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6wgeu"></s>
  • <option id="6wgeu"><bdo id="6wgeu"></bdo></option>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美好為何在她眼里成為惡心之事

    作者:未知

      從來不打扮自己,從來不穿暴露的衣服,從來不在意自己的身材……跟這個年齡段其他愛美的姑娘不同,25歲的小洛一點也不在乎自己的形象,她每天灰頭土臉,周圍的人都覺得她是異類。原本美好的東西在小洛眼里都變了味,絲襪、高跟鞋都不是正經人穿的,看見別人的衣服稍微露一點就覺得惡心。
      心理點評
      小洛的苦惱源于自小形成的理念跟現實發生沖突。她一直秉承了父母的觀念——“女孩子的隱私部位不能給別人看”,但卻被要求脫衣體檢,也就是被陌生人看到。她的觀念被徹底顛覆了,她變得無所適從,也變得偏激異常。由此,她開始厭惡女性一切美好的東西:漂亮的臉、好身材、好看的衣服、高跟鞋、絲襪等,越美好越意味著引誘侵犯,意味著失節,她厭惡別人,也厭惡自己。
      “以人為中心”心理療法認為,心理問題的出現是因為一個人內在的認識和外在環境之間的沖突導致的。小洛的“問題出現”,是因為她曾經的家庭教育教導她“隱私部位不能給別人看”,但是體檢的過程中卻被別人看了隱私部位。這件事情讓她很難接受,她感覺到了“被冒犯”,這對她來說是一個“心理創傷”。
      一個“心理創傷”如果未得到很好的安撫、解決,就會有“泛化”的風險。小洛從開始對自己遭遇的事情不滿、不舒服,到后來看到空姐制服不舒服,甚至于對所有的“漂亮姑娘”都存在某種偏見……這就是一個從某個點到一個面的“泛化”過程。
      小洛覺得檢查身體是一種被冒犯的行為。她在心理上無法完全地“接納”這個行為,以至于出現了很多的情緒。她把自己被“冒犯”的痛苦放在了關注別人身上,因此出現了“一看到漂亮姑娘就往不良少女上面聯想”。這種想法,一方面是她被“冒犯”之后針對自己的一種情緒,屬于自我攻擊的部分;另一方面,也被她轉嫁到對待別人的態度上,攻擊對外的部分。建議小洛接受心理咨詢,逐步認識到自己偏激的認知源于父母灌輸的價值觀,而父母的價值觀已經脫離當今社會文化的常態。女性早已解放,身體不等于節操。
      小洛的自述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父母的思想都比較傳統,對我的要求也較嚴格。打小我接受的教育就是女孩子的隱私部位不能給別人看,女孩子要保護好自己。父母的一再叮囑讓我認識到了身體對一個女孩子的重要性。
      姑娘嘛,都愛美,我也不例外。我喜歡穿顏色鮮艷的衣服,喜歡穿裙子。上學的時候,校服都是褲子,讓我特別煩,褲子怎么能展現我那又直又長的腿?這么說吧,我很愿意把自己美好的一面展現出來,我還刻意保持身材,就是想讓周圍的人都能看見我的美。
      但是這一切都被一次體檢徹底毀了。高中時,有一次體檢竟然要脫掉衣服。我對這項檢查十分抵觸,一直想不通怎么會有這么變態的檢查,內心一直在掙扎,遲遲不肯脫衣服。好幾個人開導我,說就是個檢查,醫生也是女的,沒關系。最終我無奈地接受了這項檢查,事實上也如大家所說,就簡單地看下,但我的內心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種變化持續了好幾年,并且越來越嚴重。最初,我也只是對其他人的一些行為不能接受,比如原來特別喜歡空姐的制服,看見她們穿著漂亮的制服,配上絲襪、高跟鞋,拖著行李箱,走得婀娜多姿,我就會追隨她們的背影,羨慕得不行。可是經過體檢事件后,再看到這樣的場景,我就覺得特別惡心。過去看見打扮得漂亮的女生,都忍不住夸幾句,還會去模仿,可現在一看到漂亮姑娘便會往“不良少女”“不正經”上面聯想。我原來喜歡的那些漂亮飾品,現在看著都覺得惡心。之前,我一直在保持好身材,但是現在我覺得好身材就是在暗示讓別人來侵犯。所以我不再管自己的身材,把所有裙子以及暴露的衣服該收的收,該扔的扔,顏色也都變成了黑、灰。我覺得這是在做正常的自己,但是別人看我的眼光就像看一個精神病人。
    論文來源:《家庭醫學》 2019年5期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6/view-14697333.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