅桿尖頭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巔遠看東方已見光芒四射噴薄欲出的一輪朝日,它是躁動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個嬰兒……”魯迅先生在《紀念劉和珍君》中則揮筆寫道:“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慘淡的人生,敢于正視淋漓的鮮血……”難道這不都是好的散文語言嗎?
  誠然,如果厲彥林在寫作此類作品時,再多注意一下藝術構思和語言張力就更好了。這是我在高度評價此文思想立意、謀篇布局的同時,對作者提出的一點更高要求。這會為作品的魅力增光添彩。在個別文人不知是糊涂還是別有用心,貶低崇高,金錢至上,甚而歪曲歷史抹黑英雄的當下,《人民、人民……》這樣的作品橫空問世,猶如一曲嘹亮的號角、一聲驚天的戰鼓,會起到振聾發聵、鼓舞人心的作用。我相信,也期待著我的朋友作家會再接再厲、游刃有余地運用“鄉情”和“豪放”兩副筆墨――無論“小散文”還是“大散文”,都不斷寫出新的精品力作。
  2015年7月初寫于青島嶗山
  (作者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散文學會理事,山東省作家協會副主席,省作協期刊委員會主任,《山東文學》社原社長主編,第五屆冰心散文獎獲得者)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5/view-12715152.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