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有聲書版權集中管理的必要性和模式設計

作者:未知

  摘要:集中管理是“基于實現集團管理方面的需要,以統一報告制度、統一資源配置與運作為核心的一種新的管理理念和管理模式”,①該制度以信息集中為基礎,但處理杈仍在不同利益主體手中。要破解當前有聲書領域侵權現象嚴重的問題,充分發揮集中管理在規模、成本、效率等方面的優勢或是辦法之一。如此辦法,既能夠解決有聲書多重授杈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前手權利不明、權利人不清等問題,也可以根據不同權利人、使用人和作品的情況給予針對性考慮,讓私人自治原則得以體現。
  關鍵詞:有聲書;版權;集中管理
  數字技術和移動智能終端的出現和應用,迅速改變了作品的傳統創作和傳播方式,為有聲書的快速生產與傳播提供了便利,催生出今日有聲書市場的蓬勃發展。但由于授權環節多、法律關系復雜、相關主體法律意識淡漠、盲目追求經濟利益等原因,當前有聲書市場出現了嚴重的侵權現象,版權問題也成為有聲書領域最復雜、急待解決的問題之一。
  一、單獨授權模式的局限
  數字技術的普及,為版權人自行管理版權提供了可能,利用數字技術對有聲書版權進行單獨授予的聲音也開始出現并越發強烈。事實上,單獨授權的觀點在學界早已出現。其中,日本學者北川善太郎提出的版權市場模式廣受關注,他設想以契約為基礎,借助數字權利管理系統,建立版權許可市場。該市場主要由版權市場、著作物市場兩個數據庫和權利人、使用者、市場主三方當事人組成。權利人將作品以及相關權利信息、許可條件等,分別在著作物市場與版權市場進行登記,使用者從版權市場搜尋作品及其版權信息、許可條件,然后通過版權市場與權利人進行協商并訂立契約,最后獲得作品,權利人則通過網絡支付工具直接從使用者處獲得使用費。②
  北川善太郎認為,任何人和機構都可以設立版權市場,權利人完全根據自己的意見對作品許可使用條件進行規定。在與權利人達成合作意向并支付費用后,使用者就可在市場下載并使用作品。版權市場模式之外,使用人先與權利人就費用達成一致,支付費用后,利用權利人給予的口令或密碼使用作品,或權利人釆取默示許可方式,根據監控到的作品被使用情況(次數、權項、形式等)與使用人進行費用結算,在保證權利人控制作品的前提下,有效降低授權成本。
  雖然版權市場模式及附著其上的單獨授權方式充分體現了權利人意思自治,也能避免集體管理組織帶來的多個弊端,且伴隨數字技術的發展已有實施可能。但在筆者看來,如此設想同樣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第一,大多數權利人難以設立版權市場或掌握技術措施。雖然版權市場設立門檻為零,但其并非簡單易懂且零成本的技術,而是一套復雜的系統,對于大多數權利人來說,設立并應用該平臺不僅意味著較高的技術難度,還可能意味著難以承受的經濟開支,技術措施的應用同樣如此。此外,要實現權利傳遞的合理順暢,權利人還應對授權對象、作品價值有準確了解,且掌握具有根據版權類別和期限分別授權的操作流程和法律要求,這對多數權利人尤其普通作者來說是不現實的。
  第二,過多的版權市場很可能導致信息不對稱問題,讓作品使用人談判與交易成本上升。從使用者角度考量,如此方式存在著搜索中意的作品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對作品品質難以進行準確評估,授權過程復雜且多變等諸多問題。
  第三,借助各種新型技術措施及規范合同,權利人可以繞過版權法中的限制和例外,獲得實際超出版權法保護水平的保護,使版權擴張之勢在技術的推動下越演越烈,從而帶來版權擴張和限制之間的尖銳沖突,為版權限制制度提出了如何改變以保障使用者合法權益的課題。
  二、版權集中管理現狀及對有聲書版權保護的影響
  從1992年至今,我國已組建起五家版權集體管理組織,分別對音樂、音像、文字、攝影、電影等作品版權進行管理。由于同時附著原文字作者的版權、演繹作品作者版權、表演者和錄音制品制作者的權利,且創作過程中常使用音樂作品,制作發行有聲書,創作者或服務平臺往往需要得到多方面的有效授權,主體的多元性、權利的層疊性使得有聲書創作者和服務平臺掌握并確保所有相關權利授予均無瑕疵無疑有強人所難之嫌。而版權集體管理組織按作品類型劃分界限的特征,還使有聲書創作者或服務平臺常需經過多頭許可才能獲取完整有效的版權,無疑增加了難度。
  不僅如此,根據規定,版權集體管理組織是根據權利人授權、對權利人的版權以及與版權有關的權利進行集體管理的社會團體。如此性質以及龐大的會員作品數量決定了其雖然肩負著“以自己的名義為權利人主張權利,并可以為當事人進行相關權利的訴訟和仲裁活動”③兩項關鍵權利,但實際關注點多為社會影響大、賠償額度高的侵權行為尤其大規模侵權行為,對零星性侵權往往關注不夠。當下,有聲書版權糾紛多發生在單個權利人和侵權人之間即是此種情況的表現。
  與此同時,有聲書產業主體通過集體方式構建保護機構和機制的工作也在進行中。2014年,央廣之聲、央視國際、盛大文學等單位聯合全國聽書作品版權各方權利人以及有聲書作者和播音者,成立了中國聽書作品反盜版聯盟。聯盟成立后,迅速發起多起訴訟。此外,韓寒、李承鵬等作家成立的“作家維權聯盟”,目的是“通過法律維權手段幫助作家打擊互聯網侵權行為”,也應將有聲書侵權現象納入打擊范圍。
  但這個模式同樣存在不足。首先,由于維權能力不足,聯盟難以給予侵權機構及個人有力打擊。雖然近年來立案門檻不斷降低,維權便利性持續增強,但侵權數量也持續攀高,且隱蔽性不斷增強,無論是對侵權行為的發現和判斷,還是鎖定侵權對象及時協商或訴訟,都需要專業人才支撐和大量時間投入。松散型的反盜版聯盟常常力所不逮,不排除始于聲勢終于形式的可能。其次,由于參與單位和作者數量有限,這一模式難以向所有有需求的權利人提供服務。現實中權利被侵害的權利人數量龐大,但向其提供維權服務的“聯盟”數量卻十分有限,而且聯盟參加者多具有一定實力和名氣,因此,大多數作者尤其非職業化作者,通過版權集體組織之外的自治組織維護權益的可能性很小。而伴隨文學IP對有聲書、影視、游戲等行業影響力的不斷加強,IP開發領域也從單一的影視改編向生態化轉變,頭部IP的價值也日益得到重視,授權價格、形式、期限也與普通作品表現出諸多差異,從而對民間集體管理模式提出了差異化管理的要求。對于這一變化,業已存在的幾個聯盟顯然準備不足。   三、集中管理模式的具體設計思路
  1.對有聲書進行統一編碼管理
  對作品進行統一編碼的做法在出版領域早已有之,如中國標準音樂作品編碼、國際標準書號系統等。有關單位也可借鑒上述做法為有聲書進行統一編碼,使其擁有如“身份證號碼”一樣的唯一性、永久性識別編碼,并規定任何作品如約進入市場傳播,必須持有該編碼,對于未持有編碼的作品,服務平臺有義務予以刪除并通知提交人。同時還可借助信息技術使編碼同時攜帶權利人、保護期限、授權許可方式和費用等信息,使相關人員只需通過查詢編碼就可以了解有聲書的權利歸屬和狀態,了解創作主體是否獲得完整權利許可即該作品版權是否存在瑕疵,倘若未經許可或權利存在瑕疵,相關方面將能夠借助對編碼的監測對播放該有聲書的平臺進行及時追蹤,準確掌握被使用的方式、時長、次數,從而使權利人能夠及時察覺作品被侵權情況、了解權利被侵犯的具體情況,同時找到侵權人,有效解決有聲書侵權隱蔽性較強的問題。
  2.開展集體管理組織間的協作與內部變革
  順應數字時代要求,集體管理組織應在內部構建起擁有強大集成能力的管理系統,該系統應包含權利人、授權許可、費用分配結算和版權監督與訴訟等多個模塊。權利人將相關權利和事宜委托給集體管理組織后,權利人及其有聲書的相關信息,如有聲書作品數量、權項、期限等將進入權利人模塊系統。相關人員只需登錄該系統即可了解有聲書創作主體是否獲得授權,權利是否存在瑕疵等信息。如有使用需求,則可通過集體授權許可系統提交需求,通過系統直接達成交易協議并繳納許可費用。倘若發現使用未經許可或權利授予存在瑕疵,則可通過系統的監督模塊便捷了解訴訟程序和所需材料,從而最大限度地打通各環節間的壁壘,方便使用人獲得授權以及權利人維護自身權益。
  為解決常隨有聲書出現的音樂作品授權問題,現有版權集體組織間應加強合作,使不同集體組織的文字作品授權系統和音樂作品授權系統順暢銜接,使使用人通過一個端口即可從多個組織獲取多種資源。此外,集體管理組織間還可在協商后探索設計科學的費用分配和結算辦法,并在維權方面進行合作,減少使用人取得授權所需的環節,使工作效益最大化,并為司法機關減輕訴累。
  四、為自發性版權人聯盟和個體權利人提供統一技術支撐平臺
  現有集體管理組織或其他機構可開發出能夠使權利人和使用者溝通的平臺,綜合應用控制接觸作品、控制使用作品、保護作品完整性和識別侵權行為等技術,在保障版權人權利安全,為權利人和使用者提供免費服務的基礎上,要求利用該平臺的權利人必須如實登記作者和權利人信息、所擁有的版權權利種類、作品授權條件、授權期限等信息。同時設計對外開放的查詢端口,允許包括使用人在內的社會公眾借此了解作品內容梗概、使用需承擔的費用。該系統同時還應能全天候監測并統計使用者和服務平臺使用作品的數量、范圍,并進行實時統計,以此作為分配作品使用費的直接依據。對于未在該平臺或集體管理組織登記信息的有聲作品,除提供確切信息證明獲得有效授權外,服務平臺不得發表其作品。
  不僅如此,由于打破了有個性化需求的版權人與作品使用人之間的隔閡,做到最大程度上的信息公開透明,統一平臺還為單獨授權提供了可能。借助該平臺,權利人能夠與有使用意愿者進行直接溝通并進行單獨授權,從而在避免自設交易市場數量眾多、溝通不暢等問題的同時,使新的個性化版權授權模式得以建立,讓版權人意思自治原則得以實現。
  總之,在當前有聲書行業侵權嚴重的情況下,集中管理模式是有效減少有聲書侵權隱蔽較深、維權較難,同時提高維權效率的重要方式。我們應在尊重既有集體管理組織和方式的基礎上,利用數字技術,順應市場變化、商業規則和個體需求,不斷完善有聲書管理制度,借助集中管理打破現有管理組織的壟斷和相互間的隔閡,為加快有聲書權利人和使用者之間的交易提供順暢途徑,推動有聲書產業的健康發展。
  注釋:
  ①陳武.強化大型中央企業集團“集中管理”的理論優勢分析[J].消費導刊,2010(2).
  ②北川善太郎.網上信息、著作權與契約[J].渠濤,譯.外國法譯評,1998(3).
  ③郭威.版權默示許可制度研究[M].北京:中國法制出版社,2014:257.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5/view-15001363.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