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6wgeu"></s>
  • <option id="6wgeu"><bdo id="6wgeu"></bdo></option>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自制艾鹽包配合自由體位在第一產程的應用效果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探討自制艾鹽包配合自由體位在第一產程中的應用效果。 方法 將我院150例產婦隨機分為對照組、觀察組A和觀察組B,每組50例。觀察組A于第一產程采用自由體位;觀察組B于第一產程采用艾鹽包熱熨配合自由體位;對照組于第一產程運用傳統常規臥位。比較三組產婦鎮痛效果、分娩結局(剖宮產率)。 結果 觀察組B產婦的鎮痛有效性明顯高于對照組、觀察組A(P<0.01和P<0.05);三組的分娩結局無統計學差異(P>0.05)。結論 自制艾鹽包配合自由體位應用第一產程可有效減輕分娩疼痛,提高產婦在第一產程中的舒適度,但對最終的分娩結局無明顯的區別。
      [關鍵詞] 自制艾鹽包;自由體位;第一產程;疼痛
      所謂分娩痛就是指胎兒在分娩前,子宮收縮所產生的疼痛,是每一名產婦必須經歷的疼痛。在醫學疼痛指數中,分娩痛閾值僅次于燒灼痛位居世界第二位,無醫學指征剖宮產因素中,產婦害怕分娩痛而剖宮產的居第一位[1]。大量文獻證明第一產程應用自由體位可減輕分娩痛,降低剖宮產率[2,3]。艾鹽包熱熨八髎穴或子宮穴能明顯減輕分娩疼痛[4]。以往文獻報導熱熨艾鹽包產婦需取臥位,本研究自行設計艾鹽包可圍繞產婦腰部環形固定,不影響自由體位,兩者結合在臨床上應用取得較好效果,現報道如下。
      1 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選取2017年1~6月來我院產科待產的產婦150例。按隨機數字表分為觀察組A、觀察組B和對照組,各50例。觀察組A 50例產婦年齡23~32歲,平均(27.4±4.78)歲;孕周37~40周。觀察組B 50例產婦年齡24~33歲,平均(28.5±3.71)歲,孕周37~40; 對照組產婦年齡23~33歲,平均(28±3.31)歲;孕周37~40周。三組產婦年齡、孕周比較差異無統計學差異(P>0.05)。納入標準[5]:具備陰道分娩意愿并簽署知情同意書,孕37 周以上足月、單胎、頭位、胎心正常,骨盆內外測量正常,無感染跡象及其他母兒并發癥或合并癥。排除標準[6]:①胎膜早破;②四肢不能自主活動;③存在精神疾患或溝通障礙;④使用分娩鎮痛;⑤使用催產素或人工破膜。
      1.2 方法
      1.2.1 艾鹽包制作方法  包括兩部分:①內芯:選用醫用棉質布,制成長60 cm,寬28 cm的布袋, 將布袋縫制成8小格,將艾條揉碎裝入袋中,并將海鹽裝入其中,將其混合均勻,縫制成艾鹽包;②外套:選用防水棉布,制成長120 cm,寬28 cm的布袋,包括布袋體和兩邊延長帶;布袋體長60 cm,寬28 cm,上端有拉鏈開口,可放置艾鹽包內芯。延長帶兩邊各30 cm,末端有寬邊魔術貼,可根據產婦的胖瘦兩邊對合黏貼固定。外套可拆洗消毒,使操作符合醫院感染預防要求。見圖1。
      1寬邊魔術貼1 2延長帶 3布袋體 4拉鏈 5寬邊魔術貼2
      1.2.2 觀察組A  產婦在產房待產時,產婦可借助分娩球、分娩車等工具根據自己的喜好采取自由體位。可取側臥位、半臥位、垂直坐位、站位、蹲位、膝胸臥位等自由體位。可以自由運動,如骨盆搖擺、慢舞,步行等有節律的運動。
      1.2.3 觀察組B  產婦在產房待產時,采用艾鹽包,用少量水噴撒在艾鹽包表面直至艾鹽包外側的布微潮,然后將其放入微波爐,一般選用中火,加熱時間為3 min 左右,將艾鹽包溫度加熱至40℃~42℃。并由產婦前臂掌側測溫以自覺舒適為度,最后套上棉布外套。評估產婦疼痛部位,訴腰骶痛者,使用艾鹽包朝向腰骶部,圍繞產婦腰部環形固定;訴腹脹痛者,使用艾鹽包朝向子宮穴(取臥位,當臍中下4寸,中極旁開3寸)圍繞產婦腰部環形固定。產婦固定艾鹽包后可借助分娩球、分娩車等工具根據自己的喜好采取自由體位。可取側臥位、半臥位、垂直坐位、站位、蹲位、膝胸臥位等自由體位。可以自由運動,如骨盆搖擺、慢舞,步行等有節律的運動。
      1.2.4 對照組  第一產程采用平、側臥體位,醫護人員應及時與產婦進行溝通,對其實施健康教育,并對分娩的相關知識進行詳細講解,緩解患者不良情緒的產生,如緊張、焦慮、恐懼等,增加產婦的自信心,提高其依從性。
      1.3 觀察指標
      鎮痛效果評價指標參照 VAS 疼痛量表(評分、分級):根據WHO疼痛分級標準,分為4級,應用4級法對產科疼痛分級。0 級:無痛或稍感不適,活動自如無汗;Ⅰ級(輕):輕度可忍受疼痛,能正常生活,可合作,微汗,睡眠不受干擾;Ⅱ級(中):中度持續的疼痛,不能合作,出汗,睡眠受干擾;Ⅲ級(重)強烈持續性疼痛,不可忍受,完全不能合作,喊叫不安,出汗,睡眠嚴重受干擾[7]。于治療前產婦訴宮縮疼痛難忍時評估1次,治療后1 h再次評分。
      1.4 療效判定標準
      參照 VAS 疼痛量表制定臨床療效標準:無效:疼痛程度增加或級別一直不變;有效:疼痛程度減輕,但不超過一個級別;顯效:疼痛程度減輕一個級別或者更多[8]。總有效=顯效+有效。
      1.5 統計學方法
      采用SPSS19.0統計學軟件包進行統計分析,計量資料以(x±s)表示,采用t檢驗,計數資料以[n(%)]表示,采用χ2檢驗或秩和檢驗,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三組鎮痛效果比較
      艾鹽包配合自由體位組鎮痛總有效率 98.00% 高于自由體位組86.00%,高于對照組66.00%,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1。
      2.2 三組分娩結局比較
      艾鹽包配合自由體位組剖宮產率4%,自由體位組剖宮產率6%,對照組剖宮產率14%。三組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2。
      3 討論
      對大多數婦女來說,產痛是她們一生中經歷的最劇烈的疼痛[9]。產痛可致產婦情緒緊張、焦慮。當機體遭遇緊張、焦慮或其他形式的不同刺激時可致兒茶酚胺釋放增加。在大多數第一產程中,血液循環中高水平的兒茶酚胺會導致血液重新分布,母體血液從子宮,胎盤分流到心臟、肺、腦等重要應激器官。子宮胎盤的血液供應減少時,會使宮縮減弱及胎兒缺氧[10]。因此,減輕產婦分娩疼痛增加產婦積極健康的心理感受,有利于生理性產程進展。相對于藥物鎮痛,非藥物性鎮痛由于其創傷小、無藥物副反應而受到青睞,在產科屆逐漸成為研究熱點[11]。   中醫學認為分娩過程中,產婦耗氣傷血,胞宮無氣血蓄溢濡養,不榮則痛,另一方面,初產婦在產程中易于驚恐憂慮,加之產時氣血變化劇烈,致氣血失和,不通則痛[12]。艾鹽燙熨療法是中藥浸濕后在微波爐中加熱,然后裝入布袋或者用毛巾把鹽包裹上敷在患處或者一定穴位上,艾鹽包加熱后則可使熱力溫和持久,穿透力更強。艾鹽燙熨子宮穴具有溫通經絡、理氣活血等功效,從而減輕宮縮的疼痛[13]。本研究顯示使用艾鹽包組鎮痛總有效率為98%,顯著高于對照組。祝麗娟等[4]使用艾鹽包熱熨八髎穴或子宮穴觀察100例產婦的鎮痛效果,得出結論是第一產程產婦使用艾鹽包熱熨可有效減輕分娩疼痛與本研究結果一致。
      產婦在待產期間采用傳統仰臥姿勢目前在產科仍占主導地位,仰臥位有利于醫務人員的觀察及操作[14]。該種體位使骨盆可塑性受到限制,骨盆較狹窄,胎兒下降的阻力增大,產婦的不適和疼痛隨之增加,導致產程延長[15]。鼓勵產婦尋求舒適,嘗試各種運動和體位,使用自己感覺良好的一種或幾種體位或運動形式。最舒適的體位和運動能促進產程進展[16]。產程中產婦頻繁地變換體位,使胎頭與母體骨盆的適應性達到最優。當胎軸與骨盆軸方向一致時,產婦常感到疼痛減輕。持續運動能使骨盆各骨骼之間和骨盆形狀發生連續性變化,可使胎頭移動到合適的有利位置[17,18]。分娩中活動可以轉移注意力,從而增加產婦的分娩控制感,而分娩控制感的增加可以降低硬膜外分娩鎮痛的使用率,緩解分娩疼痛和減輕焦慮[19]。本研究在使用艾鹽包減痛的基礎上運用了自由體位,有效減輕了產婦分娩疼痛程度。
      理想的分娩鎮痛須具備下列特征:對母嬰影響小,不影響子宮收縮,不阻滯運動神經,產婦仍能活動自如;產婦清醒,能主動配合[20]。傳統艾鹽包沒有延長帶,使用艾鹽包時產婦采取體位局限于臥位,本文設計的艾鹽包有延長帶,可圍繞產婦腰部環形固定,鼓勵產婦尋求舒適,嘗試各種運動和體位。本組資料顯示,自由體位組產婦鎮痛有效性高于對照組,而熱敷艾鹽包配合自由體位組產婦鎮痛有效性明顯高于對照組, 差異有統計學意義。而三組的分娩結局無統計學差異(P>0.05)。說明自制艾鹽包配合自由體位應用第一產程可有效減輕分娩疼痛,提高產婦在第一產程中的舒適度,但對最終的分娩結局沒有太大的影響。本研究自行設計的艾鹽包操作簡便,使用安全,產婦容易配合且不增加產婦經濟負擔;因此是一種值得推廣使用的非藥物性分娩減痛法。
      [參考文獻]
      [1] 劉秀武,江秀敏,卞燕,等. 便攜式分娩鎮痛儀聯合自由體位用于產婦分娩的效果觀察[J]. 福建醫藥雜志,2018, 40(1):170-171.
      [2] 紀建英,鄭聰霞,葛愛萍. 自由體位聯合分娩減痛法在初產婦自然分娩中的應用研究[J]. 中國現代醫生,2016, 54(1):48-50.
      [3] 黃雪霞,鄭迅風,黃曉玲,等. 第一產程自由體位與常規臥位對分娩結局的影響[J]. 中國婦幼保健,2015,30(21):3573-3574.
      [4] 祝麗娟,陸美勤,徐亞黎. 艾鹽包熱熨用于分娩鎮痛100例臨床觀察[J]. 江蘇中醫藥, 2018,50(2):40-41.
      [5] 陳霞群,張衛社. 自由體位對活躍期初產婦分娩結局的影響[J]. 中國現代醫生,2014,52(26):14-16.
      [6] 厲躍紅,吳娜,莊薇. 分娩球配合自由體位助產對初產婦產痛、分娩控制感及妊娠結局的影響[J]. 中華護理雜志,2013,48(9):793-796.
      [7] 王麗娜. 電針體穴分娩鎮痛與母嬰安全性臨床研究[D].中國中醫科學院,2010.
      [8] 劉麗惠,張占波,劉淑君. 耳穴貼壓配合情志療法在自然分娩中的鎮痛作用觀察[J]. 河南中醫,2015,35(2):361-362.
      [9] 王曉,馬海燕,謝雁斌. 106例產婦腰硬聯合麻醉的應用觀察[J]. 中國優生優育,2014, 20(4):241-242.
      [10] 徐銘軍. 陰道分娩鎮痛相關熱點問題[J]. 中國實用婦科與產科雜志,2012,28(2):110-115.
      [11] Martensson L,Wallin G. Use of acupuncture and sterile water injection for labor pain:A survey in Sweden[J]. Birth,2006,33(4):289.
      [12] 劉歡. 自制艾鹽包在臨床靜脈輸液中的應用[J]. 當代醫學,2017,23(14):38-39.
      [13] 張會凡,楊瓊,趙海博. 艾鹽燙熨療法對腰椎間盤突出癥病人的治療效果觀察[J]. 全科護理,2016,14(22):2298-2299.
      [14] 黎小玲,余桂珍,黎秋妹,等. 水療配合自由體位助產對初產婦分娩的影響[J]. 現代臨床護理,2014,13(6):49-52.
      [15] Bodneradler B,Bodner K,Kimberger O, et al. Women's position during labour:Influence on maternal and neonatal outcome[J]. Wiener Klinische Wochenschrift,2003, 115(19-20):720-723.
      [16] Simkin PP,O'Hara MA. Nonpharmacologic relief of pain during labor:Systematic reviews of five methods[J]. American Journal of Obstetrics & Gynecology,2002,186(5):S131-S159.
      [17] Michel SC,Rake A,Treiber K,et al. MR obstetric pelvimetry:Effect of birthing position on pelvic bony dimensions[J]. Ajr American Journal of Roentgenology,2002, 179(4):1063-1067.
      [18] Simkin P. Maternal positions and pelves revisited[J]. Birth,2003,30(2):130.
      [19] Gau ML,Chang CY,Tian SH,et al. Effects of birth ball exercise on pain and self-efficacy during childbirth:A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in Taiwan[J]. Midwifery,2011, 27(6):e293-e300.
      [20] 羅太珍,沈健,劉冰,等. 豆袋熱敷在初產婦分娩中的應用[J]. 中國現代藥物應用,2010,4(15):24-25.
    論文來源:《中國現代醫生》 2019年6期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6/view-14716540.htm

    相關文章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