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ygue0"><bdo id="ygue0"></bdo></source>
  • <s id="ygue0"></s>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賽博時代的“X托邦”連鎖

    作者:未知

      賽博時代,連鎖業、產業鏈、產品系列興盛。這現象傳染到語言符號領域,則是詞匯符號也涌現出連鎖現象。哈樂薇認為,“電子人與現實對立,是一種烏托邦,但卻一點都不單純”。自從“Utopia”(烏托邦)一詞創立以來,相關詞匯就蓬勃發展,而新時代的“托邦系列”更是不斷得到補充延伸。當今創客們日益喜歡創造“-topia”系列詞,想象豐富,大有“X托邦”情結。如E-topia、Dystopia、 anti-utopia等,盡管詞根都是-topia,但意義差距很大。烏托邦話語體系經歷了復雜的演變過程,完美的祈望極難,堵心的雜音時有。
      “烏托邦”,是人類對美好社會的憧憬。中國式烏托邦,《莊子》稱之為“無何有之鄉”,如陶淵明的“桃花源記”,傳說“南柯一夢”等。西方式烏托邦,有柏拉圖《理想國》(Republic),1516年莫爾的《烏托邦》。無何有之鄉,即是no where,沒有這樣一個地方。烏托邦不存在于詩和遠方,而存在于切切實實的當下。
      “惡托邦”,又譯作反烏托邦、廢托邦、敵托邦、反靠烏托邦、坎坷邦。與烏托邦(無)相對,指充滿丑惡與不幸之地。安德魯·芬伯格創設此詞,認為科技給人類帶來恐懼的惡魔,是世界末日、歷史終結的元兇。反烏托邦主義代表作有英國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英國喬治·奧威爾的《動物莊園》《一九八四》,俄國扎米亞京的《我們》,再如,科幻電影《瘋狂麥克斯》《黑客帝國》《銀翼殺手》《超驗駭客》《終結者》等,都對智能機器人進化提出隱憂。 20世紀五六十年代,因憂慮原子彈戰爭、越南戰爭、美蘇冷戰,開發太空引發的科技和軍備競賽,歐洲文化對科技文明出現末世論恐懼。法蘭克福學派對科技文化也多持批判態度。電影《V字仇殺隊》講述在未來的倫敦賽伯空間,人們失去話語權,唯有賽博人化身V敢于站出來反抗,推翻荒唐恐怖的統治,炸毀倫敦標志性建筑,喚醒民眾的反抗意識。但也有作品不那么消極,如阿西莫夫的《鋼窟》,講述人與人工智能雖然自相矛盾,但對人性自由的渴望,最終化解了人機矛盾,建立了人機合作的典范。
      “異托邦”,福柯1967年的演講指出,烏托邦指世上并不實存的完美之地,但異托邦是實存之地,屬于另類空間,不同于古典哲學、經典物理學的空間概念。異托邦特征有六。第一,世上都有構成異托邦的文化,即多元共存文化,如精神病院、監獄,或專門留給青少年、經期婦女、產婦、老人的地方。第二,不同歷史的社會以迥異方式使異托邦發揮作用,如公墓從城市中心遷移到郊區。第三,異托邦將幾個本不能并存的場地并置在一真實的地方,如花園、植物園、電影院、戲劇舞臺等。第四,異托邦與異托時對稱,異托邦隔離了空間,也隔離了時間,成為碎片和碎片的拼貼,即異托時。如博物館、圖書館、市集、度假村等歷時性的異托邦。第五,異托邦總有打開和關閉系統,既隔離開來,又可進入其中,不同異托邦之間既相互隔開,又相互滲透,如土耳其浴室。第六,異托邦不同于剩余空間,其是幻象空間,或是被隔離的場所,如游輪,或是創造另一相似空間,如殖民地,在他鄉造故鄉。
      “伊托邦”,米切爾(William J. Mitchell)認為,人類幾千年來經歷三次演變,從水井中心到水管中心到網絡中心,從壁爐到電路和供熱管線到信息高速公路,從聽佛祖演講到印刷文化到電子百科全書,如今已發展為伊托邦時代。筆者認為,伊托邦時代的藝術家既不會只唱烏托邦贊曲,也不會只吹響惡托邦挽歌;而多再現兩者交戰、沖突抗衡,反映對未來的憂思或希望;既有正面樂觀論,也有負面悲觀論。E時代有并發癥:既給人帶來快捷方便、互動交流、速度自由、彈性工作制、自我掌控感、合作創新精神;也讓人成為低頭族,患上科技腦過勞癥、拖延癥,一切都隨傳隨到,按鍵即得,今人是否變成思想薄餅人?娛樂至死?新術語、新概念、新事物,給文學帶來新熱望、新圖景,也帶來新焦慮、新憂思。
      新科技,給人們的生活方式、行為習慣、思維方式帶來新變化。新生代筆下世界煥然一新,全套新版語言,打下時代烙印,文學令城市變得不再短視單一。如鄧肇恒的《天使的日常生活》說:
      當快閃遇上永生,天使的時間觀和價值觀也開始變態失衡……天使代表終于給上帝撥了一通標榜收費最便宜的3G長途電話,希望兜口兜面、繪聲繪影的告訴它,自從天使失去了翅膀和光環之后,取而代之的只是無處不在的電子熒幕和滿街滿地的N95口罩……而上帝卻將電話接駁到留言信箱。
      年輕作家想象新世界,一派伊托邦時代氣象。
      “進托邦”,凱文·凱利的《必然》指出,進托邦是種變化的狀態,是種進程,不管是漸變,還是突變激變的起點,都在變化成別的東西,逐漸知化,人工智能化在各個領域來得不知不覺。該書作者認為,烏托邦里沒有問題可煩惱,但是烏托邦也因此沒有機會存在。每種烏托邦的構想都存在一個自我崩潰的瑕疵。反烏托邦也存在嚴重的瑕疵——不可持續性,有人幻想一場星球大戰毀滅了所有人類?或者機器人統治世界?所有烏托邦和反烏托邦均不是我們的歸宿。未來科技指引進托邦方向,充滿溫暖、人性與自由。或者說我們現在正處于進托邦,進托邦并不是目的,而是一種變化,一種進程,今天比昨天好,盡管只是好一點點,甚至我們都無法察覺。
      尼葛洛龐帝認為,當今是后信息時代,因特網成為新鐵路,硅成為鋼材,“世界貿易由傳統原子交換飛躍為比特交換,不再輸送笨重的商品質量,而輸送即時廉價的電子數據,信息成為舉世共享的資源”。1963年拉里·羅伯茨發明的互聯網,技術正以指數增長。未來電子產品能根據個人喜好,度身定制,變得更有互動性、更人性化,既有實用功能價值,也有文化美學價值。米切爾的《比特之城:空間·場所·信息高速公路》、尼葛洛龐帝的《數字化生存》等,都對新時代抱著熱切的期望態度,儼然烏托邦時代到來。
      “動物烏托邦”,2016年初,熱播的迪斯尼電影《瘋狂動物城》新詞,也有象全新動物社區:肉食和素食動物和平共處,尊重多樣性和差異性,減少歧視和偏見,努力建設美好之地。   “寫托邦”,2016年,潘國靈出版首部長篇《寫托邦與消失咒》,創設此詞。寫托邦恰似寫作療養院,住著懷著寫作執念的一群人,“書寫者、書寫動物、寫字兒、文字族”:病人們每天要服用一定劑量的藥物——“花勿狂”。柏拉圖《費德魯斯》說,它既是解藥也是毒藥。每劑花勿狂的配方都不同,但基本元素一致,均為“文字書葉”,書寫者按需采摘啃食,不為飽腹,而為精神靈氣,以實現自我完成的循環系統。所有住客前來,仿佛都難以自控。
      新書表面講了一個愛情故事:悠悠被情人丟棄,失魂落魄地來到寫托邦,想找回男人游幽,卻遇到了解救者余心。為尋回這消失了的作家游幽,余心引導悠悠,寫下游幽莫名出走的過程,以了解事故的真相。追求安樂窩、世俗幸福的女子,無法理解在寫托邦療養院沉潛寫作的男子。只有同樣進入寫作世界的女子,才能明白作家的魂去了哪里。讓人恐慌的是,到最后,連小說的結局也消失了,一切都沙化了……若要尋找跌宕起伏的故事情節,這些讀者注定要失望了。因為該書乍看像言情、偵探、魔法小說,但實際卻不是讓你欲罷不能的通俗小說,而是讓你痛苦的小說,進入它,就像跌入了無法測底的思想深淵,難解的困境、人生的兩難、深刻的問題,像錐子一般刺痛著你,逼迫你思考不已。這痛并快樂著的書,升華出哲學的韻味。
      潘國靈創設“寫托邦”王國,毫不遜色于以上諸多術語世界。寫托邦既有烏托邦特性,也有異托邦特性,兩者匯聚。香港這塊實存之地,激發作家的“X托邦”情結涌動,在其筆下,香港是沙城,寫托邦是漂浮其上的一方凈土。寫托邦在哪里?這像“文學在哪里找”這類深進問題,不能直接言說:
      一如所有的樂園(寫托邦也是一種樂園,即便是“失樂園”),其準確位置都必須有所隱蔽……四周被包圍著,在未可知之所在。神秘性與神圣性不可分割……它在一個極限盡頭,但始終是與人類生活連結的一個地方。
      寫托邦,遠離人類生活,這個偏離場所,既開放又排斥、既打開又關閉,將本不能并存的幾個空間并置在一起,不是幻想的而是補償的異托邦,既在此又在彼的鏡子烏托邦,內里又有歷史堆疊的時間異托邦,如博物館、圖書館,即異托時,共時性和歷時性的異托邦共存。寫托邦恰似“異次元空間”“多維空間”,次元即維度,一維線性、二維平面,三維立體,四維則超越了空間概念。寫托邦,也許不在三維空間,而立身于五維、六維等高維空間,存在于心靈、靈感空間,像靈魂的夢境,自由的天堂。
      為什么創設“寫托邦”新詞?寫小說的人寫小說,自曝虛構過程,這是西式后設小說。但是,《寫托邦與消失咒》更進一步,既暴露作家寫小說的過程,也省思寫作本身,進行深度解剖。過去,人們常說,個人寫作的甘苦,如魚飲水,冷暖自知。如今,潘國靈將之和盤托出,直接刻寫書寫者的痛苦,直剖血淋淋的寫作屠宰場,寫透創作病癥的林林總總,仿佛寫作病理學專著,將種種病癥公之于眾,懇切期盼大眾都能理解其中艱辛。書寫者們在紙上搭建文字堡壘,我寫,我寫,寫進去,三重血淚;工作與家居難分,癡迷書籍,長年迷失在書屋和圖書館,在搬書的勞苦中去體驗生活;深知唯有書本,才可以把自己帶到應許地;陷入寫作的無限循環,經歷一場場自我的戰斗,像堂吉訶德,與自我的風車作戰。老舍《駱駝祥子》將寫作者的悲苦投射到祥子身上,筆下能滴出血與淚來。《寫托邦與消失咒》如是,書葉以淚澆灌,書脊以血灌注,書寫者們唯一的存在之高處在深淵:創作要潛入現實的深淵,要多深才為之深淵?以“尺、米”記嗎?不夠。以“尋”記嗎?尋不完、沉不完。可謂一把辛酸淚,兩袖空空風。
      (作者簡介:凌逾,華南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導。本文為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華文文學與中華文化研究》(批準號:14ZDB080)的階段性成果。)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5/view-14714891.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