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ygue0"><bdo id="ygue0"></bdo></source>
  • <s id="ygue0"></s>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親愛的爸爸

    作者:未知

      小栓會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喊“爸爸”。會走路了,就去街上喊。如果是別的孩子在街巷里亂喊,應和聲一定會此起彼伏。而小栓喊的,卻無人敢應,誰也不敢占這個便宜。小栓的媽媽是單身,一直是。
      小栓漫無目的地滿街喊了三年多,從沒有應答。他媽說,別喊了,傻子才這樣。小栓說,我要找爸爸,傻子才不找。
      老栓那時還是大栓,剛剛一家人調到這里工作,傍晚領著六歲的兒子出來逛街。一眨眼,調皮的兒子不見了,大栓子急得在橫縱的街巷里找,突然隱約聽到有人喊“爸爸”,趕忙邊答應,邊順著聲音跑過去。
      小栓看到霞靄中一個高大的男子朝他走來,又喊,爸爸!大栓看見一個孩子身影,不由地又“哎”了一聲。小栓小跑著撲過來,抱住了大栓的腿。
      不是兒子。大栓還是抱起小栓,明亮亮的黑眼睛,紅紅的厚嘴唇,右耳旁多著一個肉疙瘩。大栓伸手摸摸自己右耳旁的肉疙瘩--拴馬樁,這個肉疙瘩的俗稱。小栓也看到了大栓的拴馬樁,伸出小手也來摸,摸完大栓的,又摸自己的,然后緊緊地依偎在大栓的懷里。
      頑皮的兒子出現了,問大栓,這小屁孩兒是誰?
      大栓說,不知道。
      小栓還是緊緊地依偎著他,喃喃地喊,爸爸,爸爸!
      大栓說,我不是你爸爸。
      小栓說,你是爸爸,就是爸爸!我終于找到你了!
      大栓說,我送你回家吧!
      小栓說,我要爸爸一起回家,媽媽也等爸爸回家!
      到了小栓家,小栓依舊拉住大栓不放,小栓媽媽說,對不起,是我沒能給孩子一個爸爸,他,太想有個爸爸了。
      大栓抹了下眼睛說,我是新來的小學校長,可以讓孩子去找我玩兒。
      當小伙伴們再奚落他沒有爸爸時,小栓就跑來學校,把大栓拉去,指給小伙伴們看,這就是我爸爸!
      小伙伴們說,不像。
      怎么不像?這條街只有我和爸爸才有這個!說著,小栓一指自己耳旁的拴馬樁,又踮起腳尖指大栓的耳旁。
      伙伴們還是不死心,說爸爸都是給自己孩子買玩具的,你的玩具呢?
      小栓望向大栓,大栓望望小栓黑亮的眼睛,你要什么?
      小栓一指街邊的店鋪,我要一支槍!
      那是塑料的能打得啪啪響的仿真沖鋒槍,足以讓孩子成為孩子王的一支槍!那樣的一支玩具槍要二十塊錢呢,當時的二十塊錢可是能中大用場的呢,要知道大栓的親兒子嚷嚷了很多次都沒舍得買。
      那個槍啊……大栓遲疑著。
      小伙伴們說,看,是假的不?
      大栓說,我是再想,是現在買這個小的呢還是將來你長大了買個更大的呢?
      我現在就要這個小的!
      好,老板,拿一支!
      小栓神采飛揚地扛著沖鋒槍走了,大栓滿臉歉意地掏出工作證,我是小學的校長,一會兒給您送錢來。
      小栓隔三差五來學校找大栓。大栓老婆也在學校里當老師,她聽了孩子的身世,也抹了把眼睛,拿出糖果給他吃,還把兒子的衣服穿在小栓的身上。有時小栓來這里玩上一天,傍晚才戀戀不舍地回家。老婆半開玩笑地對大栓說,這不會真是你流落在民間的兒子吧?大栓就急赤白臉地說,我的履歷你哪一點兒不清楚?老婆就說,看你,這么大個爺們兒,都經不起一句笑話兒。大栓說,說是你私生子,行嗎?
      大栓再沒有答應過小栓的呼喊,小栓卻從沒有停止對大栓的尊稱,反倒是漸漸長大的大栓兒子幾年也喊不了大栓一聲爸爸。大栓對嘴唇上毛絨絨了的小栓說,我真不是你爸。小栓說,我知道,爸爸。大栓說,知道就別喊了。小栓說,那我就沒有爸爸可喊了,我還是喊你爸爸吧,好吧爸爸?大栓摸摸小栓的頭說,喊我叔叔,喊老哥哥也行。小栓說,那怎么行,爸爸就是爸爸,咱倆都有拴馬樁,哥哥都沒有呢。大栓笑了,是的,咱倆有緣分呢。
      有時,小栓調皮了,需要家長去見老師,小栓就直接來請大栓。大栓老婆就說,我去吧。小栓說,不,我要爸爸去。大栓老婆抖著酸酸的牙根兒笑,好,讓你親爸爸去!大栓就灰溜溜地從她面前走了。
      親生兒子去了美國讀書工作,大栓慢慢成了老栓;小栓長成大栓,擺攤賣菜,娶妻生子。一次大栓對老栓說,爸爸,您這個兒子沒什么出息。老栓順口說,別這么說,你本來就不是我的兒子。老栓就好長時間沒有見到大栓。老栓又想念他,跟老伴說,好長時間沒見小栓了。老伴說,年輕人忙,不能和咱退休沒事兒的人比。老栓說,以前他不也忙嗎,可三天兩頭跑來。就跑去看大栓。大栓見老栓來了,眼圈兒紅了一陣子,說,您腿腳不利索了,還是我去看您吧!
      病歪歪的老伴走了,兒子都沒能回來。送走老伴,老栓孤零零的一個人了。大栓就經常來看他,手里提著水靈靈的青菜。老栓說,我給錢。大栓說,都是賣剩下的,給什么錢。老栓指著黃瓜說,頂這么黃嫩的花兒會是剩菜?有時大栓來不了,就打發兒子來看他。大栓兒子問,您是我親爺爺嗎,怎么不一樣的姓呢?老栓緊張地說,我是你爸唯一的爸爸,怎會不是親爺爺?來,坐下陪爺爺說話兒!
      老栓重癥住院,大栓不分晝夜地照顧他。老栓拉著大栓說,我死后,房子就給你。小栓搖搖頭,還是給您兒子吧。老栓老淚縱流,說,那你可圖個什么,我真不是你爸爸,我一個孤老頭子,無權無勢無錢,你比親兒子付出的還多,謝謝你給了我一個幸福的晚年。
      大栓握住老栓干瘦的手,牽引著這只手摸向自己的拴馬樁,他的手也輕輕摸住老栓的拴馬樁,目光晶瑩地笑,我知道,咱倆真沒有血緣關系,但我要謝謝您,是您給了我一個有爸爸的幸福童年,給了我一個有爸爸的幸福人生,爸爸,我親愛的爸爸……
      摘自《天池小小說》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6/view-14718248.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