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ygue0"><bdo id="ygue0"></bdo></source>
  • <s id="ygue0"></s>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宋詞中的上元節

    作者:未知

      宋代民間舊俗以農歷正月十五日為上元節,也叫元宵節,元夕節、燒燈節、三五等。此日民俗活動極多,宋詞中多有描述。據筆者統計,現存宋詞有200多首對上元節的風俗和娛樂活動做了生動的描摹,其作者上至帝王,下至百姓,為我們留下了情趣盎然的民俗畫卷。
      賞燈。宋詞中又稱“放燈”,上元節無燈不歡,“重尋舊曲聲韻,收拾放燈歡計”。(晁端禮《玉葉重黃》)整個都城是燈海,“帝城三五,燈光花市盈路。”(李邴《女冠子》)“恰則元宵,燦萬燈、星球如晝。”(歐陽光祖《滿江紅》)“元夕燈山。花時萬人樂處,敧帽垂鞭。”(陸游《漢宮春》)宋詞中記載了元宵節燈如繁星照亮都城、人人看燈的盛景。眾燈之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鰲山”:“春滿鰲山,夜沈陸海,一天星斗。”(閻蒼舒《水龍吟》)。“鰲山”是用眾多彩燈堆疊成的山,狀如傳說中的巨鰲,往往與高樓相對,“鳳樓相對鰲山結”。(張孝祥《憶秦娥》)而御樓前的“鰲山”最引人注目,“御樓煙暖,正鰲山對結”。(晁沖之《傳言玉女》)也是眾多節目的匯集之處。
      元宵節燈品很多,但佛教寓意的蓮燈在宋詞中較為常見,這些燈廣布在小橋流水之中:“戟外東風吹岸柳。正翠靄、映星橋月榭,十里紅蓮綻了。”(陳允平《寶鼎見》)點綴在街市間:“出奉板輿行樂,金蓮照、十里笙簫。”(戴復古《滿庭芳》)“金蓮萬盞,撒向天街。訝鼓通宵,花燈竟起,五夜齊開。”(無名氏失調名)元宵燈會之中,月光、燈光交相輝映,整個都城宛如不夜城,“對雙龍闕門前,皓月華燈射,變清晝”。(王詵《換遍歌頭》)
      娛樂活動。歌舞是上元節必備節目,節前就要預演,“杵歌串串,鼓聲疊疊,預賞元宵舞。”(劉辰翁《青玉案》)”節日一到則“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辛棄疾《青玉案》),歌舞主場是御樓前,“金闕南邊,彩山北面,接地羅綺,沸天歌吹”。(萬俟詠《醉蓬萊》)此外,還走街串巷,引人駐目:“錦街穿戲鼓,聽鐵馬、響春冰。”(張炎《木蘭花慢》)“蓮炬引,老萊衣。蛾眉無數卷簾窺。”(鄒應龍《鷓鴣天》)游人身在其中,逍遙快活,“快燈市、客相邀。且同樂時平,唱彈弦索,對舞纖腰。”(劉應雄《木蘭花慢》)“今年好,花邊把酒,歌舞醉元宵。”(戴復古《滿庭芳》)
      與歌舞同時舉行的娛樂活動,還有焰火爆竹與百戲雜耍。“數內兩人出陣對舞,凡五七對。忽作一聲如霹靂,謂之爆仗。”(《東京夢華錄》)焰火爆仗不僅有家族興旺、生活美好的寄寓,更有祛病去災的新年祈愿。此外,上元節的命名與道教天官賜福之日密切相關,此時的娛樂活動尤其是傀儡和祭祀戲劇燈表演,有著酬神娛神、溝通神人、求得庇護的功能,“是當年、爆竹驅儺,插金幡勝”。(劉辰翁《金縷曲》)歌舞、焰火、百戲往往將節日氛圍推向高潮:
      落星萬點,一天寶焰下層霄。人間疊作仙鰲。最愛金連側畔,紅粉裊花梢。更鳴鼉擊鼓,噴玉吹簫。
      (辛棄疾《婆羅門引》)
      耀眼的焰火自天而降,映亮了人間的百戲歌舞與紅粉佳人,上元盛景由此窺見一斑。
      君民同樂。自唐代起,就有“上元夜,帝與皇后微行觀燈”(《舊唐書·中宗紀》)的記載,宋代得到進一步的發展。皇帝會在元宵節前后登樓,縱萬民游賞,百姓也能夠得睹天顏。宋詞中,上元時節出行的皇帝后妃百官皆如天上神仙:“御簾卷。須臾萬樂喧天,群仙扶輦。云間,都人望天表,正仙葩競插,異香飄散。”(晁端禮《金人捧露盤》)偶有被宣上殿,與帝王同飲,則被想象成飛上仙宮:“彩鳳低銜天語。承宣詔傳呼,飛上層霄,共陪霞觴頻舉。”(王詵《換遍歌頭》)宋詞營造了天上人間君臣子民同慶的歡樂氣氛,“動地歡聲遍十龍,元宵真賞與民同。春歸蓮焰參差里,人在蓬壺快樂中。”(郭應祥《鷓鴣天》)“應上元佳節,君臣際會,共樂升平。……蓬萊宮殿神仙景。浩蕩春光,邐迤王城。”(無名氏《金盞子慢》)而蓬萊、方壺等仙山成為宋詞里常見的意象,都城猶如仙島,人人是神仙:“人正在,蓬萊島。燒絳蠟,斟清醥。聽清歌艷曲,一聲云杪。”(劉仙倫《滿江紅》)“睹遨游彩仗,疑是神仙伴侶。欲飛去、恨難留住。漸到蓬瀛步。”(趙長卿《寶鼎現》)
      宋徽宗趙佶有描寫元宵盛景的詞作:“元宵為開圣景。嚴敷坐、觀燈錫慶。帝家華英乘春興。搴珠簾、望堯瞻舜。”(趙佶《金蓮繞鳳樓》)詞作描述了帝王“觀燈錫慶”的實況,以及作者“望堯瞻舜”的理想,更有上元佳節縱民歡娛、一視同仁、與民同樂的期盼:“十萬鉤陳燦錦,鈞臺外、羅綺繽紛。歡聲里,燭龍銜耀,黼藻太平春。靈鰲,擎采岫,冰輪遠駕,初上祥云。照萬宇嬉游,一視同仁。”(趙佶《滿庭芳》)而能夠親近帝王的百姓,更借此時獻壽:“幸逢燈夕真佳會,喜近天威。神仙壽算遠無期。獻君壽、萬千斯。”(無名氏《獻天壽》)這種祈壽,有時又將帝王后妃神仙化:“人道是、史君壽母,宴瑤池曲。九十春來萱草茂,三千年后蟠桃熟。”(王邁《滿江紅》)
      嬉游。“嬉游”又稱“喜游”,通俗說就是逛街看夜景。“嬉游”頗有講究的,打扮體面是必須的:“元宵三五。正好嬉游去。梅柳蛾蟬斗濟楚。換鞋兒、添頭面,只等黃昏。”(趙師俠《洞仙歌》)“鬧蛾斜插,輕衫乍試,閑趁尖耍。”(楊無咎《人月圓》)“嬉游”通常在天黑之后,或步行,或乘車,或騎馬。“翠幰夜游車。”(蔣捷《南鄉子》)“駕香輪,停寶馬,只待金烏晚。”(歐陽修《驀山溪》)結束則在“漏通曉,燈收市,人下棚。”(劉辰翁《水調歌頭》)“嬉游”的主角是平時不太露臉的女性,無論婚否,此時都能名正言順地走出家門。宋詞里“嬉游”寫得極多,有寫其喧鬧之態:“見九衢、車馬流水如龍,喧笑語,羅綺香塵載路。”(丘崈《洞仙歌》)有寫其人氣之盛:“籠街彈壓上元燈。滿瑤城。簇珠星。”(陳著《江城子》)有寫女子嬉游情態:“千門燈火,九街風月。繡閣人人,乍喜游、困又歇。笑勻妝面,把朱簾半揭。嬌波向人,手拈玉梅低說。”(晁沖之《傳言玉女》)“秋水嬌橫俊眼,膩雪輕鋪素胸。愛把菱花,笑勻粉面露春蔥。徘徊步懶,奈一點、靈犀未通。”(江致和《五福降中天》)其中女性詞人的作品更有說服力:“中州盛日,閨門多暇,記得偏重三五。鋪翠冠兒,拈金雪柳,簇帶爭濟楚。”(李清照《永遇樂》)多年之后,李清照回憶年少“嬉游”之樂,仍是記憶猶新。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5/view-14714896.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