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6wgeu"></s>
  • <option id="6wgeu"><bdo id="6wgeu"></bdo></option>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把歷史的真相告訴人民

    作者:未知

      《光榮與夢想》編前
      1993年,《中國青年》將迎來她70歲生日。漫漫70載,《中國青年》與中國革命風雨同舟,伴隨一代代青年進步成長。在她悠悠而永遠年輕的生命史冊上,執著、勇敢、堅定書寫和紀錄著她一個又一個光榮與夢想。《光榮與夢想》專欄便是我們獻給《中國青年》70年的一份紀念品。愿廣大讀者與《中國青年》在美好的回憶和憧憬中,一道分享70年的幸福與輝煌。
      還歷史本來面目并非一帆風順
      但歷史的真相終究要告訴全體人民
      黨和國家的第二號領導人的歷史冤案大白于天下
      經過十年動亂,1978年《中國青年》要復刊了。復刊的編輯方針和指導思想是什么?在粉碎“四人幫”后,刊物的宣傳,要徹底否定“文化大革命”,肅清其流毒,把歷史的真相告訴人民,為撥亂反正“鼓與呼”,為建設四個現代化“鼓與呼”。
      1979年底到1980年初,聽說中央在進行為劉少奇同志平反工作。宣傳劉少奇同志的時機來了,要敏銳地抓住它,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我考慮力爭第一個采訪王光美同志和她的子女,請她及子女寫回憶文章,或者寫采訪記。這個想法得到社編委會的支持,我們文藝部有關同志更是躍躍欲試。
      不速之客
      1979年底的一個上午,我和文藝部的陳漢濤、孫興盛同志來到了王光美同志的家,事先既未寫信,也未打電話聯系,敲開王光美同志的家門,我們這些不速之客這才申明來意。落座后,先談起“文革”前請王光美同志為本刊發表的《跟隨少奇同志回延安》系列回憶錄審稿的往事。王光美同志笑著說,你們來看望我,不會光談這些事吧。我們說,聽說中央即將為少奇同志平反,想請王光美同志寫寫回憶少奇同志的文章。王光美同志表示,她的身分不宜寫回憶文章,目前也沒有這種心境,我們表示理解。于是,又提出請她的子女寫回憶父親的文章,或接受我們的采訪。王光美同志問,你們想請他們談什么?我說,專談“文化大革命”這一段,把歷史的真相告訴人民和青年。王光美同志說,你們敢寫,刊物能登?我們表示既敢寫也能登,王光美同志沉吟了一會兒說,她愿意把我們的意見轉達給她的孩子們,贊同我們和她的子女會次面,至于孩子們愿不愿寫回憶文章,愿不愿接受采訪,那要由他們來決定。
      坦誠與信任
      1980年1月,王光美同志處打電話到編輯部,約我們和她的子女會面。我們趕到王光美同志寓所時,幾位年輕人都已坐在客廳里,王光美同志向我們介紹了她的女兒劉平平、兒子劉源、女兒劉亭亭。劉氏姐弟說,聽母親轉達了你們的意見,今天想當面聽聽你們的想法和打算:一、你們為什么要我們寫回憶父親“文革”受迫害的這段歷史?二、你們敢不敢揭示和寫出全部事實真相,有沒有駕馭這些材料的能力?三、文章寫成后貴刊敢不敢、能不能全文發表?
      我們說,一、黨中央即將為少奇同志平反,這是大前提。少奇同志受迫害是“文化大革命”最大的冤案,是歷史的悲劇。我們所以要專門寫少奇同志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受的迫害的全部經過,是對“文革”的徹底否定,是撥亂反正的需要;二、至于敢不敢寫出全部歷史事實真相,十一屆三中全會開過了,實事求是是黨的思想路線,已深入人心。三中全會前夕,我們能寫1976年“四.五”天安門事件中反“四人幫”勇士韓志雄事實真相,那么今天我們更有面對少奇同志在“文革”中受迫害的全部歷史事實的勇氣。三,文章寫成后,本刊一定能全文發表,這不是我們文藝部幾個人的事,到你們這里來,是經過編委會討論同意的。一個下午,我們和劉氏三姐弟交談十分融洽,我們的坦誠和決心,終于取得了劉平平、劉源、劉亭亭的信任,取得了共識。王光美同志時不時也插幾句話,給予了熱情的支持。雙方商定采訪從元月10日開始連續作戰。最后王光美同志高興地設便宴招待了我們。
      畢生難忘的采訪
      采訪是從1980年元月10日開始的。連續長談了4天。劉平平、劉源、劉亭亭姐弟三人憋了10多年的心里話,一下子傾吐出來。劉平平、劉源、劉亭亭回憶爸爸少奇同志,講得是那么熱烈、奔放、深沉、悲憤、真摯,就像打開閘門后奔騰傾瀉的江水洶涌澎湃。我和孫興盛同志不停地在筆記本記錄著,嚴酷的歷史事實真相,使我們震驚異常。在我25年的記者生涯中進行了無數次采訪,而如此震撼我的心靈的采訪這還是第一次,使我畢生難忘。姐弟三人詳盡敘述了在《炮打司令部》大字報前后少奇同志的不理解和困惑,如何據理駁斥林彪、江青一伙的誣陷,無畏地面對批斗和肉體迫害,用生命捍衛憲法和保護干部,他與妻子兒女生離死別時的最后留言,把孩子“托孤”給人民,以及最后白發一二尺長的少奇同志含冤慘死在開封監獄里,身邊無一親人,以“無業”者的身分被秘密火化……我們的采訪,猶如翻開了黨和祖國最悲慘的一頁歷史。采訪完畢后,我和小孫向編委會作了詳盡的匯報。編委會一致認為這將是一篇難得的有歷史價值的回憶文章,是對“文革”的有力控訴,下決心爭取在第三期刊物上發,下決心給篇幅。
      之后,我和小孫立即動手寫初稿。連續奮戰了一個多星期,一篇大約4萬字的回憶文章初稿寫成了,立即排出小樣,送王光美同志閱,請劉平平、劉源、劉亭亭仔細修改。劉平平、劉源、劉亭亭花了很多工夫,在我們起草的初稿小樣上修改、補充。經過核對事實、材料,反復修改,最后排出回憶文章定稿的清樣。文章的題目是《勝利之花獻給您》,記得是由劉源提出的,姐妹都贊同。
      稿件送審的前前后后
      這篇文章分量是很重的,要在刊物上發表,必須送審,這是必須遵守的原則。問題是怎樣送審。我們提出文章直接送到當時的中宣部長王任重手里,懇請他盡快審閱,能有文字批件最好,口頭默許也行。劉源和平平、亭亭都贊成,由他們去爭取落實。這是1980年2月底的事。1980年3月1日下午二時半,團中央書記處胡啟立、李瑞環同志打電話找我們談“劉稿”之事。總編輯關志豪和我立即趕到書記處。胡啟立同志說,要發表這樣重大的文章我們要過問,立即送文章清樣給我和瑞環同志。我們匯報了有關情況后,立即回來再打兩份清樣分送胡啟立和李瑞環同志。
      晚九點半,團中央書記胡啟立、李瑞環同志同關志豪和我二人,一道來到王光美同志家,由胡啟立、李瑞環二同志向王光美同志說明團中央領導支持發表這篇回憶文章,然而事關重大,應按規定送中央主管部門審稿,王光美同志表示理解和贊同。   我們急切地等待著送審的結果。好消息來了,3月6日,劉源打電話給我說,王任重同志已看過文章,基本通過。烏啦!稿子送審通過了,我懷著喜悅的心情趕到王光美同志寓所,劉源高興地給我看了王任重同志審后退回的清樣和一封短信。
      我把任重同志批文抄件帶回編輯部,編委會經過研究,立即調整刊物版面,從王光美同志處取回最后修改的定稿,即可拼版開印。
      電話鈴響了,情況有變。王光美同志的子女來電話:剛剛接完王任重同志電話,他說黨中央主席華國鋒同志認為這樣的文章還是緩發為宜,要考慮當時廣大人民群眾的承受能力。
      這是宣傳紀律,事情就這樣突然剎車。
      這是最后一著棋
      難道兩三個月的工作就這樣算了?不,不能前功盡棄,一定要再做最后的努力,力爭把這篇文章發出來,哪怕是部分發表也好。這時中央十一屆五中全會已正式通過為劉少奇同志平反的決議。雜志社編委會也認為第四期刊物最好能有王光美同志子女的文章。我表示一定爭取,最后一著棋是,重新改寫,搞個訪問記通過送審發表。就此我們專程拜訪了王任重同志,提出了以雜志記者名義寫訪問記的方式發表這篇文章,同時刪去一些不宜發表的內容。王任重同志表示同意。
      得王任重同志的支持和明確指示,我們信心倍增。從3月22日起,我和小孫開始按照王任重同志的意見,從記者的角度改寫訪問記,連續作戰,3月26日完稿,全文約15000字。27日上午社領導審閱后,立即送工廠發排。
      3月28日,我和小孫帶著剛排好的“訪問記”小樣去劉源家商談。劉源明確表示不贊成對他們的文章作大塊的刪節,好爭取以后有機會全文發,同意我們以記者名義寫訪問記。于是,我們便把改寫的訪問記小樣,請王光美同志及他們姐弟審。劉源大致翻閱了一遍表示基本同意,但還要請他母親過目才能最后敲定。我對劉源說,發表這篇訪問記只是涉及你們回憶文章的一部分內容,不影響你們的回憶文章今后有機會全文發表。劉源笑了。
      3月29日上午八時,劉源來電話說,他的母親看了小樣后表示同意。當天下午,我和李禹興同志拿著訪問記的小樣去王任重同志處送審。王任重同志翻了翻送審小樣笑了,你們行動很快,我基本同意,還得仔細看看,還要給書記處同志看,你們再補送5份文章的小樣。回社后,我們連夜打出5份文章清樣,次日八時送到中宣部。
      3月31日下午,中宣部來電話說,王任重同志批件下來了。我和李禹興立即到王任重同志處取回批件。晚上根據王任重同志審批并幾處修改的小樣和王光美同志及子女們對“訪問記”小樣的修改意見,在小樣上改成定稿。4月1日,我們帶著王任重同志的批件和最后定的小樣,到王光美同志家,請她和子女們過目。4月2日,第四期刊物付印。
      1980年4月11日出版的《中國青年》第四期,特意配合該文設計的封面是一棵傲然挺立的青松,內文中刊登了本刊記者宋文郁、孫興盛寫的《一定要做人民的好兒女――劉平平、劉源、劉亭亭回憶爸爸劉少奇》,題頭畫的是鮮花環繞的劉少奇同志的頭像,文中刊登劉少奇同志、王光美同志及其子女的歷史照片4幅,和1980年1月我們訪問時新拍的王光美同志及其子女合影和采訪劉平平、劉源、劉亭亭時的照片。此外還配發悼念劉少奇同志詩1頁,共8頁。
      這一期《中國青年》出版發行后,在讀者中引起了強烈反響。在報刊亭、郵局,不少人爭相購買這期刊物。4月15日的《工人日報》用第二版整版和三版半個版的篇幅全文轉載《中國青年》第四期這篇訪問記。我們將印著青松封面的第四期《中國青年》雜志送給王光美同志及劉平平、劉源、劉亭亭時說,現在刊登這篇文章的第四期《中國青年》已經送到了全國300多萬青年讀者手中,王光美同志及子女會心地笑了。
      1980年5月17日,劉少奇同志的追悼大會召開了。當在電視熒屏上看到王光美及其子女將少奇同志骨灰撒向大海的感人畫面時,我默默地想,1980年4月出版的第四期《中國青年》也算是獻給劉少奇同志的一朵鮮花吧!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6/view-12831193.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