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6wgeu"></s>
  • <option id="6wgeu"><bdo id="6wgeu"></bdo></option>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面對搖撼人心的歌

    作者:未知

      誰能忘卻:當年,一首電影《上甘嶺》主題歌《我的祖國》曾使多少人激情蕩漾。
      誰能想到:1990年,以一曲《世上只有媽媽好》為代表的海外影視主題歌在我們的影視歌壇刮起一股強勁的“東南風”,再次撩開人們沉沉的心靈大幕。
      在一家音像經營部,我問經理:“《媽媽,再愛我一次》的音帶銷量多少?”
      “保守一點說30多萬盒吧!”
      “多長時間?”
      “一個多月。”
      “《人在旅途》呢?”
      “也有幾十萬!”
      經理告訴我:全國有十幾家音像出版社爭相出版這些磁帶,僅“媽媽”一盒目下已突破150萬。
      1990年11月3日下午2時,風光綺麗的西子湖畔,杭州市全家同樂演唱會在熱烈的掌聲中拉開序幕。當郭占恒率領著妻子趙濤和女兒郭璇以一曲《世上只有媽媽好》而登上領獎臺時,人們并未感到驚訝與意外,因為這支催人淚下的旋律正席卷著整個杭州城,無人不為之心旌搖曳。評委們毫不遲疑地給了高分。
      迎著初冬的寒風細雨,她專程趕到音像門市部買下兩盒磁帶,一盒是《媽媽,再愛我一次》一盒是《人在旅途》。她告訴我:“再過幾天就是我媽的50歲生日了,第一盒帶子是送給媽媽的生日禮物,等她生日那天,我要用這支歌來表達對媽媽的感激與祝福。”第二盒是“為哥哥準備的,因為他已經應征入伍就要離開我們去部隊了。”她說,我和哥哥都非常喜歡這首歌里的歌詞,尤其是那句““人生本來苦惱已多/再多一次又如何”,它使我們懂得人生的旅途并不平坦但也并不可怕。我要讓哥哥帶著這支歌去勇敢地面對人生路上的苦惱與坎坷。
      我到北京一所中學搞“1990年我最喜愛的影視主題歌”專題問卷調查。90%的學生填寫的是相同的三首歌:《世上只有媽媽好》、《人在旅途》、《渴望》。校長告訴我,這三首歌他也很喜歡。
      面對歲末這股“熱”,人們如何評說?
      有人憤憤不平:簡單得連幾歲小孩一聽就會唱的歌帶子怎么能賣那么多?
      有人感慨萬端:人文環境不同的大陸青年何以把這種情緒和理念消化得一干二凈?
      有人振振有詞:這種“從眾意識”不幸地證明了我們青年文化根底的膚淺與孱弱!有人語驚四座:這是民眾心態在特定環境下畸變的結果!
      更多的人則對此投以關切與理解的目光。一位長年從事社會音樂研究的專家語重心長地指出:一首電影主題歌的轟動影響是多方面因素合成的。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它的“共鳴效應”。我們不難忘記,那一年,電影《少年犯》問世之后,以遲志強一曲《悔恨的淚》為代表的“囚歌”在短短的時間里風靡整個社會,磁帶的銷量突破了百萬。年輕人喜歡它聽它唱它咀嚼它,感情是復雜的。這里面既有對“少年犯”的關注與希望,也有對自己生活的回顧與思考,同時也反映了一種社會的愿望:給予青少年更多的關懷溫暖和更多的愛。這種社會效果恐怕是詞曲作者始料不及的,也是難以用純藝術的尺子衡量的。有人把最近的港臺影視主題歌熱比作一股強勁的“東南風”。對此我們不能簡單地不服氣,也不能主觀地指責觀眾與聽眾的文化品位和鑒賞情趣。當今青年的藝術鑒賞力早已不同于10年前那些嘩眾取寵地斜提著收錄機、戴著“麥克鏡”招搖過市的青年了。許許多多的人是在用自己的心,用自己真摯的感情去感受一部藝術作品。心靈能夠為之震顫,熱血能夠為之沸騰,感情能夠為之升華的,它們會不顧一切不計代價地去找、去看、去聽、去唱,把它作為自己認識人生體會人生的一種獨特方式。正因為如此,才會出現《媽媽,再愛我一次》上演時那種奔走相告的場面,一首扣人心弦的《世上只有媽媽好》才會家喻戶曉老幼皆知,“東南風”才能“刮”起來。
      一位在聲樂界有些名望的演員認為:除了這些主題歌所展示的故事情節生動感人和它本身的旋律純樸無華而深得人們的喜愛之外,歌詞的內涵很值得研究。雖然讀起來簡單,但里面沒有令人反感的故作深刻和牽強附會,也沒有強加于人的贊美和說教。它們所描繪的所表達的是對人生對世界的深切感受,既有真情的宣泄又有哲理的啟迪,一首歌唱下來,心里好像明白了許多豁亮了許多,有許多難以形容的感受。不能否認,過去,我們苦心孤詣去營造“嚴肅藝術”的大雅之堂卻忽視了觀眾與聽眾心理上和感情上的需要,由此產生的逆反心理也是成為“東南風”暢通無阻的復雜因素之一;由此形成的感情鴻溝也不是朝夕之間便可彌合的。藝術本身是屬于人民大眾的,人民的需要就是藝術的生命。當然,這種需要是多層次多方面的。但是如果一種藝術被絕大多數人所認同所喜愛所依戀,它帶來的是一股熱流是一種震蕩,它的藝術力量與它的群眾性便是誰也難以否認和抹殺的。我們自己的電視連續劇《渴望》的主題歌不是也很抓人嗎?我有一位朋友,因患絕癥住院治療了一年多。這一年多來他從不看電視也無法看電影。當他聽說《媽媽,再愛我一次》和《渴望》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以后,便讓妻子借來了兩部片子主題歌的磁帶。也許,那純情優美如泣如訴的歌聲把他帶入溫馨的回想,他反復地聽,聽一次,掉一次眼淚。那一天,他終于悄悄地去了,他的妻子在他的枕下發現了他用生命的最后一點力量記下的歌詞:
      悠悠歲月,欲說當年好困惑/亦真亦幻難取舍/悲歡離合都曾經有過/這樣執著究竟為什么?
      漫漫人生路上下求索/心中渴望真誠的生活/誰能告訴我是對還是錯……
      他一生待人真誠也渴望世界回報他以真誠,這首歌不就是為他和像他一樣的人寫的嗎?離別人世之際能有一首歌理解他,不能不使他在遺憾中又感到一絲慰藉。
      著名作曲家施光南曾經說過:只有人民喜愛的歌曲才是好歌曲,才能在廣袤的時間和空間中永恒。我想,不斷經歷坎坷與曲折,有過無數教訓的多愁善感的中國觀眾與聽眾,早已少了許多的“從眾心理”,早已有了自己的審美取向。今后,影視歌壇還會有什么“熱”,行家們也說不準,人們也不屑去關心。但是,我們都只相信一點,那就是:不管別人如何說,自己喜歡的歌就是好歌。是好歌,就會在我們的生活中“熱”起來。
    論文來源:《中國青年》 1991年2期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6/view-12831596.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