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ygue0"><bdo id="ygue0"></bdo></source>
  • <s id="ygue0"></s>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湯顯祖的女粉絲

    作者:未知

      準確地說,應該是牡丹亭的女粉絲。你也許會反駁,《牡丹亭》是湯顯祖的作品,作者和作品,是數學上A>B的關系;《牡丹亭》的女粉絲,不就是湯顯祖的女粉絲。然而不然。我們先看焦循《劇說》卷二:
      內江一女子,自矜才色,不輕許人,讀《還魂》而悅之,徑造西湖訪焉,愿奉箕帚。湯若士以年老辭,女不信。一日,若士湖上宴客,女往觀之,見若士皤然一翁,佝僂扶杖而行。女嘆曰:吾生平慕才,將托終身,今老丑如此,命也!因投于水。
      這位內江女子,愛屋及烏,喜歡牡丹亭,進而愛上湯顯祖,一心要嫁給大才子。等到好不容易見了湯顯祖,發現心目中的才子,老態龍鐘,不由大失所望,美女不顧一切,直接就投西湖了。究其原因,就是她把作者和作品混為一談,愛的只是作品,卻以為愛的就是作者。缺乏自知之明,不知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古希臘德爾菲神廟告誡我們“認識你自己”,談何容易!雖說是這樣,但從發生學的角度看,把《牡丹亭》的粉絲歸為湯顯祖的粉絲,也不錯;只是我們知道其間有微妙的差別,標題就不改了。
      因為《牡丹亭》或湯顯祖而死的女粉絲還有婁江俞二娘,見朱彝尊《靜志居詩話》卷十五:“俞二娘酷嗜牡丹亭曲,斷腸而死。”湯顯祖為此作詩哀悼:
      畫燭搖金閣,真珠泣繡窗。
      如何傷此曲,偏只在婁江!
      這個俞二娘,和湯顯祖同時且有交誼的張大復在其《梅花草堂筆記》中有詳細記載。俞二娘體弱多病,有婉媚之容,年十七夭。生前喜讀《還魂記》,說:書以達意,古來作者,多不盡意而止。如此書云“生不可死,死不可生,皆非情之至”,《還魂記》——《牡丹亭》又名《杜麗娘慕色還魂記》,斯真達意之作矣。死后,留下一本密圈旁點朱砂批語的《還魂記》。張大復曾親自謄錄俞二娘的批注,其中一條云:“吾每喜睡,睡必有夢,夢則耳目未經涉者皆能及之——杜女故先我著鞭也。”張大復還托人把抄錄的副本,送給湯顯祖。湯顯祖的哀悼詩,就是由此而來。但他的詩共兩首,朱彝尊引用的是前一首。
      而上引的內江女子,極可能是俞二娘的流衍。就是說,它是傳聞、傳奇,是虛構。鄒弢《三借廬筆談》卷二“金鳳鈿”:
      揚州有女史金鳳鈿,父母皆故,弟年尚幼。家素業鹺,遺貲甚厚。鳳鈿幼慧,喜翰墨,尤愛詞曲。時《牡丹亭》書方出,因讀而成癖;至于日夕把卷,吟玩不輟。時女未字人,乃謂知心婢曰:湯若士多情如許,必是天下奇才!惜不知其里居年貌。爾為我物色之,我將留此身以待也。婢果托人探得耗,知若士年未壯,已有室,時正待試京師,名籍籍傳人口。即以復鳳鈿。鳳鈿默認久之,作書寄燕都達意,有愿為才子婦之句。年余,無復書。復函寄之,輾轉浮沉,半年始達。時若士已捷南宮,感女意,星夜來廣陵,則鳳鈿死已一月矣。臨死,遺命以《牡丹亭》殉。若士感其知己,出己貲,力任葬事,廬墓月余始返。
      這個金鳳鈿也是虛構的。因為《牡丹亭》是湯顯祖萬歷十一年(1598)寫成,湯顯祖已經49歲了。
      湯顯祖最有名的女粉絲,是馮小青。她是揚州人,嫁給杭州馮生作小妾,夫妻關系不好,抑郁而終。曾留下斷腸詩句:“冷雨幽窗不可聽,挑燈閑看牡丹亭;人間亦有癡于我,不獨傷心是小青!”據潘光旦《馮小青:一件影戀研究》,馮小青是病瘵(肺結核),死于1612年,17歲。可以說,馮小青是實實在在的湯顯祖的女粉絲。
      據史震林《西青散記》卷二載:
      近有二女并坐讀《還魂記》,俱得疾死。一少婦看演劇,不覺泣下。此皆緣情生感,緣感成癡。人非木石,皆有情,慧心紅粉,繡口青衫,為佳人者,天既付之靈心艷質,則宜善自珍護!”
      因讀《牡丹亭》感疾而死,雖然有點夸張,但說看《牡丹亭》不覺泣下,則是合情合理,司空見慣。潘光旦不光考證馮小青,而且還考證杭州女伶商小玲,也是湯顯祖《牡丹亭》粉絲,以色藝稱,善演《牡丹亭》,后因單相思,郁郁成疾,死在紅氍毹上。(《中國伶人血緣之研究》,《潘光旦文集》卷二,P108,北京大學出版社1994年版)吳梅在《中國戲曲概論·明人傳奇》中也提到商小玲,并認為這些或真有或虛構的斷腸而死的女粉絲,“皆口孽流傳,是盛名之累”。就是說,這些為人艷稱的事跡,對于湯顯祖而言只有負面價值。“獨吳山三婦,合評此詞,無傷名教,風雅斯在。抉發幽蘊,動合禪機,尤非尋常人所能及矣。”
      所謂的吳山三婦,是清代一個號吳山的人的三位妻子:陳同、談則和錢宜,三個人讀《牡丹亭》的批語匯集成三婦評本《牡丹亭》。陳同其實是吳山的未婚妻,談則雖與吳山結婚,但也早夭;談則死后13年,吳山才與錢宜結婚。這三個女子,都是《牡丹亭》的愛好者。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湯顯祖的女粉絲可分兩類:一類是虛構的,如內江女子、金鳳鈿;一類是實有的,如馮小青、俞二娘、吳山三婦。虛構的粉絲,有一共同特性,就是愿意或渴望把自我作為禮物,全心全意地奉獻出去,即嫁給作者。現實中的女粉絲又如何呢?她們并不熱衷和作者交接,只和文本,《牡丹亭》親近,把自己的喜怒哀樂保留在書頁的空白處,文本是她夢的衣裳,必要的道具。就是說,現實中的女粉絲和作者湯顯祖最多是淡淡的文字之交而已。其實,不光是湯顯祖,作者和讀者的關系,向來都是這樣的君子之交;那些虛構的女粉絲,不過是文人在寂寞中熱鬧著的白日夢罷了。
      (作者系文學博士,鄭州師范學院教師,著有《唐宋詩中的孔子》等。)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5/view-14714887.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