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閱讀效率·專業性·跨專業性

作者:未知

  摘要:專業閱讀是在特定知識領域中遵循其專業規范而思考相應專業問題的閱讀方式方法類型。有效分配閱讀時間、帶著問題讀書、寫讀書筆記、在導師指導下讀書等是提高專業閱讀效率的途徑。出版專業閱讀是指編輯出版者在從事編輯出版活動中發生的閱讀行為,集中指向審讀但又延伸到以審讀為核心的相關寫作。問與答的專業思維訓練,文本選擇與導讀設計,教與學的及時、多形式互動是出版專業閱讀教學中的關鍵環節。
  關鍵詞:專業閱讀;出版專業閱讀;出版專業閱讀教學;《中國青年》
  一、如何提高閱讀效率
  如何提高閱讀效率是個普遍性問題。學人、求學人眾皆如此。2018年10月12日,編輯出版學文獻選讀課上,碩士生馬君在討論的自由發言環節提出了這一問題,讓我內心掠過一絲驚喜。結合自身體會,我首先想到時間的有效分配,其次是帶著問題讀書,再次是寫讀書筆記,最后是在導師指導下讀書。時間的有效分配以自我審視、自我分析為前提。要根據自己的生物鐘,學會有效分配時間,用自己效率最高、精神最興奮的時段去做最想做的事情,讀最想讀的書。至于在導師指導下讀書則以導師和研究生的充分有效溝通為前提。如果由導師提供指導性的閱讀書目,研究生在專業知識譜系和專業能力建構的雙重維度上都更有針對性地讀書,則將碩士專業學習與自學區別開來,有可能提高閱讀效率。當然,這僅是理論推演。
  讀寫結合才合成閱讀,這是思想者信奉的公理,只讀不寫,在我看來事倍而功半。讀是輸入,寫是輸出,讀寫結合才合成知識、思想的人內傳播閉環。有“讀”之環節而無“寫”之環節,人內傳播的鏈環就不完整,自然更無效率可言。更何況默想言說書寫是思想形成及表達的三種不同方式,自以為想清楚了的不一定能說清楚,自以為說清楚了的不一定能書面表達清楚。
  帶著問題讀書,是讀書進入境界、思想稍有成就的學人的經驗之談。今天所說“帶著問題讀書”與以前所悟不同,在于即境回想到科林伍德,援用了科氏的思想經驗和思想方法而想到了“帶著問題讀書”的兩個層次,因而比以前的相關思想更為豐滿。
  “作者是把這個命題當作什么問題的答案呢?”這是一個歷史性的問題,因此,只有應用歷史的方法才能解決。現在人們通常認為,在久遠的年代里寫下的那些文獻深奧難懂,這是因為作者(至少那些優秀作者)總是為自己同時代的人寫作,特別是為那些“似乎有同樣興趣”的人寫作;“有同樣興趣”的含義是指,那些人在探問與作者同樣的問題,這樣,作者本人反而很少解釋什么是他要努力回答的問題。后來,他的作品成了“古典文獻”,他的同時代人已全部作古,他所論述的問題因此也被逐漸淡忘了。如果他對問題的回答被普遍認為是正確的,他的問題就被忘得更徹底,因為人們不再詢問他所探究的問題,并進一步提出了新的問題。因此,某作者給予了回答的問題,其本意只能被歷史地重建出來,而要做到這一點,處理歷史材料的諸種技能訓練就是必不可少的了。①
  “帶著問題讀書”的兩個層次分別是:第一,回到作者寫作的問題情境,即尋繹作者如何發現問題——提出問題——解決問題的思想過程;第二,是聯系自己當下的問題情境,反思反省自己的問題:問題與自我當下情境的關系,所提問題是否凝練、明確,所提問題是否有虛假、枝蔓成分摻雜,書中提問及給出答案對自己問題的解釋解決的有效性如何?如果無效,或效度低,為什么?哪方面無效或效度低?如果有些問題沒有解決,那么所讀之書是否給予了某些提示,要不要繼續順著這些提示去延伸閱讀、思考?
  思想最本質最核心的形式即問與答。發現、提出并解決知識、思想問題才能形成人類知識、思想的進步,發現、提出并解決人類社會的實踐問題才能形成社會進步。但人類實踐以人類思想為理論前提,正如個體行為實施之前、實施之中必然先期存在或伴隨發生相應的意念、理念或思想。如果書讀不懂,并非認識不了書中的文字符號,而是不理解那些文字符號串聯之后所蘊含、表達的思想。基于問與答是思想表達的本質、基本形式的一般理論命題,可以推斷——如果讀不懂書,則有兩種可能:一是作者提出的問題和給出的答案在書中呈現得不夠明確明晰;二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和社會的變遷,作者所提出的問題已不復存在,書中只留下了呈現的答案。
  帶著問題讀書,于學業有成者屢試不爽,于初學者則殊為艱難。其難不在讀,而在思和想,如能提出問題,提出真問題,帶著問題讀書便水到渠成、順理成章了。
  二、專業性與跨專業性
  閱讀的專業性可以初步認定為兩個方面:其一,作為閱讀對象的材料屬于專門領域;其二,基于特定專業領域及其專業理論規范而要求、追求的特定的閱讀方式方法。出版專業閱讀作為一種社會實踐,首先指編輯出版者在從事編輯出版活動中發生的閱讀行為,以區別于非編輯出版者的閱讀,并區別于編輯出版者在從事編輯出版活動中的其他非閱讀行為。這是出版專業閱讀的專業性所在,厘清后有助于明確認識對象,進而深入思考。
  出版專業閱讀作為嘗試提出的概念,是對編輯出版者閱讀行為、機制、行為效果的解釋與說明,指向審稿但不限于審稿,集中指向審讀但又延伸到以審讀為核心的相關寫作。正如讀寫難分,專業閱讀只能通過相應的專業訓練更深切全面地領會寫作者的專業思想,專業閱讀者只能通過與專業閱讀訓練相應相關的寫作才能呈現專業閱讀的思想成果。出版專業工作者通過公開面世的書刊輔文和內部交流的編輯出版公文(選題報告、審稿意見、編輯書信等)來表達編輯出版者的專業思想,書刊輔文和編輯出版公文便成為出版專業閱讀訓練的首選文本。
  出版專業閱讀教學則以書刊正文、輔文、公文等為認識對象,組織實施一定的教學形式以引導學習者理解出版專業文本中的專業意涵(專業思想及其社會效果、專業意向意念及其實施程度等),并形成受訓者出版專業思想或出版專業思想取向、專業思想印痕。
  出版專業閱讀教學是筆者所在學科點近年嘗試的專業教學改革新舉措,意在健全強化碩士生一般閱讀能力的同時,培養其出版專業理論和思維能力。誠然,數字時代的出版專業閱讀教學尚在起步摸索階段,諸多理論與實踐問題尚待,也只能在教學實踐及其深化中提出并回答回應。基于筆者近年來的教學經驗,文本選擇與導讀設計,出版專業閱讀教學過程中教與學的及時、多形式互動是出版專業閱讀教學中值得倍加重視的關鍵。思想稍縱即逝,所以要及時捕捉抓取。閱讀及其中深潛的思想極具個人性,所以針對碩博士生的專業閱讀教學要注意強化針對學生個體的互動。無互動或者互動不深、不及時,再好的文本材料及導讀設計都是一紙空文;如互動及時,且教學雙方共同進入思想的砥礪狀態,看似一般的閱讀材料也可能取得不一般的教學效果。就此而言,選擇出版專業閱讀材料時,與其說有高下之分,不如說更應該強調合適與否。導讀沒計亦然,更應該指向導讀中的啟發是否真的引而不發,是否適合本閱讀材料,是否適合該學生或該班學生的平均理解水平與知識深廣度。   專業閱讀基于文本細讀而又不止于文本細讀。這里所說的不止于文本細讀,首先指運用特定的專業方法(比如說概念及其相應的概念關系等)對文本做出概括、解釋以及說明。這是專業閱讀區別于一般的常規的文章閱讀的關鍵性思想形式。《中國青年》發刊詞因為鮮明的革命出版歷史價值而被收人多種文集,如復旦大學新聞系主編的《中國新聞史文集》等。專業閱讀《中國青年》發刊詞,碩士生王君將全文本做了段落劃分:第1至5段:《中國青年》的創刊背景;第6至9段:《中國青年》的目標——“引導一般青年到活動的路上”“引導一般青年到強健的路上”“引導一般青年到切實的路上”;第10段:《中國青年》期待對讀者的幫助和互動。這是普通的文章分析,是閱讀的必要環節,但并不顯示出版專業閱讀的專業性。“《中國青年》的目標”雖然從文本化入,但“目標”用語依然不顯專業性。因為目標乃人類行動的一般指向,人類作為有理性有思想的動物,所作所為均有目標、目的。在這里更需要選用與《中國青年》相關聯的專業名詞、術語或概念來具體揭示、解釋其作為期刊的“目標”,以顯出版專業閱讀的專業性。如功能定位、期刊定位、意圖效果等,這種看似簡單的用詞調換,實際上很重要,這就是專業訓練,區別于常人思維的專業訓練.運用出版專業術語或概念解釋、解析出版現象的訓練。
  王君還提出了解讀《中國青年》發刊詞的五個關鍵詞:《中國青年》、共青團、中國青年、思想內容、編輯,并就這五個關鍵詞給出了關系圖示。這是顯示其專業意向和出版專業閱讀訓練的。一則論文皆有關鍵詞,關鍵詞成為論文或文章的極簡式說明;二則凡檢索文獻均需檢索詞,關鍵詞是檢索詞的快捷化方式。關鍵詞訓練對編輯出版學子殊為關鍵,就沒有開列關鍵詞的文章嘗試提煉關鍵詞,是起步階段的專業閱讀理解訓練;就已開列關鍵詞的論文,聯系論文求解關鍵詞及其結構的合理性、概括有效性是要求更高、難度更大的專業理論訓練,基于專業閱讀理解但又更偏重于專業理論解釋解說。
  關鍵詞的設立、提取需要一定的理解、理論能力。其提取妥當與否考驗閱讀者、撰文者的分析與理論水平;關鍵詞的勾連、鋪設是否建構了、符合了論文(文章)主旨是判斷關鍵詞妥帖與否的核心參照。
  基于關鍵詞及其理論關系,以圖形語言形式解釋對象、言說理論,是常見的理論話語方式,它以多維度、多層面的立體呈現而明顯優越于線性排列的文字語言。這種結構化的話語呈現方式以言說者的結構化思想方式為前提,已成為當代學術交流的通用語言,自然成為專業訓練的范圍。專業閱讀涉及于此,既是從閱讀到表述的自然延伸,又是思想及結構的深化推進。當然,肯定這種思想形式的通用性、常見性與具體運用這種圖形語言表達思考,推進思想的有效性是兩個概念。對碩博士生而言,重要的是,首先要培養其圖形語言意識,鼓勵他們用圖形語言結構化地表達思想,把思想推向縱深。這也是專業閱讀的專業性所在,或者說是專業閱讀表達形式的專業訓練之一。
  導讀設計的基本原則是問題設置及開放性,或者說要注意設計針對文本材料的開放性問題。后述問題可以視如通用于不同文本的共用問題:“針對本文你提出了哪些問題,其中哪些問題你已解決或初步解決,哪些問題還沒有解決?”王君提出的沒有解決的問題之一是:“《中國青年》作為共青團中央機關刊物,其發刊詞中為什么沒有提及任何有關共青團、共產黨、馬克思主義等的政治性內容,為什么沒有強烈的革命色彩?”
  應該肯定,這是真問題,認真研讀了發刊詞文本且啟動了思考才能提出的深問題。啟動思考的證明又恰恰是也只能是提出了這一問題本身。這種表面上的論證循環偏偏實證了真問題與真思想的內在聯系。一個碩士生提出這樣的真、深問題讓我驚喜。就這樣的真、深問題在當下時代的課堂上互動,稍不注意便可能為自己惹來麻煩。關于“革命色彩”,我提示創刊詞開頭一句即為:“政治太黑暗了,教育太腐敗了,衰老沉寂的中國像是不可救藥了。”這當然是在思想理論層面最“強烈的革命色彩”了,盡管相對后來訴諸武裝力量的暴力革命而言還不是實踐行動上的革命。可見中國共產黨發動的革命從思想動員到軍事行動有一個時間過程,在1927年南昌起義前主要是思想動員。期刊功能重在引導讀者的思想觀念更新,1923年創刊的《中國青年》恰在對當時青年啟蒙革命思想,引領他們向往革命,而不在于直接地組織革命。
  至于說《中國青年》作為共青團中央機關刊物,其發刊詞中為什么沒有提及任何有關共青團、共產黨、馬克思主義等政治性內容,我答之以初建的共青團是未公開登記的社團,《中國青年》在當時是未合法登記的地下刊物,因而歸因于話語策略。這樣的回答顯然難以讓該學生滿意,她又舉出《先驅》有所不同來“抗辯”。我答以所以《先驅》辦不持久呀,匆匆結束了這一環節的討論。
  課后想,該學生所提問題固然可能涉及中國共產黨以及共青團初創時期的話語策略,更大可能屬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及其發展階段、共青團建團史乃至中國共產黨黨史,而這些學科或專業是我本人并不熟悉,至少不屬于自己專業領域的。就敬畏知識的嚴謹態度而言,我的回答未必有錯,就愛護青年學子的求知積極性而言則未必圓滿。如何幫助他或他們解決類似的跨專業知識問題呢?如果學生不斷追問真知,勢必使類似今天的問題及問題情境成為“與課俱來”的常見多見現象。就培養未來理想的出版人而言,這種“與課俱來”的思想追問多好。理想的出版人首先是思想者,追求理想的思想者,為追求理想而不斷質疑追問的思想者。出版的附屬性、出版的專業依托性勢必帶來出版專業閱讀教學中的跨出版專業知識問題。面對這種跨出版專業問題,但愿學子有興味自主追索,而授課教師也能不用擔心說錯話而暢所欲言,在一旁予以求知路徑上的陪練而不僅僅提示提醒。
  閱讀是思想的起點。思想以問答為主要操作方式。閱讀既將思想引向遠方,又將遠方的思想引至當下。閱讀與思想就這樣水乳交融,難分彼此。在遠方與當前之間,在問與答之間,在可意會的知識和可言傳的知識之間,是廣袤的時空深淵。
  注釋
  ①科林伍德科林伍德自傳[M]陳靜,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40.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5/view-14853355.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