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ygue0"><bdo id="ygue0"></bdo></source>
  • <s id="ygue0"></s>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夏天里的那匹馬

    作者:未知

      凌晨4點,整個村莊都在沉睡中。突然,一陣輕敲窗戶的聲音驚醒了我:“阿蘭姆。”
      是我的堂兄穆拉德!我從床上一躍而起,迅速打開窗戶。
      我簡直無法相信我看到的一切。我13歲的堂兄穆拉德正騎在一匹漂亮的白馬上。
      穆拉德用亞美尼亞語說道,“如果你想騎的話,就快點出來。”
      我知道穆拉德是所有同齡人中行為最瘋狂的一個,但是我仍然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
      我最早的記憶就是關于馬的記憶,我的第一個愿望就是騎馬。但我們很窮,就是因為窮,我無法相信我所看到的。我們沒有錢,我們整個部落都處于貧困之中。每個家庭的錢都只能勉強維持一日三餐。然而,我們很誠實,我們因為誠實而聞名。因為誠實,我們甚至相信我們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我們以誠實為榮,而且我們是非分明。我們不會利用任何人,更別說去偷別人的東西。
      我知道穆拉德家沒有馬,他本人更不可能有錢買馬。這匹馬一定是他偷來的。可是我拒絕相信他偷了這匹馬。我們部落的人不可能是賊。
      我盯著我的堂兄和他胯下的馬。“穆拉德,你從哪里偷來的馬?”我問道。
      穆拉德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從窗戶跳出來,如果你想騎馬的話。”
      看來我的猜測是真的了。然而我對馬太癡迷了。在我看來,偷一匹馬來騎跟偷別的東西(比如偷錢)似乎是不一樣的,也許這根本不算偷。
      我迅速穿好衣服,然后從窗戶跳到了院子里。穆拉德輕輕下馬,把我扶到了馬背上。
      在我們的房子后面是田野、果園、灌溉溝渠、鄉間公路。幾分鐘后,我們來到了鄉間公路。空氣無比清新,騎在馬背上奔跑的感覺真是爽極了……我們跑了一圈又一圈,馬和人都大汗淋漓。
      “我們得回去了。要不大家都起床了,我們的秘密就藏不住了。”穆拉德說道。
      “我們把它藏在哪里?”我問道。
      “我知道一個地方。”穆拉德答道。
      大約十分鐘后,我們悄悄地牽著馬走進了一個廢棄的谷倉。
      那天下午,我正在穆拉德家玩,一個叫約翰·拜倫的農民來穆拉德家做客。約翰·拜倫的家在另外一個村莊。“我丟失了一匹馬,一個月了還沒見它回來。”約翰·拜倫對我的伯父、穆拉德的父親扎拉布說。
      “你知道,由于歷史的原因,我們很多亞美尼亞人失去了自己的家園,我們的部落被迫遷徙到這里。你只是丟了一匹馬,不要在意。”扎拉布伯父說道。
      “可是這匹馬花了我60美元啊!”約翰·拜倫回應道。他們接下來說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已經跑出去找穆拉德。
      穆拉德正在一棵桃樹下救治一只受傷的小鳥。
      “你居然已經私藏了那匹馬一個月!”我盯著他說道。
      穆拉德沒有看我,只是專心地給小鳥受傷的翅膀涂藥。
      “干脆,我們把馬留下來一年時間吧。”說完,我熱切地看著穆拉德。
      “我知道你需要一年時間才能學會騎馬,但我們不能留它這么長時間。”穆拉德頭也不抬地回答我。
      “那你打算什么時候把馬還回去?”
      “最多六個月。”
      接下來的幾個星期,穆拉德每天凌晨都來接我出去騎馬。
      可是這一天還是來臨了。那天早上,我們在牽馬回去的路上碰到了正趕往鎮上的約翰·拜倫。他盯著白馬問道:“孩子,你這匹馬叫什么名字?”
      “小心肝。”穆拉德答道。
      “我可以看看它嗎?”約翰·拜倫問。
      “當然可以。”穆拉德說。
      在仔細查看了幾分鐘后,約翰·拜倫說:“如果你們部落不是享有誠實的美譽,我幾乎就認為這匹馬是我丟失的那匹馬。嗯,也許它跟我的馬是雙胞胎。”說完,他轉身就離開了。
      我看著穆拉德,穆拉德沒有說話,只是平靜地把馬牽回了舊谷倉。
      三天后,約翰·拜倫又來到了穆拉德家。
      “我的馬回來了!而且,它比以前更強壯了!”他高興地說道。
      摘自《風流一代》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6/view-14718256.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