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ygue0"><bdo id="ygue0"></bdo></source>
  • <s id="ygue0"></s>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我眼里的馬云

    作者:未知

      一般來說,每一個創業者最開始的時候,難是很正常的,因為當時的格局是既定的了,你從“底下”長出來,就像一顆種子要發芽,一開始浮土會壓著你;你稍微大一點,碎石子會壓著你;你再大一點,大石塊就會壓著你;你更大的時候,大樹就擋住你了;最后你也變成大樹的時候,風可能就會把你吹倒了,“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到最后風也是你的敵人,你會發現你越大,你的敵人越無形。
      馬云今天已經是一棵“大樹”了,所以他面對的壓力都不是我們常人能感覺到的,是“風”。
      臺風到十二級的時候,你騎自行車撞都撞不過,臺風會把你刮倒。我騎過一次自行車,撞上了十二級臺風,那個風跟墻一樣硬。所以在這樣一個過程中,馬云能夠把企業辦到今天這樣,所面對的壓力、對手和危險以及挑戰,他都能一個一個地承受,我覺得是因為他真的信這個夢想,他把夢想當真。他要不當真,就不可能有這么大毅力。而一旦有這樣的毅力,他就能接受各種挑戰,從小石子到石塊,再到現在風的挑戰。
      馬云現在作為一棵“大樹”,面對著每天四面八方的風,他應該做好哪些準備呢?
      你去看大樹怎么對付這個風,第一根要扎得深,這很簡單。第二上半截要適當彎一點,這就是大樹對風的態度。下盤根要扎得很深,但是在樹梢,樹的上半端要隨著不斷的風勢稍微彎一點,也就是適當的妥協。而中間是不動的,這樣才能保持不斷。馬云基本上就達到了這種所謂的柔軟或者妥協的狀態,因為所有的挑戰,看不到的這些壓力,我覺得目前馬云都化解了。如果沒有化解,他也不能夠上市,不能夠進一步地得到這么多投資人的信任。根要穩,要扎得深,同時要適當地妥協,這是大樹教給我們的智慧。
      我從馬云身上學到的挺多的,比如他對價值觀的堅持。因為我們企業也有反省文化,也有我們自己的內訓學校,也有我們自己內部的迷你MBA。馬云跟我講,他對價值觀是堅持用一票否決制的,而且這個占KPI權重很重,等等。我非常同意這樣的一個做法,所以也對自己的企業加大權重考核,堅持價值觀。
      馬云很堅定,他給出的信號會非常清晰,王石、柳傳志也是如此。即使他們平時朋友之間做事,給的信號、給大家的邊界也都很清楚,所以大家都跟著往那兒走,效率就會高。比如說柳傳志每次出門就不許司機遲到,那是很清晰的。
      馬云對一件事情的執著和認真,我印象很深刻。
      我們有一次去不丹旅行,當時在不丹安排了一家機構,是我們大概十七八個朋友一起投資的一家旅行機構,叫“太美”。這家機構非常小。那一次,馬云一個晚上加一個白天,都一直在跟那個團隊交流,給他們講商業模式,講愿景,講要求。當時去的還有沈國軍、我,好多人,都是投資人,但我們都沒上心,大家只是玩,只有馬云不因為這個投資量小,而放棄對它的認真。
      另外,壹基金在創辦的時候,馬云跟李連杰,也為創辦的事談了好幾宿,談價值觀、理念,都是一種特別認真執著的態度。
      我也認真也執著,但如果馬云做到十分,我最多做到六分。還有一些人,比如像任正非,他軍人出身,可能一瞪眼,別人就做到七分了。
      我的很多員工非常喜歡我的這種心軟、寬容,都很喜歡我,覺得我這人挺好,也不批評人。但是在企業管理上,除非我撞上大運了,公司的經理人執行力很強,而且也很有責任心,能把事情堅定地去執行,那公司的運轉才會不出問題。
      摘自北京時代華文書局《近觀馬云》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361tx.com/6/view-14718258.htm

    ?
    天天啪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影院,啪啪在线影院免费