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6wgeu"></s>
  • <option id="6wgeu"><bdo id="6wgeu"></bdo></option>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五百公里超軸運動中的鄭錫坤

    作者:未知

      五百公里超軸運動是怎樣誕生的?
      一九四九年八月十八日,青年團員、蘇家屯機務段一○五青年號青年包車組司機鄭錫坤同志,第一次在吉(林)沈(陽)線上,除牽引定數一千六百噸外,又多拉了六十噸。這就叫“超軸”。這是偉大的創舉。
      事情經過是這樣的;那天下午,鄭錫坤和副司機李本棟、司爐李成喜駕駛著一一六一次列車到
      了清原東站。李本棟、李成喜兩人也是青年團員。火車頭上水的時候,一個客人搶著跑過來向他們要求:“我買了兩車青菜要運到沈陽去,擺在這個站上好幾天了還掛不走。菜都要爛了,請給想點辦法吧!”因那個站一直沒有機會給他掛走,站長曾對他說,只要路過該站的機車司機同意就可以掛走。他們三人聽了卻想:如今的鐵路是人民的鐵路了,而自己又是人民鐵路的工人,怎能看著青菜白白爛掉不管呢!不過一一六一次車已經“滿軸”了,這可怎么辦呢?鄭錫坤獨自尋思:解放前規定區間牽引定數(注一)都是用不好的機車試驗出來的,這里面有很大的“安全系數”(注二)。多拉兩輛車皮決不費事。于是,團小組會就在車上開始了,大家一致同意鄭錫坤的意見,認為機車還有足夠的潛力拉走客人的青菜。可是跟行車調度(注三)一說,他卻急著嚷開了:“我的天,你們別跟我開玩笑啦!別的機車拉滿軸(注四)還怕把鉤給折了呢!”經過他們再三提出“不晚點,不出事故”的保證,調度才松口說:“你們看著行就行吧,我可是心跳啊!”他們大膽地掛上了這兩輛青菜車,一路上緊張地工作,竟提前三分鐘安全到達了沈陽。
      這來看起來好像很簡單,然而卻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自我國有鐵路以來差不多八十年了。但不論在滿清皇朝時代也好,在日寇和國民黨反動派統治時代也好,鐵路工人都是被奴役地勞動者,遵循一套舊的制度工作著。解放后,黨領導和依靠工人在鐵路上實行了民主改革,改善了工人生活,最后又廢除了許多舊的制度,公布了《新行車法》(注五)這才解放了生產力。鄭錫坤就是在這個歷史條件下首創超軸運動,這個創造為提高鐵路運輸效率開辟了一條新的道路。
      隨著超軸運動的發展,鄭錫坤又接受了蘇聯社會主義勞動競賽的“五百公里”運動的先進經驗(即要求一臺機車一日夜走行五百公里),并領導全包車組克服重重困難,首先在蘇家屯機務段試驗成功。從這時起,“超軸”和“五百公里“運動就結合起來,成為完整的五百公里超軸運動。這一運動,現正如“燎原之火”,逐漸在全國鐵路迅速燃燒起來。
      五百公里超軸運動首先在蘇家屯機務段顯示了自己的巨大力量。僅據一九五一年十個月的初步統計,“超軸”和“五百公里”兩項就可為國家增產節約二十八億元,其中鄭錫坤包車組約占三億八千多萬元。如果全國的機車都能達到這一水平,所生產的價值一定是很驚人的。
      但是,五百公里超軸運動的重要價值還不止此。這一運動打破了許多在鐵路企業內為資產階級所遺留的落后的、保守的思想,更進一步顯示了工人階級在生產上的創造力量,將推動整個鐵路進行一系列的業務改革,提高各個部門特別是有關行車部門的工作效率。這樣,就可以解決鐵路在目前機車車輛的不足,就能夠以最少的機車車輛來完成最大的運輸任務,把人民鐵路推向一個完全嶄新的階段。
      五百公里超軸運動沿著戰斗的道路前進
      然而,誰要以為五百公里超軸運動是一帆風順地成長起來的話,那就錯了。事實是:這一運動是沿著戰斗的道路曲折前進的。
      鄭錫坤首創超軸的四天以后,他又一次超軸二百七十九噸,在全段擴大了影響。但是鄭錫坤又認為,僅依靠自己一個人超軸對國家不能起更大的作用,超軸的工作應該由全體司機來完成。因此他一遇有機會,就宣傳超軸的好處,介紹自己的經驗,獲得了不少的司機的支持。八月二十九日,一二四九號青年司機耿本善超軸二百多噸,一一八四號司機李振江想:“人家能超軸,我為啥就不能呢?”他鼓起勇氣,也超軸一百多噸。
      但是一個新的創造和新的事物的產生,一開始往往會遭到一些陳舊觀念和落后思想的抵抗甚至受到一些打擊。這些抵抗和打擊有時是來自各方面的。比如說,有些人認為鄭錫坤超軸是“偶然”的,因而徘徊觀望,“看看再說”。有些人害怕超軸出事敵,降低機車質量,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有些人則公開地宣揚他們的保守主義思想:“什么超軸不超軸,還不是碰運氣!“或說:“偽滿那陣,小鬼子當權,鬼腦子也不死呀!他們算的多準,也沒說要多拉一噸半噸。不按規矩可不成呀!”更為嚴重的是有些人說:“這下肯定是要增加定數了。人家團員積極,帶累咱們占包(注六)。”有的諷刺鄭錫坤超軸是為了“當英雄”,甚至過去跟他很親近的伙伴也和他疏遠了。這時,鄭錫坤雖然心里有些痛苦,不過他一想到超軸是對國家好,他就有了勇氣,有了堅持下去的力量。他給那些支持超軸的司機說:“只要我們想到這不是壞事情,那我們為啥不干呢”
      不久,機務段的黨組織注意了鄭錫坤和其他司機的超軸行動,就完全支持他們。并于十二月七日吸收鄭錫坤入黨。機務段的團組織在團員大會
      (圖片見原版面)左圖:一○五青年號青年包括車組和機車,圖中右起第一人為鄭錫坤。
      上也表揚了鄭錫坤同志。這樣,就更加堅定了他的信心,鼓舞他向新的勝利前進。
      一九五○年一月,蘇家屯車站發生“堵塞”(注七),黨更進一步研究了鄭錫坤的超軸經驗,便具體組織推廣。一○九二號首創超軸一千一百噸的新紀錄,接著三二八號也跟了上去。鄭錫坤回來聽到了這個勝利的消息,一點沒有妒嫉的心情,他眼看到超軸運動的開展,將為祖國增加巨大的財富,只樂得心里像開了花一樣。他說:“這一下,大家可相信了吧!”接著他也創造了超軸一千一百噸的新紀錄。可是后來一○九二號和他的機車都發生了毛病,于是有些人就說了:“我說不能超嘛!這下該老實了吧!”這樣,就使得那些保守思想獲得了新的“根據”,而使那些本來對超軸拿不定主意的人更加動搖。雖然蘇聯專家研究后指出這是因為洗檢(注八)不好,不是超軸的過錯,但很多人不信,說:“機車明明壞了嘛!”但是鄭錫坤相信蘇聯專家的話,為了祖國,他不能氣餒,他和全包車組商量好,過不幾天又超軸了。   一九五○年四月,鐵路局正式號召超軸超長(注九),但保守思想仍然抵抗,有人竟預言“蘇家屯機務段將來要垮臺就垮在超軸上”。有的司機還以自己多年的“經驗”和技術,來說明超軸超長都是“冒險”。使得新提拔的一些司機害怕起來,說:“人家開了那些年的車還不敢呢,咱們新開車的就行了?”但鄭錫坤積極帶頭,響應了號召,在黨和團的具體領導下,團結了許多先進的司機,以無數的事實來打破陳舊的、落后的觀點。十九日鄭錫坤拉了八十七輛車,超長四十二輛,超軸七百六十噸;二十八日,八○一號機車在蘇聯代理段長的親自幫助下,超軸達一千零六十噸。這大大地鼓舞了全段的超軸超長熱情,展開了紅五月勞動競賽。這時又有人說:“到頭了,不能再多啦,”鄭錫坤想:“為國家多干點不好么?為啥一定要說到頭了呢?”經過蘇聯專家介紹,他開始學習發揮機車潛力到最大限度的方法――蘇聯先進駕駛法,但小組里有些人對這個方法抱著懷疑的態度,鄭錫坤便進行思想動員:“不好的東西蘇聯同志決不能告訴我們。”同時由于蘇聯專家的親自上車幫助,終于試驗成功。接著他又創出更新的紀錄。
      五月下旬,很多超軸的機車又出毛病了,引起了某些干部的思想混亂。有的說:“還是人家說對了,咱們機務段早晚得垮臺在超軸上。”有的說:“我早就主張別超了,這下怎么辦呢?”有的思想保守的技術人員也以什么“開捷爾”公式來證明超軸是不“科學”的。因此許多超軸的司機熱情下降了,超軸運動又遭受到了嚴重的挫折。鄭錫坤知道這是到了最困難的時候了,但是他想自己決不能動搖,他告訴自己:“你回想回想過去再看看現在吧,舊社會許多困難你都熬過來了,現在有了自己的祖國,你怕什么呢?”鄭錫坤就是這樣把自己和祖國緊密地聯系在一起的。試問,有什么困難能征服一個人這種高貴的對祖國的感情呢?所以,鄭錫坤仍然超軸,并且還團結了幾臺先進的機車一起堅持下去。
      是的,超軸運動是絕不可能失敗的。因為我們的國家,我們的黨支持和鼓勵新的、進步的事物。在超軸運動遭遇到看來幾乎是不可克服的困難的時候,黨總支召開了各種研究會議,和蘇聯專家一起用科學證明了造成機車發生毛病的原因是機車保養不好及工作方法不當所致;有力地粉碎了保守思想和什么“公式”,重新推動了全段的超軸運動。
      六月,五百公里運動由昂昂溪影響到蘇家屯,黨正式提出在蘇家屯機務段開展五百公里運動。這時,有一些司機也存在著不少顧慮,如怕累。怕費煤、怕損壞機車質量等。但絕大部分司機是歡迎的,因為超軸運動的內容早包含了五百公里的因素。鄭錫坤又是第一個響應黨的號召,并在自己的包車組內進行思想動員:“拉的多,就要跑的快,要是老停車起車,機車車輛就不能充分利用惰力(注十)了,那爬坡怎么行呢?”在黨的組織下,找出了緊密“交路”(注十一),全組開”諸葛亮”會研究搶點(注十二)辦法,互相提出保證,終于在六月二十日到二十二日,首次連續三天完成五二二日車公里,把全段五百公里運動迅速推向高潮。但不久許多跑五百公里的機車發生熱軸(注十三)現象,使機車質量受到損害。鄭錫坤在小組內研究了熱軸的原因,知道是因為給油不充足和油內含有砂子,乃將油壺改大,將油過濾一遍使用,徹底改變了這一情況。
      隨著五百公里運動的深入開展,在不少的司機和干部中又錯誤地認為“超軸已經過去,五百公里高潮到來”。因此只注意提高日車公里,超軸不超軸就不管了,沒有認識到兩者結合起來可以更加提高運輸效率這一重大意義。但鄭鉛坤包車組卻于完成五百日車公里同時,又爭取不斷超軸。如他們七月份全月平均完成五一四日車公里,并超軸一五四九噸,為國家積累了巨大財富。黨研究了這一新的情況,號召大家學習鄭錫坤包車組把五百公里和超軸相結合的方向,因此在全段奠定了五百公里超軸運動大規模開展的基礎。八月,黨又通過工會組織了群眾性的“打擂”(注十四)大會,以及先進司機、指導司機座談會,廣泛地介紹鄭錫坤五百公里超軸的先進經驗。這時,那些過去不敢超軸、不相信超軸和對五百公里沒有信心的司機,技術人民、管理人員才知道,鄭錫坤能夠超軸跑五百公里不是偶然的,也不是什么“碰運氣”“冒險”“不合乎科學”的,因此都一致公認鄭錫坤為全段五百公里超軸的旗幟,掀起了學習五百公里超軸輕驗,特別是鄭錫坤工作方法的熱潮。連過去一直反對超軸的幾個司機也說:“原來他學習了蘇聯的先進
      駕駛法呀!怪不得他干的好哩。”因此,他們也開始超軸了。有人故意向一個不贊成超軸的司機說:“你早先不是說不能超嗎?”他答:“咳,過去的事別提它啦!”從這時起,他們對超軸就十分熱心了,時常和鄭錫坤交流經驗,使鄭錫坤也學習到許多東西。鄭錫坤在這時又親自幫助許多青年司機學習駕駛技術,全段五百公里超軸運動普遍開展起來。
      五百公里超軸運動的進一步發展,必須伴隨著乘務員(注十五)技術和機車質量的不斷提高。因為五百公里超軸機軍的駕駛方法與一般列車的駕駛方法不同,兩者對機車質量的要求也就不同。為了正確而完滿地解決這個新情況下的一系列的新的要求,黨號召全段學習蘇聯先進經驗。這時,鄭錫坤也帶動全包車組走入學習的新階段。如他們學習了群眾創造的“機車保養法”、“循環檢查制”等,對機車質量有了很大的提高。九月,段上正式開始用“防銹劑”(注十六),但很多人未認識到這一方法對提高機車質量,保持鍋爐處于良好狀態的重要性,免得這事要“爬上爬下”,“量水下藥”太麻煩,貪圖省事,不按標準作業使用,結果有幾臺機車還出了事故,有人說:“這下倒學出事故來了!”鄭錫坤在黨的領導下,自己首先帶頭干,并不斷宣傳“防銹劑”的好處,解決了小組內的錯誤看法。一個月后,機車鍋爐水銹面積和水銹厚度顯著縮小,第一次延長一千五百洗檢公里,使全段使用“防銹劑”向前推進了一步。
      一九五○年,冬天來的早。很多機車忽視冬季準備工作,經常發生運緩(注十七)事故,特別是在大石橋到蘇家屯一線上,大家說無論如何拉不了一千八百噸,有人又說:“冬天要超軸是困難嘍!”因此很多車運不出去。這時,黨總支書記說:“鄭錫坤,你做個樣子給大伙看看吧!”他召開了小組會,提出“為了抗美援朝,這就是祖國需要我們的時候了!”經過全組努力,他們一直沒出過任何事故。十一月十八日,也就是鄭錫坤第一次超軸十五個月前的這天,他竟牽引三五七七噸,超軸一千五百七十七噸,創造了當時全國的最高紀錄。當時,這樣長大的列車如何起動呢?要知道,列車起動的時候,機車是需要花費比列車運行多好幾倍的力量的。鄭錫坤想出了“壓縮車鉤,分別起動”的辦法,就是機車起動之前先后退使每輛車的車鉤在連接處都留有空隙,機車起動時,先只要付出拉一輛車的力量;第一輛車動起來了,機車的負擔就輕了,所以拉第二輛車時,總的負荷也就輕了,如此類推,直到最后一輛車都是如此。這就為超軸的更進一步發展提供了更好的幾件。不久,他又在“撒砂”上,創造了更正確的工作方法。因為撒砂是增大車輪和軌面的粘力,加大機車的牽引力,特別在爬坡的時候,更需要這樣做。但有的司機上坡時就一股勁地把砂撒到頭,結果很多時爬不上去。鄭錫坤想:撒妙雖然可以增大車輪與軌面的粘力,但多了也增加了磨擦力,機車負擔反而加重。因此,他就看需要撒砂,更好地發揮了撒砂的作用。這一方法的推廣,使“運緩“事故減少了。也許有人認為這不過是些“小事情”,這可完全錯了。這完全不是什么小事情。因為五百公里超軸運動中的每一個困難必須解決,否則運動就休想前進一步。只有創造性的勞動,運動才可以獲得前進的動力。   十二月十六日,鄭錫坤天才地創造了“順風超軸”(注十八)的經驗,在大石橋到蘇家屯一線上也超軸二六三頓。鄭錫坤當時心里還沒大把握,可是他想:“我要是拉不上去,就會影響到段上,完不成冬運任務。這怎么對得起國家,對得起志愿軍呢?”他說:“我一想起了當亡國奴的日子,我一想起了祖國,我就有了充分的信心!”這事實,又極大地教育了全段乘務員,紛紛創造了新紀錄。二十四日,一一五七號超軸一千九百三十九噸。二十五日鄭錫坤包車組又以二千一百七十四噸超過。此后,超軸紀錄不斷出現,由三千噸、四千噸、五千噸直到今年三月超軸五千八百七十多噸的新紀錄,如果和鄭錫坤第一次超軸六十噸相比的話,經過兩年零七個月的時間,提高了九十八倍。
      五百公里超軸運動成長起來了,雖然它走過的道路是曲折的。這一運動的誕生和發展,正如斯大林同志所教導我們的:“在辯證法看來,最重要的不是現時似乎堅固,但已經開始衰亡的東西,而是正在產生,正在發展的東西,那怕它現時似乎還不堅固,因為在辯證法看來,只有正在產生,正在發展的東西,才是不可戰勝的。”
      鄭錫坤為什么能在五百公里超軸運動中取得這樣大的成績?
      鄭錫坤能夠首創超軸運動,并在五百公里超軸運動中取得這樣大的成績,是和黨的培養以及廣大職工的努力分不問的。
      鄭錫坤一九二六年出生在遼東省海城縣虎莊屯一個貧農的家庭里,在充滿著民族壓迫和階級壓迫的苦難的農村里長大。十九歲上,他到鐵路上工作,但他仍然是日寇的奴隸,痛苦而不自由。國民黨來了,帶給他的是舊恨加上新仇;他當時想:“這是什么人的生活呢?人就這樣的活下去么?”一九四八年底,蘇家屯解放了,他也獲得了解放。從這時起,黨和團就一直在領導他前進。
      黨和團經常給他講先烈和英雄們的光榮事跡,給他講共產主義社會的遠景,培養他的愛國主義思想。使他在工作中時刻地記著:“我這是為祖國做的,為共產主義社會的早日到來做的。”當在工作順利或創造新的成績時,黨和團就教育他:要他戒驕戒躁,防止自滿情緒,并幫助他鞏固已有的成績和不斷地獲得新的成就;當他碰到
      困難或遭受到打擊時,黨和團就鼓勵他,支持他,給他指出方向,如當他第一次受到打擊時,黨就領導他團結了許多先進的司機,戰勝了一切障礙。一九五○年一月,他在遼陽因工作不好出了一個事故,引起了組內一些同志對他的議論和批評。他難過極了,但沒有虛心接受群眾的意見,使大家對他不滿起來。這時黨和團就耐心地教育他,他在小組內作了誠懇的檢討,并帶動了大家都展開批評和自我批評,全組空前地團結了,他的威信也提高了。
      黨和團的領導上對鄭錫坤包車組時時刻刻地關心,甚至一件極為細小的事情,也都要親自解決。機車有時檢修不好,黨和團就建議行政重新修理。開展五百公里運動時,他們沒有經驗,黨和團就組織他們學習,請蘇聯專家直接指導他們,幫助他們和外站、外段取得聯系,解決了無數的困難。黨對鄭錫坤的培養和教育,他體會得是很深的,他常說:“父母生下了我,但我不知道如何做人;只有黨,才給我指出方向和做人的最好理想。沒有黨,就沒有我今天的鄭錫坤。”
      同時,鐵路是綜合了各種科學的大生產企業。因此各個部門是密不可分的,缺少任何一個部門的幫助,火車頭就不能前進一步。因此,鄭錫坤的成績,是和集體的力量分不開的。
      調度對鄭錫坤和他的包車組的幫助是很大的:在任何情況下,只要是鄭錫坤包車組的人要求超軸,調度總要想盡辦法來滿足他們的要求。他們跑五百公里時,調度就盡量幫助他們沿站通過;前面有車壓住了他們不能提高速度,調度就組織他們兩臺車競賽,結果都完成了任務。有一次鄭錫坤駕駛的列車晚點(注十九)了,調度就寫信安慰他,并幫助他把點再搶出來。
      蘇家屯機務段工廠青年包修組(注二十)對他們機車質量的提高起了決定性的作用。包修組長經常跟著他們的機車走,發現了六十多件平時檢查不出來的毛病,進行了一次徹底的修理。有一次他們機車入庫洗檢,但又來了臨時任務,要十五點出車。包修組就全體動員起來了,連午飯也不吃。結果十四點車就出了庫。包修組說:“鄭錫坤包車組是我們段上的旗幟,他們那樣肯干,可不能因為我們干不好影響了他們的工作。”
      車站也給鄭錫坤包車組許多幫助。他們跑五百公里,車站就迅速給他們檢車、編車。代他們試風(注二十一),煤臺、水鶴工人搶先給他們上煤上水。機務段化驗室主任為了使他們的機車鍋爐經常保持優良狀態。每次洗檢時都鉆到鍋爐里去檢查。更重要的是每逢鄭錫坤遭遇到困難時,許多先進的司機就去鼓勵他,安慰他,有了一點經驗也要告訴他。鄭錫坤包車組全體工人對他的缺點是嚴肅地提出批評,在他遇到困難時,又誠懇地去幫助他想出法。在一九五○年五月中旬許多機車發生毛病上全組同志都鼓勵他說:“司機長,這不是超軸的過;你大膽干,我們一定在后面跟著。”……
      這,該是多么巨大的力量啊!鄭錫坤包車組從一九四九年七月到一九五一年十月,共安全行走二十六萬公里,超軸七萬八千多噸,從一九五○年十月到一九五一年十月有八個月全月完成五百日車公里的驚人成績,可是這些成績,又有誰能夠把它利集體的力量分開呢!
      注釋:
      注一:規定一臺機車從甲地到乙地應該拉多少噸,叫做“區間牽引定數”。
      注二:這里是指機車率引力的“安全系數”。就是說如果一臺機車本可拉二千噸,但為了安全,規定少拉一點。
      注三:專門管理鐵路機車車輛運行的人員。
      注四:一臺機車牽引了規定的定數,就叫“滿軸”。
      注五:這是當時東北鐵路為了代替已經廢除的陳舊的一套制度所頒布的一個新的行車制度,它的最大特點就是不限制工人的創造性和積極性。
      注六:連累的意思。
      注七:車輛拉不出去。
      注八:機車規定每走行多少公里,要修理一次,就叫“洗檢”。
      注九:每一列車都有規定的長度,超過了就叫“超長”。
      注十:機車車輛前進時本身的一種力量。物理學上叫“慣性”。
      注十一:就是規定一臺機車從甲地到乙地的時間圖表。
      注十二:規定一臺機車從甲地到乙地應該走行多少時間。“搶點”就是減少這個規定時間。
      注十三:機車車輛運行時車軸經過劇烈磨擦,就要發高熱甚至燃燒,此處就是指的這種現象。
      注十四:召開會議,先由各人報告自己的成績,再由大家評定好壞。
      注十五:乘務員就是籠統地指在機車上的工作人員。
      注十六:使用某種藥劑,使鍋爐不生水銹,提高傳熱量。
      注十七:就是機車爬坡時拉不上去或運行中無力再前進。
      注十八:利用風的力量來輔助列車前進,加大了機車牽引力。這是鄭錫坤在超軸上最成功的經驗之一。
      注十九:超過了從甲地到乙地的規定時間。
      注二十:專門負責某幾臺機車檢修的一個生產小組。
      注二十一:機車車輛利用儲藏的風力推動閘瓦阻止車輛前進。這里是指開車前先試驗這一部分作用是否良好。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6/view-12298799.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