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ygue0"><bdo id="ygue0"></bdo></source>
  • <s id="ygue0"></s>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一篇新聞稿變成政協提案之后

    作者:未知

      2013年1月24日,寧夏日報記者馬欽麟在自治區政協十屆一次會議期間采寫了一篇通訊,題為《一份提案的傳奇故事》,引起廣泛關注(光明日報在當年2月19日全文轉載)。報道中說我的提案“從一篇新聞稿變成政協會議大會發言稿,從發言稿變成重點督辦提案,從提案變成自治區政協九屆委員會常委會提案工作報告里的工作亮點”。
      這篇通訊為此還做了進一步的報道:
      這份提案在自治區政協十屆一次會議分組討論中被再次提起。莊電一委員關于寧東工業垃圾的報道和大會發言,已經作為重點提案辦出了眉目,他為我們新、老委員做出了表率,我倍感振奮。楊怡委員邊談感受,邊為在座的委員們鼓勁加油。
      這篇報道中提到的,是一件事關寧夏發展的大問題。而這個問題,是我在一次采訪中發現的。
      我一直關注環保問題,以往采寫了大量環保稿件。自治區人大常委會組織的“中華環保世紀行——寧夏行動”活動,我每年都積極參加。在2011年的活動中,我隨團來到了寧東。
      寧東,是全國關注的大型能源化工基地,寄托著寧夏人民的“再造一個經濟寧夏”的理想。正因為如此,以往有關寧東的所有報道,都是正面的,沒有人注意、反映、更沒有人報道其中的問題,也許,根本就沒有人敢于揭露和批評。
      我至今還記得當時調研的情景——面包車進入基地,兩座“雄偉壯觀”的、黑乎乎的小山便進入我們的視野:有位領導問:那是你們剛挖出的煤嗎?有關人員答:那是粉煤灰。大家都感到意外:寧東開發才短短幾年啊,怎么會產生這么多粉煤灰和爐灰渣!
      當車開到某地時,聞訊趕來的當地農民蜂擁而上,攔住了面包車,不解決問題就不肯放行。我注意到,粉煤灰堆放場附近的蔬菜、樹木上都落滿了粉煤灰,所有農作物都好像萎靡不振的病人,無精打采。看來,農民的訴求是合情合理的。
      我馬上意識到,工業廢棄物如果得不到妥善處理,寧東將無法健康發展,遲早有一天會被工業垃圾無情地淹沒。
      我決定抓住這個題材,借助手中這支筆來推動解決這個問題。
      披露這個問題是需要一定的膽識和勇氣的,因為寧東是寧夏的一號工程,是寧夏的“愛子”,也是中央關注并支持的項目,如果弄不好我可能會引火上身。但我以為,問題是客觀存在,如果不及時揭露、盡快解決,就后鑄成大錯,甚至會難以收拾。所以,即使承受再大的壓力,我也要勇敢“出擊”。為了慎重起見,我把寫好的稿件送自治區人大有關負責人審閱。2011年7月20日,光明日報刊登了我采寫的長篇通訊《寧東,莫讓工業廢棄物絆住腳步!》,自治區黨委主辦的《寧夏工作研究》也全文轉載。2012年,我又以《治理工業垃圾,難在哪里?》為題做出了跟蹤報道。這些報道,雖然引起了社會關注,但對解決問題的作用,還是很有限的。怎樣才能引起高層的重視呢?我想到,我既然是政協委員,那么,我何不利用一下這個特殊身份呢?2012年1月,我據此寫出政協大會發言材料,提交給自治區政協九屆五次會議。事實上,寧夏每次政協大會都會收到大量書面發言材料,但真正能夠到大會上做口頭發言的人很少,且多是代表民主黨派和政協組織發言,以委員個人名義發言的特別少。這里,我不能不說,自治區政協有關負責人是慧眼識珠的,也是有勇氣、有擔當的。不出所料,我的大會發言,立即引起強烈關注。在場聽取大會發言的自治區政府主要領導當即打電話要求有關部門盡快拿出解決方案,據說,他甚至嚴厲批評了有關負責人。
      沒幾天,自治區九屆政協提案委員會主任張全太專門打來電話,希望我將這個發言稿改寫成政協提案。他還鄭重向我承諾,他將積極爭取,把我這個還沒有“出籠”的提案,列為自治區重點督辦提案。
      政協這么重視,我不能掉以輕心,更沒有任何理由不重視。我沒有簡單地將大會發言改頭換面,敷衍了事,而是另起爐灶,推倒重來,對每一個提法、每一條建議,都反復推敲,直到自己認為能想到的都想到了、該說的都說了,才正式提交。
      自治區九屆政協主席項宗西很關注這份提案,但他當時對解決難度這么大、復雜程度這么高的問題,心里也沒底。為此,他親自摸底調查,然后,才將這份提案列為重點督辦提案并決定親自督辦。為此,自治區政府多次召開專題會議,并于2012年9月19日下發了《自治區人民政府關于加強寧東能源化工基地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的意見》。有關負責人告訴我:我們逐字逐句研究了你的提案,認為所有提法都很準確,所有建議都切實可行,具有操作性,所以,全部采納了你的建議。有關自治區領導親赴寧東,現場督辦這個提案。我作為提案人不僅應邀到會,而且在辦案會上有針對性地發表了意見,引起有關部門的高度重視。
      到了十屆政協,齊同生主席主持自治區政協首次主席辦公會議,又把我上一屆的這個提案列為跟蹤督辦的提案。自治區政協副主席劉小河親自率領部分委員前去督辦,我作為提案人也應邀前往并根據安排在督辦會上作了發言,毫不客氣地當場對有關部門的消極態度提出尖銳的批評。這次跟蹤督辦產生了很大的推動力,提升了辦理成效。
      政協的威力和作用凸顯出來了。有關部門很快便在寧東規劃建設了7個標準化工業固體廢物渣場,其中投資8.7億元的1號貯存處置場已建成啟用,正發揮良好作用。
      政協的社會聲譽,也因此得到提升。我本人也“借了光”,讓很多人刮目相看。事后回想,我之所以敢在公開場合批評有關負責人,有關負責人還只能老實承受,皆因我有政協委員這個特殊身份。事實上,那是我從業30多年唯一一次在公開場合以口頭的方式批評人,此外,我以記者身份出現時,從沒有這樣“張揚”,就是批評某些人、批評某種現象也是借助手中這支筆。也許,我不該在那種場合對人不留情面,但我真的是對事不對人,也沒有任何私心雜念。
      當然,我在政協委員的任期內還關注了許多事,也提交了許多提案。2014年年初,我向自治區十屆政協二次會議提交了大會發言材料:《理順煤電關系,解決供求矛盾,避免無謂的消耗和浪費》,反映了寧東能源化工基地存在的一個突出問題:那里守著儲量豐富、開采量也很大的煤田,各大電廠卻從別的煤田遠距離運煤,造成了巨大的損耗和無謂的浪費,不僅增加了發電成本,而且降低了企業效益。然而,令人遺憾的是,這個突出問題居然長期存在,沒有解決。我勇敢地捅破了這層窗戶紙,也提出了解決問題的方案,立即引起各界的強烈關注。   針對部分基層醫療單位醫療垃圾處理極不規范的問題,我向政協大會提交了提案,旗幟鮮明地闡明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引起自治區政協有關部門的高度重視,很快便被列作政協重點督辦的提案,自治區政協副主席張有志親自帶隊奔赴基層調研督辦。在辦案中,張有志副主席非常耐心地傾聽我的意見,也讓我很受鼓舞。經過政協的督辦,基層醫療單位醫療垃圾處理的規范程度迅速提升。2018年1月19日,寧夏政協機關報《華興時報》在“優秀提案”專欄里,又“曬出”這個提案及其辦理情況。
      除此之外,我還兩次參加了政協委員基層聯系點建設等問題的調研活動,并提出許多建設性的意見,還應邀多次向一些市縣的政協委員介紹自己參政議政、撰寫政協提案的體會和經驗。
      從2008年到2017年,我提交二三十條政協提案,準備了十余篇大會發言,其中以個人名義在大會上做口頭發言,就有四次。分組討論的發言,大約有五六十次。我提交的提案有兩件被列為自治區重點督辦提案,有三件被評為優秀提案,在自治區政協向大會提交的提案工作報告中,有兩個報告提到了我的名字和我的提案,我也因此受到一些政協委員和一些新聞媒體的關注。人民政協報、寧夏日報、寧夏廣電總臺、華興時報等媒體都做過報道。
      2013年,自治區政協換屆的時候,自治區政協對十屆政協的新委員進行了培訓。我作為九屆政協的老委員,沒有參加這個培訓。但有幾位原來熟悉的新委員事后向我透露:自治區政協領導在培訓班上多次提到我的名字和我的提案,號召新委員要向我學習。
      聽到這個信息,我有點誠惶誠恐,因為我所做的遠遠不夠,發揮的作用也很有限,實在承受不起領導們的褒獎。沒有政協領導的信任和支持、沒有相關部門的支持和配合,一切都無從談起。
      不過,有一點我可以說,我是把不當徒有虛名的政協委員當作自己的座右銘的,也一直在為當一名合格的政協委員而努力。
      我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推選為自治區九屆政協委員的。我沒想到,自己這樣一個普普通通的一線記者,居然被推選為自治區政協委員,這完全是組織對我的信任和重托。所以,我念念不忘的是,千萬不要辜負組織對我的希望。更讓我沒想到的是,政協換屆又讓我留任了一屆,使我得以在新一屆政協中再發揮一點作用,進一步增強了我的使命感和責任感。
      政協委員,不是榮譽稱號,不是職務、職稱,不是級別、待遇,也不是用來炫耀的。政協委員是一種比較特殊的政治身份,承擔的也是一種特殊的使命和責任。我常想,我既然被組織推選出來,占有一個寶貴的名額,就要盡力發揮作用。如果沒有發揮作用或作用發揮得不好,那我就愧對了組織的培養和希望。
      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就當了10年政協委員了。2018年,全國政協、各省政協都換了屆,一批新委員又走上履職的崗位,而我作為兩屆政協委員,也到了向政協告別的時候了。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這句話,是用來形容部隊戰士流動的,因為沒有一個人會當一輩子兵,許多人當了三四年兵就復員了。政協委員何嘗不是如此?人大代表,可以連任多屆,山西省的全國人大代表申紀蘭,居然從第一屆一直干到第十三屆。而按政協章程規定,每屆政協都要更換一半以上的委員。委員連任,一般不能超過三屆,大量委員只干了一屆就更換了。這也就是說,幾乎所有人當政協委員的經歷都是短暫的,都是值得好好珍惜的。
      擔任政協委員,是我一生中難忘的一段經歷,它豐富了我的人生經歷,留下很多值得回味的東西。我感謝政協為我提供了一個可以發揮一點作用的舞臺;同時,我也為自己曾經發揮了一點作用而感到欣慰。就此而言,我由衷地感謝自治區政協,感謝政協機關許多工作人員給與我的支持和配合。
      政協,再見了,我會記住政協活動中的點點滴滴的!
      (作者系光明日報高級記者。)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5/view-14714885.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