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6wgeu"></s>
  • <option id="6wgeu"><bdo id="6wgeu"></bdo></option>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有歌生發的遐想

    作者:未知

      “我愛中華”――一個早已不新鮮的題目,卻觸發了我一段也許并非不新鮮的感受。
      粉碎“四人幫”后的第一個春天,慶祝勝利的鞭炮花紙還沒有掃凈,市文聯召集我們幾個業余詩歌作者開會。一位負責人對我們說:“今天請你們來寫國歌……”
      寫――國歌?!
      原來,五屆人大召開了,在全國征集新國歌歌詞。這位負責人十分鄭重地交代了要求:歌詞“要洋溢著全國人民投入新長征的時代精神”,“要激蕩著‘文化大革命’取得偉大勝利的豪邁心聲”……
      我們誠惶誠恐。但若干個不眠之夜以后,卻還是各自拿出了赫然標以“國歌”的歌詞。結果當然就不用講了。后來,我們的國歌有了一首新詞。它寫得很規范,似乎完全合乎上述那些要求,但是,那是一篇在人民心頭沒有真正活過的歌詞。
      幾年過去了。終于,《義勇軍進行曲》又回到了中華民族的生活中。這首在抗日烽火里誕生、僅僅為一部電影里的救亡武裝譜寫的歌曲,合乎情理地正式成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而今天的我終于也懂得了:為什么還是它能夠得到人民的承認――盡管它沒有什么“新長征”、“高舉旗幟”之類體現“基本理論”的詞藻,可它充滿了蓬勃茂發的生機,充滿了一往無前的動感,充滿了開拓奮進的銳氣!“起來,不愿做奴隸的人們!……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后的吼聲!”這悲壯的歌聲正如當年一位與我一起創作“國歌”的伙伴最近在一首詩里寫的:“主旋律拉滿驚人的張力,召喚所有的軀體向前傾斜”,是那樣灼熱炙人,震撼心弦!
      最后的吼聲!……那么,最初的吼聲是怎么發出的呢?是周口店“北京人”與劍齒虎、披毛犀、大角鹿你死我活地搏斗時發出的呼喊嗎?是西安“半坡村人”在山洪暴發、黃水圍困的緊要關頭發出的長嘯嗎?中華民族曾經是多么虎虎有生氣的民族呵!多少次發出驚天動地、振聾發聵的呼號。當然,更多的時候是不呼號的,只是執著地探索,追求――在茫茫戈壁上頑強跋涉的張騫;在浩浩大海里艱難顛簸的鄭和;春秋諸子蜂起,熱烈而又尖刻的相互詰難,百家爭鳴;對宇宙、人生、社會的真諦盤根究底的《天問》和《離騷》;石拱橋和圓周率;地動儀和授時歷;冶煉術和針灸療法;孫子兵書和都江堰;更不用提四大發明和瓷器、茶葉、絲綢給世界帶來的巨大好處了。讀一讀李白“天生我材必有用”,“直掛云帆濟滄海”的詩句,千秋之下,誰能不為中華民族那青春的活力、進取的生機而心折呢!
      曾幾何時,這種青春活力,這種進取生機被越來越濃的陰影籠罩了。中國漫長的封建制度越過鼎盛時期之后走向了末路,束縛人們任何一點創新精神,扼殺人們任何一點“異端”思想。封建統治者挖空心思要讓所有讀書人,不,要讓所有人的頭腦,都象考官那陰沉木般的頭腦 樣。祖宗的成法是萬萬不可觸動的金科玉律,而即便是優秀的傳統,也成了一筆過分沉重的財富。八股文、應制詩、臺閣體,多少本來有才華的人,卻把才華糟蹋在這些無聊的玩藝兒上。沉沉死氣逐漸蔓延、滲透到社會各階層人們中去。“木秀于林,風必摧之”、“槍打出頭鳥”、“出頭的椽子先爛”……從古訓到俗諺,都表現出多么叫人寒,心的不求進取、但保茍安的情緒!是的,即使在封建社會病入膏盲的晚期,勞動人民的創造天才仍然時時閃射出光彩,但那是悲劇性的光彩。當我走在頤和園色彩紛呈的長廊中時,我就不由得想到:這是中日甲午戰爭慘敗的代價。工匠的高超技藝本來是可以而且應該施展在更有意義的事情上的。而誰又能說圓明園僅僅毀于英法聯軍一把烈火呢?它所象征的中華民族的燦爛文化不也是毀于昏聵而又頑固的封建統治者自己嗎?
      中華民族的兒女曾經發出過一次又一次悲壯的吼聲。但是一個民族的昌盛,畢竟不能僅僅指望哪怕再多的志士仁人在生死存亡時刻的英勇無畏(當然這也是必要的),而是更有賴于國力的強大,國力的強大又有賴于人民的創造力的充分發揮。一個民族,先人的創造力發揮了,她就會昌盛;后人的創造力得不到發揮,她就會由昌盛走向衰落。當人們站在象征古埃及國勢煊赫的金字塔和獅身人面象下,不是會涌起千古興亡的感慨嗎?當人們探尋西方哲學、文學、藝術、科技的源頭時,不是也會為今天的希臘沒有產生如荷馬、亞里士多德、歐幾里德、阿基米德一樣輝煌的名字而嗟嘆不已嗎?還有巴比倫、馬其頓、波斯、奧斯曼帝國……不是都曾在人類文明史上留下過或濃或淡的痕跡嗎?泱泱古國,而今安在哉?在世界歷史領域也是不能陷于“血統論”的。老是津津樂道祖先的光榮業績而閉眼不看現實,其實是與阿Q“我們早先闊得多啦”的精神勝利法相去不遠的。當然,我們民族的光榮歷程是應該銘記的,也應該傳揚,但銘記和傳揚是為了自勵,而不是為了自慰。可是我們恰恰過于長久地陶醉于先人的貢獻,自己的創造力和進取精神卻仿佛萎縮了。保守、守舊,確實是一個致命的弱點!正是它把中華民族引到了“最危險的時候”,而且直到今天,只要我們還沒有煥發出創造力和進取精神去實現現代化,我們就還不能慶幸已經脫離了這個“最危險的時候”!
      幸虧,我們迎來了一個新的歷史時期。蘊藏在我們民族心底的創造力和進取精神,終于有可能進發出來了。如果說,在“兩個凡是”攔路,眾多“禁區”林立的時候,已經有不少人堅定地要以實踐作為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堅定地要向各個領域深處開拓,那么現在,黨和政府從各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旨在鼓勵、調動人們創造性和積極性的措施,開拓進取,勇于創造,奮發創業,每個人的前面就更打開了一個廣闊的天地。中國,并不是一位垂垂老者,只能生活在玫瑰色的回憶里,不,她已經而且將更加煥發朝氣。尤其是青年一代,他們比前輩更少因襲的重擔,更多獨創的勇氣。盡管因循守舊的習氣根深蒂固,然而他們中的優秀分子如張海迪、曹慧英、楊聯康、雷安軍等,不囿于傳統觀念,不懼于世俗壓力,不惑于蠅頭私利,不溺于雕蟲小技,他們的精神是我們民族的希望所在。國歌恢復了本來面目,意味著這種開拓奮進的精神得到了歷史性的肯定。當我說“我愛中華”這四個字時,我的目光是掠過中華燦爛的往古,而注視著年輕的、充滿了活力的中華呵!
      讓我把馬雅可夫斯基的名句稍加改動,作為這篇隨感的結尾吧:
      我贊美祖國的歷史,
      更三倍地贊美祖國的未來!
    論文來源:《中國青年》 1983年11期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6/view-12830158.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